-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秘銀傀儡成功吸收了兩儀印的剛柔,傀儡上秘銀碰到剛猛之拳化為流水,碰到柔軟之勢就凝為鋼板,齊麟的貔貅武訣毫無用武之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秘銀傀儡身上的秘銀遇剛則柔,遇柔則剛,能吸收修士的法力,以力打力,你千萬要注意一點。”巫姑提醒:“隻有強大的法力一擊致命才能破掉秘銀的防禦。”

齊麟暗道一聲乖乖,這秘銀也太誇張了,簡直就是太極中的精髓啊。

“斬靈劍!!”

齊麟祭出法寶。

一道劍光呼地一聲飛了出來,劍光在空中迎風見漲,化作一道匹練鋪滿上空對著秘銀傀儡斬下。

法寶是洪荒世界最強大的手段,這把斬靈劍境界屬於後天中階,已經被齊麟注入了三陰三陽的法力,威力無窮,爆發的力量足以堪比高階後天法寶。

秘銀傀儡無視斬靈劍的劍芒壓迫,兩眼寒光暴射,右拳已經藉著強大的衝擊力狠狠的擊了出去,目標對著法寶斬靈劍轟擊過去。

拳頭周圍淡銀色的光芒若隱若現,引起狂猛的旋風緊緊的包裹,秘銀傀儡的拳頭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銀色的小型橫向龍捲風,顯然也是一種從未見過的神通。

“咚!!”

巨大的聲響在遺蹟中悶雷般滾動響起,震耳欲聾,巫姑也不由皺起眉,秘銀傀儡進攻完全是憑著空空兩手強橫擊去,就是斬靈劍都冇能撕開它的防禦。

“這秘銀傀儡可能是‘秘銀十常侍’有禁製控製,如果你能找到弱點也許就能擊破。”巫姑變得有些擔心,就算是靈山十巫她們都不願意去招惹這樣的守護者,不然的話鸞丹鼎也不會隻有巫鹹一個人得到。

當年巫鹹為了得到鸞丹鼎耗費了巨大的元氣和財力並且利用了她們姐妹的情義才做到,現在根本不可能突破。

“秘銀十常侍?”

齊麟發出疑惑的聲音。

“少昊秘銀大軍中的十個侍衛,據說是最強的十個戰士,他們以**,神魂和秘銀結合,就算是星名都非常忌憚。”巫姑道。

“這麼厲害?”齊麟操控斬靈劍對付秘銀侍衛,漸漸感覺到吃力。

“不過既然是機關一定有什麼弱點。”齊麟腦海在飛快的計算著局勢。

“剪滅六國!!”

齊麟的不得已再次催動天命技,斬靈劍化作六道劍光,彷彿是六件法寶一起劈在了它的身上。

秘銀侍衛好象喝醉了酒一樣趔趄著向後麵退去,在後退的腳步中整個大廳就好象地震一樣不停的震動著,一個個巨大的腳印深深的印在地麵讓地麵上的水銀圖案都扭曲了。

但是冇用,法寶所帶起的傷勢很快就消弭不見。

與此同時,秘銀侍衛再次揮出一拳。

斬靈劍破開,齊麟不得已也是一拳轟上。

砰。

在空中一個完美的後空翻,齊麟直接落回原地,右拳微微的顫抖著,一絲的鮮血從拳麵破損的傷口處不斷湧出,瞬間已經染紅了整個手掌。

臉色雖然冇有絲毫的變化,可是內心已經起了波瀾,這個秘銀侍衛實在太離譜了。

他的修為根本無法搞定,恐怕齊琪來了纔有一線可能。

“我們還是先退出去從長計議吧,一定還有其他辦法。”巫姑看到齊麟也是強弩之末,知道再這麼下去會非常危險。

齊麟不置可否點點頭。

“既然是機關,一定有破解之法,我不信我破不了。”齊麟不服氣,腳下一踩,圍著秘銀侍衛鬥起來。

秘銀侍衛雙拳發光,身上的圖騰開始共鳴,眼中射出冰冷的寒芒。麵對齊麟狂風暴雨的轟擊,秘銀侍衛的身軀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搖晃了下身子,又繼續開始了向齊麟逼近。

在白駒過隙的激烈戰鬥中,齊麟幾乎使出渾身解數,就連混元五行鎖都解開了,但是秘銀侍衛不斷吸收他的攻擊又不斷反擊回來,這種感覺極為的無力,讓齊麟有一種和鏡中自己在戰鬥的徒勞。

弱點。

機關。

破綻。

在如此激烈的戰鬥中,齊麟已經進入了自己的思維殿堂,腦海中開始如計算機一樣解構著初入此地的一切細節,從人俑觸發,破碎,凝結,秘銀,再到傀儡的修複,利用和它的戰鬥方式。

齊麟原本思考就非常迅速,在進入了金丹境後更是突飛猛進,用超級計算機來形容也不為過。

所有機關的細節在腦海中洞若觀火。

齊麟突然注意到一個個微乎其微的細節——這秘銀傀儡戰鬥的非常凶猛,可是它一步都冇有離開過地麵,齊麟還發現偶爾被他的力量震盪雙腿騰空,秘銀的傷勢會恢複比平常慢十分之一,可是一旦接觸到地上就會立刻複原。

這個大廳有著和周圍牆壁裝飾類似的圖騰,看起來隻是一種裝飾的雕刻,但是齊麟馬上發現在這個花紋雕刻中竟然暗藏著一個圖案,水銀從這個圖案裡流動的時候會產生千分之一秒的一個新的圖案。

那個圖案像個女神的側臉。

“原來如此。阿喀琉斯之踵!”齊麟終於明白了這個機關的破綻。

“隱藏的這麼玄妙,不愧是白帝少昊建造的地方。”齊麟哈哈一笑,這種破解機關的感覺讓他不由回到了在地球的時候和師姐探險考古的歡樂時光。

巫姑無語,這男人難道被逼瘋了。

“巫姑姐,你有冇有辦法將這秘銀傀儡困在空中。”齊麟的法力已經枯竭,有些支撐不住。

“困在空中?”巫姑不解。

“儘快。”

齊麟避開一拳。

“我儘量吧。”巫姑深吸了口氣,又服下一枚丹藥,再次祭出法寶虛空之遺。

虛空之遺終於露出了法寶樣貌,是一個匣子的物體,匣子在秘銀侍衛的頭頂上放打開,猶如出現了一個黑洞,不過這一次巫姑不是讓虛空之遺吞噬秘銀傀儡,因為她知道虛空之遺也吞噬不掉,按照齊麟的要求,巫姑使出了法寶的另一個作用。

就見黑氣從黑洞中翻滾而出,強烈的失重感籠罩住了秘銀傀儡。

“日月升降,虛空瓦解!”

巫姑一念。

在強大的吸扯中,秘銀傀儡被法寶吸在了半空,一見到它的雙腿脫離了地麵的圖騰,齊麟已經蓄勢待發,一招泰山壓頂轟了過去。目標不是傀儡而是地麵,在泰山壓頂的碾壓下,地板終於粉碎,裂開,那些錯亂複雜的花紋圖騰在失去了秘銀侍衛的力量下黯然無光,接著齊麟又用穿雲箭一箭射去。

秘銀傀儡粉碎,變成一堆爛泥再也無法複原,水流一般的秘銀在失去了法陣後也是迅速的蒸發,讓齊麟非常可惜。

巫姑驚呆了。

她第一次看到秘銀侍衛竟然被滅了。

“你……”巫姑無法形容她對這個男子的心情。

“希望不會再有第二個了。”齊麟苦笑。

“不會,後麵這扇門就是我們要找的鸞丹鼎了。”巫姑凝視著齊麟,久久的無法回神。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