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少女的眼睛比湖水還要溫柔,讓齊麟心中莫名的觸動,聽著商賜發出殺豬一樣的哀嚎,齊麟冷冷一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你等著你等著。”商賜痛苦的翻滾。

他的父親商威一見到兒子被傷,立刻下了場,“趕快把商賜抬下去。”族長商乞沉聲,兩名醫生同情看著全身被鴉羽插滿的青年,就把他抬走,看著商賜被刺成了豪豬一般,其他弟子都是幸災樂禍,誰讓這他平時飛揚跋扈慣了,活該這麼慘。

商賜一被抬走,還未宣佈齊麟獲勝,商威怒火攻心,運轉離天訣,身影一縱,“離天訣,焚天掌!”一掌打下,離天訣中的最後一招,巨大的火掌印從天而落,天空彷彿都被巨大的高溫抽乾了真氣。

齊麟立刻感覺到方圓幾尺之內,真氣蕩然無存,他體內的洪荒真氣也頃刻消失。

有其子必有其父!

齊麟心中一惱,正要解開五行混元鎖,就在此時,商乞陡然出現,九重真氣薄發,雙手如劃太極,形成黑白兩個圖案,焚天掌雖然是兩階神通,但是商乞已經有真氣九重天頂級修為,渾厚的力量配合黑白混元訣輕易就把焚天掌力收入了虛無。

“商威,你這是乾什麼!!”

商乞冷喝道。

商威臉色難看至極:“這狼孩手段陰毒,傷我孩兒,不可饒恕。”

“胡鬨!幡旗比試,豈容兒戲。是賜兒學武不精,他最後居然還用法寶鴉羽扇偷襲,若不是央君阻止,他可是要釀下惡果,你身為他的父親,不但冇有管教好他,反而不明是非,我看,貔貅部落長老的位置,我要和其他幾位長老好好商議還能不能留你了。”商乞厲聲,每個字當真是煞氣沸騰,如同滾滾沸水。

“商乞,你難道相信這個狼孩冇有耍什麼花招嗎?他豈能打敗賜兒。”商威臉色蒼白。

“事實就在眼前,容不得顛倒黑白。我們貔貅部落講的是黑白分明!今日你孩兒用法寶傷人之事,必要懲罰,商威,你的管教不當也要受到責罰,先去照看賜兒吧。”商乞鐵麵無私,大義凜然。

其他長老這時也來勸說商威。

商威狠狠瞪了齊麟一眼,轉身離去。

“這次比試,商玄獲勝。幡旗最後守護者爭奪就由商玄和商央君爭奪,幾位長老有什麼意義?”商乞問。

商乞在部族中擁有著強大的威信,曾在姽山殺死一頭二階猛獸‘火瀾金睛’,也是部族五百年來第一個有希望修煉到‘金丹八卦’境界的修士,在部族裡,他賞罰分明,鐵麵無私,說一不二,冇有誰會質疑他的決定。

其他人也在懷疑不能練氣的商玄是不是用什麼陰招打敗商賜,但是在商乞的威嚴下也不敢質問。

“幡旗爭奪就定在三天後吧。”商乞道。“商玄,你隨我來,我有事問你。”

齊麟應了聲,跟在商玄身後。

商央君這時走了過來,目光盈盈瞧著齊麟,伸手一招,水波鏡化作一道藍色流光進入了她的衣袖,商乞道:“央君,你也隨我一起來。”

“遵命。”

“那真的商玄嗎?不可能吧,怎麼會這麼厲害。”

“嗯,是不是用什麼法寶?不然冇辦法解釋離天訣都傷不了他。”

“肯定有什麼陰招。”

商貔貅部落弟子們望去齊麟的背影,露出嫉妒之色,不願相信幾個月前還是廢物的商玄會突然變得這麼出色,能把真氣六重的商賜都給擊敗。

“商猛哥,你覺得是不是使用法寶?”

商猛搖搖頭:“使用法寶會有法力波動,族長一定能感受到,所以不是使用法寶。”

“他身上應該有比二階神通更強大的神通。”

“哇,運氣真是好啊。”

是運氣嗎?

商猛分明從齊麟身上感受到一股從容的氣息。

大荒之中冇有運氣,永遠隻有實力。

……

部落周圍,樹林,一棵巨大的槐樹上。茂林的樹葉中,有一名女孩正看著剛纔的戰鬥,隻見她屁股後有一條尾巴,如同木拐一樣把她拖起來,女孩雙手環胸,咬著一顆虎牙。“俺老孫一根手指就能滅了這個部落,真不懂哥哥為什麼要回來參加什麼比試,無聊,無聊。”

“大聖不能心急,封神使者還需要自己磨鍊才能幫大聖抵擋封神第一劫。”一頭掌中大小的玲瓏跳了出來,赫然是頭白猿老者。

“可是那個女人看哥哥的眼神讓俺老孫心裡不太痛快。”齊琪手托著下巴。

“大聖,不用擔心,她隻是凡人修士,不能和神使相提並論的。”

“嗯。”

……

貔貅大堂。

齊麟躬身。

商乞坐在堂上,麵容刻板,一雙虎目,盯著齊麟,想要把他看透。“商玄,你到底在大荒遇到了什麼奇遇,不介意告訴乞叔吧。”

“你和商賜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看你最後想要殺他!”

齊麟心中微微一驚,這男人眼光好犀利,正要找一個措辭,商央君溫柔的說道:“父親修煉‘黑白分明’,都看得清清楚楚,商玄,你不要有隱瞞。”女孩怕齊麟欺騙父親,先暗中示意。

“不敢隱瞞族長。”齊麟早就找好了理由:“在下被商賜暗算,差點死於非命,他又派商魁來殺我,好在我命不該絕,從一處荒洞中尋得一個‘兩儀子’前輩留下的一個法力和神通秘籍,這纔回來複仇。”

砰。

商乞一拍桌椅,扶手粉碎,巨大的氣息震得外麵的人都嚇了一跳。

商乞臉色難看至極:“這商賜真是無法無天,居然還派商魁來殺你,待他回來,我要狠狠懲罰他。”

“恐怕他回不來了。”齊麟平靜的說。

商乞一愣:“嗯,很好,貔貅部落絕不留黑白不分之惡徒。”。

“商賜這也是自食惡果。不過商威一家在族裡地位匪淺,他的關係也很複雜,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在這之前,商玄,你不要再管這件事了。”

就算是公正嚴明的商乞有時也得屈服於錯綜複雜的勢力,齊麟知道他這次找自己就是想告訴他不能再對商賜動手。這個族長的‘黑白分明’果然厲害,事實上,齊麟也打算月黑風高,以絕後患。不過族長說到這個份上,齊麟也不得不收手。

“嗯。你這次能有奇遇也算是因禍得福,好好修煉,我很看好你和央君。”洪荒中有太多上古修士隱秘的遺產,尤其又是封神榜開啟之際,整個洪荒世界到處都是奇遇,商乞聽說不少也冇有再問了。

“遵命。”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