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69章

這聲音怪叫似鳥非鳥,似蛇非蛇。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在這暴風雨的氣候下的顯得非常不尋常,聯想到西海神的潬風之災,就像是西海神出來一樣。

“大人,有船隻向我們靠近了!!”一名屬下匆匆跑來報告。

徐福,齊麟等人麵麵相覷,急忙走到甲板上,暴風雨冇有任何減弱的樣子,就看見一艘漆黑的大船從遠處駛來,這艘船艦造型怪異,人麵鳥身,珥兩青蛇,踏兩赤蛇的模樣,仿如一頭怪獸。潬風之災下,任何船檢都難以保持平衡,就算是長生艦這樣由五十名符咒師加持陣法的大船都是搖搖欲墜,可那艘人麵鳥身的怪船卻如履平地,仔細一看,暴雨狂風根本冇有對它有任何影響,像是特意避開了一樣。

齊麟皺起眉,這艘船艦的造型和山海經描述西海神弇茲的外觀一樣,那怪叫聲正是從船首像的任人麵發出。

“玄鳥衛準備!”徐福命令。

幾十名玄鳥衛拿出兵器,嚴陣以待。

一股殺氣頓時在艦上擴散開來。

很快那艘人麵鳥身的艦船就接近了他們,在百米外穩穩噹噹的停下,和長生艦搖搖晃晃比起來,這艘船艦如同神助一般輕鬆。

鳥身艦上有幾名鳥身圖騰長袍的修士,這些修士麵容高冷,目光高傲,像是看著螻蟻一般冷冷看著長生艦。

就見一名黑袍老者走出,他舉起手臂。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狂風平息,暴雨消散,轉眼間烏雲散去,露出月光。

“啊?”徐福臉色一變。

王翦走上甲板前,抱拳,平靜的說道:“多謝道友相助。”

“哼。”那老者一聲冷哼,突然身影一閃,就劍他腳下踏著兩條赤蛇,懸浮在了長生艦的上方,老者眼神陰鷙,橫掃著長生艦一眼,用審視貨物一般的眼神打量著:“不錯,不錯。長生艦,是來自西荒古秦國的艦船吧,傳聞你們每十年一次赴巫靈國長生宴,會帶五百童男童女作為藥引,出手也是闊綽。”

五百童男童女?齊麟擰起眉。

王翦望去徐福。

徐福平靜下來,笑了笑:“這不過是傳聞,我們隻是去巫靈國購買藥材,請問閣下不知是什麼身份?”

“看來你還不知道。”這老者身後顯出金光,閃現八卦,儼然有金丹八卦境,看他身後金光閃爍,至少有兩個卦境已經煉成。雖然隻是金丹境,但是卻有些頤指氣使,目中無人。

“老夫黎合子,乃是西海神教‘弇茲神教’的十大執事。”

“哦,徐福以前可冇聽說。”徐福保持著笑容。

“哼,封神榜開啟,神主神名從大劫中孕育而生,此西海都是我神主的領地。從封神榜開啟時,所有人進入霧靈山都必須向我神主問安示好,交上貢品才能放行。”黎合子一聲叱嗬:“剛纔的潬風之災你想必已經見識到了我神主的厲害,如若不敬,就讓你覆滅於此。”

他這番做派頗有一番邪教苛捐雜稅的樣子,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剛纔手臂一揮讓潬風之災化為無形,齊麟絕對把他當做騙子不可。

“堂堂西海神名弇(煙)茲,豈會學那西洋海盜做派,攔路設卡,這傳出去可不是有辱神名。”徐福笑容可掬,每個字都很真誠。

“放肆!!敢說我神主如海盜,看來你這長生艦是想覆滅吧?”黎合子喝道。

徐福連忙說:“對西海神大名久仰,不敢不敬。”

“那就好,就把你艦船的貢品一半交於我神主,便讓你們通過此海域,進入巫靈國。”黎合子滿意的點頭。

徐福臉色一寒:“若交出一半,豈能再去巫靈國交易,閣下這是強人所難。”

“不交便讓你此船都毀於此地。”老者冷冷說道。

“可笑,打著神名的幌子做那坑蒙拐騙之事,和強盜有什麼區彆,就算是真的神名也如何!!”王翦一聲冷喝,她堂堂星名可受不了一個金丹修士的頤指氣使,一聲冷喝下,拔地而起,踩上半空,仿有一道朱雀火翼在背後展開。

王翦一劍就對著他劈去。

通紅的劍光頓時將黑夜都點亮,刺得老者眼睛一眨。

“星名也敢對我神主不敬,自尋死路!!”老者揮起手臂,腳下一條赤蛇頓時吐出信子,飛了過去。這赤蛇也如劍光一般頓時和王翦的劍糾纏在了一塊。

“射箭!!”

徐福一聲命令。

玄鳥衛早已經蓄勢待發,巨大的弓弩抬了出來,朝著天空瞄準。

碰的一聲弦響。

粗大的弩箭卷著一條條黑煙滾滾射去金丹修士,這些弩箭都是特質鋼鐵所煉,威力無窮,能穿破船艦的鋼甲。老者一聲叱嗬,頓時鋪天蓋地一道金光射來,金光中露出一根大杵的模樣,山海符咒包圍,赫然是一件法寶。

“三階神通——大澤神雷!”

老者又祭神通,就見海水炸開,無數的水雷沖天而起,炸的長生艦搖晃不停,加固的陣法在他的神雷下一個個破裂。與此同時,那艘怪鳥艦上的修士又開始念起咒語。

天地陰暗,狂風暴雨,赫然又是潬風之災。

王翦一劍斬退了赤蛇,又和大杵法寶鬥了在一塊,可是潬風之災一起,無數雨點砸在身上簡直就像是千萬發炮彈一般,身上的星力也根本抵擋不了,“就拿你的星名祭我神主。”黎合子不屑的說,腳下另一條赤蛇張開血盆大口,竟是要把王翦活吞。

剪滅六國!!!

王翦一招天命技殺出,六道劍光落入赤蛇血口中竟是被吞冇。

“什麼??”

“這是我神主賜我的神力,你這區區星名也敢猖狂。”黎合子大笑,手指一點,那條赤蛇大口一張,竟有兩米巨大,如同一個口袋。眼看著王翦就要被吞下,忽然間,天地中一聲震盪。

潬風之災被震散,一道銀色箭光從長生艦飛出。

一箭射在了赤蛇的口中,箭光貫通了赤蛇,就把它一箭射死。

“啊!!!赤練!!!”老者麵如死灰,怒目而視射箭的男子。

徐福呆呆看著身旁的少年。

齊麟拉弓射箭一氣嗬成,“仗勢欺人的神教想必那侍奉的神也不配為神!!”

“你敢!”老者怒喝。

齊麟毫不猶豫扣下第二弓弦,第二道穿雲箭震撼射出。

有何不敢!!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