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琪吞了黃飛虎的天命,氣勢更是高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齊麟趕了過來,看著龐弼的屍身。

穿雲箭隨著他的意念重回到華夏上古圖裡。

“想不到使者居然還有玄天法寶。”白猿現身,看見剛纔齊麟一箭殺死龐弼也是驚為天人。

齊麟自己也冇想到這些考古挖掘的文物居然也會變成寶物,並跟著自己靈魂穿越到了洪荒世界。不過華夏上古圖還有幾個諸如水火炮,蚩尤旗的東西冇有點亮。

“玄天法寶?”

“是的,洪荒世界法寶一共分為了四種,後天,玄天,至天和先天。”白猿解釋道:“聖人以下所煉製的法寶都是後天法寶,在洪荒最多,法寶的強大程度都要看修士本人的法力境界,厲害點的修士也能將後天法寶來抗衡更高級的法寶。”

“至天法寶都是聖人教祖級煉製的寶物,這些寶物所煉的材料都是洪荒罕見,用神名天命,其力量已經逼近三十三重天,應該為至天。”

“先天顧名思義便是和洪荒一起誕生的寶物,這些法寶威力絕倫,即使是‘始祖’級的神名都要忌憚三分,境界不夠的修士想要操控隻能落個神魂俱滅的下場。”

“至於玄天法寶……是九天玄女娘娘煉製的法寶,九天玄女是洪荒世界最奇特神秘的神名,她煉製過諸多法寶,已經能自成一脈,高於後天,弱於至天,因此被叫做玄天。”

白猿娓娓道來,齊麟聽的很是認真。

四類法寶識彆也很簡單,後天法寶天不變,玄天法寶能撼動蒼天,至天法寶讓天顫抖,先天法寶就是‘三十三重天’也要敬畏。

不過使用撼天弓和穿雲箭幾乎耗儘齊麟的真氣,要不是他修煉了兩儀造化體,剛纔那一箭就算殺了龐弼,自己也要重傷。

“所謂封神一戰,就是要彼此殺戮嗎?”齊麟瞧著龐弼死不瞑目的屍身嘖嘖一歎。

“就算冇有封神榜,神名還是會彼此殺戮,隻不過封神榜讓這種殺戮更加心安理得。”白猿摸著長鬚。

“弱肉強食的世界啊。”齊麟自言自語。

白猿點頭,覺得這句話太精髓了。“自古如此!”

“齊琪你冇事吧?”齊麟問。

齊琪搖搖頭,看上去隻是做了一場簡單的熱身運動。

齊麟解下了龐弼的儲物袋,裡麵有一個須彌空間。黃飛虎是殷商一員大將,身為封神使者的龐弼也有不少東西,大多數都是補氣練氣的丹藥,這些丹藥正好可以給自己用來修煉練氣九重天。

除了剛鏈槍外,齊麟又找到了一件‘刺豬矛’的法寶,法寶需要念頭控製,顯然龐弼的念頭修煉還未到家,不然剛纔就能操控兩件法寶攻擊自己了。

齊麟接著又找到了殷商大將軍符印,其它部族供奉來的酒水美食和幾卷文書。

齊琪漠然看著齊麟在儲物袋裡找來找去,自己坐在一旁消化黃飛虎的天命。

“找到了。”齊琪睜開眼,看見齊麟手中多了一枚黑色的書簡。

“使者就在找這個嗎?”白猿問。

“這是他的‘幽冥九指’,我現在神通太少,可以拿來防身。”剛纔龐弼的幽冥指可是帶來不少麻煩。

白猿深以為然。

齊麟接著又翻出了一個類似詔書的東西,仔細看了一遍,“萬獸無疆幡,原來黃飛虎這次來萬獸蠻荒是召集所有部落護幡旗去朝歌,紂王帝辛要開萬獸無疆。”

“萬獸無疆幡是至天法寶,傳說是此幡一共有十二枚,其中九件幡旗給了萬獸蠻荒九個部落用來鎮守蠻荒,十二枚一聚能開辟‘萬獸無疆’大陣,非常的了得。”白猿也聽說過萬獸無疆幡的厲害。

“這麼好?能對付我嗎?”齊琪玩味的問。

“以大王現在的境界怕是進入此陣也凶多吉少。”白猿直言。

“哥,我們搶過來吧。”齊琪舔了舔舌頭,她有些興趣了。

齊麟正有這個打算,下月初是貔貅部落幡旗守護者的會武,奪魁者護送貔貅幡去朝歌,也順便將這個身體原本靈魂的心願了結。

“那我們準備一下,過些時候就回貔貅部落吧。”齊麟嘿嘿一笑:“我已經迫不及待想回去看看那個叫商賜的少爺表情了。”

貔貅部落。

幡旗會武正在激烈的展開。

部族百名成年男子展開激烈的廝殺爭奪‘貔貅幡’守護者的權利,這一次和以往不同,除了能守護貔貅部族的貔貅幡外,還必須前往殷商都城‘朝歌’,對於常年困在七危山蠻荒的部落武者而言,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部族族長商乞和幾位長老正襟危坐觀望著比試場地,在商乞身後插著一杆大幡,旗上刻著古代的圖紋,中間有一隻貔貅圖騰。

“我看此次貔貅幡守護者非央君莫屬,左右護法商賜,商猛可以擔當。”一名長老望著場上戰鬥下了判斷。

“冇錯,央君不愧是我族百年一見的天才,從媿山曆練回來居然打通了天罡脈,到了練氣七重了。”

“看來那個狼孩失蹤冇有打擊到央君,反而讓她能更潛心強大自己的武藝,不錯,不錯。”

聽著長老們的話商乞臉上忍不住掛著笑容。

場中,一名褐色皮革衣服的少女正和一名威猛男子對峙,那少女體型曼妙,亭亭玉立,綢緞長髮,星眸紅唇,小麥色的肌膚,額頭帶著一頂額飾更顯得清豔。

她正是商乞的女兒,商央君。

“央君妹妹真是厲害,居然已經修煉到練氣七層了。”和她對峙的青年虎背熊腰,年齡約莫十**歲,但是非常的老成,眼神沉穩。

商猛,貔貅部落二長老商力的大兒子。

商央君沉默,眼神像死水。

商猛不敢大意,深吸口氣,運轉黑白渾元訣,這是貔貅部落傳承下來的功法,能加深修為和法力,一共有七層境界。

商猛微微吐氣,洪荒真氣化為兩縷黑白之光繞過全身。

“氣如黑白,涇渭分開,商猛哥的黑白渾元訣已經到了第六層‘圓潤’境界了?”商央君平靜說著。

“雖然我隻有真氣六重,但是黑白渾元訣已經圓潤,央君,你要擔心。”商猛一聲大喝,一掌拍來。

一道真氣大手印朝著商央君重重拍下,此手印威力強大,宛若熊掌,就算是千斤巨石也要粉碎。

此‘貔貅大劈掌’立刻讓部族其他人為之驚訝。

“厲害,不愧是商猛,這貔貅大劈掌修煉的這麼剛猛。”

“就算商央君有真氣七重也不好對付。”

貔貅大劈掌劈下來,商央君斜睨,柳眉一豎,掌心向上同樣一招貔貅大劈掌打去,兩道真氣大掌印撞擊在一塊,發出巨大的震動,整個山林都在顫抖。

“什麼?商央君居然能和猛哥的劈掌抗衡?”

幾個長老都愣住了。

商央君腳下一動,快速掠來,商猛運轉六重地煞巔峰真氣,雙掌齊劈,無數的掌影漫天蓋地的罩下。

每一個掌影都將石頭轟的稀巴爛。

女孩長袖一揮,真氣流轉全身,化為一個傘狀屏障,任由掌影打來,商央君腳尖一點,極為快速的穿過重重掌影。

“黑白不分!”

少女左右雙指虛空一點,點去了商猛兩肋穴位。

這一點如蝴蝶穿花,優雅寫意,兩道真氣穿在商猛胸口,青年身體一僵,劇痛無比,“啊!”他腳下一踩,強硬的立定身形,雙臂如熊抱。

貔貅抱樁!!

這一抱彷彿有一頭凶猛的貔貅獸將其攬入,幾乎是兩敗俱傷的一招。

商央君不動聲色的手指再次一點,避開男人的一抱,接著掌心擊在他的胸口,一道真氣打出便把商猛重重擊倒在地。

女孩輕靈的步伐一璿,青絲伴舞,手指真氣一收。

“黑白渾元訣第七層‘如意’境界了?”商乞大喜。

眾人驚豔。

“厲害,厲害,商乞族長真是有福,千金十七歲就能將黑白渾元訣修煉到最高境界了。”

“不愧是我族天才!”

長老們也佩服的說。

“商猛哥冇事吧?”商央君平靜的問。

商猛捂著胸口,“多謝央君妹妹手下留情,在下自愧不如。”

“可惜比試不能動用法寶,不然猛哥的‘天乾盤’央君怕也不敵。”

“嗬嗬,幡旗守護要靠自身的實力,法寶不能代表什麼,再說央君妹妹也有‘水波鏡’”

商猛運轉真氣,部族醫者急忙前來照看。

商央君取勝便坐在父親旁邊的坐席,商乞欣慰的看著女兒:“你做得不錯,本以為商玄死了,你會消沉,父親是多慮了。”

“女兒已經想明白了,生死有命一切都要看自己實力。”商央君搖頭。“再說商玄他性格懦弱,或許早會有這麼一天。”

“懦弱對修煉是大忌!”商乞嗯了一聲。

接下來便是另外一場,勝者就會和商央君對決爭奪貔貅幡守護者的權利,成為貔貅幡守護者就能擁有‘貔貅幡’來修煉,對於真氣九重天的修士們來說是變強的機會。

商賜在眾人的注視下大搖大擺上了比試台。

他搖著扇子,蔑視的瞧著部族弟子們:“哪位想來被我羞辱就儘快上吧,我還想和央君妹妹切磋呢。”

商賜也有練氣六層的實力,但是他修煉了祖傳的‘離天訣’,神通如炮,招招不留餘地,不死也要重傷,之前比試,好幾個部族弟子現在都在昏迷。

“我棄權。”

原本應該上台的弟子知趣的棄權,他可不想未來幾個月都在床上度過。

“識時務者為俊傑!”商賜一聲冷笑。

看到他這麼得意,部族弟子氣憤又無可奈何,隻能希望商央君能羞辱回來,不過以她的性格恐怕不會這麼做。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凜冽的話語斷來。

“就讓我來做你的對手吧!”

聽到這個熟悉聲音,商央君眼皮忽然一挑。

眾人一看,就見一名麻衣少年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嘩然。

“不可能,你居然冇死?”商賜大聲叫道。

麻衣少年譏諷的笑道:“做賊心虛的驚訝表情果然很精彩呀!”

來人。

齊麟也!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