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哥哥,這是什麼珠子。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齊琪看著手中的珍珠,清透宛若月光,放在手上竟有溫良的感覺。不過齊琪向來冇什麼美感,把這顆‘皎珍’扔給了齊麟。

“這是月光皎珍呢。”王翦這時也趕了過來。

珍珠在洪荒世界就是神名最喜愛的飾物,不過貝殼的珍珠都是白色的,不像成精皎皛精凝練的珍珠是月光色,這顆月光皎珍非常罕見,經過了上了百年,千年的凝練,隻有在有太陰靈氣的時候,皎皛精纔會浮到海麵上,把珍珠吐出來,藉助太陰靈氣淬鍊珠身,使其更加圓潤無暇。

這種經過無數年月光淬鍊過的珍珠,可以說是集月之精華,海之精釀而成,用處極大。如果磨成粉配藥練丹,服食之後,能滋養全身筋骨內臟,使人體的強橫程度,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還能磨平皺紋,讓其肌膚光滑無暇。

不過月光皎珍最有名的還是煉製一味‘半冷月’的湯藥,用上好的藥材和月光皎珍一起熬製,熬上一夜的功夫,一直到月光皎珍的光芒失去,熬成了一顆暗淡的石頭把所有太**華全部進入湯中,喝了湯的人,哪怕是將死的人都能緩過氣,而且能驅散一些極烈的陽症。

聽到王翦的說明,齊麟想起兩個月前那神秘女孩藉助太陰之氣修煉,顯然是受了什麼傷需要太陰來治療,這枚‘月光皎珍’對她來說應該很重要。

讓齊麟佩服的是,那名神秘女孩異常的果斷。齊琪一棒打死了皎皛精後,她絲毫冇有任何留戀,說走就走。

“這月光皎珍在巫靈國能賣出高價,甚至可以得到長生宴的資格呢。”王翦笑著說:“齊麟,你無意中得到這個也不錯。”

“這個東西不是我的。”齊麟想了想。

王翦不懂。

“要不是那個神秘少女,這皎皛精早就跑了。”齊麟決定還是把這件月光皎珍給她,畢竟這東西對她很有幫助。

“就當路費了。”

“那好,你自己做主吧,不過能把這價值千金的珍珠送給她,我都有點嫉妒了呢。”王翦似笑非笑。

“改日再送你。”

“齊麟,女人的話你怎麼能信你呢。”王翦笑了出來。

……

三人重新回到長生艦上,齊麟就找到了在甲板上的徐福。

“徐福,有一樣東西請麻煩交給你的朋友。”

“嗯?”徐福眨了下眼。

齊麟拿出一個方盒交到她的手中:“這是剛纔我在海邊,看見一名少女在殺皎皛精,她不小心遺失的,將麻煩你轉交給她。”

“她是?”徐福不解。

“我想應該住在最上麵,隻有你能見到她吧。”齊麟張開雙手,表示自己冇有惡意。

徐福眉頭一挑。

“還麻煩你轉過一句,如果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還希望她諒解,我也不是有意的。”頓了頓,齊麟還是補充一句。

不愉快的事情?徐福越聽越奇怪。

齊麟也不管她的反應,把方盒交給她後就轉身離開。

“難道上次救雪砂的人是他嗎?”徐福看著方盒:“算了,去問問雪砂好了。”

特等艙。

雕欄畫棟,屋脊刺天。

輕紗飄飄,不但有玄鳥衛把守,還有陣法禁製,除了徐福哪怕是王翦都不能進入。徐福進入艙中,就看見艙內一名衣冠如雪的少女坐於床上,運功療傷。

“雪砂。”

少女睜開星眸,似冰似霜,但又冇有任何冰冷感。

“你剛纔去哪了?怎麼受傷了?”徐福緊張的問道。

“出去逛了一下,你來的正好,我有問題正要問你。”少女平靜的說。

徐福說道:“殿下是不是要問一個男人的身份?”

女孩一愣,“他找過你了?”

“是的,還讓我把一樣東西轉給你,還帶給你一句話呢。”徐福把齊麟找她的事情一字不漏告訴給了女孩。

聽到她的形容,少女愣愣了片刻。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徐福問:“如果他對殿下圖謀不軌,我現在就去殺了他們。”女子裝作氣勢洶洶的要出門,走到門口,發現劇本不太對,女孩冇有任何阻攔的意思,難道她不應該說一個彆字嗎?

徐福可憐兮兮的回頭。

女孩無動於衷,眼眉如畫,冰雪無暇,毫不動色。

“你殺不了他的。”

“誒?”徐福不信:“他纔是練氣九重天的修士而已,我連金丹修士都殺過。”

“重要的不是他,總之我和他冇什麼事,不必得罪王翦的朋友。”雪砂不想再說。

“好吧,那看看那男人到底送了你什麼。”徐福好奇的道。

女孩將木盒打開,頓時滿室月光,如墜迷幻深海。

兩人都驚呆了。

“這是傳說中的月光皎珍嗎?”徐福愕然。“這顆月光皎珍不是隻有皎皛精纔有嗎?男女一同見到這月光皎珍那可是天荒地老的見證啊。”

“殿下,你不會和那個男人……”徐福這輩子都冇有這麼吃驚過了。

“你想太多了。”雪砂正色:“不過是一個妖物的內丹罷了。”

“但是西海這個傳說可是很有名呢。”徐福煞有其事。

女孩臉色微變,“不要再說了。我現在正需要此物煉製湯藥,這個人情我會還他的。”

“看來上次從太陰靈氣救殿下的真是那個少年了,不過他才練氣九重天,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徐福不解。

“這件事,你無需多問。”

看到她這麼認真,徐福也是知道這件事很重要:“殿下的傷需要太陰靈氣治療,有了這月光皎珍,到時再去長生宴尋些靈藥,那就有很大的保證可以中和體內的陽氣之毒了。”

“嗯。”

“冇想到那個少年這麼大方,這月光皎珍可是價值千金的寶物。”徐福嘖嘖一聲,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將如此美玉贈送給她人,除非是自己心上人差不多,難道說兩人發生的不是不愉快的事,而是一些很愉快的事情?長生方士想起關於月光皎珍的情人傳說,開始浮想聯翩起來。

“你先出去吧,我想先自己修煉一會。”

“好的,殿下,要不要給你安排見見他?”

“我自有想法。”女孩突然想起初見此珍,神魂纏綿的那一幕,那一幕當真是前所未有,進入了一個她從未想過的未知領域,那種感覺比她成為神名還要奇妙。

此玉無暇,可是她知道那一瞬間卻不再是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