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接下來時間,每到有太陰靈氣的時候,齊麟都會提前出海,接著遁天梭先行煉化,不過隨著西海深入,太陰靈氣也越來越稀薄,最後很長時間都冇有再見到,而那名神秘女子也似乎冇有再見到的樣子,問起王翦,她也不太知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長生艦的主導者還是‘長生方士’徐福,出行海外是一個相當漫長又枯燥的過程,對於星名來說非常的浪費時間,這一次如果不是齊麟他們,王翦也不會出行,長生有很多事情她也不太清楚。

不過能讓徐福用陣法借太陰靈氣修煉的話,對方的身份顯然不低。

最初的海景還讓齊琪有些興奮,但隨著日子一場,女孩兒也顯得非常乏味,待在艙門裡呼呼大睡,也不起來了。齊麟每天都在修煉練氣九重天的圓滿境界,為最後結丹做準備,十二枚幡旗在長時間苦練後也終於煉製好了三枚,不過在海上的修煉雖然很是無聊,但好在非常安全,追殺他們的楊戩,勾陳大帝要在西海找他們也是滄海一粟。

就這麼轉眼過去了兩個月,霧靈島還遙遙無期。

這一日,長生艦終於停靠在了一座島上。

齊麟走出艙外,船員侍衛修士都已經忙活起來,“是不是到霧靈島了?”齊麟問王翦。

朱雀神將王翦也顯得相當疲乏,兩個月海上漂泊實在折磨。“冇有。”女子無情的打破齊麟的幻想。

“那現在是乾什麼?”齊麟鬱悶,齊琪都快瘋了,每晚睡覺都要著咬著他的脖子。

王翦搖搖頭,她也不知道。

兩人找到徐福,女人的精神不錯,一如初見那般,在她的眉宇中看不到絲毫海上顛簸的疲倦。“徐福,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到霧靈島?”

“大概還要兩個月差不多了。”徐福笑道:“現在還冇習慣嗎?”

“我還好,齊琪有點受不了。”齊麟無奈,齊琪天生就厭水,現在在水上待了這麼久都快瘋了。

徐福能理解:“第一次出行我也是受不了,不過後來就習慣了,現在讓我不在海上出行,我都不習慣了呢。”

“我們和你比不了。”王翦說。“現在乾什麼?”

“哦,長生艦的符陣需要重新加固,大概需要幾個時辰,我順便讓屬下在島上休息一下。”徐福道。

“對了,前麵島嶼海上有很多皎皛,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如果找到一顆皎珍也不錯呢,對修士來說很有用。”徐福介紹道。

“好的。”

“不過還是要擔心一些,有些皎皛成精,如果有銀光千萬不要招惹。”徐福提醒一句。

……

“這次真是連累你了,玨兒。”這些天相處,齊麟已經用上了親昵的稱呼。

王玨也不知不覺接受,“不必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如果你死了,我也會很煩惱。”

海風輕拂,兩人並肩走在海麵上。

放眼望去,一望無儘卻是叫人心曠神怡。

“對了,你上次提起的女孩我冇有查到身份,但應該是住在特等艙,保護的很好,應該是一位貴客,也可能是徐福認識的。”王翦想起這件事。

齊麟倒也不是很在意。

“我們不要去驚擾她就好了。”

王翦點點頭,也是這麼想的。

沉默許久,女人問道:“如果到了巫靈國你找不到去東海的路怎麼辦?”

“世界之大,總有路可以走的。”齊麟笑了笑:“聽徐福說這巫靈國是西海最大的靈藥之國,整個西荒的靈藥幾乎都從那裡交易,甚至其他大洲的修士也會來購買,既然這麼繁榮,應該有很多門路。”

“但也很危險。”

“怎麼,你看起來好像是捨不得我走。”齊麟一笑。

王翦一愣,哼了一聲。“我巴不得你消失在我眼前,隻是西海去東海太遙遠,你要是死了,會連累到我。”

看到她有點口是心非,齊麟更樂了。“我會保證活得好好的,不過你也得向我保證才行。”

“我乃古秦大將,不用擔心。”

“嗯。”

兩人說著話,走了幾十裡,來到了一片珊瑚淺灘,就看到了徐福所說的皎皛之地,那一片海麵上浮著許多蚌殼,一片又一片的,發著淡淡的白光,周圍有水母漂浮。

這些蚌殼就是徐福所說的‘皎皛’,皎皛是海上一種異獸,體內結珠,晶瑩剔透,能磨粉入藥,也能作為裝飾,也算是小有價值。

傳說情侶能打開皎皛見到月光般的皎珍就能白頭偕老。

不過這些皎皛不好打開,有些成精的皎皛甚至非常危險。

王翦拿劍一挑皎皛的蚌殼,蚌殼紋絲不動,緊緊閉合,完全挑不動,漂浮在皎皛上的水母這時發出淡淡的電光,傳遞在了劍上,電的王翦差點丟了兵器。

這些水母依附皎皛的靈氣而生,它們天生散髮帶著電流,能穿透修士的屏障,麻痹神經。

不過費了半天功夫,終於王翦還是挑開了一個皎皛的蚌殼,裡麵是一顆渾濁之色的珍珠,並冇有像傳說中如月光一樣明亮,女子露出了失望之色。

王翦接下來挑了幾十個皎皛都冇有看到滿意的珍珠。

齊麟不知皎皛的傳說,以為是女人喜歡珍珠飾品。“你再這麼找下去,等會就虛弱冇有力氣了。”

“這些渾濁珍珠不太值錢。”王翦抿著嘴。

“我幫你看看。”

“你怎麼看?”王翦不解。

齊麟選了一個高點,望去這片海域,無數的皎皛都在眼中,以風水來說的話,藏風聚水是最好的地方,皎皛也算是妖獸,風水好的地方顯然成精更快,這就像是植物拚命的朝著陽光的方向生長一樣。

“跟我來。”

齊麟很快就鎖定了一個方向,拉著王翦的手就遁去。

又是幾裡的路程,就看見在無數蚌殼中有一扇特彆巨大,像一個放大的車輪,全身閃耀著銀光。在眾多皎皛中顯得特彆的刺目,身上的蚌殼都顯露出奇異的紋理,就像是眾星捧月的存在。

“嗯?”王翦在這個皎皛上感受到了濃烈的妖氣。

“這個皎皛成精了。”

“徐福說這樣的皎皛很危險。”齊麟皺起眉,也感受到了一股壓力。

“算了,還是不要去取了。”王翦搖頭,她也不是愛慕虛榮的人,既然徐福慎重提醒最好不要去做。齊麟一想也有道理。

“我們回去吧。”

王翦也不留戀,轉身就往回走。

齊麟正要回去,突然看見一道倩影朝那個巨大的皎皛飛去,那身影正是先前所見神秘的女孩。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