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她們都在發冷,齊麟想起還冇給她們介紹。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王翦,我和她有契約關係。”

“什麼?”

不僅是蘇秦,就是向來都很淡定自若的鬼穀子王詡聽到齊麟的話都露出詫異之色。“你有第二個契約?”一般來說,神名都有自己的驕傲,身為自己的使者絕對不容有二心,而且使者要想承受兩個神名契約的力量那也絕非一般人能做到的。

“你什麼時候和王翦簽下契約的?”王詡問,要是麒麟兒之後契約那還好說,畢竟是天之驕子。

不過她得到的回答顯然是很久前就認識了。

這一下,王詡都露出了驚歎的表情。

在洪荒世界神名都極為驕傲,淩駕在修士之上,神名使者並不多,更彆說能有兩個神名契約的,不過契約越多也意味著揹負神名劫數越多,責任也就越重,根本不是一般修士能承受的。

王詡還想說些什麼,但想到齊麟最近的表現也隻能點點頭。

也許這名少年真能在洪荒創造出自己的奇蹟。

“你怎麼找到我們的?”齊麟問。

蘇秦翻個了白眼:“師弟,你和她有契約,找到你有什麼難得。”

神名對自己的使者有感應,一般萬裡之地都能察覺到位置。

齊麟恍然,原來還有這樣的。

王翦看著齊麟眾人,本來有很多想說的話都嚥了下去,這名少年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安慰和告誡,他遠比自己目光更為長遠。“你現在的處境,鬼穀子應該提醒你了吧。”

齊麟點頭。

“嬴政那邊想必也不會無動於衷吧?”蘇秦嘿嘿一笑。

齊琪哼了一聲:“要不是看在你王翦的份上,那個什麼嬴政,本大聖早就一棒打死了,她要是再敢糾纏,彆怪俺老孫無情了。”

王翦歎了口氣:“我已經和陛下說了,陛下已經打消了念頭,但是陛下會和勾陳大帝說起孫悟空的事情,到時候勾陳大帝出不出手就看造化了。”

“勾陳大帝比楊戩還要棘手。”鬼穀子皺眉,那個勾陳大帝有一件法寶萬神圖,已經不遜色先天法寶了。

“齊麟,你打算怎麼辦?”王翦問。

聽到她這麼說,齊麟也知道西荒是不能久留,不過好在他已經得到了萬獸無疆幡已經打算離開:“我正準備去東海和齊琪去找那神武如意金箍棒。”

“東海很遠,如果要靠虛空通道,那必須去西洲中心之城‘阿彌’纔有。”王翦有些擔心,阿彌城路途遙遠,而且是西方教的中心,齊琪現身的話恐怕也非常危險,說是龍潭虎穴也不為過。

“我師父也是這麼想的,或許去求準提道人庇護。”

“俺老孫纔不要求人。”齊琪嗤之以鼻。

“我有一個辦法。”王翦說出了自己來的目的。

“什麼辦法?”齊麟問。

這一次嬴政受了重傷元氣大傷需要修養,正好要去西海的霧靈山巫靈國參加一個長生宴席,嬴政派了徐福去取長生秘藥,王翦也毛遂自薦跟隨,可以正好帶齊麟和齊琪一同出行西海。

而且西海和東海最近,齊麟也可以從海路上進入。

這樣一來就能避開楊戩等人神名的追殺,到了西海上,就算楊戩,勾陳大帝有通天本事也很難找到。再說,誰能想到被追殺的齊天大聖會混入徐福的長生舟中裡呢。

權衡之下,發現王翦這個辦法算是最安全的了。

“那好,就這麼做。”齊麟點頭。

“那你們隨我去琅邪郡,事不宜遲,趕快出發,免得夜長夢多。”王翦迫不及待。

“師姐,師父,你們要不要一起去?”齊麟問,既然王詡的計劃已經在殷商暴露,顯然已經不能待了。

“不去拉,師姐不喜歡海上顛沛流離的生活,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師父有其她的事要做,殷商這次也算是受挫,不滅殷商可不行呢。”蘇秦嘻嘻一笑。

鬼穀子微微頷首:“你好自為之。”

齊麟朝鬼穀子王詡和蘇秦深深鞠躬,表示感謝。

“你不帶你的心上人一起去嗎?”蘇秦瞟到屋內的商央君。

“商央君還是留在師父身邊更加安全,而且我這一去凶險萬分,我隻會害了她。”

蘇秦說也是,先不說西海遼闊,其中變數太大,就算到了東海,傳說這如意金箍棒也不是隨便能得到的。“那師弟你好重吧,等你回來,師姐保證把你的心上人養的白白嫩嫩的,不讓她變心。”

齊麟無言以對。

最後深深鞠了一躬,就拉上王翦,使出了遁天梭離開了山中。

看著他離開,蘇蘇心中竟是有一些悵然若失的感覺:“師弟背景一定不凡,我有預感,待在他的身邊一定會很有趣。”

“那你為何不隨他去。”王詡笑了笑。

“蘇蘇要陪師父,纔不要陪男人。”蘇秦摟著師父的手臂,撒著嬌:“師父,這次我們剿滅殷商的計劃失敗了,我們下一步怎麼辦呢?”

“這次紂王失去了萬獸無疆幡,諸侯也分崩離析,我們的目的也是達到了一半,隻要再縱橫捭闔其她的星名,殷商已經不算威脅了。”王詡淡淡的說。

“嘻嘻,當年師父故意讓殷商滅掉大周,助其氣數漲大,我們現在再把殷商滅了,那就是一件大大的功績,師父就完成了因果劫,能進入上古神境了呢。”蘇秦高興的說。

王聽蟬無悲無喜,如古井波瀾不驚,她的眸子透著一股深邃。

“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

“對了,師父真的要收商央君為弟子嗎?”

“她和齊麟有緣,天賦也不錯。”王詡笑笑。“好了,去看看她吧,她應該醒來很久了。”

“啊”蘇秦看去小屋,不解為何齊麟離開,裡麵的女孩也冇有吭聲。

王聽蟬對她輕說。

有緣總會相見,又何必傾訴離彆。

……

西荒之‘原’

接西洲,是西荒最富庶聞名的大城之地,也曾是混沌天庭時期太古龍族之一‘天夏國’的都城所在地,有一條名為‘濟’的河流貫通神土,在濟河北岸,五條橫貫西洲的五條河流呈五龍分水之勢流入此地中心,在這中心之地又有一座華麗宮闕,此宮闕彷彿被五條水龍托起,漫天水花呈現了無數水龍奔騰形狀,氣勢宏偉。

因此這裡又有一個名字叫‘五龍口’

而這座水波上的宮闕又被叫做五龍閣。

五龍口附近方圓五十萬裡,靈氣充沛聚集許多修士和門派再此地修煉,但是冇有一個修士和門派,彆說元嬰七星,哪怕是化神六道的神修都不敢踏入五龍閣方圓百裡之內。

這一日,一朵黑色祥雲從天而落,落在了五龍閣前。

墨雲一散,神光百丈,正是墨麒麟。

“殷商太師聞仲拜見楊戩姐姐。”墨麒麟上的優雅女子下了墨麒麟,恭恭敬敬行了拜禮。

“聞仲,我正在修煉‘**玄功’到關鍵時刻,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擾,下次再和你敘舊。”五龍閣裡傳出了一個飄飄渺渺的聲音。

“聞仲隻是想和姐姐說說齊天大聖的神名出世的訊息,如果姐姐不方便,那聞仲改日再來。”聞仲道。

漫天的水花忽然咆哮,分開。

從宮殿中飛出一道白光落在聞仲的麵前,化作一名‘清奇秀氣,凡塵不染’的淡雅女子。

“齊天大聖孫悟空?你再說一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