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琪從水簾洞出來,神情有些沮喪。常羲看到她這樣知道她的太古神境又突破失敗了。

“齊天大聖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修煉向來都比其他神名要艱難很多,不用太過沮喪。齊琪,你現在有了花果山,兩儀燈,不必太過急躁,境界隻是時間問題。”

女孩兒鎖著眉頭,望著常羲姐姐:“常羲姐,我現在都覺得我快幫不上哥哥了。”齊天大聖回想種種,越發覺得力不從心,現在齊麟又去南洲周遊列國,打造先天法寶,那時候自己不是更冇有用了嗎?

常羲撫摸著齊琪的頭髮,溫柔的如同母親寬慰道:“你們兄妹又何必爭個高低呢,以前你也多次拯救夫君呢。難道還要計較得失嗎?”

“不過你有份心變強是遲早的,齊天大聖可不是浪得虛名。”常羲溫柔的擁抱著。

齊琪問:“常羲姐,你知道我這個神名真的在混沌天庭時與天地齊名嗎??”

“孫悟空大鬨天庭,這事蹟現在還流傳洪荒呢。”

“可最後還是冇有成功。”

“成敗隻是一時,敢於大鬨總會成功呀。”

也許是月母的話帶著太陰月光的屬性讓所有神名,星名都覺得舒服,齊琪也漸漸放下自己暴躁,她可以在任何時刻展露凶狠一麵,但唯獨麵對月母的溫柔卻容易溫和。

“大王,出事了。”

白天元這時著急過來稟報。

花果山的事務一直都交予他管理,一聽到出事,齊琪就皺起眉:“什麼事?”

“唐三藏被抓了。”

“真是麻煩,有先天靈寶還能被抓,哼。”齊琪都想嘲笑她了。

“哪個不長眼的敢抓花果山的人,在哪。”

玄泉島,風渠穀

唐三藏正在和一名禪衣女子走路交談,突然間,腥風襲來,齊琪一躍而出,揮起金箍棒:“吃俺一棒!”

無數梵音方塊在女子麵前化作一麵屏障,強大的金箍棒轟在上麵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整個島嶼都在金箍棒力量下震動,可是女人卻無動於衷,麵不改色。

她手一揮,一條金光閃爍,宛若匹練緞帶纏向齊琪。

齊琪向來剛猛,金箍棒所向披靡,可是對方似乎懂得以柔克剛,她的神通柔軟無比,那條金光緞帶纏得齊琪好不痛快。

任憑齊天大聖如何拚命都擺脫不了。

女人境界顯然在她之上,齊琪抓耳撓撒,咬牙切齒,一招天命清淨寰宇打出,金仙一陣,在金箍棒摧枯拉朽爆發的力量下終於驚散開來,女人的屏障也一同打碎。

“齊琪,等等。”唐三藏大聲呼叫。

齊琪的金箍棒已經勢如破竹,不可一世的當頭砸去女人天靈,霎時,腥風滾滾,戾氣躁躁。

碰!!!

女人伸出白皙掌心,至天法寶打在她的掌心渾然如打在棉花上,齊琪大吃一驚,自己的天命加法寶居然都撼動不了。之前就在沮喪的齊琪覺得自己如此無力更是惱怒無比。

“齊天大聖孫悟空,你太暴躁了,冷靜一點吧。”女人輕生開口,古井無波的聲線充滿了勸導。

就見她化掌為指,指尖輕巧的繞過金箍棒。

電光石灰之間點在了齊琪的額頭,那一秒,齊琪的真靈竟是脫體而出,天地間都一片安靜。

齊琪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神通,能把真靈轟出本體,她念頭一動,還想回到身體,可是空間彷彿被禁錮了,一點真靈竟是使不出任何神力。

“你對俺老孫使了什麼?”齊琪大聲叫道。

“你若冷靜了,本座便會告訴你。”女人平靜的回答。

“齊琪,你不要衝動,她不是壞人,是她救了我呢。”

看到齊琪逐漸平靜,女人屈指一彈。

一股金光把齊琪的真靈又重新拖回了本體。

“你這是什麼神通?”齊琪難以置信。

“此乃‘舍念清淨地’”女人道。

“你不是五大妖王,你是什麼人?”齊琪眯起眼睛,這個女人的境界至少在亙古以上,她不是對手。

“吾乃枯水山功德洞‘第四蟬’齊天大聖,彆來無恙。”女人微微一笑。

“第四蟬?”齊琪聽牛魔王似乎提過這個名字,但是她冇怎麼關心。

“白天元說你出事了,到底怎麼回事?”

唐三藏解釋道,她的確是被一個自稱‘黑山老妖’的妖族盯上了,自己的六根清淨竹都冇用,幸好危險時刻第四蟬出手把她救下,不然就那短短幾息,自己可要被吃了。

“我們回去吧,你以後出去讓天元跟著。”齊琪說。

“誒誒,等等,齊琪,第四蟬說可以幫我們呢。”唐三藏嘻嘻一笑。

“嗯?”

“孫悟空,你現在正在卡在太古神境,我不但可以助你突破,還能教你們四禪神通。”

“哼,你憑什麼這麼好心。”齊琪不以為然。

“和齊天大聖孫悟空交上朋友並無壞事,何況你我也是有緣。”

“你來路不明,冇興趣。”齊琪準備離開。

忽然,第四蟬輕輕一步,一招‘離喜妙樂地’點化過來,霎時間,填積在體內的戾氣從身體剝離,齊琪早有防備,奮力揮動金箍棒,體內那壓抑的力量得到了釋放,如潮水洶湧澎湃,一道太古神威洗儘滄桑,齊琪從未覺得有過如此的暢快。

齊琪停止攻擊,驚訝看著手臂,每一根經絡都有太古的神力在跳動。

一直冇有突破的太古神境居然在第四蟬一招點化下輕易的突破了。

“和我一起修行吧。”

第四蟬充滿禪意的邀請。

萬仙王朝,易江。

仙鶴戰艦在空中航行,如群鳥過境。齊麟走在船舷,看著萬仙王朝的艦隊,他又看了看手腕的玉鐲,隻見玉鐲微光,隱隱閃爍。

“日後就不管了嗎?”哪吒問道。

“我們就不必擔心羲和了。”齊麟笑著說。

“齊麟,你覺得蘇軾會有事嗎?”蘇雪砂望去遠處另一艘戰艦。

蘇軾的遭遇讓齊麟想起了烏台詩案,當年蘇軾也是因詩入獄,遭遇大劫。不過這次還不至於有什麼劫難,蘇子畢竟也是諸子,身份崇高,齊麟猜測對付蘇軾是假,對付西方教是真。

倒是和西方教有關的佛印禪師,王勃,王維等人反而危險了。

“王勃,王維在轉聖教名單上,牢獄之災是免不了,運氣不好甚至可能有血光之災。”

“你不會又想去救她們吧?齊麟,我們可不能和西方車上關係。”哪吒緊急提醒他不要衝動。

“我們有什麼好操心的。”齊麟翻了個白眼。

王朝紛爭就由他們自己解決吧。

“話說聞仲和你有什麼過節呀?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很不友善。”哪吒好奇的問。

“都是一些陳年陳穀子爛芝麻的事。”齊麟懶得解釋。

正說話間,一道水桶般粗大的鐳射從地麵射了上來,迎麵轟去了一艘戰艦,即使戰艦有著強大的符咒防禦力還在鐳射大炮的衝擊下搖搖晃晃。

齊麟往下一看,開啟純淨神念一看。

便見山脈中藏伏著沖天龍形大炮。

幾百尊龍形大炮齊射,吞吐出精光,排山倒海的轟去聞仲的艦隊。聞仲立刻發起反擊,命令艦隊的火炮瞄準了地麵。這些戰艦特彆具有科幻色彩,幾十尊炮口從艦身探出。

數以千計的火光朝著地麵落去,隨之而來還有無數類似炸彈的物質往下砸落。艦隊的火力遠遠比不上神通,但靠武力發動,齊發之下也是氣勢駭人,山頭都被轟平了一截。

漫天遍野全是雙方的火光爆裂。

為了自身安全,齊麟站在船頭,負責掃平襲來的炮火。突然,遠處傳來道明亮的劍光,一名白甲長髮女子執一柄極長的寶劍像靈鳥一般穿梭而過,一艘傷痕累累,破綻百出的仙之戰艦在她那絕美刀光一下一分為二,斬斷落下。

與此同時,異香起,蓮花落。

一群修士虛空而出。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敢截萬仙王朝的艦隊。”聞仲大聲喝問。

“嗬嗬,聞仲,就忘記妾身了嗎?”白甲女子乘靈獸落在聞仲艦隊上方,長髮飄飄,劍光如雪。

“上杉謙信!”聞仲冷笑:“你這個星名居然也敢來劫本太師。”聞仲騎上墨麒麟,手掌一翻,亮出打王鞭。

鞭子一抽,淩空擊去上杉謙信。

縱使上杉謙信的無雙之劍也阻擋不了打王鞭的糾纏。

“聞仲,妾身勸你放人,否則蕩平你們。”一聲大喊,又一名女子衝了出來,這女子包裹著野獸鎧甲,扛著一把千斤闊刀,她奮力揮動大刀,虎嘯應聲而出,宛若猛虎下山。

每一刀都打出一頭四象白-虎的幻象。

在她摧枯拉朽的刀法下,聞仲隻能收回打王鞭防守。

正是甲斐之虎武田信玄。

“一向宗的龍虎二將,本太師正愁滅不了你們,你們居然送上門來。”聞仲不動聲色。

武田信玄對上杉謙信示意了一個眼神。

兩人一左一右開始夾擊,風虎雲龍一般的氣焰帶來了巨大的壓迫,沿途的萬仙王朝士兵連根拔起,被絞的四散。

聞仲冷笑,便見雙眸如電,她揮舞著打王鞭,越舞越快,長鞭愈發變長,天空在她鞭子下攪動起來如同烏雲壓城,雷霆閃爍。

上杉謙信和武田信玄的風虎雲龍在聞仲的雷霆鞭發下被攪散,就見鞭子一抽,黑壓壓的雷霆雲層頓時破開,放出恐怖的電光激盪四周。

砰砰砰。

無數的閃電霹靂砸了下去,將地麵的百尊龍形大炮轟得粉碎,駕馭的雷霆抽在了兩女的連上,一聲慘叫,二人也被抽飛。

赫然便是聞仲的天命——九天應元神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