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子來訪,還需要事先告知嗎?”恒親王冷冷說道。

全場驚然。

“這位乃不周皇族‘隱天子’周攜王姬餘臣殿下。”恒親王介紹道:“姬宮涅殿下身體有恙,最近朝中事務便全權交給了姬餘臣殿下,餘臣殿下現在代行天子之令。”

“周攜王?”蘇軾感到迷惑。

大周皇族有一個傳統,周天子掌權後會為自己封一個‘王名’代表自己天子之名,比如周武王封‘武’因為武略滔天,穆天子封‘穆’則喻為傳奇盛世,當今周幽王的‘幽’也是彰顯自己一統幽界的稱霸野心。

隱天子姬餘臣封‘攜’,這一聽就是被幽天子提攜的意思,這可有點不太好聽啊。

眾人急忙行禮。

果然和齊麟想的一樣是二王並立的周攜王姬餘臣。

“幽天子不知何事,可否要緊?”孟子問道。

“回稟聖賢,幽天子和掌教為了平息南洲旱災導致元氣損傷,並無大礙,隻需休息。”恒親王回答。

“日落甘淵,日後羲和製造了旱災,傳聞還有混沌的神名祝融出世降羲和都殺了,幽天子和掌教想必也是付出極大心血。”蘇洵感歎。

南荒甘淵的事在萬仙王朝已經傳開了,隻是和齊麟想的不一樣,平息旱災功勞都給了大周皇族和金靈聖母。

日落甘淵就是萬仙王朝諸子文豪對此事的形容,不過的確,這次周幽王發動烽火戲諸侯,在甘淵損兵折將了十多位親王,萬仙王朝元氣損傷很大。

“所以諸位可要好好美名天子功德和截教事蹟呢。”一個活潑女聲傳進院子。

一襲素裙,白衣飄飄的少女踏風而來。

齊麟看見她不由一愣。

白素貞白-夢。

大家連忙應到,說要將日落甘淵載入史冊,定入春秋,世代流傳。

“誒?真是巧,齊麟公子又見麵了呢。”白素貞看到了齊麟,微微一愣。

“哦……紫微星神也在!”女孩笑了笑:“進入城中曾聽傳言紫微星神的有一位性命雙修的道侶,白.夢還不敢相信呢。”

“公子的齊天大聖不會吃味嗎?”白.夢偷笑。

周攜王,恒親王,蘇軾聽著白夢的話一頭霧水,齊天大聖……“什麼?你就是齊天大聖的神使?”蘇宛月大吃一驚。

“原來是真的,居然有人能得到齊天大聖的契約。”

“傳聞這齊天大聖的神使可是比猴子還要桀驁不馴呢。”

歐陽修等人不由動容。要說洪荒事蹟,冇有什麼會比在大荒南洲的文人雅士流傳更快更廣了,尤其在賈誼的過秦論後,齊麟和齊天大聖的故事流傳的膾炙人口,可謂人神共羨。

八大家看著齊麟的眼神變得不太一樣,既是紫微星神的夫君,又有齊天大聖的契約,這男人在洪荒都屬於鳳毛麟角啊。

“攜天子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蘇軾這時問。

女人冷著臉冇有回話,這時白素貞道:“聖母有令,當今西方教橫行,趁天子和掌教傷了元氣休養生息大舉入侵,特命攜天子剷除西方勢力。”

“蘇軾,你們應該知道,萬仙王朝四十九州已經有幾州淪陷,益州甚至已經成為西方教的據點,這讓掌教很憤怒。”周攜王冷冷說道。

這位攜天子環視全場,當看到佛印禪師等西方教的教徒,眼神隱隱冰寒。

蘇宛月有些政治嗅覺,說:“禪師諸位都是西方教,一心修行個人禪意境界,絕無插手截教之意。”

佛印禪師,辯才法師,開元老祖等,寶月大師急忙表明自己立場。

攜天子冷冷一笑。

“據人檢舉,蘇州城已經是西方教義橫行,你身為蘇州城主不妄加阻止,還以身宣傳,在萬仙王朝危險之際不顧朝中。”

百千燈作一燈光,儘是恒沙妙法王。是故東坡不敢惜,借君四大作禪床。

“這首詩詞可是你蘇軾所做。”恒親王厲聲質問。

“不錯,是在下。”蘇軾坦然誠然

佛印禪師趕緊解釋道:“這首七言絕句乃東坡居士和貧僧討論禪意思所做,並無冒犯截教。”

“哼,如此局勢,你蘇東坡還做蠱惑人心的西方教義之詩,居心叵測,如今城中西方教大行其道,本王和攜天子都看在眼裡,你還敢狡辯你冇有推行西方教義的念頭嗎?”恒親王質問。

“教義自在人心,要說推波助瀾也是因為王朝不顧人間疾苦,縱容旱災幾十年。假若現世都不得安寧,也難怪凡人隻能去幻想轉世為聖。”蘇宛月鏗鏘有力,毫不示弱。

蘇小妹臉色慘白,這話可不興講啊,“姐姐不要說了。”她想阻止,蘇宛月不為所動,展示自己錚錚氣節,反問道。

“截教教義是爭一線天機,可如今民眾潦倒在爭一線生機,難道這一點要剝奪嗎?這還是截教嗎?”

恒親王雙瞳一睜,臉色一變。

攜天子表情一沉,被她說的啞口無言,內心惱怒。

白素貞皺起眉,輪口才她哪裡是這些文豪的對手。

齊麟對這個女人不有刮目相看,說得可真是好,讓截教眾人乾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西方教擅長花言巧語,巧舌蓮花,你蘇軾看來是習得真傳,南洲如今煙雨天可都是截教功勞,在我們對付太古龍族餘孽時候,西方教確是趁虛而入,殺吾朝親王,屠吾教弟子,哼,怎麼,這功勞都是西方教的嗎?”

一個擲地有聲的回答如驚雷炸響,響徹耳邊,嗡嗡耳鳴。

一團墨雲從天落下,十多艘钜艦停於蘇州城上空黑壓壓的烏雲一片。

那片落下的墨雲原來是一頭異獸墨麒麟,坐在墨麒麟上的女子長長青絲如流水瀑布,一襲黑裙雍容華貴,鳳眸漆黑,眉宇神威。

眾星名在她眼神下都難以喘息。

太師聞仲!

又是一位老熟人了。

女人第一眼就落在齊麟身上,她那黑如星海的眼眸暗藏洶湧卻平靜至極。自從殷商滅亡後,聞仲就回到截教,如今她也再次擔任萬仙王朝太師的職位。

“聞仲姐姐,你怎麼來了。”白.夢意外的說。

“拜見太師。”恒親王,攜天子不敢失禮,他們雖是親王,天子,但是麵對截教神名聞仲身份還是略遜一籌。

聞仲一直帶領大軍對方一向宗的入侵,她此次到訪恒州讓眾人始料未及。

“聽說蘇州城有什麼天下文豪宴,又傳出了紫微星神的夫君叫齊麟,對吧,本座便來看看。”聞仲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齊麟對她報以友好的笑容:“的確好久不見了,聞仲閣下。”

眾人驚訝看著齊麟,這男人怎麼和聞仲還認識?

聞仲冷笑,眯起眼睛,她胯下墨麒麟吞雲吐霧,殺機流露:“那天冇有殺你是本座最大的遺憾,事到如今,本座也不是你的對手了。”

“那真是多謝太師手下留情呢。”齊麟道。

“不過殷商雖然滅了,但夜弦入了西方教,太師怕是知道吧,這結果也不壞。”

聞仲咬牙切齒,她寧願帝辛死也好過入西方,“隻能怪本座眼瞎,輔佐如此窩囊的帝王。”

“你既是萬星之星的道侶,本座今日也不是來和你敘舊的,我們之間恩怨,日後再說。”

“嗯,日後再說。”齊麟點點頭。

聞仲皺起眉,她聽齊麟說這日後再說咋有些猥瑣。

聞仲目光重落在蘇軾等人身上,“姬餘臣,你們這是在乾什麼?”

姬餘臣便把來意說了一遍。

聞仲也是知道姬宮涅開萬仙陣受了重傷,連金靈聖母也是需要休養,現在朝中可謂外憂內患。“那就全部帶回去交予天子發落吧。”聞仲揮了揮手,都懶得聽其辯解。

蘇軾還想據理力爭,蘇小妹趕緊攔住,這些神名可不好惹,就算你是諸子也不給情麵。

不但蘇軾等人,唐宋八大家其他人,還有詩佛王維,王勃,佛印禪師,寶月大師等等和西方教有關聯都被押入艦船,帶回萬仙王朝的都城‘玉京’發落。

眾將領看到稷下學宮一行人時為難住了。

“也要把我們抓去嗎?”齊麟笑著問。

“當然不敢,聖賢周遊仙朝,傳出去抓人,截教可就難堪了呢。”白素貞輕輕一笑,她可不傻。

齊麟和蘇雪砂這對更不好惹,更彆說還有一個乾元王的子女哪吒。

“蘇軾她們不會真的因言獲罪吧?”孟子問。

“目前王朝動盪,蘇軾她們有冇有罪需要看天子裁定,但是蘇州城大行西方教是事實,就算是諸子也不能輕饒。法家雲:‘天子與庶民同罪’,聖賢也該理解吧。”白素貞搖搖頭。

“如果要濫殺無辜,我是不會答應的。”蘇雪砂麵無表情。

“當然不會,不如這樣吧,聖賢諸位和在下一同回玉京,到時和天子說清楚來龍去脈,有聖賢擔保,天子會寬容一麵,最多剝奪蘇子封地,不至於濫殺無辜。”

反正隨行拜訪的諸子也差不多了,也該去萬仙王朝的都城玉京看看。

傳聞這玉京就建在截教的‘一線天數’之上,是南洲最大的神秘仙域,曾有一位詩仙為玉京流傳過千古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