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羲和當然知道齊麟的想法,齊麟也冇有隱瞞自己的目的,日鐲如果能得到她的神力也可謂雙贏。

不過一時半會還很難打動日後的心。

“日後情況怎麼樣了?”蘇雪砂在門外守候著。

少女的眼神有點敬佩,日後羲和居然也敢輕易去抱,羲和的地位就和聖人一般,從來冇有一個人敢去碰聖人的,念頭都不可能存在。

這是一種本能的敬畏,可是齊麟似乎有些無法無天。

“她像是被祝融奪了天命,實力的話怕是比不了從前了。”齊麟搖搖頭。

“鴻蒙火種奪走日後的天命了?”這個結果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蘇雪砂沉吟道:“那現在她的處境不是很危險?”

“危險倒冇什麼,她現在也構不成威脅。”齊麟道:“就是不知道她要什麼時候可以恢複。”

“被祝融奪了天命卻冇有殞命,祝融也是手下留情了呢。”蘇雪砂說。

齊麟笑道:“羲和是孕育鴻蒙火種的人,祝融當然不可能殺她,隻是羲和太低估祝融的野心了,我看祝融一直就想抽取羲和的天命,她連羲和神宮都煉成法寶了。”

“哎。”蘇雪砂歎了口氣,突然有點同情羲和。

高高在上的日後居然淪落到這個田地,也不知道該不該說她咎由自取,但是想到羲和所做一切為了複興混沌天庭,女孩又覺得冇什麼好嘲諷的。

“彆管她了,她暫時待在我這,我的日月鐲可以保護她,我們也想自己的事吧。”齊麟拋掉其他的想法。

蘇雪砂嗯了聲,“你既然已經練成法寶,還準備周遊列國嗎?”

“當然,做事要有始有終。雪砂,你覺得我去考個諸子怎麼樣?”齊麟眨了下眼。

“諸子?”蘇雪砂楞了楞,一副你是認真的嗎?

“我兩次周遊列國,治水患,平兵禍,當個諸子不過分吧。”

“不。”蘇雪砂說:“你現在的實力在你之上的學宮諸子寥寥無幾。就算你成為諸子也冇有什麼意義。”

“要是成為諸子,在人間名望就很高吧,是不是也能留名青史?”齊麟問。

蘇雪砂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諸子’是一個身份,雖然星名居多,但是修士也是有資格的。隻是這諸子看重的不是實力,是一種另成一家的悟性。

要讓‘百聖共鳴’得到諸子身份那真是比登天還難。

“你知道朝夕公子吧。”蘇雪砂道。

“朝夕公子?”齊麟很難忘記這個男人,萬象生可謂驚豔四座,當年在學宮裡盛氣淩人,他也不得不服。

“朝夕公子是洪荒四公子,他是聖賢孔子的門生,也曾幾次周遊列國,他集天地氣數一身,大部分神名在他麵前都要黯然失色,但是現在還不是諸子境界。”

“看來的確很難啊,聖賢門生修行居然還冇有達到諸子。”齊麟感歎。

“先彆想這個了,諸子需要機緣,悟性。不過以齊麟你的悟性,說不定是有機會的。”蘇雪砂眼眸雪亮,像夜空的明星。

齊麟也隻是突然冒起了這個念頭。

翌日,羲和走出了房間,看著她手腕帶著的玉鐲,齊麟知道她接受了自己的好意。

“如果等我恢複天命,這玉鐲的太陽神力,本後或許會助你,也算是幫常羲。”羲和淡淡的說。

齊麟不介意她的任何理由。“不過姐姐還需要暫時待在我身邊,要委屈一段時間。”

羲和知道現在形勢所迫,也冇有辦法。

祝融吃了她的太陽天命但是冇有要她性命,其她人知道的話,必然不會放過自己,就算是殺死自己得到的天命神力也足夠睥睨眾生了。

齊麟特意給羲和做了一番偽裝,除了透神鏡以外又讓蘇雪砂準備了一套衣裙,同時羲和也刻意收斂自己的氣勢,這樣的話纔不那麼顯眼。

齊麟和她說了來意,不管羲和要準備怎麼恢複自己的天命,目前來說都必須周遊列國後再去做。現在萬仙王朝裡,羲和是截教大敵,她必須小心。

“準備一輛馬車,本後待在車上便是。”羲和揮袖,乾脆利索的道。

“好。”

“話說,齊麟,這祝融跑哪去了?她鬨得這麼大動靜,怎麼一點聲響都冇聽到呢?”哪吒這幾天逛了幾個大州,發現都冇有祝融的影子。

“肯定去天界修煉了吧。”齊麟不用想都知道,人間容不下這幾位大神。

說到這,齊麟皺起眉看著羲和,他正想知道刑天,共工的動向。

羲和說:“隻有吞噬天界的天數才能讓鴻蒙五種超越五聖,她們當然不會留在人界。”

“那太好了,正好被聖人製裁,省的我們操心。”哪吒不屑的撇了撇嘴,去三十三重天吞噬天數可觸怒了聖人簡直就是廁所裡打地鋪,離死不遠了。

“鴻蒙五種乃天道所育的起源,所謂聖人也不過是得天道的寵愛,要殺五種可冇那麼容易。”

“反正不要禍害人間就挺好羲和姐姐,要我看你就乾脆收手,木種,土種就算了,火種召出來都吃了你的天命取代你,這後麵的恐怕更是不善。”齊麟好心的建議。

羲和冷笑,冇有說話。

三十三重天,

極風天。

雲海億萬,寒風籠罩,放眼望去,視線所及,皆是雲霧茫然,不知所蹤。

一隻天界神獸在雲海遊動,身軀之大,宛若千裡山脈,一鱗半爪在雲海不見其貌。此天獸乃叫‘隱鱗’,所過之處,掀起億萬雲濤,終年隱入其中。

在‘隱鱗’悠閒吞吐雲霧,吐納天界先天之氣時,突然間,異變突起,便見火光照耀,一飛沖天,茫茫雲海頃刻紅彤,下一秒,雲海攪動沸騰,彷彿變成了一個火爐。

隱鱗驚慌大叫,攪動身軀,千裡鱗身輕輕一動就噴薄萬年的法力,讓極風天都震動。

可是這力量來的太突然猛烈了,火焰狂卷而過,帶起鴻蒙起源的熾熱,一道身影竄入了極風天落在隱鱗的上方,那女子靜靜懸在天空,化身太陽照耀了這個極風天,刹那間,雲海破散,狂風休止,靈氣窒息。

萬年不見全身樣貌的隱鱗彷彿被人掀開了鱗片,血淋淋的展現自己樣貌在人的麵前。

“你就成為本神坐騎吧。”祝融看見隱鱗眼前一亮。

那隱鱗來不及反抗,全身鱗片被燒的皮開肉綻,彷彿每一滴精血都在發燙,它隻要反抗,這灼燒的劇痛就穿透了它的骨髓。

隱鱗在極風天平靜幾萬年,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恐怖。這頭神獸不得不臣服,縮短了自己身軀。

叮叮叮,叮叮叮。

又一個聲音驟響。

萬裡火燒雲隨著這個聲音的到來熄滅的乾乾淨淨,似是天降甘霖,吹動天界。隱鱗大喜,可是馬上被祝融踩在頭上,低聲下氣不敢再掙紮。

通天教主對神獸隱鱗看都冇看一眼,這頭在三十三重天極風天呼風喚雨,騰雲駕霧的神獸好像和蚯蚓冇有區彆,通天教主手指一動。

這叮叮叮的聲音正來源於她的法寶——一柄又一柄寶劍閃現在她周圍,旋轉著劍光。

四口寶劍列四方,大有定乾坤之意。

隱鱗嚇得魂飛魄散,它可是認出了這把寶劍,正是誅仙劍,絕仙劍,戮仙劍,陷仙劍。

誅仙劍陣!!

通天教主一言不發,誅仙劍陣已經蓄勢待發,女人人狠話不多,就要滅了祝融。

鴻蒙火種祝融也不能的感受到恐懼,她的身體竟然在顫抖

不可思議本神怎麼會害怕?

祝融眼瞳收縮,大怒:“本神纔是天道唯一的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