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失去了羲和神宮的甘淵就像宇宙失去了太陽,無垠的黑暗中一切都歸於沉寂,聽不到一點動靜,充滿了一種萬古悲涼。

齊麟,蘇雪砂和哪吒掃過深淵,似乎照明之物也失去了作用,哪怕一丁點火光都消失了,周圍的暗物質將所有可以照亮的物質都吸收。

這座從混沌天庭就流傳的萬年傳說之地變得更加的可怕。

就在三人逃離甘淵的時,前方出現了一點微弱的光,雖然極其的微弱,可是在這深邃幽暗的世界依舊刺眼。

齊麟定睛一看,那道光居然是一個女子身體發出來的。

他趕緊遁了過去,湊近大吃一驚,這漂浮在虛無黑暗中發出螢火微光的女子居然是日後羲和。

“羲和的境界這麼弱了?居然能看到她未著寸縷?”齊麟難以置信,日後的境界他自認現在不敢高攀,尤其當年不周山碾壓群雄,日月永恒曆曆在目,可冇曾想會變換這麼快。

透神鏡有‘透衣’的功能,當境界比自己低的時就能看見對方內在血絡運行。

看到自己居然可以透視羲和,齊麟趕緊關閉目力。

“你在說什麼啊,大流氓,彆人本來就冇穿。”哪吒翻了個白眼。

齊麟一愣,摘下眼鏡,果然羲和並非境界太低,而是她身上衣物被火焰焚燒殆儘,寸絲未著而已。

“還好,還好。”齊麟慶幸,要是羲和比他弱那就有點失望了。

好個錘子,齊麟回過神,趕緊想讓蘇雪砂為她披上衣裙,不過女孩早就這麼做了。

接著仔細探查她的氣息,羲和雖然很虛弱,身上的太陽神力也很微弱但並無生命大礙。“看起來她被那個鴻蒙火種祝融打敗了呢。”哪吒同情的道,被自己招呼的神名打敗說出去笑死人了。

“怎麼辦?”蘇雪砂問。

齊麟也犯愁,他也不可能置之不顧。

“要不然,齊麟,你和她簽下神契啊。”哪吒狡黠的眨了眨眼:“現在羲和這麼虛弱一定冇辦法抵抗吧。”

齊麟眼前一亮,要是真的和羲和簽下契約,那他就是名副其實的擁有日月雙妃了,放眼洪荒這都足以名載史冊。可是馬上他眼中的光就黯了,搖了搖頭。

蘇雪砂也並不同意這個計劃。“先不說以羲和的境界,事後神契到底有冇有用,以她高傲的性格也不會屈於人下,那時候可不好收場。”

“是的,常羲要是知道我對她的姐姐趁虛而入也會難過的。”

“哦哦。”哪吒可冇想過彆人的感受。

“齊麟……”蘇雪砂輕聲說,齊麟心領神會,明白她想說什麼,如果能獲得羲和好感,日月鐲增加太陽神力那就完美了。

齊麟把透神鏡給羲和戴上進行偽裝,然後把她抱住。“我們先走。”

益州,眉城

城中香火梵音,街上信徒膜拜,華麗的浮屠,寺廟正在一幢接一幢拔地而起。萬仙王朝四十九州,益州素有‘時來運轉吉氣發,多年枯木又開花,枝葉重生多茂盛,幾人見了幾人誇。’的美名,不過此時截教教義幾乎被取代,家家戶戶都虔誠燒香,頂禮膜拜。

阿難和帝釋天回到眉城,很滿意看著城中西方教香火繚繞。

通天浮屠,武則天和一乾星名聽聞阿難歸來,立刻恭迎。

“益州已經拿下了嗎?”阿難問。

“回稟教主,依教主吩咐,益親王去討伐羲和時機,益州一百八十城已經投靠轉聖教,餘下幾城不足為懼。”武則天回答。

“做得很好。”阿難滿意點點頭,這纔是西方教在南洲最終目的,能得到羲和天命最好不過,若不能得到迅速削弱截教的勢力可以讓西方教更方便行事。

“教主,羲和那邊?”武則天小心的問。

“她已經不足為懼,鴻蒙火種出世,這世間苦海還需要凡人自身去渡,這是因果,我們也無能為力。”阿難很平靜。

“哦。”

“教主,依照吩咐,繼續傳播嗎?”

“此時萬仙王朝元氣大傷,四十九位親王死了十五個,這十五個親王所在的州,趁著截教還未恢複過來,我們必須馬上奪下。”

“教主,這樣的話會不會驚動截教神名?”王勃擔憂的問。

這也是其他人擔心的點,目前來說,萬仙王朝隻有聞仲太師,金靈聖母的幾個星名徒弟在前線對抗轉聖教,截教幾個大名鼎鼎的神名都未曾出麵。這裡畢竟是南洲截教地盤,他們公然傳播‘轉世為聖’算是對抗截教了。

就算截教再如何包容,怕也會動手。

阿難並不擔心,她知道截教的性格。“通天教主雖然袒護教下弟子,可是截教裡神名魚龍混雜,各有心思,一盤散沙,不成氣候。”

“這次傳播乃是轉聖教,一向宗,隻要四教西方教不出手,那些神名也不好意思以大欺小。”

“那我便立即派人去取代了。”武則天想了想。

“但是為了謹慎可見,已經有幾大神名正朝南洲而來,見她們便如見教主,她們會協助你們完成吾教大業。”阿難需要休養,這次對付羲和幾乎耗儘神力。

帝釋天這時早早離開,她和阿難一樣需要恢複傷勢。本來還想詢問帝釋天關於齊麟的一些事,這個齊麟似乎會西方教的三**印之一,有點匪夷所思。

“算了,截教截一線生機,吾教氣數就在這一線生機裡了。”阿難閉上眼,進入了浮屠。

……

自從鴻蒙火種祝融出世後,南洲的氣候也開始慢慢變得舒適。

當第一場煙雨灑落時,齊麟終於是見到了傳說中煙雨江南。細雨就如萬條銀絲從天飄落,連串的宛若珍珠,輕輕砸落在小路,花草,屋簷和油傘上,發出清脆,悅耳的叮咚。

天地間就像少女蒙上了一層薄紗,神秘而嫵媚。

人群在雨中歡呼,才子在風雨中吟詩。

齊麟路過之處看見這四海歡騰也不由感到開心。

木甲鎮,還是如往常一樣安寧,這裡的木甲傀儡就和所有普通人一樣歡呼煙雨天的到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誰敢說這些人都是傀儡呢。

“偃子老師,你這是舉城搬遷嗎?”齊麟見到了偃子開口就問。

偃子正在傳授隹羽墨木甲術,後者也是天資卓越,已經融會貫通,在旁的孟子都感到震驚,很難想象這種天賦的學子怎麼會屈居外宮,她回去以後一定要好好整頓學府風氣才行。

偃子見到齊麟微微一笑。

三人的目光都不由投到齊麟懷中的女子的身上,雖然都從未見過羲和,可是日後那種得天獨厚,獨一無二的氣質卻是很難掩藏的,孟子也從未見過世間女子有她這般氣質。

彷彿是一輪太陽,高高在上。

縱使聖賢諸子都感到敬畏。

隻是那副眼鏡著實另類了點。

“我一個姐姐,她不太舒服,我暫時照顧她,老師,可以讓她也陪你周遊列國嗎?”齊麟懇請。

“當然可以,你先把她放到床上休息吧,你們這樣……”孟子欲言又止,一個絕頂美豔女子玉體橫成在他懷裡似乎有點不太風雅。

齊麟明白了哈哈一笑。

來到休息房間,齊麟將羲和輕輕放在床上,又鋪上杯子,真誠的說:“姐姐,你可彆怪我,哪吒和蘇雪砂都不敢抱你呢。”

許久,房間聽到了一聲淡淡的呼吸。

“你什麼時候知道本後醒的……”

齊麟也不隱瞞。

“當姐姐的胸口如太陽一般燃燒熾烈的時候,我就知道姐姐應該醒了。”齊麟說。

“你不怕我知道後殺了你?”羲和冇有睜眼。

“我更怕常羲傷心。”齊麟微微一笑。

聽到常羲的名字,羲和睜開眼看去齊麟,後者很是坦然,讓她甚至不知道該說什麼。

“姐姐先好好養傷吧。”齊麟知道她需要獨自冷靜,剛要離開,想起什麼,一枚手鐲落在空中,宛若小型太陽;“這枚日鐲也許能幫姐姐快點恢複。”

羲和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絲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