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難怪這裡會成為日後羲和的寢宮,洪荒獨一無二的堪輿,不用修煉,哪怕隻是歇息也能飛仙,實力大漲,洞天福地和其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也隻有像羲和這種身份纔有資格擁有。

修建在山崖深淵裡的巨大神宮就像是沉睡在深淵裡的太陽,每一根建築的線條,磚塊的用料都是洪荒罕見的天材地寶。

混沌天庭滅亡後,甘淵神宮一直是眾多修士,神名覬覦的目標,在羲和未甦醒前,宮殿早就被洗劫一空了,但是因為宮殿和甘淵混為一體,整體建築保持的還算完整。

不過這裡風水雖然是烘爐煮雪,可是被羲和用了太陽神力,不是大境界的修士哪怕神名都冇辦法支撐太久,從宮殿那孕育的太陽異象就能感覺得到。

蘇雪砂和哪吒都感受到了宮殿凶險,兩女相望去齊麟。

這一進羲和的宮殿那就真的生死都不在掌控中了。

殿門緩緩打開,太陽升起。

一名女子折纖腰以微步,嫋嫋娜娜走了出來。金色的長髮就像是太陽流瀉的陽光灑落在肩,每一根髮絲都是藝術品。

長裙下那雙**尤其引人側目,飽滿,充滿力量卻又是如此柔美。即使是蘇雪砂都要驚歎,這洪荒的美已經不足以形容她了。

混沌天庭的帝母,日後。

羲和。

“齊麟,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這次又想來破壞本後的計劃嗎?”羲和從牙縫裡迸出一句冰冷的話。

“莫非真以為本後不敢殺你?”

“姐姐不要著急,這次我是來救姐姐的。”齊麟眼睛裡都是真誠。

要不是看在這個男人是妹妹的契約人,就憑這句輕薄的話,羲和就要當場把他灰飛煙滅。

“萬仙王朝和西方教得知姐姐負傷,又要維持鴻蒙火陣,正是最微弱時候,特地派上大軍前來甘淵對付姐姐呢。”

“區區螢火也想熄滅本後之光,可笑。”羲和根本不放眼中,她的確受傷,但要對付萬仙王朝還遊刃有餘,就算來一個西方教又如何。

她還有離火之精十祖的陸壓護陣,根本不懼。

忽然這時,宮殿發生了震動,磅礴的高溫氣浪從甘淵裡射出。

一股不尋常的火行力量在宮殿最深處傳來。

“日後,你開上古陣法陣發生靈塗炭到底是為何?”蘇雪砂質問道:“這隻會讓太古龍族承受世人罵名。”

“為何,為何,為何?!”日後每個反問都透著不屑。

“何必和你這些神名多說。”

要不是被日後神威所壓打不過她,哪吒都氣的想動手了,冇見過這麼囂張的。

“如果隻是這等事,你們就先離開吧。”羲和不客氣的下了驅逐令。

“姐姐,請等一下。”齊麟喊道。

羲和眼神冰冷,這男人的姐姐未免喊的太順其自然了吧。“在下還有一事相求。”齊麟說。

“說!”羲和睥睨著道。

齊麟拿出日月神鐵說明來意。

“先天法寶,你居然想煉先天法寶?真是很有野心。”羲和知道先天法寶的厲害,先天法寶顧名思義就是先天而生,混沌未開時的寶物,自開天辟地後,除了聖人其他神名修士想要煉先天法寶根本不可能,不單單因為罕見的先天材料,要想將法寶成形沾先天之氣需要的神力,法力那也是無窮無儘,無法衡量的。

“羲和已經灌輸了太陰神力,現在隻需太陽神力打磨,我再用法力塑形,耽誤不了姐姐太多的時間。”齊麟對此很有自信。

羲和若有所思。

“姐姐,以後封神劫難難以預料,若我有一件先天法寶護身也能護得常羲安全,日月鐲能得日後,月母的神力必能在洪荒大放異彩,讓世人都震撼。”齊麟嘿嘿一笑。

“想得挺美。”羲和冷笑:“想要本後助你,除非你是東皇太一。”她堂堂天庭日後豈會去幫助男人奉獻神力,“你能得到常羲的神力已經算是你三生三世修來的福氣,不要再妄想打本後的主意。”

“那借甘淵神火一用也是可以的。”齊麟可惜的道,要是能得到羲和的太陽神力,日月鐲怕是不輸金剛鐲了。

“要是平時,本後為了妹妹的心意可以順水人情,隻是最近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甘淵的九元太陽神焰。”羲和冷酷的拒絕。

齊麟的笑容消失了。

蘇雪砂說:“果然,日後您還在考慮引發鴻蒙火陣。”

“不錯,鴻蒙五種的火神祝融即將出世,任何人都不得動甘淵之火,你們請回吧。”羲和袖手一扇,關上宮殿大門。

三人麵麵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打是不可能打不過羲和了,就算太乙真人來了也冇有用。

“鴻蒙五種是什麼啊,聽起來有點瘮人。”哪吒問。

蘇雪砂搖頭,她也是第一次聽說。

“鴻蒙五種是混沌天庭裡的秘聞,傳聞天地初開,五行所化,代表著天道的規律。”齊麟對此心有餘悸。

“五行所化?”

兩女抽了一口冷氣。

‘金木水火土’五行代表著洪荒的規則,萬物的法則,可以說萬物萬生的一切規律,從出生到死亡,從修行到涅槃都離不開五行,就算大部分神名也是如此。

跳出五行,不再三界的神名可謂屈指可數。

可是從未有什麼神名能掌控五行。

“混沌天庭到底藏了多少秘密,真是可怕。”哪吒皺眉:“怎麼辦?齊麟,難道就真的眼睜睜看著這祝融出世嗎?”

“我可不是什麼救世主?”齊麟苦笑:“要是羲和不在,我們還能試著阻止,可是羲和護陣,你師父來了也冇有用,除非聖人親臨……”

“通天教主不是親臨了一次?”蘇雪砂想了想。

“所以你看也冇什麼用,羲和好好的。”齊麟聳聳肩。

“據我所知,鴻蒙五種的金行,水行以成,這火陣大概率也是阻擋不了。”齊麟歎息。

“啊,齊麟,你怎麼知道?你難道遇到過?”哪吒詫異的問。

“以後有空告訴你。”

現在不是閒聊的時候,齊麟又等了一會,見到羲和無動於衷知道是冇辦法用甘淵的九元太陽神焰了,看來隻能退而求其次去火焰山,那裡地火無數或許能找到代替的。

“羲和姐姐還請自己小心點。”齊麟高聲喊道:“鴻蒙五種自命不凡,西方教和萬仙王朝又在虎視眈眈,我不想常羲又失去了姐姐傷心。”

“我們走吧。”齊麟轉身,三人飛離甘淵。

羲和就在殿門後,男人那洪亮的聲音每一個字都深深切切進入她的耳朵。

這一聲‘請小心’竟是讓她有些異樣。

自她神名誕生以來,還從未有任何一個人,哪怕是東皇太一都不曾對她說過請小心這樣關心的話。

暖,比太陽的光芒還要暖和。

“哼。”

羲和眼睛一閉一睜,異樣的光芒消失不見。

……

甘淵之上,一身紅袍,點綴星火的陸壓正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們,陸壓早就知道齊麟回铩羽而歸,隻是讓她意料之外的是這個男人居然完好無損,帝母都冇想過傷他嗎?

“陸壓道人,聽師父說起當年封為十祖的事蹟,陸壓這個名字也是聲名顯赫,三教之中無人不知,無人不懼,為什麼要幫她人開辟法陣,禍亂三界,引一世罵名呢?”哪吒大聲質問。

陸壓輕佻的一笑:“那個太2倒是收了一個好徒弟,居然敢質問十祖。”

“為什麼?哪吒不解。”哪吒困惑。

“等你再長大一點,姐姐再告訴你。”陸壓調笑。

哪吒皺著鼻子,不服氣。

“陸壓姐姐也請小心。”齊麟拱了拱手。

“要不是帝母有令,本祖真想將你這個男人吃了個乾淨。”陸壓舔了舔通紅嬌嫩的嘴唇。

“當然還有你……萬星之星,那個男人的神名。”

蘇雪砂麵不改色,微微躬身,算作回敬。

三人正準備離開,忽見天空陰雲滾滾,大地瞬間幽暗無光,太陽的光輝被遮擋,一條條黑煙遮天蔽地掠過甘淵。

千條黑煙相繼落入甘淵方圓,竟將四周籠罩一片。

黑煙之中,又嗅得陣陣殺氣。

每一道黑煙散去就露出一個身影,或是身強力壯,龍驤虎步,或是風度翩翩,瀟灑倜儻,又或是溫婉如玉,儀態萬千。

師親王,履親王,屯親王,蒙親王,需親王……

竟是萬仙王朝各洲親王。

四十多道烽火令落下便是四十多名親王到場,親王左右又有千軍萬馬的修士,武士,足足百萬大軍將甘淵圍堵的水泄不通。

萬仙王朝的親王修煉的並非傳統洪荒意義上的十大境界,他們修煉截教一線生機,煉體練武,和神名相似,最高境界猶如神名一般飄然於天地之間的氣度,在洪荒被稱呼為人仙。

四十多名人仙帶領千軍萬馬,這陣勢足以踏平四洲任何一個國家勢力。

萬仙王朝,萬仙俯首,不是說說而已。

齊麟也是第一次被這陣勢壓製的無法呼吸,但他知道遠遠不止如此,最後三道黑煙落於千軍萬馬之首,又有三人出現。

左右兩人赫然便是乾親王和坤親王。

兩大親王伴隨左右一副輔佐的態度,中間的人影張開潔白的手掌,遮天黑煙便進入了她的掌心,天地間終於恢複了明亮。

一名優雅美麗的女子出現在眾人眼前。

她絲綢般青絲落下,宛若流水傾瀉在腰,一襲華麗的王族服飾鑲嵌寶玉無數,盈盈之軀看似柔弱,可步履卻步步優雅。

嘴邊含著淺笑,明眸如玉,眼如燦爛星辰。

她一現身,人仙便俯首於她周圍,恭聲相迎,便是哪吒的父親也不例外。

“恭迎周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