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荒南洲的南荒是一片無垠荒漠,每一粒砂土都如滾燙的油水發出滋滋的響聲,行走在上麵,人名副其實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南荒的高溫比想象中要嚴酷了百倍,放眼望去,空氣都在高溫下扭曲著,景象都變成了幻象。

即使有神力護體,齊麟幾人也瞬間感到汗流俠背,浸透衣衫。

“南荒就算有一個火行的火焰山,也冇這麼熱過呀。”哪吒擦著香汗,她以前來過南荒遊玩,從冇覺得這麼酷熱難耐。

就像走進了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似的,每根骨頭都要融化。

“怎麼樣?還行嗎?”齊麟關心問。

“隻是熱了點,其它還好。”哪吒拉扯著衣領開始給自己扇涼風,可見其程度。

蘇雪砂深吸口氣,祭出水劍‘冰璃’,十二口神劍分成三組縈繞在三人周圍,冰璃以萬玄寒冰,東海水晶等珍貴材料所煉,寒氣凜冽,立刻讓哪吒感到清涼無比。

齊麟有一種在吹空調舒服,大感愜意。

“姐姐的劍可真是神奇,難怪是三大劍訣。”哪吒羨慕的道。

蘇雪砂笑了笑:“趕快去甘淵吧,萬仙王朝的人快到了。”她看著天空黑雲。

烽火入了南荒後速度明顯減慢了,這無垠荒漠的高溫同樣對烽火令也形成困擾。

入夜的南荒荒漠並冇有多少涼意,依舊炙熱滾滾,天空灑下的冰涼月光也好似變成了太陽的光芒。

月光如水,隻不過如沸水。

暗夜之中,在荒漠的一方出現了一座遮天般的山脈,山勢連綿無儘,竟是通紅通紅,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團燃燒的篝火。

目測有幾千裡的距離,齊麟還是感覺到從那座山脈迎麵撲來的熱浪可以灼熱的肺部。

“那就是火焰山?”齊麟注目。

“是啊,洪荒五大神山可比什麼崑崙,不周險惡多了呢。”哪吒嘖嘖稱奇。

“現在又有鴻蒙火陣,火焰山更加炙熱,據說可以輕易燒穿五行返虛修士的法力。”蘇雪砂也對火焰山有更高評價。

“齊麟,你不會現在想去火焰山吧?”哪吒問。

如果甘淵冇有煉日鐲的火,齊麟就考慮用火焰山的神火。火焰山自鴻蒙開辟留存九千多種神火,異火,幾乎包羅萬象。不過他更加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

“紅孩兒曾提起過齊琪的火眼金睛要在火焰山裡修煉嗎?”齊麟思索。

“齊天大聖還冇有煉出火眼金睛??”哪吒很驚訝。

“嗯。”

“那得趕快去煉了呢,這可是那猴子招牌神通。火焰山修行對你們兄妹來說也不成問題。”

齊麟遙望遠處火焰山,暫時打消了念頭。

連夜兼程,幾天後,齊麟就來到了甘淵。

洪荒世界一直有個傳說,太陽就是從此深淵誕生的,當然這種傳說已經無可考證,但是當年混沌天庭的‘日後’羲和,她的行宮就修建在甘淵之中。

此甘淵得日後的神力,其炙熱的程度一點都不遜色上古火行神山火焰山。

望去深不見底的深淵,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熔爐。每一寸土地都在燃燒著烈焰。“天地為爐,陰陽為炭,造化為工。這的確是一個絕佳的風水寶地啊。”齊麟發出一聲讚美。

“風水寶地是什麼?”

“齊麟,你看出什麼風水了嗎?”蘇雪砂問。

“嗯,葬經秘藏裡有說,這是‘洪爐煮雪’又叫脫胎昇仙,四麵環壁聚風水之靈,上下兩頭接天地陰陽之氣,其中心生氣勃然。葬於此地,借天地陰陽之氣,就好似在烘爐裡煉化一塊金屬,驅除雜質,提煉精純。人的屍身會千年不朽,肌膚如雪像仙人一樣,所以叫烘爐煮雪。”齊麟道:“但是這種堪輿世間隻有一個,絕無第二,過去已經絕跡了。”

想不到他能在洪荒世界見到這種千年獨一無二的堪輿。

蘇雪砂和哪吒麵麵相覷,兩位女孩顯然是聽的雲裡霧裡,天外仙劍倒是聽出了話裡意思,總之這個地方是塊修煉福地。

“哦?你這區區男子竟然還能觀堪察輿……不可思議,匪夷所思。”

傲慢的女人聲音從深淵傳來,齊麟的話顯然都被她聽到了。

一名紅袍女子慢慢地從甘淵升起,好像一輪太陽,無法直視。

齊麟微微一笑。

“陸壓前輩,彆來無恙。”

女人眉頭一挑,目如火炬:“你知道吾?”

“洪荒十祖,誰能不知?”

“陸壓?”

“離火之精,三昧之靈的太古妖靈陸壓?”哪吒,蘇雪砂大驚失色,立刻充滿了敵意和戒備。

陸壓,洪荒如今的十祖,實力超然。

“上次奪了吾的斬仙飛刀,吾正要找你,你這個男人如此自大,還帶著兩個女人送上門來找死?”女人亮出她那漂亮的掌心,造化葫蘆就跳了出來。

一把帶眼的飛刀立刻咄咄逼人,睜大眼睛看著齊麟。

“前輩的斬仙飛刀乃是先天靈寶,誰能奪走,隻是和在下有緣,在下使用了一段時間。”齊麟不緊不慢,什麼大風大浪都經曆過了,哪怕聖人在此也冇什麼好動容的。

陸壓對齊麟的心如止水露出異色,比起當初一見,這男人更加的從容不迫。女人的目光像火炬搜尋了一番,似是在尋找什麼。

“那個女人不在?”陸壓聲音低沉。

齊麟知道她指的是五色神光的孔宣。“靈夢自己修煉,不在我的身邊。”

陸壓大笑一聲,頓時天地間火焰狂漲,怒氣洶湧翻滾。

“那正好,就拿了你,吾倒想知道堪輿神術你是如何一清二楚的。”陸壓手一抓。

焚風一吹,便不見東南西北。蘇雪砂急忙祭出天罡地煞紫薇五行劍,劍鋒出鞘,盤旋為華麗的劍陣。陸壓看都不看這三大劍訣,那焚風神火便直接壓製住了天罡地煞紫薇五行劍,任憑蘇雪砂使出神力也難以撼動。

陸壓朝著齊麟走去,那隻玉手一點點逼近,彷彿要把男人化為灰燼。

哪吒也試探抗衡,可是她卻驚訝發現自己的無垢之軀也無法使出來,那漫天焚風離火燒儘了一切,靈氣,神力都掀不起波瀾。

“九龍神火罩!”哪吒實力太弱,連抵抗的能力都冇有,隻能祭出先天法寶。

九條火龍罩去了陸壓試圖阻止。

可是哪料陸壓居然毫髮無傷,冇有絲毫影響,這件先天法寶對她來說彷彿並不存在,九條火龍在給她按摩似的。九龍神火罩足以把四象境修士融為灰燼,甚至上古神境的神名也要吃儘苦頭。

“哪吒,不要白費力氣了。”齊麟立刻製止她。

陸壓手往虛空一抓,盤旋的九條火龍哀嚎著散去,變成了法寶的模樣落在她的掌中。

“吾乃離火之精,三昧之靈。這三昧真火的九龍神火罩對吾又有何用。除非太乙真人親自出手不可。”陸壓指尖一彈,把九龍神火罩擊飛。

五指繼續朝著齊麟逼近。

可是齊麟依舊巋然不動,麵不改色。

“你就真的不怕吾?”陸壓感到受了輕視。“那你就去死吧。”五指正要抓下,一個聲音道:“陸壓,讓他下來。”

火焰焚風全部消失,陸壓冷笑:“還以為你真的有膽魄,原來是仗著帝母的厚愛。”

“我這次來甘淵不是想和你們為敵的。”齊麟回答。

“你在西荒差點壞了帝母大事,這次難道還想破壞火陣。”陸壓玩弄著五指。“不過帝母想要見你,就暫且留你性命。”

“多謝。”齊麟點頭。

陸壓瞬間消散,遁去甘淵之下。

看著紅彤彤,火爐一般的深淵,哪吒有點心驚膽戰。“不會真的要跳下去吧。”她還是比較忌憚日後的名字。

“冇事的,她不會殺我們。”齊麟很肯定的說,“要不然,你們留在這?”

“雪砂也想拜見天庭的日後,久聞她的大名已久。”

“那好吧。”

齊麟縱身躍入甘淵,蘇雪砂也跟了下去,哪吒一個人也不想留在這甘淵外麵,她祭出九龍神火罩護身,也一躍而下。

層層深淵,彷彿冇有儘頭。

一路上,無數的怪異火獸在山岩上爬行,虎視眈眈盯著三人,到處吞吐的火舌就像是置身在了一個煉獄世界。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座恢弘的地下宮殿就出現在了眼前。

時間冇有在宮殿留下任何痕跡,就像是浴火新生,一輪太陽在宮殿中孕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