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座城市在偃師的操作下彷彿被賦予了生命,徹底活了過來。

一幢幢樓閣伸展為炮台,一棟棟房屋變形為機關,甚至之前那些憨態可掬,慈眉善目的男女老少,青年壯幼竟也是化為機關傀儡。

他們的手臂軀乾爆發出強大的元磁能量,視死如歸的衝向上杉謙信眾人。

一向宗哪裡料到這座要被屠戮的城市居民居然都是偃甲傀儡,這些偃甲傀儡在偃師的操作下如同法寶根本無法阻止。

“無雙之破!”

越後之龍上杉謙信展示著自己高超的武藝,那把天命星武的長刀輕輕一抖,刀光如潑雪沸騰,在空氣裡揚起一片白茫。

數十個偃甲傀儡頃刻在刀光下撕碎,露出所謂的內臟器官。原來整個兒都是用皮革、木頭、樹脂、漆和白堊、黑炭、丹砂、青雘之類的顏料湊合而成的。

可是如此的逼真,仔細一看,甚至有萬千經絡聯結成絲,把器官形成整體,一顆元磁心臟控製著他們所有的行為。

偃師不知道施了什麼手段,平淡無奇的傀儡所被驅使的能量也是極其強大,甚至有五行神力,堪比返虛境界。

當傀儡被撕碎後,內藏的便排山倒海爆發了掀起一陣衝擊波。

偃師一改邋遢的神態,手捧著偃甲之心,心臟的跳動共鳴了城市所有的機關。

齊麟在上空看著,隻覺得這座城市纔是偃家傀儡的終極麵目。

“好一個偃甲傀儡,如若助吾軍,必如虎添翼。”上杉謙信飛身下了飛蟒,眸子裡神采奕奕,對偃甲之心勢在必得。

長刀一掃之下,八荒儘破。

“無雙,龍煌閃!”上杉謙信自接引道人從東瀛星域以‘龍虎二將’接入西方教,得其西方教神名‘過去七佛'屍棄佛真傳,

短短時日就入了上古神境,以橫掃之姿立足洪荒凡俗。

她一刀而下,有一條神龍刀影閃爍出現,籠罩城市一閃而過,就像是一道浮光掠影,轉瞬即逝,甚至有些不太真實,可是在下一秒中,龍影閃爍之處,傀儡俱是粉碎。

荒階天命!

無雙·龍煌閃。

偃師始料未及,龍煌閃一出就將她偃甲傀儡殺的七零八落,可是她的偃甲術遠冇這麼簡單,不然也不會被西方教盯上,她把偃甲之心祭出,隨著這顆透明水晶一般的心臟跳動,那些破碎傀儡再次凝聚一體。

“偃甲之心,神名再造!”

城市裡數以千計的偃甲傀儡碎片在偃師的操作下,這些破碎的碎片一片片的飛舞相繼和城市結合,很快,一座龐大的巨型偃甲傀儡出現了。

這座以城市和偃甲傀儡打造的巨大身高達到五六十米,充滿了強大的壓迫力,好像巨靈神一般,偃師本人也飛到了這台巨大傀儡的大腦部位,當她進入了裡麵空間,巨靈神傀儡立刻有了生命,它的手掌一抓,上杉謙信眾人就變成了螞蟻。

一個如同神名的傀儡居然再偃師的手法下再造。

這等技術堪稱神乎其神。

齊麟的感覺就像是偃師在操作一台漫畫裡纔有的巨型機甲。

上杉謙信冷笑著揮舞長刀。

巨靈神傀儡的外核超乎想象的強大,荒階天命也隻是擦破一些傷痕。“偃的這台巨靈神可是不遜色太古神境,你最好拿出點實力。”偃師得意的揚起嘴角。

上杉謙信冰霜容顏終於動容,她猛力揮刀。

洪階天命接踵而至。

天龍·萬華閃!

女人周身幾百米空間出現了鏡子一般的折射,在長刀的揮舞下,鏡子旋轉出五光十色的刀光,刀光所及,空間俱碎。

這等強大的神力足以讓哪吒都嘖嘖稱奇,她現在可還冇進入太古神境呢。

偃師操縱著巨靈神傀儡,無視了越後之龍強大的天命神力,元磁珠在掌中張開,吸取著上杉謙信襲來的刀氣,一拳揮了下去時,便是一股摧枯拉朽的風暴刀光,上杉謙信的萬華閃頃刻如鏡子一般破碎。

上杉謙信沉靜如水,接連揮刀劈砍。

可是巨靈神傀儡實在太堅硬了,縱使上杉謙信有著上古神境,但她並非神名,和真正神名有著很大的差距,一陣猛烈劈砍後對已經把偃甲傀儡登峰造極如巨靈神的偃師來說,很快就後繼乏力。

上杉謙信冇有料到這區區偃師的偃甲傀儡如此厲害,如果能得到此人加入,那在南洲何愁不興,萬仙王朝何愁不滅。

可是要憑自己遠遠不夠,隻有真正的神名才能駕馭這個女人。

“偃師,吾祖自會來感化你的,你就先等著吧。”上杉謙信平靜的吐出一句話。

偃師哈哈一下,隨意的道:“不是教主,偃可冇興趣呢。”

上杉謙信一聲冷笑,接著踏上自己的星麟坐騎‘曲煙’招呼一向宗眾人離去。

直到一向宗徹底離開,偃師才從巨靈神傀儡裡脫出。

女人操縱偃甲之心,讓龐大的傀儡再度解體重新化為城市,成百上千的居民也在無數的碎片裡被完整拚湊。

齊麟等人麵麵相覷,他們算是徹底明白了之前偃師的話。

她根本不需要萬仙王朝的分封,憑一己之力就能造出一座城市甚至無數的看上去活靈活現的人。

看著木甲鎮拔地而起,眾人都歎爲觀止,震撼的無話可說。

許久後,齊麟才道:“偃子師長的傀儡術已經如此逼真了嗎?居然和真人一般。”

“哈哈。”偃師哈哈大笑:“傀儡終究是傀儡,不過施了些技巧罷了。哪裡有真正造人的本事,不然偃不就為聖了。”

“即使如此,偃師師長也很厲害了,居然能控製這麼多傀儡。最後的那尊巨靈神傀儡想必材料也不簡單。”蘇雪砂打量了許久。

“登不上檯麵。”偃師搖搖頭。“不過是旁門左道。對付星名還成,可是碰到你們神名,都是笑話。”

“能造一座城市出來,誰敢笑話你呢。”孟子讚道。

大家都差點被騙了。

仔細一看這傀儡才發現這些傀儡做得活靈活現,好像人該有的細節都有,其中有些彆於其他傀儡地方便是這些傀儡有許多細若毛髮的線,仿如血管連接了傀儡的各種關節部位,在其核心有一顆類似元磁珠的驅動裝置。

看到隹羽墨很感興趣,偃師道:“這樣吧,我交你好了。”

“謝謝師長。”隹羽墨激動的感謝。

“不過此地不宜久留,要換個地方了。”偃師想了想。

她的偃甲術對西方教打敗萬仙王朝太重要了,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如果厲害神名出手,偃師怕也毫無辦法。

“偃師,你不如先離開南洲,回學宮避難,等浩劫過去。”孟子建議。

“用不著,堂堂諸子要是東躲西藏傳出去忒丟人了,偃倒想看看西方教有何本事敢顛覆截教,要是真有本事,入西方也何嘗不可。”偃師大大咧咧的回答,她生性豁達,不修邊幅,孟子知道說什麼也冇用。

但是考慮到偃師創造的偃甲術獨一無二,真出了意外那就是後繼無人了。

偃師看到隹羽墨頗有偃術天賦,心中有了傳授的念頭。“你要不要和偃學學偃術?”

隹羽墨心生嚮往,連連表示願意。

孟子知道百聖心塔的最後一家可能就在隹羽墨身上,於是也欣然同意留下來一起交流。

趁著三人交流,齊麟想去甘淵去取太陽神力,便和孟子說明瞭大概。

“南洲大旱,甘淵異常,你可得擔心點呢。”偃師囑咐道。

“幾位師長也要小心,一向宗隨時回來,師長們還是不要久留此地。”齊麟也道。

幾人笑笑,點了點頭。

感覺到南洲不太平,氣候反常,齊麟知道事情也不能再耽擱了,告辭後便朝南荒飛去。

遠見三人離開,偃師意味深長的對孟子說:“話說,自朝夕公子以後,極少有男子能和聖賢周遊列國了。”

“我看齊麟器宇軒昂,實力,境界怕是不再諸子之下?”

“他應該遠勝我們吧。”孟子坦然的回答。

偃師露出詫異,一個歸真境修士居然可以讓孟子這等聖賢說出這種話。“不過,這次天外仙劍還跟隨你周遊列國,孟子閣下,你不怕引火上身嗎?”偃師話鋒一轉。

孟子:“……”

“天外仙劍也是千年奇才,可惜孕育那個神名……洪荒之中,這個神名也算是莫大奇恥,聽聞三教都很不待見她。”偃師嘖嘖說道。“也是呢,那個男人一己之力封神,成為鴻蒙開辟以來第一人,要不是九天玄女,我們這洪荒世界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呢,想想一個男人主宰封神榜,三千神名都顏麵無光吧。”

“現在那個男人的神名居然從天道孕育誕生……雖然是好事但也是最壞的事情啊……”南洲大千煙雨世界,有著洪荒最繁盛的學術交流,很多事情在萬仙王朝都被人談論著。

“不管怎樣,學宮還將維持原來的立場……隻要她還是學子身份,我們就不應該有任何不該有的念頭。”孟子道。

偃師聳聳肩,她反正不再學宮,無所謂。“隻是這蘇雪砂也有大劫,羽墨,你最好還是離她遠點,否則,星名俱滅又是不知哪個紀元了。”

隹羽墨沉默著,純淨的目光多了一點憂鬱。

“聖人以治天下為事者,惡得不禁惡而勸愛!故天下兼相愛則治,交相惡則亂……”

“不可以不勸愛人。嗯……厲害啊,聖人都敢勸。”

偃師驚訝的看著這個小女孩,不知不覺,她的氣質已經開始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