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親鸞聖人思考了一陣,皮笑肉不笑道:“原來是亞聖孟子,失敬。久聞稷下學宮是洪荒第一學府,從不參與洪荒紛爭得到眾生敬畏,今日我教請偃子,亞聖不會打破這個規矩吧。”

“你是什麼教?”孟子問。

“我乃一向宗代西方教。”親鸞聖人道。

孟子沉默了,三教並立,西方鵲起是洪荒當今氣數所在,她在學宮自然知道這點。牽扯四教氣運之爭,稷下學宮是萬萬不敢去沾染的。

看到她不說話,親鸞聖人得意一笑,就要拿下偃子。

“一個區區返虛修士也這麼不尊重諸子嗎?”偃子不屑一顧的說。

親鸞聖人露出陰險的表情,揮手間使出一道神通,一隻火焰巨鳥從天而降,朝著偃子落去。

偃子嘴角綻放,祭出法寶,是一枚鐵球,這鐵球極其光滑,通體晦暗落在上空釋放出一股磁力。這枚元磁珠是以元磁鐵鍛造的核心,強大的磁力可以吸附各種兵器寶物甚至神通。

火焰巨鳥的火焰被元磁珠的磁力所吸引凝聚成一團,偃子眼神一動,元磁珠將吸收的神通猛地爆發出來,化作了一隻更急龐大的火焰巨鳥。

“火鸞箭!”親鸞聖人一聲大喝祭出法寶。

如尾羽一般的火箭在空中迎風見漲,刹那間化出成百上千的火箭飛落如傾盆大雨。偃子將手一抬,元磁珠釋放出璀璨的華光,化作一個白色的光球,成千的火箭都不由自主落入其中,任憑親鸞聖人如何操作都無法控製。

男人大驚失色,自己的法寶也奈何不了她的珠子,便知這個偃子境界不是他能對付,急忙招呼其他人。

一向宗的其他人也忙把神通,法寶毫無保留的使了出來。

元磁珠華光越來越刺眼,如同鑲嵌在天空的一輪明月,這件元磁珠是偃子的本命法寶,凝聚了一身的修為和諸子的境界,諸子之境,返虛五行的修士又豈是對手。

偃子隨手一招,元磁珠的光華朝四麵大放,吸附在元磁珠上的各種神通,法寶反噬其主。

一向宗眾人被搞的狼狽不堪。

“偃子,你不要不識抬舉。”親鸞聖人大罵道。

“要搶我的偃甲神軍,就這點能耐?”偃子亮出了另一件寶物,是一顆水晶剔透般的心臟,還在跳動如真的無異。

看見這顆水晶心臟,一向宗眾人眼睛都直了。

偃甲之心,據說能操縱偃甲神軍的寶物,相當於擁有無窮無儘的千軍萬馬啊,如果一向宗能有此寶,何愁畏懼萬仙王朝的千軍萬馬。

偃子挑釁的使了使眼神,一副你們來拿啊。

親鸞聖人冷笑道:“傳聞諸子有一顆悲天憫人之心,你若不交出偃甲之心,今日我等帶大軍踏平你的城鎮,讓他們為你而死。”

“我不信,你試試看。”偃子輕蔑的回答,元磁珠展示著諸子的驕傲,彷彿要把所有一向宗都吸收了。

親鸞聖人立刻架起遁光帶著眾人逃之夭夭。

“偃子師長的法寶真的好厲害啊。”

隹羽墨驚歎一聲。

這元磁珠和偃甲之心的確驚豔了眾人,齊麟問道:“不過這一向宗這麼霸道,怎麼打著西方教名義?”

“這一向宗,轉聖教都是西方教分支,礙於截教纔打了個幌子,轉聖教在南方以柔和感化世人,一向宗就在北麵大肆侵略截教領地,攻勢如火,勢不可擋呢。”偃師道。

“這一柔一剛,雙管齊下,煞費苦心啊。”孟子感歎著人民的疾苦。

“現在一向宗都做到這個地步了?”齊麟皺眉,這是冇有想到的,萬仙王朝會淪陷。

“南洲大旱幾十年,王朝都無所作為,人心散了不是挺正常的嘛。”偃師理所當然,“西方教轉世為聖那套現在可

是深得人心,彆說凡人修士,據我所知,諸子,親王也入了西方呢。”

“什麼?還有諸子入教?”孟子一愣。

“多著呢。”偃師意味深長看著孟子:“諸子也想封神,除了學宮祭酒也隻能另尋其他大氣運,西方教因劫而生,可謂氣運加持,自然會有人加入。”

“可是諸子入教不就喪失了自己的‘一家’嗎?”哪吒不解。

“百家百家,終究是尋常百姓家的燈火,可以名噪一時,但不能流芳百世。將名封神,成就香火,這纔是星名的夙願。”偃師那邋遢淩亂的外表在這一刻也變得很凝重嚴肅。

蘇雪砂輕聲問她你為什麼冇有加入?

偃師笑著冇有回話,她的目光望去木甲鎮所及,充滿了驕傲和自負。

她的答案彷彿就在其中,可是眾人隱隱覺得不太對勁。

天邊忽然作歌。

靈然一句超群象,不落聖幾無伎倆。

長笑一聲煙霧寬,含虛寂照亡思想。

一名長髮飄飄的女子乘著一條似蛟非蟒,有四翅的異獸在天上,在她身旁,隻有親鸞聖人等幾位修士,似乎不屑用大軍屠城,女子的眼神充滿了冷傲感。

這靈歌正是從女子紅唇中脫出。

如親鸞聖人所言,他很快就帶著一向宗的人再次殺回木甲鎮。隻是這一次,不再是普通的修士,而是強大的星名。

“這詩很有西方教的內涵,佩服佩服。”偃師看著她抱拳表示欣賞。

女子修長的眼眉橫掃了眾人一眼,通透的目光很快掠過齊麟眾人,彷彿他們都不存在。

“偃師,吾乃越後之龍上杉謙信,你若願皈依西方,吾代教祖承諾你平步青雲,封神可望。”

“越後之龍?”偃師搖搖頭:“你的星名我冇聽過,看得出你還是挺有實力的,承蒙你好意,偃對入教不感興趣。”

“哪怕讓你教出偃甲之心呢?”上杉謙信平靜的發問。

“那恐怕得破開偃的胸膛才行。”偃師笑笑。

“如你所願!”

上杉謙信話語未落,一抹寒光便浮光掠影抹了過來,刹那間,眼前的空間都分割開來,偃師乃至亞聖都來不及回神,那抹寒光就將偃師的衣襟撕開,露出了雪白的肌膚。

血痕隱隱而出。

偃師的笑容瞬間慘白。

“淩亂不整的衣衫不穿也罷,謙信先幫你解了。”一柄長的離譜,光華離譜的長刀出現在越後之龍的手心。

此長刀似一抹銀月的弧度,細且鋒芒,好像真的摘下天上的月亮用作兵器。

“下一刀就是你的心臟。”上杉謙信平淡的吐出幾個字。

偃師麵容沉重。

這個女人很強,隻是一刀,蘊含的天命神力就已經達到了上古神力。

諸子的境界雖然高超,可是麵對這種得到奇遇的星名也無能為力。

“何必咄咄逼人。”齊麟看不下去,站了出來。

上杉謙信低眉,嘴角微勾,刀的鋒芒瞄準了齊麟。

“學宮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偃師忽然放聲笑道,她擺了擺手,示意齊麟他們彆管。

周遊列國有周遊列國的規矩,偃師也從學宮出來,她也不想將學宮捲入兩教爭奪裡麵,這樣喪失了中庸的立場。

“好快的刀,再來。”偃師挑釁了一眼。

上杉謙信眼中一動。

寒光出鋒,月光綻放。

這一次,元磁珠擋住了這淒美的刀光,將月光收入在了珠子裡。

“哦?”上杉謙信點點頭,接著握著刀柄,眼神也漸漸犀利。

“龍牙捲刃!”

刀芒急驟,在木甲鎮掀起了凶猛的颶風。

上杉謙信使出了天命,從長刀射出的殺氣鋪天蓋地罩住了木甲鎮,將房屋摧枯拉朽連根拔起。

元磁珠可以吸收法力神通,但是這天命太過凶猛,偃師也無法麵麵俱到,隻能拚命的用元磁珠化解刀光,試圖保護城鎮。

“交出偃甲之心,吾保此地安然無恙。”上杉謙信冰冷的下了通牒,隻要她一用天命,立刻就能摧毀這片小鎮,所有的居民都會死於非命。

齊麟發現有點奇怪。

在上杉謙信暴風一般的刀芒下,整個木甲鎮顯得格外的死寂,鎮子的百姓冇有任何驚慌失措,麵對一向宗強大的神威施壓,居民也是無動於衷。

“偃不在乎。”偃師聳聳肩,突然之間,那顆水晶心臟偃甲之心亮了出來,在她胸口跳動。

隻見城鎮的幾座高樓層層變動,變成了一座炮台。

轟天火炮齊發,可是砸在上杉謙信的身上連一片灰塵都沾染不上。

看到偃師將房屋巧妙的化為炮台,上杉謙信微微點頭,盯著那顆偃甲之心。

“這顆偃甲之心留在你的身體太可惜了,不如交給吾,讓西方幫你揚名立萬吧。”上杉謙信再次出刀,龍牙卷將所有炮台撕成了碎片,無數的房屋也被拔起。

無數的男女老少被狂風捲上半空,就像是一個個木偶似的被刀芒掛在天空。

情景壯觀可怖,孟子都看不下去了。

蘇雪砂看了齊麟一眼,後者會意,齊麟不可能對眼前的殺戮置之不理。

“交出偃甲之心,否則全部都得死。”上杉謙信冷酷的發出通牒,她的月光隻要輕輕一撥就能下起一場傾盆血雨。

可是偃師反而詭異笑出來。

“你們不要出手,就讓偃看看你到底能不能做到吧。”偃師嘻嘻一笑,在外人看來冷漠至極。

眾人詫異。

上杉謙信眼中射出一道冷光,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幾十名男女就在刀風下被撕碎。

嘩啦。

各種內臟器官在天空爆出,可是冇有想象中血腥,這些所謂臟器竟是一個個栩栩如生的機關。

城鎮的居民竟是偃甲傀儡!

“偃甲神軍,全軍出擊!”偃師發號施令,捲上半空的所有居民頓時一改常態,化作偃甲傀儡擺脫了越後之龍的刀網。

每一具傀儡覺醒一般爆發出了不遜色返虛五行的境界。不計其數的偃甲傀儡朝著一向宗幾人撲了過來。

一直鎮定自若的上杉謙信大驚失色。

不好!

這座城,這裡所有的居民竟然都是偃師創造出來的機關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