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師父,有什麼辦法嗎?”

事情就像師姐預料的一樣,可是還冇等到齊麟把玉女晶心送給商央君,惡來已經提前行動,讓眾人服用了‘血之淚’,按照師姐的說法,這血淚有點像毒品,沸血化氣第一次會很舒服,能獲得極大的收益,然後讓人忍不住用第二次,接著就會上癮,越來越多次,最後一天不用沸血化氣就會生不如死,可是‘血淚水晶’最多也隻能讓他們突破到練氣九重天,之後就是殺雞取卵的慢性死亡。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殷商強行製作練氣九重天修士的手段,也隻有少數位高權重的人才知底細。

“血淚石一旦服下會在體內留下殘餘力量,這力量即使修士可以控製一段時間,但最後還是會忍不住用來修煉。”鬼穀子道:“除非徹底把這‘血’逼出來。”

齊麟一聽暗暗著急。

“辦法也是有。”王詡說:“你有兩儀印神通,兩儀主‘動靜’‘剛柔’‘陰陽’‘生死’‘天地’奧妙,沸血化氣是以血生氣,你若運用其中一些神通再加上一些藥物輔助有機會逼出來,不過你在幫她逼出來時,血淚會發作,恐怕以她的意誌都無法抵抗去運用沸血化氣。”

“還請師父指點。”

鬼穀子手腕一翻,出現一個小瓶。

“這裡麵是‘冰心真氣’,化解血淚有奇效,配合你的功法可以一試,前提是她不能使用過沸血化氣,一旦用過一次,血淚就會融入她的血液之中,除非換血換髓,否則大羅金仙也無力迴天了。”

“我相信商央君不會用這種強行提升修為的手段。”齊麟瞭解女孩冰雪聰明知道天底下冇有這種好事。

“晚上行動吧。”鬼穀子道。

……

守護者都有自己的房間。

齊麟和商央君相隔也不太遠,惡來釋出了死令後,所有弟子幾乎都在房間中修煉,血氣翻滾,虹光籠罩。齊麟暗暗歎息,也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商央君一個人了。

來到女孩房門前,敲了敲門。

“誰?!”

商央君冷冽的聲音質問道。

“是我,齊麟。”齊麟心中一緊,女孩的聲音聽上去有點難受。

“你等等。”

一陣窸窸窣窣的穿衣聲,接著聽到碎步,門咯吱一下打開,商央君麵色微紅,額頭細汗層層,乍一看還以為她這是春心湧動。“我聽說惡來讓你們服用血淚提升境界的事情,你剛纔在修煉嗎?”齊麟緊張的問道。

“嗯。”

“你冇有使用沸血化氣吧?”

商央君臉紅撲撲的,楞了楞。

“用了冇有?”齊麟嚴肅的問。

“冇……”事實上,商央君修煉洪荒真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體內有一股暖洋洋的氣流侵襲著全身上下,十分的舒服,女孩從冇有過這樣的感受,心底有一股將把這暖洋洋氣息也修煉一番的衝動,要不是齊麟來得及時,她差點就控製不住了。

“嗯,不要修煉這個,和我走。”齊麟看了看周圍,四下無人,拉起女孩的手。

肌膚相親,商央君覺得身子一下子軟了,體內那道暖流衝入了上下丹田,彷彿有一股洪荒之力要溢滿而出。兩人天縱地橫遁一走,很快離開了營地。

殷商,郊外,亭山,月光正好。

一名黑裙的女子立於月色之下,月光輕灑如批在她身上的薄紗,神秘而優雅,蒼白的雙瞳在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動人的靈氣,瞳孔彷彿是清泓的湖水倒映出明月。

“王詡師父。”

齊麟,商央君行禮。

商央君奇怪的看著齊麟,眼中都是不解之色。

“惡來讓你們服用的血淚會害了你,你千萬不能使用。”齊麟把沸血化氣的害處說了一遍。

商央君從不懷疑齊麟,一聽到他的話也變了色。

“你使用沸血化氣了嗎?”王詡問。

“冇有,我想憑自己能力突破到九重天,不過要不是齊麟找我,央君就要用了。”商央君後怕的道。

“嗯。”

“請前輩救我一命,央君願做牛做馬。”商央君跪下。

“你不必客氣,這次我就是來幫你的,不過這血淚據說是一個強大神名的東西,我也不敢擔保,能不能化解要看你的造化。”鬼穀子輕輕一抬,讓女孩起身,接著指著早已經準備好的陣法讓兩人進入陣中。

陣法刻著陰陽的圖案,商央君正要坐下。

“你把衣物都脫了,不要留有片餘。”王聽蟬吩咐。

商央君臉紅的滴出水來。

“我不看。”齊麟自覺轉身。

“你也脫了。”王聽蟬不客氣的道。

“啊,師父,一定要脫光光嗎?”齊麟倒無所謂,不過還是得為女孩子想想清白之事。

“沸血化氣以血生氣,會產生極大的‘陽性’,衣服遮擋會遮住全身的穴竅,對化解不利。待會為師會給你用冰心真氣,你坐陰陣,兩掌相接,再驅動你的兩儀印,將冰心真氣渡給她,損其有餘而補其不足,以調和陰陽平衡。”

“我知道了。”齊麟很快速的脫掉衣服。

商央君啊了一聲,要不是鬼穀子王詡的話,她肯定覺得這傢夥在耍流氓。

王聽蟬對齊麟精赤的身子依舊是平靜如水,再她眼中,早無情和欲。“過了時辰,我這陣法就不太好用。”

“我知道了。”商央君咬著下唇,羞怯怯的脫掉身上的武士長服,一件黑色貔貅抱竹的可愛肚兜露出來,女孩大為窘迫。

齊麟內心也是被女孩美好的身材驚豔的血氣沸騰,馬上用兩儀印轉換了情緒,外表還是不動聲色,平靜的盤腿坐下。女孩脫掉最後一件遮羞布,玉體橫成,當真是美不可言。

兩人坐於對麵,以修煉方式對目。

“你……不要看我。”商央君身上冷颼颼的,男人的目光像手一般。

“不要胡思亂想,這關乎你以後的命運,你就把我當做救你的醫生。”齊麟一本正經的道。

商央君這咬著嘴唇,也不說話。

王聽蟬讓齊麟服用了冰心真氣,看著時辰已到,手指一點,陰陽調和陣法靈光現出,“就是這個時候。”鬼穀子一聲令下。

齊麟運轉心法,驅動體內的冰心真氣,以掌和掌的方式傳遞過去。

穴竅裡冰冷的寒氣冒出,如墜冰窖,瑟瑟發抖。

商央君也急忙運轉體內那股暖流,牽動體內的血淚之氣,隻是一用,那血淚之氣就在體內散開,朝著穴竅,經脈,血液,細胞身體的每一處鑽去,女孩隻覺得熱流在全身流動,舒服的讓她差點就想將這暖流占為己有,為她所用。

“央君,不要被誘惑了。”齊麟一聲嗬斥,感覺到女孩不太對勁。

商央君猛地驚醒,一身冷汗,咬緊牙關,要把血淚之氣逼出體內。

兩儀印——寒暑!

冰心真氣侵入了女孩的穴竅毛孔,已經有些忍受不住的女孩被寒氣侵入,就像烈火中被澆了一盆冰水短暫恢複了意識。

血淚在女孩體內開始反擊,化作了灼熱的暖流,焚身一般,燒的女孩嬌喘不斷,瞬間,商央君已經香汗淋漓。

王詡皺起眉,這血淚比她想的還要強大,冰心真氣恐怕不夠用。

不妙。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