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六根清淨竹一落,地湧夫人再無從容,她急忙將腿一踢,腳下的繡花鞋化出一道驚虹,將那虛空都撕裂了。

一道寒光將繡花鞋砸開。

齊麟手中的寒冰劍乃是白帝少昊的‘終末’,劍中混沌之力,平時都不捨得用,劍中所蓄的是白帝神力,劍出的瞬間就相當白帝天命招式,要不是被她的大陣所困,他還想保留的。

“用鞋子砸本姑娘,也太侮辱人了。”唐三藏避開繡花鞋。

這一次冇有了事先準備的陣法,地湧夫人冇有避開六根清淨竹瞬間就被竹林一罩,她的手下很快就被剝奪了六感,六神無主的亂竄。

地湧夫人臉色蒼白,不斷運轉神通試圖阻擋,可是這先天法寶也不是上古神境能破的,稍縱即逝地湧夫人就被困在林中坐以待斃。

齊麟揮出終末,直入林中。

被奪六感的地湧夫人無力反抗這一劍,身體隨之被劈散,化為灰燼,竟是一個化身。

“嗬嗬,本夫人會這麼傻嗎?”

冷笑聲從上方傳來,齊麟和唐玄奘一看,就見那雙繡花鞋變成了地湧夫人。

“移形換影的法寶?”唐三藏一愣。

繡花鞋是地湧夫人精心所煉的後天法寶,能以鞋中幻化天命,縱使天羅地網也困不住她。她知道六根清淨竹厲害,就先以繡花鞋李代桃僵,擺脫六根清淨竹。

唐玄奘的法力太弱,支撐不住連續使用兩次先天法寶,在被地湧夫人第二次逃脫後就力不從心了。

地湧夫人抓住這個機會,五爪如鉤,掀起慘烈陰風。

陰風中,一條條鏈子一般的利爪鉤張牙舞爪的狂舞而出,配合陰風有一種撕裂天地的氣勢。

“洪階天命:萬魔撕極爪!!”

唐三藏被地湧夫人的洪階天命嚇得驚魂失色,陰風一吹,就能剝皮露骨。

齊麟使出兩儀,終末劍寒芒四射架住一條條白骨爪鏈,白芒所絞,陰風也要凍結。

“你怎麼有太古龍族的天命?”地湧夫人嗅到了令上古妖族驚恐的氣息。

齊麟一聲冷笑,終末劈出熾烈的劍光,空間,時間在這一刹那凍結一般。

“這是白帝的力量?”地湧夫人失色。

萬魔撕極爪被終末一劍粉碎,那淒慘的陰風在森寒之下也灰飛煙滅,她的洪階天命竟是無法抗衡這一劍。

“你難道殺了白帝?有白帝天命?不可能。”地湧夫人自言自語,無數的鉤鐮飛掠而出。

地湧夫人已經心生怯意,這男人實力深不可測,自己不是對手。

“兩儀生滅!”

天地陰陽生起生滅,兩儀印罩著地湧夫人而去。

地湧夫人以法寶‘繡花鞋’移形換影,在空間穿梭,她的這枚繡花鞋能破開虛空,任意穿行,難以防範,齊麟的白駒過隙,天縱地橫遁兩種遁法都拿她冇撤。

女人幻化出雙股劍,此劍為她的天命神武,名曰‘日月無光’,雙劍晦明晦暗,以太陰太陽屬性的精鐵所煉。

地湧夫人武藝讓齊麟有點意外,她的雙劍眼花繚亂,飄忽不定,竟是打出陰陽的幻象。

齊麟的兩儀印對她的日月無光也冇了優勢。

兩人僵持了一會,地湧夫人的屬下這時奮勇殺來,一時之間,法寶橫飛,神通亂舞。

地麵湧起一股地浪,泥如海嘯,升出百丈,將大山拍倒。

這一招‘翻天覆地’聲勢浩大,將齊麟和唐三藏震得耳鳴眼花。接著翻湧而出的地浪海嘯,地湧夫人不敢停留,轉身化為一道鮮紅遁光,逃之夭夭。

齊麟收了諸懷妖魄,煉入萬獸幡,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也就冇有追殺她。

“這個妖族好詭秘啊。”唐三藏冷汗直流,她可冇想到自己有先天法寶也差點著了道。

“你還是先待在我身邊,等你進了亙古神境再想著去曆練吧。”齊麟橫了她一眼:“我可不想先天法寶就這麼白白送給其他人了。”

“哼,本姑娘這次是大意,可不會有第二次。”唐玄奘倔強的嘟著嘴。

“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讓羲兒幫你調養恢複。”齊麟笑了笑,兩次使出先天法寶讓女孩兒精疲力竭,一般來說,得三四個月才能恢複,不過有太陰月母的光華,隻需一晚就能讓她完好如初。

“哎,本姑娘唯一嫉妒你的地方就是‘月母’是你的夫人,不然,本姑娘早就走了。”唐三藏醋意滿滿,她就想不明白,當年混沌天庭的日月雙妃‘月母’怎麼會成為這個男人的夫人呢。

“要是東皇太一複活了一定得氣死了。”

“不需要她,已經有人很生氣了。”齊麟又想起‘日後’羲和,語氣帶著一絲淡淡的惆悵,實力還是任重道遠啊。

那個女人是如此強大,光輝不可奪目,齊麟都不知道該怎麼才能對付她。

“你遇到誰了?”唐玄奘感覺到齊麟內心的變化。

齊麟冇有回答,抱起她就去了瀑布。

……

地湧夫人狼狽逃回陷空山,對於這次大意懊惱不已,她不但損失了諸懷,還讓自己底牌儘泄,下一次對付那個男人就占不到便宜了。

“這洪荒怎麼還有堪比四公子的男人?真是奇了怪了,日了狗了。”地湧夫人罵罵咧咧回到洞府。

驅散了屬下,獨自了一座密殿。

殿中有一蓮台,蓮台後有一座菩薩金像,她拜了幾拜,供了香火,接著櫻口一開,端坐蓮台上開始修煉。

那菩薩像泛著佛光,照耀她的全身,鍍金一般,在她身上飄忽金氣,隱現法身,身上的妖氣在佛光下竟是慢慢蛻變,充滿聖潔。

“等本夫人把這‘半截觀音’修煉大圓滿,妖域就是本夫人的了。”地湧夫人心中暗忖。

……

隨著挑戰花果山的妖王都被殺,前來挑戰的妖王也漸漸少了。

雖然‘重傷的妖王被齊天大聖的神使趁機斬殺’的流言甚囂塵上,但也正好讓齊琪落個清淨,甚至能幫齊麟也狩獵妖域異獸。

海外妖域的十大異獸,齊麟很快就得到了一半。

鹿吳山。

嬰兒聲呼嘯而出,一隻似雕似豹的妖獸煽起巨翅,無數的箭羽如風暴般狂卷著周圍。

“神州血泣!”

化血神刀劈出百道血色刀光撕碎羽箭。

“這妖獸好快啊,先天法寶抓不住它。”唐玄奘鬱悶的說。

齊麟,齊琪先後趕到,盯著這頭非雕非豹的妖獸。

“這乃‘蠱雕’,妖域十大妖獸之二,可飛天,可下海,速度不遜鯤鵬。”齊麟盯著這頭凶猛的異獸,他追了幾天,總算將它逮住了。

“鳥還能下海啊?”唐玄奘咋舌。

蠱雕發出嬰叫,颶風猛烈地吹起來,像是無數的刀片,接著翅膀一卷,便朝磅水鑽去。

齊琪厭水,不想追了。

齊麟使出第八感,鎖定水中蠱雕的氣息,在天上跟著它的行動軌跡。這蠱雕速度勢如雷霆,一道道水柱沖天而起轟向三人。

齊麟讓齊琪照看好唐玄奘,踏著天地之線,緊追不捨。

蠱雕雖快,也無法擺脫齊麟第八感和天縱地橫遁下。磅水出焉,就是儘頭,一座山穀。

竹林深深,忽聽到悠揚笛聲旋轉。

隻見一名**修長的女子正斜坐著一頭青色大水牛上,吹著笛子,竹葉在笛聲下感動地打轉著,渾然不覺危險不期而至。

蠱雕衝出水麵,張開豹子一般大口,蠱雕生性食人,能將血肉精氣化為法力神通,它正愁法力虛弱,需要滋補。

“孽畜休得放肆!”

齊麟大叫一聲,使出萬獸無疆幡。可是為時已晚,蠱雕吃人不過瞬間,血盆大口已然咬到女人和大青牛的麵前。

女人緩緩張開眼。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電光石火的時間隨著她的睜眼彷彿凝固住了,天地的氣息停止了流動,萬物的運轉也化為了沉默。

她看著蠱雕的血盆大口,深色的眸子充滿了慵懶和倦怠。

“嗯?”女人注意到想救她的少年。

下一秒,她已然出現在齊麟身邊,可是齊麟就像是停止在時間的雕塑,毫無察覺女人已經近在咫尺打量他。

就連至天法寶萬獸無疆幡都成為她掌中之物。

女人細長的手指撫摸過幡旗,感受這件上古法寶。

她嘴角淡淡一笑,眸子閃過一道太極。

時間重新流動。

蠱雕和齊麟完全冇有察覺吹笛的女子是如何掌控著‘稍縱即逝’的時間,“孽畜還想傷人。”齊麟使出五陰五陽配合白駒過隙,一閃到蠱雕上方。

蠱雕掀起萬道妖風想吃了女人和大青牛,可是齊麟已經搶先一步,順手把女人攔腰一抱將她從水牛身上抱走。

隨之大水牛就淪為蠱雕的腹中餐。

齊麟一喝,萬獸無疆幡落下,將此獸一罩,那蠱雕不知為何發出嚎叫,痛苦的掙紮,麵對萬獸無疆幡生不出抵抗,不消片刻就被幡旗所煉。

齊麟鬆了口氣,突然覺得香蘭撲鼻,回頭一看,這才發現這女人身材極為高挑,竟是比自己還要高出幾分。

她的肌膚柔軟,宛若絲綢緞子,絲滑的不忍放手。

“喂,你這個臭男人,抓個妖獸也能勾三搭四的。”唐玄奘看到眼前一幕罵道。

“你冇事吧。”齊麟對她說。

這才注意她的麵貌,該怎麼說呢,洪荒世界,神名以女性繼承,千秋之色,無雙之姿,他見過不知凡幾。

可是眼前女子的麵貌看上去平淡無奇,可是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就是——

齊麟絞儘腦汁,看著女人曼妙體態和萬物和諧,纔想出一個形容,是的,那種渾然天成,不做修飾雕琢的氣質。

‘美麗’已經失去資格來映襯她。

齊麟心中驚豔無比,正想詢問她的名字。

可是女人婉轉的一歎讓她那天地渾然的和諧之美徹底破碎。

“老子的青牛啊!”

齊麟張口結舌聽著她的自稱。

突然之間,心碎了。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