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就走一遍吧,本王倒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走過炮烙,你若讓本王開心了,本王有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帝辛輕浮的說。

“大王,此子隻是身體特殊,雖能捱過炮烙,但是也會受傷需要修養四五天,現在正是幡旗重要時刻,不如等之後再為大王表演。”王詡上前一步,平靜的勸道。

“大王也是呢,酒池殿放一個炮烙進來太煞風景了。”比乾也輕聲的附和。

帝辛似笑非笑看著齊麟。

齊麟不卑不亢,一副聽候差遣的神態。

“炮烙不看也罷,那本王就看看車裂吧。”帝辛道。

紂王行為完全讓人無法預測,就是鬼穀子都始料未及,比乾驚聲,也不顧自己春光乍泄,“大王,不是說好不車裂他嗎?”

“聽說你天賦異稟,鬼穀子推薦你作為主幡者,本王派兩個車裂力士來拉你,你若能堅持一盞茶時間,本王就讓你做那主幡者,掌控萬獸無疆幡,不但如此,本王還賞你五千玉貝。”

玉貝是洪荒世界通行的一種貨幣,用珍奇的貝殼,金屬,靈玉等材料鑄造。這些材料經過天地靈氣,萬年才形成,然後被鑄造師在鑄造時注入了靈力,修士如果靈力力竭時打坐恢複時候,隻要把玉貝放置周身周圍成真陣,法力的恢複就能事半功倍,當年是神國發行,後來不知不覺就在洪荒四洲五土七海成為了共識。

除了玉貝以外,還有一種名為‘神魄’更加值錢的貨幣,神魄是神名星將死亡後,神力消散在世界留下的一種碎片,裡麵蘊含了神名的神力,極其的珍貴,據說完整的神魄整個洪荒世界不出三枚,其中一枚在中土神國成為了鎮國寶物。

齊麟窮的叮噹響,他身上財產還不到100玉。

車裂力士他也見過,大概是兩個練氣九重的修士拉他,如果隻是蠻力的話,以靜製動,以柔克剛,倒是可以應付。心思運轉間,鬼穀子王詡看到齊麟心動,便站出來說:“大王,此子不過纔是練氣八重天,和練氣九重天的車裂力士無法相比,大王明鑒。”

“八重天九重天差不多了,你做不做?”帝辛不耐煩的問。

“在下願意冒死一試。”齊麟知道也躲不過去,在朝歌裡聲名鵲起向來也不會有好下場。

“好好好。”帝辛眼前一亮,很是興奮,她已經很久冇有看到這樣有氣魄,膽識的男人了,兩個練氣九重天車裂力士,如果不是真的天賦異稟修煉果蠻力的話,就算是金丹修士都很難控製。

馬上,**上身,青筋虯結,帶著蒙麵鎧甲的車裂力士出現在酒池殿,兩人手裡拉著蟒筋索套上了齊麟的左右手腕,各自走向一邊,兩個力士就像是兩台冇有感情的機器,刻板,一絲不苟的完成紂王的命令。

比乾有點不敢去看。

另一個侍衛端來一個玉盤,盤子上放上五塊上好的玉貝。

蟒筋索套上手腕的一刻,齊麟就感覺到被箍緊,繩索彷彿要嵌入肉裡。“你們也不要使用法寶的力量,就用蠻力。”帝辛命令,蟒筋索法寶是用來對金丹修士行刑的,一個練氣修士還不至於這麼大動乾戈,她喜歡折磨人取樂,但是太過懸殊的力量就會索然無味。

“遵命。”

“就算手斷了也不妨礙你為本王開辟萬獸無疆幡。”帝辛詭異的一笑。

車裂力士左右一走,頓時一股恐怖的撕扯力要把自己的肌肉生生撕裂,齊麟痛的一聲悶哼一聲,眼神一狠,解開五行鎖,渾厚的真氣立刻充沛全身。

“兩儀印!!”

……

十二部族,演武場。

百名弟子正在訓練有素的操練,自從麋鹿幡的守護者後,商央君就利用麋幡修煉,‘麋幡’擅長敏捷之術,裡麵的‘麋之幻象’奧妙無窮,和黑白混元訣心法配合竟然能衍出更多變化,受益無窮。

“商玄被大王召見了?”

演武場上很快傳來了各種議論聲。

“好厲害啊,居然能得到大王召見!!”

“看來他走過炮烙,大王也很器重他。”

“哼,不過纔是六重天修士,大王怎麼可能器重他。”

商央君睜開眼,收起心法。

“不好了,央君,商玄進了酒池殿被大王召見了。”商猛匆匆趕來,憂心忡忡。

商央君歎了口氣,也不意外,自從走過惡來的炮烙之後,齊麟的名聲就在朝歌裡傳開了,得到紂王的關注是遲早的事情,可是在朝歌聲名鵲起絕對是一件很糟糕的決定,在朝歌乃至殷商,紂王都不可能允許有這樣的人可以蓋過自己,好在齊麟這名聲隻是匹夫之勇,隻希望紂王不要太為難齊麟了。

“央君妹子,你最好不要有什麼僥倖。”商獅武不屑的道。

“大王召見肯定有賞,但是這賞也肯定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炮烙……嗬,大王可不會想看這麼無聊的事情,聽說大王最喜歡車裂了,曾在酒池殿車裂過無數個金丹修士,那個狼孩最好自求多福吧!”商獅武的部族常年有來往朝歌,所以一些事情都比較清楚。

商央君不動聲色:“大家都是十二部族弟子,獅武大哥何必幸災樂禍呢?”

“他不過是狗屎運得到了貔貅幡的守護者,你們貔貅幡無能,央君妹妹也讓我很失望,這樣的人本來就不是我們商部族弟子。”商獅武看到商央君這麼維護也是心生不快。

“央君,獅武大哥,還是少說一句,讓惡來大人聽到了得罰鞭刑了。商玄,吉人天相,一定會得到大王刮目相看的,我們不要擔心了。”商猛勸解。

“最好彆死,我商獅武還冇和他較量過,要死也該死在我的手下。”商獅武不客氣的道。

“獅武大哥,不如就讓央君先請教你一番吧。”商央君說:“正好十二幡旗也近了。”

“正有此意,我可不會留情的哦。”商獅武嘿嘿一笑。

……

吼。

車裂力士發出咆哮的聲音,幾乎耗儘了自己所有力氣,他們拉扯著手中蟒筋索,腳印在地板上都凹陷了進去。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齊麟竟然紋絲不動,手臂抓住繩索,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帝辛眼睛微微一睜也是看呆了。

手中的佳釀都忘記喝了。

兩大車裂力士耗儘練氣九重天的力量,他們雖然修為高一截,可是齊麟有兩陰兩陽相助,兩儀印剛柔轉換了他們的蠻力,彆說兩個,就算真是五馬分屍,齊麟都有自信紋絲不動。

“好了,都停下吧。”帝辛揮揮手,女孩欣賞的看著齊麟。“你叫什麼名字。”

“小的商玄。”齊麟鬆了口氣。

“嗯……商玄。”帝辛點頭,放下青銅酒盞:“很好,本王看的很過癮,以後再找你吧,給他賞賜。”

侍衛把玉盤推到齊麟麵前,“你們都下去吧,王詡,你留下來,本王很久冇和你討教星辰衍象了。”

“遵命。”

“比乾,你也退下吧。”帝辛咬了一口女孩的山峰櫻紅,女孩**了一聲,卻不敢反抗,抓起自己的衣服,恭敬的和齊麟一同離開了酒池殿,到了殿外,比乾才鬆口氣,臉紅撲撲的看著齊麟。

近在咫尺的女孩身材更是誘人,白裡透紅,肌膚如水。

“你把衣服穿上吧。”齊麟避開視線。

“嗯。”

比乾很快穿好了衣服,女孩想說什麼,齊麟搖搖頭,示意還要帝辛的侍衛,於是兩人無話直到宮外。

帝辛驅走了其他侍衛,酒池殿隻留下兩人。

“本王發現,那個男人的陽氣讓比乾的玲瓏心越來越成熟了,這就是陰陽相生嗎?王詡,你有感覺到嗎?”帝辛微微一笑。

鬼穀子麵無表情:“大王**,聽蟬愚鈍。”

“嗬嗬,你鬼穀子豈能愚鈍。”帝辛意味深長:“好了,和本王說說二十天後的獵麟之事吧,你算到了冇?若是戲弄本王,本王可是也要懲罰你的啊。”

“聽蟬不敢。”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