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七香車落到了古秦戰艦前方,漫天都是天女散花,充塞異香,秦雀侍從立刻武裝起來,劍弩相向。

七香車後有一艘七色龍舟,隻見十二個明目皓齒,豔麗不可方物的年輕女子走上龍舟,她們頭束雙髻,裸背露臍,腰繫長裙,肩披綵帶,身材修長,分彆演奏腰鼓、拍板、長笛、橫簫、蘆笙、琵琶、阮弦、箜篌等樂器。

四周天花旋轉,雲氣飄流。

西方教有極樂淨土,如果說淨土是來世為聖,修行人間疾苦,極樂就是享受現世奢華,忘卻一切苦難。

兩種都是極端卻又殊途同歸,偏偏相互照應,也難怪西方教能在大荒西周異軍突起,深得人心。

七香車和七色龍舟攔住戰艦的去路,周圍落下靡麗不已的花雨香霧。

輕歌曼妙的聲音響起來,接著天女在戰艦上方起舞。

眾人看的癡迷。

寂靜涅槃印在體內一轉,齊麟驚醒過來,暗道對方好厲害的神通,隻聞其歌吟就能讓賈誼她們都神魂顛倒。

齊麟運轉心法,開口郎朗說道:“歌是好歌,舞是妙舞,就是不知道人怎麼樣!”

賈誼等人被聲音驚醒,麵麵相覷。

“此乃古秦戰艦!飛天門阻攔去路是何用意!”

綺裡季大聲喝道。

七香車飛了出來,就見坐在香車上的女子籠罩的彩光慢慢消散,露出了她的樣貌。

這女人黛眉修長,眼若燦星,頭束髮髻,胸飾瓔珞,臂飾鐲釧,腰繫長裙,赤腳外露,雙手嫻熟悉地彈撥琴絃,姿態優雅。

“在下飛天門門主緊那羅,剛纔有所冒昧。”

女人的嘴唇塗著唇彩,唇瓣間的聲音猶如蜜糖甜膩,讓人很是舒服,全身都為之酥軟。

聽到是飛天門的門主緊那羅,綺裡季頓時不敢怠慢,鞠禮道:“原來是門主閣下,誤會一場。”

緊那羅掃視了甲板眾人,那柔情款款,甜膩酥軟的目光落在了齊麟身上。

“幾位都是稷下學宮的學子?”

賈誼等人還穿著學宮學服,一眼就認出了身份。

“剛纔妾身的歌舞喜歡嗎?”

“門主歌舞實乃驚為天人,我等剛纔也是失態了。”叔孫通回答。

緊那羅輕輕一笑。

“既然古秦的客人,妾身就不打擾諸位了。”

“門主這次進入西荒不知有什麼打算?如果需要什麼,綺裡季可代為幫助。”

“西荒災禍未定,凡人流離失所,妾身奉西方教教義去安撫蒼生。如果綺裡季姑娘能讓嬴政接納飛天門那也是造福眾生呢。”

“我會和陛下說起此事。”綺裡季不置可否。

緊那羅一笑。

七香車再次起飛,就見天女盤旋,落花飛旋,所過之處,輕歌曼舞,頗有‘天花亂墜滿虛空’的詩意。

“這飛天門主居然親自進入西荒,看來也是彆有用心。”綺裡季自言自語。

“這個星名好厲害,剛纔還未照麵就能迷惑我們心神。”叔孫通心有餘悸,她為學宮之子,修煉浩然正氣,心神寧靜,竟然一瞬間就被迷惑了。

“西方教有‘八部宗門’,以八個星名為主統率,各有分工,宣傳教義。”

“看來這西方教野心很大啊,難道想取代三教不成。”賈誼開玩笑說。

其他人笑不出來,自從進入西荒種種見聞,西方教還真有可能在此次封神紀元裡封神。

……

幾天後,古秦戰艦終於穿過大荒,又過一天,就遠遠看見了一條正在修建巍峨的巨牆,此巨牆如同一條大龍俯臥在西荒大,高達百丈的牆壁每一塊都由銅水澆鑄,堅不可摧,名副其實的銅牆鐵壁。

此牆之後就是古秦的疆域了。

“有必要修築這麼誇張的城牆嗎?堂堂秦始皇如此小心?”賈誼嗤之以鼻。

“嬴政這是想鑄造古秦氣運吧。”齊麟在戰艦看了一圈,隱隱發現了其中玄妙,他精通堪輿,這長城修築的位置和路徑來看都是風水最佳的地方,尤其在幾個藏風聚水之地的烽火台連城一環。

如果能修建成功,整個古秦的氣運就圈為一體。

就好比鎮壓北荒氣運的九州神鼎,雖然長城還比不上,但也是極具想法。

綺裡季佩服的說:“這位道友看來對道和堪輿都很瞭解,不錯,自刑天出世,陛下已經感受到西荒岌岌可危,徐福上師親自去了一趟西崑崙,從王母娘娘那得到了此法。”

不得不說這嬴政也是個雄才偉略的女人,當得起‘秦始皇’之名,自古秦聯絡諸侯消滅殷商後,刑天又滅了諸多諸侯國,嬴政趁機發兵派四大將收複那些失控的諸國,偌大的西荒疆域幾乎一統,她又派工匠在疆域修築一條防禦工事來彰顯古秦的強大和抵禦西洲的入侵。

這條城牆有數十萬裡,動用了千萬工匠和大量修士猛將。

名為萬裡長城!

不過此時隻是在開始修建,還未完成,如果完成的話,古秦氣運能維持至少一個紀元不滅。

“西洲的西方教如狼似虎鯨吞了西洲,陛下這麼做也是防止極樂淨土侵染西荒。”

“古秦要在西方立足,不入西方教怕很難吧。”

“陛下自有考慮。”

“這古秦嬴政真是厲害,我聽說殷商有一件至天法寶‘萬獸無疆幡’威力無窮,上古神境的神名都敵不過,我最後能看看這萬獸無疆幡嗎?”賈誼問。

綺裡季有點為難,道:“也不瞞賈誼你,陛下之所以能聯合諸侯滅商,主要的原因還是帝辛將萬獸無疆幡丟失了。不然十二諸侯也不可能逃過萬獸諸的這件法寶。”

“啊?弄丟了?”學宮幾人睜著眼睛。

“綺裡季,你不借就不借,何必用丟失了這種藉口,侮辱若兮的智商嗎。”賈若兮不開心。

綺裡季真誠的回答道:“我豈會騙你,當年帝辛召集萬獸無疆幡想收複聖獸麒麟,但被鬼穀子從中破壞,據說一名蠻荒少年從中奪走了幡旗還阻止了收複聖獸,這才讓古秦諸國有可趁之機。”

商山四皓零零碎碎的說,她們是之後出商山的,對於這些傳聞也是捕風捉影,裡麵過程據說極具傳奇色彩,但現在已經考證不了了。

“你們倒可以去問問鬼穀子閣下,她不是稷下學宮的老師。”

“蠻荒少年能奪萬獸無疆幡,綺裡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嗎?”賈誼眼睛都亮了,如果能接觸到這種人物那自己周遊列國著說立傳不就信筆拈來了。

綺裡季搖頭:“帝辛當年派了玄鳥衛翻遍了整個西荒都冇有找到,據說他去了崑崙山,總之現在已經不在大荒西洲,對了,那名少年據說還是神侍。”

“哦?神侍?有神名契約,難怪呢,不知道是什麼神名……”如果有神名出手那就不稀奇了,洪荒神侍屈指可數,可是一旦能得到神名契約就能勝過修士千年修行,要是這個神名再強大一點,星名之國又怎麼可能是對手。

“這個你們一定聽過。”

“是誰?”

“齊天大聖孫悟空!”

幾人駭然,不敢相信。

齊麟在旁邊聽著他們震驚的交談也早是習慣了,過去在西荒發生的事已經時過境遷,齊麟已經不為所動。不過聽著他們神化了那個自己不由有點啼笑皆非。

人的本性就是喜歡離譜的傳奇,哪怕星名,神將也不例外。

戰艦進入了古秦疆域,在最近的一座城邦‘九原’停下。

賈誼周遊列國準備學宮四人走遍古秦疆土,最後穿過古秦進入萬獸蠻荒就算是完成此行任務了。

計劃與其說是簡單不如說是十分隨意。

這時,一匹火焰神獸從天邊飛來,落地之後出現了一名紅裙甲冑,婀娜曲線的女子,這女人雪白長腿大步流星朝著幾人走來,每一步都迸發出一道窒息的火流。

“王鈺大人!你怎麼來了?”綺裡季看見她有點意外:“陛下不是讓大人去捉拿帝辛嗎?”

“我正好在九原這裡休息,看到有古秦戰艦就來看看,綺裡季,你這是召集戰艦做什麼?”

“稷下學宮有學子來西荒周遊列國,因為進入西荒凶險,陛下就讓季接她們一程。”綺裡季解釋道。

女人走到幾人麵前,她修長的眼眸在眾人麵前一掃。

賈誼,叔孫通都冇能讓她留戀一眼,最後目光在吳雪明臉上停了一秒,又落在齊麟身上,露出一絲疑惑。

齊麟笑吟吟,胸腔彷彿被一股溫暖的暖流所填滿,頓時感到無比的滿足。

冷峻的女子嘴角不經意微微一勾。

“我幫諸位介紹一下,這位乃是陛下麾下四神將之一朱雀神將王翦將軍!”綺裡季介紹說。

“這幾位就是稷下學子……”

“西荒如今暗藏凶險,諸位還得多加小心。”王翦囑咐一聲。

“有將軍在哪還怕那些小鬼。”賈誼嘻嘻一笑。

“既然冇事,那末將就不打擾諸位周遊了。”王翦轉身離去。

“這位王翦將軍境界也有上古神境了吧?有點厲害。可惜還未封神,不然根本不用怕那猴子。”賈誼嘖嘖一聲。

王翦雖然也有上古神境,但她所孕育的星名天生就是劣勢,未入封神,麵對神名先天就處於劣勢。

不過像這樣普通星名要封神必須入三教看劫難因果造化,否則冇有任何機會。

賈誼,叔孫通一邊聊著一邊開始在九原周遊,齊麟故意落在後方,走過一個巷子,忽然一隻手將他拉了進去。

撲鼻而來就是溫柔體香和炙熱的心跳。

“殿下,這是忘記我了嗎?”

王鈺微微一笑。

她這一笑就讓齊麟心裡更暖了,額頭閃現朱雀神將的神符,事實上在進入古秦,兩人的契約就已經產生了感應,根本藏不住心意。

“殿下?”

王鈺可是有一肚子的火想質問,但馬上這股火就變成另外一種溫度包裹著她的全身。

烈焰紅唇冇有辦法再說出一個字來。

因為齊麟吻住了她。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