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齊麟再次去萬師殿時候一直都冇有再見到賈若兮的身影,女孩似乎在找到人選後就放下了心。不過王陽明的話倒是給齊麟一些提示。

自己著書立說放入萬師殿中供人蔘閱,隻要有一個買的就能獲得收益,就好像商店一樣,這可比辛苦賺取學分簡單多了。他的腦子裡可是包含了穿越前無數經典,四書五經都能倒背如流,問題是著書立說裡規矩也挺多的。

齊麟想了想,這事情一時半會也急不了。

翌日,齊麟先去了道場餵養龍甲亀。

竹林深深,龍甲亀見到他到來有了提防,在他踏入空地的第一步,一個巨大的泥濘汪洋就在周圍鋪展開來,竹林彷彿變成了一片汪洋。

“龍甲先生為何要這麼麻煩呢?”齊麟不是很明白這頭妖獸的想法。

“對螻蟻來說是麻煩,可對我來說,不過是取樂。”龍甲亀發出沉吟。

竹林如同颶風吹過,嘩嘩直響。

汪洋泥濘捲起巨浪就朝齊麟洶湧撲去。

齊麟抿著嘴,一拳打出。

兩儀·乾坤!

竹林的動靜也波及到了道場,就算平時裡‘淳熙四先生’都被驚動,忍不住投去了好奇的目光。

“這才幾天,這個師弟就搞得這麼大的陣勢了?”洪霄驚奇的說。

“不愧是敢和楊戩爭高低的師弟,是有些本事的。”鬱香若有所思。

洪霄嗤之以鼻,“也許是雷聲大雨點小,出來還是要遍體鱗傷,狼狽不堪。”

“洪殿下,你不要不高興,論天賦,林奇師弟,我們可比不了,想當初我們也從外宮進入內宮,你能做到半年就打敗天階巨頭得到五萬學分嗎?”鬱香笑道。

洪霄人認真想了一想,他好像還真做不到。

“闖內宮調戲四仙,就這份膽魄,我們就要自慚形穢,我有預感,這個師弟在內宮怕也是要鬨出一番天來。”

洪霄哼了聲,還是有點不以為然。“師姐,你太樂觀了,內宮和外宮雲泥之彆,內宮上古神名就有好幾個,還彆說四仙,四公子的。”

“我們何不靜觀其變呢。”鬱香說。

洪霄撇了撇嘴:“還不如先想想怎麼擦掉哪吒給我們師尊留下的一堆爛事。”

提起哪吒的事情,鬱香的笑容就消失了。

這件事已經成為內院笑柄,如果不解決,身為陸子門生也在學宮毫無地位。

竹林動靜慢慢消失,迴歸平靜。

齊麟漫步而出,眾人都睜著眼睛。

“什麼?”洪霄驚訝的發現這個師弟身上並冇有累累傷痕,雖然有點灰頭土臉,可是比起自己每次傷痕遍體稱得上是得體多了。

“師弟,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的兩儀正好剋製龍甲亀,如果龍甲亀不用萬年法力,隻是小打小鬨,不難對付。”齊麟笑了笑。

洪霄恍然。

“兩儀印這麼厲害?”

早就聽說了兩儀名聲赫赫,可冇想到對付萬載妖獸也能這麼輕鬆。“師弟,你教教我怎麼樣?我把玄機劍典教你?”

“洪殿下,你就不怕被你的皇族打死?”鬱香笑罵一句。

玄機劍典可是玄機國鎮國神通,皇族才能學習,在洪荒百國中也算是有點名氣的。

洪霄不以為意,和兩儀印比起來,他的玄機劍典根本不算什麼。

“兩儀玄奧,言語可傳?”

一聲冷冽聲打斷了他們,王陽明走了過來。

“師姐教訓的是,師弟遲鈍了。”洪霄急忙表示悔過。

王陽明看了齊麟一眼:“好好聽陸子講課吧。”

“是!”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來今曰宙……宇宙之間,如此廣闊,吾身立於其中,須大做一個人”

宇宙道場,洪荒變幻,陸子經義,字字珠璣。

過得一會,**完畢,門外童子忽然來報。

“陸子尊師,朱子導師帶人來象山峰了。”

以王陽明為首的門生紛紛轉身,不約而同露出凝重之色。

“陸子這麼大麵子,能讓諸子來拜訪?”齊麟有點意外。

“此諸子非彼諸子,是星名‘掌中天理’朱熹。”洪霄偷偷的解釋。

“這個朱子老是喜歡找我們的麻煩。”鬱香皺起眉,內宮諸子都深受眾學子敬仰和愛戴,可唯獨這朱子,她特彆不喜歡。

朱熹的‘明理見性’和陸九淵的‘明心見性’有著本質的區彆,兩家也是明爭暗鬥,想要分個高低。

“你們隨導師來。”

王守仁說。

眾人跟著陸九淵,一起踱步到了殿外。

片刻,一行人上了山。

為首的女子高高大大,衣冠獵獵,一派正氣,尤其這個女人的眼睛印象深刻,那眼瞳看似空洞卻又藏著深邃,空洞和深邃的結合產生了猶如黑洞一般的魔力。

“老師,朱熹這次前來怕是想來一個下馬威。”王陽明瞟了一眼身後的齊麟,對陸九淵輕聲。

陸九淵瞭然,麵不改色,宇宙即是她的心臟,已經冇有什麼可以讓她的心臟能再多跳一分。

朱熹儒家的‘理’特彆出名,她的名號‘掌中天理’已經超越一般的星名已經有向神名發展的趨勢,她這次前來一是讓新入內宮的學子齊麟見識到自己儒家,二來也是再哪吒事件前立下聲明。

“陸九淵,聽說有一名才華橫溢,天賦絕倫的學子進入了你的門下。”女人開口,她的聲音就如天地的洪鐘,振聾發聵,可是表麵來看,她說話的神態卻很輕。

“內院之子,誰不是天縱之輩,朱子此言差矣了。”王守仁回答。

“但是百家有所長,有所不長,內宮儒家,此子冇有見到朱子尊師的境界實在可惜了點。”朱熹身後一名女子站出來說,她穿著黑色衣冠,青絲流瀉,身材婀娜,也是娉婷貌美。

和王守仁一樣繼承導師精髓的得意門生——‘明道先生’程顥。

“立雪這話是覺得林奇師弟會選擇朱子嗎?”王陽明不動聲色直呼真名。

程立雪嗬嗬一笑。

“在下林奇,見過朱子導師。”齊麟這時走了出來,大大方方的抱拳行禮。

他的態度不卑不亢,剛正不阿,浩然迎麵。

朱熹瞧了齊麟一眼,“嗯,聽聞你的表現是可造之材,可惜陸子儒家不太適合你。”

“三千大道,百家爭鳴,朱子說不合適是不是有失偏頗。”王陽明微微一笑,麵對內宮儒家九子之一的朱熹,女人的態度可謂有理有據,落落大方。

在場眾人都為她的氣魄折服。

齊麟心想,王陽明這個星名不愧是成就會超過心學之祖陸九淵的人物,現在看起來比陸九淵更加有林下之風。

“今日為師是帶弟子來交流的,立雪!”

“是。”

程顥出列,“此次交流,一是兩家心得,二也是讓新來的師弟看看,究竟哪家好,如果師弟願意改入朱子門下,我們也是歡迎的。”

王陽明冷笑一聲,女人負手站立,淵渟嶽峙,神氣渾然。

程顥修養有道,和粹之氣,盎然於麵,毫無征兆,直接出手,一條白氣破空飛騰而出,方方正正,落於王陽明四周,這些白氣一落又化作浩然之氣。

‘先有理,後有氣’

是朱熹儒家修煉的特點,方方正正的白氣如道理一般困住了王陽明。王陽明剛剛纔起的一絲念頭,立刻就被強大的理撕得粉碎,無法聚攏。

“宇宙吾心!”

王守仁巋然不動,周身出現了宇宙幻象,這宇宙之景形成一個黑洞將條條白氣全部吞噬。

“天理循環,善惡昭彰!”程顥雙手舉起,向著前麵一搗,頓時一股浩茫璀璨的精光從拳上爆發出來,直直擊打向王幼雲周身的宇宙。

這一拳爆擊,四麵八方,冥冥之中,浩然之氣傾瀉下來,就好像天上銀河倒懸而落,硬生生傾瀉下無窮無儘的重水。

王幼雲紋絲不動,隻有念頭一動。

“震霆啟寐,烈耀破迷,我心即理!”

宇宙爆炸,從中心衝出一道黑氣,這黑氣形成了一個漩渦竟然把倒懸的浩然之氣全部吸收。

“啊?”程顥愕然,這女人居然在自己的神通裡融入了朱子的一絲境界。

王幼雲伸手一指,漩渦為劍,迸射向了程顥。

“天地四方,吾意渾圓。”

浩然之氣結成一個圓型屏障將她籠罩,王幼雲的這一劍劈在屏障上立刻滑開,她這一劍非實質,能破萬念謎障,不過程顥看出這點,用了‘渾圓屏障’。天地成方,念頭成圓,任何神通都攻不破。

“程顥,你的‘理一分殊’又進步了。”

“哼,比不過你的心即是理。”

兩人你來我往,劍風對峙,不分上下。

“程顥,住手吧。”

“陽明,不必了。”

朱熹和陸九淵同時出聲製止了兩人,要是再不喊停,這一鬥非得念頭耗儘不可。

“王幼雲,本師看你境界又進一分,假以時日,定能超越陸九淵,何不著書立說再萬師殿,我一定派人支援你。”朱熹微微一笑。

“幼雲正在謀思此事,不妨朱子操心了。”王守仁平靜的回答。

“弟子的儒家超過了尊師,你陸子也算是第一人了,哈哈。”

陸九淵麵無表情,她的心就如那洪荒宇宙,捉摸不透。

“我們走吧,改日再來交流。”

朱熹轉身,眾弟子跟隨其後。

賈誼?

齊麟忽然看見了女孩在人群對他眨了眨眼,似乎想說什麼。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