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姑娘不知道犯了什麼事,也要進入懲戒崖?”

齊麟提高了警惕,表麵上還是泰然處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女子麵相如公子俊美,可是卻透著一股寒心徹骨的戾氣,一眼就知是神名,而且是不怎麼好惹的神名。

“我是來讓你吃點苦頭的。”女人麵無表情。

“嗯?”

話語剛落,她身影一梭,一頭巨大的似獅非獅的異獸在她這一拳中浮現而出,這一拳如同獅吼,爆發出強勁的吼聲,整個懲戒崖都在她這一拳下顫抖。

齊麟打出一掌,掌中顯出黑白陰陽,女人這一拳氣勢非凡,顯出異獸之威,但還是被兩儀印給化解,巨大的異獸在齊麟掌下立刻消散。

“你不應該反抗的。”她說著,每一個字都充滿了莫名的盛氣淩人,彷彿齊麟已經是她砧板上的魚肉,任其宰割。

又一拳接踵而至。

“拳頭說話,但姑孃的拳頭看來不行。”齊麟使出幽冥九指,牛鬼蛇神魑魅魍魎,重重指影,百條黑氣,縱掠而去。

女人額頭顯露神符,拳頭中包含神力,一拳就把幽冥九指全部擊碎。她停在空中片刻,似乎知道隻是拳頭是冇有辦法擊傷齊麟,轉而念頭一動。

神名的念頭是名副其實的神念,數百道念頭宛若一顆顆晶瑩寶珠,金光騰騰,這些金光神念化作一道長長雲煙狂飆。

想用念頭就擊傷我嗎?

齊麟置之一笑,他雖然不是神名,可是念頭卻無比穩固,自得‘聖麟王’後,得北荒氣運,上古神境的念頭就已經無法對侵襲自己的識海了。

女人念頭包裹住齊麟,可是卻發現冇有效果,正在疑慮中,齊麟猛地出手,撼天弓,穿雲箭,齊齊一射。

撼天弓一響先是震散了對方凝聚的念頭,穿雲箭在一響中,發出破空淩厲絃聲,白光抹去,穿雲裂石。

穿雲箭瞬息射在女人的麵前,這一箭若是射中了非死即傷。

“碰!!”

鋼鐵般撞擊聲,女人手中出現了一對‘神武’,似兩把短刀,但是刀刃開叉,如同虎爪。她的神武神光湧現,居然把玄天法寶穿雲箭格擋住了。

穿雲箭發出弦鳴,空間都被撕裂,可就是突破不了女人手中神武。

聽到嗡嗡嗡聲,天命之力在她虎爪雙刀上燃燒。

砰!!!

女人發出一聲怪異的叫聲,穿雲箭被虎爪擊飛。

齊麟見到玄天法寶被擊飛,心中也是微微一駭,這女人的實力怕是上古神境巔峰了,不然冇可能這麼輕鬆將玄天法寶擊飛。

“犼吼!”女人語速不緊不慢,在說話之間,突然一片神光劇烈騰生,這片神光就像是異獸吐出第一口清氣形成一道旋渦。

這漩渦落到齊麟麵前立刻把陰陽黑白絞殺,餘下神力直撲口鼻,充滿了一股煞氣沸騰的腥味。這腥風一落就迷人神魂,齊麟隻是一個照麵就已經支撐不住,急忙施展五色青光,這才艱難抵住了女人的這道神通。

“哥哥。”齊琪想要出來。

“不要出來。”齊麟強行封閉神胎,讓齊天大聖無法脫身。

這個女人來路不明,再冇有搞清楚時候,齊麟暫時不想讓齊琪現身。

“喝!!”

女人身前一動,虎爪已然欺身,這一抓下去就要把他剖膛開肚,齊麟眼中閃過一道厲色,既然對方來者不善,也彆怪他了。

“天衍迴廊!!”

女人腳下忽然地麵深陷,周圍空間光線交錯,眨眼一座宮殿拔地而起。對方哪裡會料到齊麟還有這樣法寶等著,想要逃走,可是已經晚了。

天衍迴廊是堯帝當年為了守護九鼎煉製的寶物,雖然是後天而製,但憑著太古龍族融合堪輿,已經不遜至天。

天衍迴廊利用堪輿變化,女人無論怎麼逃都在下一瞬間困入了迴廊之中。

齊麟的神魂隨後也進了天衍迴廊。

女人看著迴廊也有點愕然,施展各種神通遁法,可是無論她怎麼變化都逃不過迴廊阻隔,來自法寶的法力不斷侵入她的神魂。

“你放棄吧,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這法寶四十九變,你是不可能逃出去的,你越掙紮隻會越虛弱。”齊麟出現在迴廊裡居高臨下。

“這法寶從未聽過,你是從何而來的?”女人露出一絲驚訝。

“洪荒之大,無奇不有,你冇聽過的多了去。”齊麟語氣冰冷:“是不是吳丹青派你來對付我?他這個懦夫知道不是我的對手,所以纔想找到神名扼殺我嗎?同門相殘,要是被學宮知道可不會是懲戒崖這麼簡單了。”

“你真以為你可以贏得了吳丹青?”女人平靜下來:“閣下,可不要太過自信了。”

“不然你也不會平白無故想殺我吧?我這麼帥,不信你會這麼冇眼光。”齊麟自認為道。

女人:“…………”

“可笑。”大氅飛揚,女人打出數拳。

每一拳都是一頭巨大異獸咆哮一般,在迴廊裡震盪,她在迴廊尋找逃出宮殿的辦法,可是每每覺得找到了出路,就被迴廊隔絕,產生了新的迷宮,反覆下來,天衍迴廊在不斷耗費她的神力。

“我說了你越是想逃出去就會越虛弱,你既然不想說也無所謂,就先待在迴廊吧。”齊麟看她性子堅決,知道要想強迫神名回答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真是想不到,我是低估你了。”

女人開口。

“應該說,所有人都低估你了。”

齊麟笑了笑,說我不介意你高估我,而我也不會輕視任何一個人。

“你是一個很大的威脅,雖然吳丹青打敗你會獲得無上的天命榮耀,可現在看來——要打敗你冇那麼輕鬆,我必須扼殺你,以絕後患。”

“你現在自身難保還想扼殺我?”齊麟有點想笑。

天衍迴廊這件寶物因為需要耗費極大的法力,齊麟一般不想拿出來使用,這件法寶能困上古神境的神將,這個女人雖然看起來可怖,但要逃出天衍迴廊絕非易事。

女人口中一念,祭出一件法寶。

此法寶是一件‘三個鈴鐺’通體紫色,隱現八卦,此寶一出,紫氣縈繞,紫光霍霍。

“能讓本神用出‘紫金鈴’,你也死得瞑目了。”

女人一笑,將紫金鈴拿在手中。

紫金鈴,這名字聽了有點熟,齊麟正在回憶這法寶,女人就把鈴鐺一晃,一個鈴鐺發出叮噹的一聲脆響,突然從鈴鐺裡噴出一條火焰,那條火焰非人火,非地火,非天火,火光迸萬點金燈,火焰飛千條紅虹,從鈴鐺晃了一晃出來後,千條火焰立刻席捲了天衍迴廊。

天衍迴廊以天機之數變化而煉,非參透者不能破,可是女人乾脆用了法寶直接燒了宮殿。

紫金鈴一晃之下,無數條火焰熊熊燃燒,從內部開始融化宮殿結構。

“先天法寶。”齊麟一驚,紫金鈴的是先天法力自然比至天法寶要強,這火焰一起,天衍迴廊也承受不住,宮殿內部開始在火焰中崩塌。

大片火焰朝著齊麟神魂吞噬過來。

齊麟想要避開卻突然發現,自紫金鈴晃了那聲清脆後,他的神魂竟然無法動彈。

熊熊火焰如同大口一張,三昧真火都比不上,三魂六魄都要在火中煉化,齊琪這時終於強行衝破了神胎,一棒打出,如意金箍棒將火焰一棒打散。

“敢害哥哥,找死。”齊琪一怒,一招荒階天命打出。

“神名,果然也是神侍。”女人一副果然如此,紫金鈴又晃了第二下。

這一次火焰中又噴出一股惡煙,此煙比火更毒,那煙不是灶筒煙,不是草木煙,煙卻有五色:青紅白黑黃。熏著天衍迴廊的柱子,燎著宮殿上梁,連‘天衍數’都要焚燒乾淨。

“不好。”

齊麟猛然想起來了,急忙上前護住齊琪。

齊天大聖孫悟空一見這五色毒煙也不懼,可是這五色毒煙生得厲害,煙燻五官,眼淚直流,凝聚的荒階天命竟是被五色毒煙燻散了,齊琪再想使出天命招式,但是毒煙嗆入她的體態,縱是跳出五行之體竟也抵擋不住,讓齊琪難受無比,不停咳嗽流淚。

“紫金鈴連亙古神將的五行不滅之體都承受不住,你不要垂死掙紮了,就讓本太歲收下你的天命吧。”女人報上神名,正是金毛犼賽太歲。

“收!!”

齊麟立刻將殘缺的天衍迴廊收回,火焰和五色毒煙瀰漫開來,齊麟一把抓住齊琪,齊琪已經被熏的頭暈眼花,天旋地轉,眼淚直流,虛弱無比,他何曾見到齊琪如此痛苦,一時心底也是非常難受。

“斬仙飛刀!!”

齊麟念頭一動,白虹穿透毒煙火焰,一點寒芒射上賽太歲。

賽太歲的這件紫金鈴是萬年前在太上老君八卦爐中所煉,極其強大,能晃三下,一晃生先天之火,二晃生五行毒煙,三晃生洪荒亂流。對付上古神將,紫金鈴隻要一晃就能打的對方落荒而逃,晃兩下幾乎就必死無疑,她壓根冇想過要晃三下。

斬仙飛刀一出,賽太歲也始料未及,可是紫金鈴這件先天法寶紫氣一縈,產生了一股護身法咒將斬仙寒芒給抵擋住,斬仙飛刀一偏就從額頭刺穿了女人手腕。

女人痛得麵容扭曲,眼神更加冰冷。

“就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紫金鈴晃了第三下。

第三個鈴鐺一響,一股飛沙走石的亂流從鈴鐺裡傾瀉而出,頓時就覆蓋了整個懲戒崖。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