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那請開始吧。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公孫龍平淡的說了一句,和往常一樣,身影在白馬上消失。齊麟再次跨坐上大馬,既然已經確定了諸子和白馬非馬的境界,齊麟已經有了頭緒,他充分發揮了自己考古養成的思維,運算種種課程的條件和要求。

騎著馬到達對麵山丘但是每次在即將到達時自動返回原點。

也就說,問題出在馬上,聯想到公孫龍的‘白馬非馬’齊麟心底大概有了思路。

騎在白馬上,齊麟運轉念頭,策馬狂奔。

一如既往,白馬在荒野上宛若閃電飛馳,周圍的虛空再度模糊,齊麟知道絕不能讓自己的意識跟著公孫龍留下的意識走,否則自己將永遠困在她的意識裡麵,周而複始,走不出去。

想通了這點,齊麟的念頭開始變化,想象著座下白馬不是再是白馬,而是自己的神通——天縱地橫遁。

公孫龍的念頭阻止著齊麟神唸的參透,周圍虛空化為亂流。

下一秒鐘,齊麟回到原點。

“嗯,果然如此。”雖然又是回到原來地方,但他已經有了信心。

繼續嘗試著,坐在白馬上,齊麟的念頭運轉更快和周圍時空彷彿是一場賽跑,胸前那條項鍊純淨蒼穹這時也發揮了作用,讓念頭化作實質,如同水晶一般附著在白馬上。

狂奔的白馬被齊麟意念慢慢蠶食,齊麟繼續想象著。

周圍的空間就像是湧動地潮汐開始流動,終於,齊麟進入了‘白馬非馬’的境界,胯下白馬儼然化作了自己的神通,齊麟以天縱地橫遁為‘馬’在天地中飛馳,在時空裡疾行徹底擺脫了公孫龍的意識束縛,終點山丘越來越近。

時空扭曲想要阻止,可是冇有用。

‘白馬’飛騰於天地之中,一躍而起,終於擺脫時空的流動踏在了山丘之上,浮雲之下。

公孫龍又出現在山丘上,用一成不變的冰冷語氣說:“你完成了課程,本家就將這個傳你。”

公孫龍的意識進入了齊麟腦海,齊麟就感受到一段繁瑣,複雜的文字。

居然是一個穿梭虛空的神通——白駒過隙。

當年公孫龍以白馬非馬看透人界空間本質,領悟了穿透虛空,能在時空亂流裡行走的神通,白馬非馬以虛空亂流而起,是以很多諸子都冇能看透著了道,如今齊麟完成公孫龍的修煉,名家第一諸子的殘餘意識就把這段神通傳授給了他。

意識空間消失。

齊麟回到現實,社稷玉也完全破碎,同時自己也得到了5000學分。

齊麟將完成的訊息告訴給了她們,常羲也是大鬆口氣。

接下來,時間已經所剩無幾,齊麟趕緊就去完成商君書最後一篇的鐫刻。

……

“以道之知,萬民皆知所避就,避禍就福,而皆以自治也。故明主因治而終治之,故天下大治也。”當天下大治也最後一個字龍飛鳳舞刻在石碑上後,整篇商君書就終於完成。

韓非子說過要從懲戒崖出去隻有兩條路,一條是待滿思過時間六個月,另一條是完成商君書會出現。現在他已經提前完成了商君書,似乎冇有看到什麼變化。

“嗯?”

正在疑惑中,忽然聽到懲戒崖傳來閃電一樣的聲響,齊麟走出去一看。

就見捆綁住山崖的天劫鐵索在周圍鋪展開,宛若一張蛛網。

“原來如此,突破這張天劫鐵索蛛網就能提前出懲戒崖嗎?”齊麟看出此網暗合了易經的卦象,錯綜複雜,變化莫測。

“有點危險呢。”常羲擔心,天劫索上不時傳來通透電芒。

“冇事,你們先進入神胎。”

易經冇有時間浪費,就算是刀山火海,齊麟也得親自去一趟了。常羲給齊麟加持了一個天命‘沐九月’,接著和齊琪進入神胎。

齊麟一步跳上了那張鐵索蛛網。

偌大的蛛網鋪展於整片深淵山崖,隻要擺脫這張大網就能離開懲戒崖了。齊麟定睛一看,蛛網的卦象有點難以捉摸。

纔剛踩在鐵索上,天劫鐵索就猛烈抖動,一股電流從鐵索中吐出,滋滋滋滋,如同火花一樣燃燒起來。

齊麟還未一動,就被電擊中了,全身一顫。

“這是雷劫啊。”

洪荒雷劫也是得三十三重天溫養,是可以用來淬鍊肉身,超凡脫俗的,雷劫對元神能造成傷害,是以威脅很大。齊麟倒不怕這些,他連靁池都敢逾越,雷劫自然不放眼中。

天劫鐵索在不斷的搖晃。

齊麟點起腳尖,施展天縱地橫遁法,連連穿梭。

漫天雷劫一道道射上齊麟,這些雷電在半空形若各種兵器,刀劍斧棍,叉乾爪勾,齊麟施展兩儀印,一道道化解雷芒,隻是雷芒太過劇烈,擊打在身上發出燒焦一樣的味道,疼的鑽心。

天縱地橫遁被雷芒所困,能逍遙天地的遁法此時也是寸步難行。

“怎麼回事,這天劫網到底什麼來曆,這麼厲害,堪比先天法寶。”齊麟心中一驚,隻是幾個照麵就已經感受到鐵索的厲害,更加可怕的這些天劫鎖隻是用了不到半成的法力。

周圍的鐵網唰唰抖動,虛空一變。

忽然間,天劫鐵索化作一道‘雷天大壯’的卦象,震為雷;乾為天。乾剛震動。天鳴雷,雲雷滾,聲勢宏大,陽氣盛壯,萬物生長。剛壯有力故曰壯。大而且壯,故名大壯。

大壯卦的主卦是7卦乾卦,卦象是天;客卦是4卦震卦,卦象是雷。威力強大的主方,麵對剛剛出現的新生力量,無疑可以輕易擺佈客方,但是,也可能濫用自己的力量,給自己帶來麻煩。

齊麟立刻收斂了自己法力,放慢遁法。

就在他放慢的時候,天劫網中跳躍的罡雷也陡然變慢了,原本要劈在身上的罡雷就像是滴落的水珠慢慢悠悠的,齊麟甚至能輕鬆避開它。

這種短暫的錯覺隻過了短短數息,卦象又變。

漸漸地,齊麟摸透了天階蛛網卦象的變化,隻要配合卦中變化,控製自身的法力,這天劫網就不再話下了。

還好自己熟知堪輿術,要是換做其他人,這哪裡能過得去。

“奇怪,稷下學宮懲戒崖為什麼會有融合堪輿的陣法?”齊麟暗之思忖,自太古龍族滅絕後,堪輿術也差不多失傳,稷下學宮雖然有過這方麵的研究但也冇有聽說有什麼進展。

而且看著天劫鐵索像是萬年前混沌天庭時期留下的法陣。

“天劫成網,濁氣深淵,這個懲戒崖恐怕也藏了什麼秘密。”齊麟考古的天性敏感察覺到此地非同一般,應該隱藏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玄機。

不過現在也來不及去細想太多,當務之急還是儘快離開懲戒崖,出去以後再慢慢瞭解了。

齊麟心想,施展剛學會的‘白駒過隙’,在卦象一變時發力。

身影在虛空穿梭,瞬間就看見了通往出口的天劫鎖橋。

忽然就在此時,天劫網又變化出一個新的卦象。

這個卦是異卦相疊。離為陰卦;震為陽卦。

卦中生出一個大口,此口上剛下柔,宛若一個骷髏頭一口咬住齊麟,網中雷罡也如同烈油烹火,帶著劇烈的高溫。

“火雷噬嗑!”

齊麟認出此卦名為噬嗑卦,此卦正是闡釋刑罰的。

“不好。”齊麟拿出化血神刀,一道凜冽血色刀光劃破罡雷離火,骷髏頭頓時一分為二,破碎的骷髏頭與此同時化作一條條鐐銬纏上了四肢。

化血神刀將鐐銬全部劈散,好在這件至天法寶也是威力絕倫,能破金剛不壞。

離火罡雷凝練成了一個方圓丈許的刑具,是一個枷鎖。

枷鎖左右一夾,朝著齊麟脖頸夾去,裡麵無窮的霹靂電光閃爍,一層一層,好像一個縮小了的雷霆宇宙,讓人感覺到了浩大的震撼力量。

要是被夾住,那還了得,起碼得脫層皮不可。

齊麟雙手左右分開,掌心現出黑白,接著黑白一合,在他周圍出現了一個陰陽圖案,這陰陽圖又形成了一個旋渦,就把一道道襲來的雷火全絞入進旋渦中,這些進入旋渦的雷火就像進入了攪碎機器灰飛煙滅,正是兩儀生滅。

耗費巨大精力,齊麟終於是擺脫了天劫蛛網,到達了鐵索橋上,就在他穿過大網一刻,捆綁在山崖的鐵索就像是蜘蛛腿垂下,延伸在八個方向,消失不見。

“想不到這個考驗這麼難,難怪諸子也覺得不可能提前離開。”齊麟暗之慶幸,要不是身懷神通和對堪輿瞭解,這懲戒崖怕是隻能乖乖待到六個月為止。

“對了,這小子不知道能不能出去。”齊麟念頭一動,拿出天衍迴廊,打入了一道念頭。

支慶雲被天衍迴廊折磨的奄奄一息,這倒不是**上的折磨而是精神上的,天衍迴廊當初是堯帝設計對付入侵者的,裡麵融合了各種洪荒玄奧變化,齊麟自己都搞不清。被天衍迴廊這麼一折磨,支慶雲神魂幾乎是最虛弱的時候,齊麟將念頭打入進去,很快就進了他的識海,得知了他的一些記憶。

“原來如此,你居然是萬仙王朝慶雲王的公子,難怪有皇極之氣。”萬仙王朝是截教而立,但是冊封了七七四十九位親王輔佐,慶雲王就是其中一個,居然是排名前十的親王。

“你敢得罪我。”支慶雲迷迷糊糊,萎靡不堪。

“你就先待在懲戒崖吧。”齊麟收起念頭,將支慶雲從天衍迴廊放出來,接著又好心拿出青囊書幫他療傷了一會,又給自己療傷了一陣。

接著,齊麟施展了‘白駒過隙’,身影在空間留下幾道殘影,瞬間便到了鐵索橋的儘頭。

忽然。

齊麟停住腳步,前方出現了一名披著大氅女子,她就像是一尊石雕巋然不動。

“你不應該這麼早出來的。”女人對齊麟這麼早離開懲戒崖有點意外,語氣充滿了遺憾。

危險頓時瀰漫。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