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刑天!!

聽到這個名字,少昊眼瞳一縮,立刻一劍掃去。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通天徹地的雪白劍光和刑天斧刃戰交纏。

白帝終究是當年混沌天庭五帝之一,知道不少混沌天庭的秘聞,“刑天?難道是太古龍族的鴻蒙五種?”少昊語氣冰冷至極。

“你居然知道鴻蒙五種?嗯……那是幻夢飛雪,當年白帝之乘?”

光芒萬丈的優雅女人直視少昊,灼豔的眼瞳勾勒著她的身影,雪白如霜的鎧甲,通透如冰的長髮和那永恒凍結的冷豔容顏,一個熟悉的名字浮現在腦海。

“白帝?難道你是白帝?”

女人輕語,充滿意外。

“不可能,當年五帝都覆滅於天庭之戰,你又怎麼可能活下來呢。”

少昊也不言語,長劍將刑天一次次殺死,可是刑天一次次複活,她的血肉哪怕變成齏粉都再度複燃,神名有永恒之體但不意味著真正的永恒,縱是強如十祖都可能灰飛煙滅,唯有聖人和天道共存。但是眼前的刑天,哪怕殺了多次但絲毫感受不到任何將她徹底殺死的預感。

鴻蒙五種是太古龍族一個禁忌,鴻蒙初開,五行衍化宇宙萬物,這鴻蒙五種就是以五行所生,可謂掌控至高五行的存在,但是五行所生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裡麵的過程手段隻有太古龍族頂級神名才知道一二,就算白帝少昊也隻是知道鴻蒙五種一些皮毛東西罷了。

中央神國哪怕算儘天機的聖人都未必能參透被天道所孕育的鴻蒙五行。

“你是誰!”

少昊見殺不死刑天,目標瞄準了太陽光中的女人。

隻要殺了她或許就能破除五行。

白帝乘上幻夢飛雪,幻夢飛雪化作半麟之獸,神獸感應到主人心意,也使出神通,全身麟光圍繞朝著太陽光中女人發起衝鋒,少昊握緊手中長劍,藉助幻夢飛雪衝鋒,所有的神力都凝聚在劍中一點。

“少昊,你侵犯主母,可是大逆不道啊。”

女人不懼反而像是見到熟人一樣高興。

少昊麵無表情,幻夢飛雪化作神光日月在神劍下黯然,比太陽還要刺眼的光芒被重重地撕開,天地刹那陷入了昏暗。

可是女人依然是這黑暗中最耀眼的存在。

“既然白帝你還在,那太好不過了,就讓我們聯手再此封神中重現吾族榮耀吧。”

世上最美麗的光芒勾勒出她的容顏,女人微微一笑。

“是你!”

冰封的表情在太陽的光芒下溶解。

……

稷下學宮,內院,雙筍峰。

兩峰拔地而起,高七八百米,形長圓而尖,宛“瑤筍千年生一芽”,漫天浮雲在雙筍峰上漂浮,雖然不比天都峰,但在內院也是高峰,此峰變幻多端,每當夜幕降臨,在渡船岩向裡麵側看,又象老僧送客。在臨碧亭看,又象老婆婆轉首向外;再向前幾步看,卻變成了鬚眉畢備的老公公因此又有一個‘過客峰’

齊琪在其中一個山峰靜靜坐著,看著遠處浮雲。

蘇秦踏風踩雲,來到了過客峰,落在另一座山頂和齊琪雙峰對峙。

女孩兒從冥想裡睜開眼。

蘇秦揮揮手,友好打了個招呼。

齊天大聖依稀還記得她是鬼穀子的門生,在殷商時幫過哥哥。

“你哥擔心你,就讓我來內宮看看。”蘇秦嘻嘻一笑,盤腿對坐,她望著周圍的白雲蒼狗的景象,感慨道:“洪荒裡,也隻有稷下學宮可以讓人沉下心來呢。”

“你這次又想對哥哥乾什麼!”齊琪語氣不善。

“我們之間好像有很大的誤會。”蘇秦笑笑。“對了,齊琪你是在這領悟筋鬥雲嗎?”

“不過這裡的雲彩不適合。”

“那哪裡的合適?”

“當然是天界三十三重天的極風天,都是太古時期凝練幾十萬年的浮雲,每一朵都具有神力,當然,想要煉化可不簡單。”蘇秦道。

齊琪若有所思。

“對了,最近我聽說了一件事,也許你很感興趣,孫悟空。”蘇秦想起什麼。

齊琪冇有反應,蘇秦自顧自說著:“距離這九億裡東土有一個唐國,最近出了一個有趣的傳聞,據說有一個少女孕育著一個神名,此神名還未脫出凡胎,但是已經有天命在身,吃了她的天命可以讓人長生不老,踏入永恒之道,好像引起諸國各路修士追殺呢。”

“和俺老孫有什麼關係?”齊琪冷淡。

“沒關係,我隻是說說嘛。”

“如果你想讓我把她抓來給哥哥,你就想錯了。”齊琪知道就算是能一口成聖的天命在眼前,齊麟也冇可能去濫殺無辜。

“我那個師弟的性格,本師姐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如果齊麟能和她簽下契約,享受天命,對以後封神榜肯定很有用吧,你好好想想……”蘇秦一笑,接著禦風而去。

鬼穀,草屋。

鬼穀子看著穀中練著縱橫的少年,目光若有所思。

“師父。”

蘇秦回到屋裡,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孫悟空怎麼說。”

“雖然冇有答應,但是我看出她應該會心動。”蘇秦眨了下眼,分析道:“現在孫悟空的神使在稷下學宮修煉,大概也得一年半載,她一個齊天大聖無所事事也是虛度時光,我想孫悟空應該會去煉化筋鬥雲,再去大唐找那個天命。”

鬼穀子嗯了一聲,不做評價。

“師父?徒兒有一事不解?”

“你想問為師所作所為,意欲何為?”

“縱橫家捭闔之道,徒兒是知道師父用心的,隻是徒兒真的擔心師父安危,西荒之事,如果不是恰巧遇到齊麟能奪走萬獸無疆幡,當時師父就危險了。如今……”

鬼穀子優雅走了出去,“去看看你的師弟現在進展如何。”

蘇蘇歎了口氣。

齊麟正在鬼穀修煉,鬼穀迷霧鋪開了重重天羅地網,比之前更甚,分彆是‘臨淵結網’,‘月缺花殘’和‘經天緯地’

齊麟以縱橫之術在網中穿梭,如果說之前還能看透天地經絡踩在其中線和點中任意穿行,到了後來這些天地經絡就越來越淡,最後完全消失,這意味著天經地絡已經完全交融,腳下所踩之處就是點,身影所過之處就是線。

天和地,線和點已經隨他而起,隨他而落,到達了天縱地橫遁最高的境界。

不但如此,齊麟還能利用縱橫術的天地經絡製造鬼穀子這樣的天羅地網,不過效果遠不如鬼穀子這麼厲害就是了。

“五行陰陽開天地,縱橫捭闔定生息!諸子百家稱世紀,奇門鬼穀俱真經!”

正練得得心應手,齊麟忽聽作歌之聲而來,回頭一看,鬼穀子和蘇秦款款走來,齊麟結束脩煉朝她作揖。

“師父。”

“天縱地橫,我已經冇有什麼好傳授給你的了,接下來到何等境界就看你造化。”鬼穀子頓了頓:“我讓你像蘇秦留在我身邊,你應該不會答應吧。”

齊麟不好意思笑笑。

“聽說你兵家也有小成,為師再傳授你兵家的《本經陰符七術》。”王聽蟬細指一點,一道念頭進入了齊麟的識海。

本經陰符七術是鬼穀子親自創造的神通,結合兵家,縱橫家,陰陽家,道家,儒家多家思想凝練的精華,分彆有盛神法五龍,養誌法靈龜,實意法騰蛇,分威法伏熊,散勢法鴛鳥,轉圓法猛獸和損兌法靈著七種神通。

這七種神通都是修煉自身,比如盛神法五龍修煉五臟五氣,養誌法靈龜修煉百竅,實意法膛蛇修煉經脈,分威法伏熊修煉念頭,散勢法鴛鳥修煉眼睛呼吸,轉圓法猛獸修煉全身筋骨皮肉,最後的損兌法靈著則是將六術合一和神名無異。

這本經陰符七術是讓修士修煉成神名一般的體質將兵家的戰鬥發揮到完美無缺的地步,不過對齊麟來說,在有了五色司命神訣後隻能是錦上添花。

鬼穀子並不知齊麟有了這個神通,女人繼續說:“你儘快進入內宮學子,那裡纔是你真正能學習的地方。”

“遵命。”

“你先走吧。”

齊麟走後,鬼穀子對著蘇秦說:“蘇蘇,你去通知你的師妹,看她那邊準備怎樣,是時候該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聽到要去找師妹,蘇秦臉都垮了:“師父……我能不能不要去找她?”

“嗯?”

看到王詡瞳中的淡然,蘇秦急忙擺擺手:“知道了,師父。就算是刀山火海,蘇蘇都去。”

聽到蘇秦將師妹形容刀山火海,鬼穀子無奈一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