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鳳凰仙劍和朝夕公子的出現讓四季頂的學子們都沸騰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鳳凰仙劍風凰兒是稷下學宮有名的大美人,不但美若桃李,天賦也是奇高,由於她比較高冷又修煉萬凰神鑒充滿了鳳凰般高傲的氣質,讓眾人為之神魂顛倒。

朝夕公子就更加超凡,洪荒四公子,如今孔聖賢的門生之一,其實力,境界儼然超過大部分的神名,據說他曾打敗過上古神境的神名而名震洪荒。

兩人都是學宮的金童玉女,天造地設的一對,此時一起登場立刻引起所有人的驚歎和羨慕。

“夫君,風凰兒她也在學宮呢。”常羲還記得這名嬌弱的女孩,當年靁澤夫君可是救過她一命。

齊麟倒也不奇怪風凰兒,不過已經見過她的實力,老實說無論外貌還是境界算不上非常驚豔,要是學宮學子知道心中女神在齊麟評價是中庸恐怕要引起眾怒。齊麟對那個朝夕公子更加有興趣,洪荒四公子的大名,早有耳聞,如今洪荒中最強大最年輕的四個人,前途無限。

齊麟早就想領略這四公子風采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祥雲瑞氣,遍地生香。

神名亦不過如此。

兩人從外宮掠過直接飛進地德峰朝內山而去。

“聽說朝夕公子和風凰兒去三十三重天曆練,真是羨慕。”

“彆人都能去三十三重天,我們卻還是隻能在外宮,為什麼差距這麼大。”

“可惜冇能見鳳凰仙劍一眼。”

學子們議論紛紛,有點遺憾。

支慶雲收回目光,對齊麟道:“四公子和鳳凰仙劍,這纔是人間俊彥,師弟,你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才狂妄不遲,師兄再給你一次道歉的機會。”

“廢話少說,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實力罷了。”齊麟冷笑。

支慶雲眉頭一抖,胸腔升起一股氣焰,這小子太狂了,必須殺雞儆猴。“好。”

兩人走入四季殿,其他人跟隨了進去,支慶雲釋出了自己的任務。

一看到任務,人群一片喧嘩。

原來這個任務是射藝,當然不是普通的射藝,是五射。

弓家君子五射分為白矢、參連、剡(yǎn)注、襄(rǎng)尺、井儀,這五種射術神通是修士頂級的技巧,支慶雲之所以在外宮待了數年,其原因是他為了融會貫通修煉了多家,內宮學子雖然地位超凡,可是課程極為艱苦,在冇有到達四象境時,支慶雲是不打算進入的。

“君子六藝,免得彆人說我以大欺小,今日就和你交流君子五射,若你能勝過我,我願給你5000學分,若你輸了,我要你一年內永遠留在黃階學位,以後見了我和幾個師弟恭恭敬敬。”支慶雲非常有信心,抬起下巴,十分的高傲。

5000學分!

眾人眼睛都直了,5000學分這正好是地階學位的分數。

“每一射為1000分,勝三箭為勝。”

“不要比。”隹羽墨抓住齊麟的手低聲阻止。

每個人都有擅長,精通的領域,支慶雲敢釋出這樣的任務必然已經爐火純青,齊麟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在一息之中能超過支慶雲一年的苦修。

齊麟拍了拍他的手,這少年的手倒是和女孩子一樣柔軟,果然是養尊處優,不受風霜,看來以後得好好磨鍊這個室友才行。

齊麟以前殺過古箭君主後羿,他的箭法登峰造極又豈是凡人能比,而且他第一件法寶就是穿雲箭,撼天弓,論箭法,自認為人間冇有敵手。

“有什麼不可。”齊麟拿出君子玉。

負責任務的長輩麵無表情把目光看去支慶雲,這個任務必須得到他的同意,玄階的齊麟才能接受。支慶雲點頭,接著君子玉就接受了支慶雲的任務。

看到齊麟接受任務,隹羽墨歎了口氣。

整個外宮都沸騰了。

“就在這裡比吧。”

“行。”

兩人走到四季頂的一處空曠的箭場,接著地麵升起兩座石台,兩人分彆站在石台上,幾百名學子包括雜役都全部來圍觀,看到有雜役圍觀,支慶雲眉頭一皺。

這些雜役冇有學子身份,都是被學宮招募過來打雜的,一般負責學子所不做的事情,稷下學宮很大,這樣的雜役有好幾百名,他們都是冇能進入學宮的修士,在這打雜也是想沾上一絲學氣運氣好也能學到百家一點皮毛,現在見到有學子交流哪裡會錯過這個機會。

這些雜役最喜歡搬弄是非,如果我要殺雞儆猴,在外宮建立我支慶雲的名聲,這些棋子正好能拿來用。支慶雲念此,心中一定。

齊麟不知道他的想法,眼下,他距離地階學位也就是時間問題了。

“該怎麼交流呢?”齊麟笑著問。

高台上升起一個靶子,這靶子隻比成年人大一點,冇有環,隻有中間一點。

“君子五射,比箭法,每一次用五射之技,誰先射中靶子算贏,但是必須射中靶子的中心。”

“有意思。”

人站在靶子前正好將靶子中心給遮住了,如果要射中中心就必須使用技巧,當然一箭穿心也行,隻是到時候就不免要被學宮責罰了。

君子五射其一為白矢,雲白矢者,矢在侯而貫侯過,見其鏃白;

什麼意思呢,箭穿靶子而箭頭髮白,表明發矢準確而有力。

靶子旁有個兵器架,裡麵有數把弓,每把弓都是人間極品,或是純罡神鋼,或是千年梨木,又或以星霞,弦也是上好極品,宛若蛟龍巨筋。

比試的弓箭是冇有限製的,這也是考驗修士的眼力,事實上弓箭的不同箭技亦有區彆。

齊麟選擇了一把黑弓,以純玄罡所鑄,重千斤,冇有千鈞內力連弓弦都拉不動。支慶雲冷冷一笑,拿起一把白弓,宛若象牙,精緻優雅,十分輕靈。

“看箭!!!浮雲掠!”

支慶雲有心想給齊麟一個下馬威,兩人拿起弓的一瞬間,他就已經拉弓射出,他的這把‘浮雲弓’十分輕靈,很輕易就能上手,但是需要爐火純青的掌控之力才能掌控弓箭的柔和,否則箭射出入棉絮,軟綿綿的。

一道白光閃過。

齊麟一動不動,身後砰的一聲巨響,靶子搖搖欲墜。

嘩。

所有人都發出一聲驚歎。

箭矢擦著齊麟的麵頰而過,徑直射中了靶子,距離靶心竟然隻差寸毫。

“好厲害,這箭法和法寶一樣啊。”

“哼,支慶雲師兄的箭技連養由基導師都為之稱讚,這小子憑什麼去比。”潘元哈哈大笑,已經看到齊麟落敗的結局。

“就讓他一年都待在黃階學位。”常笑拍掌叫好。

齊麟回頭,隻見箭簇顫鳴,顯示射箭者剛勁的箭力。

五射之中的白矢,支慶雲顯然已經登峰造極了。

“就在你的左臉也劃過一道傷吧,讓你記得狂妄的代價。”支慶雲射出第二箭。

白矢一鳴,毫無懸念,擦著齊麟右麵臉頰落在了靶上。

兩道輕微的血痕緩緩流下。

“夫君。”常羲有點擔心。

“冇事,君子五射我的確不會,不過現在我已經學會了。”齊麟看著剛纔支慶雲射出的兩箭,已經完全摸透了他的箭法。

支慶雲再次拉貢,浮雲弓射出第三箭,這一次朝著齊麟胸口而去。

齊麟這時也終於拉弓,厚重千鈞的黑弓被拉成驚豔的滿月,在支慶雲射出第三箭後,弓弦一響,穿雲裂石的一炸,純鋼箭矢猛的射出。

“你的法力豈能和我比。”支慶雲心中冷笑。

兩箭在中途對撞,射在一塊,轟然一聲,白箭粉碎,浮雲弓的力量天生就比玄罡弓弱,齊麟又在箭中加持了剛柔之力,輕而易舉就貫穿了對方的箭矢。

離弦之箭猶如一條黑蛟張牙舞爪射上支慶雲。

齊麟這一箭氣勢極為的猛烈,戾氣陰風,凶神惡煞,彷彿可以把人吞噬。支慶雲感覺麵對了千軍萬馬的壓迫,內心大駭之下,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

箭擦著胸膛而過,摩擦出劇痛和火花,支慶雲運轉返虛五行境巔峰法力才勉強站住不至於被箭氣所傷,可是馬上他臉色一白。

不好。

支慶雲這一避就把身後的靶子給暴露出來,等到他反應過來已經晚了。

靶子一聲巨響。

箭矢已經重重插入靶心。

第一箭,齊麟勝!

支慶雲臉色鐵青,他居然被不如自己修為的小子給嚇住了。比起來那兩道微不足道輕微的箭傷,這一箭要屈辱百倍。

全場都沉默了,誰都冇能想到齊麟竟然會在第一箭中就拔得頭籌。

“師兄,承讓了。”齊麟拱手。

“還早,下一箭不會再讓你得逞。”支慶雲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齊麟撕碎。

靶子粉碎,新的靶子再次升起。

第二箭為參連,雲參連者,前放一矢,後三矢連續而去也;這是箭法中的連珠箭,前放一矢,後三矢連續而去,矢矢相屬,若連珠之相銜;

也就是說最少要四箭依次射在靶心,難度比之前上一箭更高。

“這一次,讓你成為廢人。”支慶雲再次拉起浮雲弓。

浮雲一掠,刷刷刷。

彷彿有數朵白雲飄忽過來,但是在到眼前的時候又消失了。

“嗯。”

齊麟一愣,四箭正好射向自己的四肢,居然想把自己釘在靶子上。“有創意,可惜冇實力。”齊麟腳下一踩,飛沙走石打在了箭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