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孫武環視眾人,一言不發。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見到所有人都安靜,女子手中一起,演武場中心紅砂捲起,化作一頭異獸的模樣,此獸是遠古異獸,形狀像豬卻長著白色的毛,毛如簪子粗細而尖端呈黑色,名為豪彘。有點類似箭豬,但是體型則龐大多了,有兩個成年人大小。

演練實戰也是兵家的特點,孫武說:“此豪彘大概在化神六道修為,我需要你們一個人出列,將其擊敗,但是不能使用法寶。”

“完成此課程的學子可以得到100學子分。”

有著學分的加成,眾人都摩拳擦掌想大顯身手,孫武眼睛一瞟,叫了一名身材虎背熊腰的男子,看上去孔武有力,和豪彘比不遑多讓。

這個男子一臉豪氣乾雲,原以為能輕易放倒,可是等到豪彘一顯神通就犯愁了,豪彘全身的毛髮索索一硬倒刺如劍,全身上下宛若披上鎧甲。再冇有法寶攻擊,他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豪彘全身倒刺極為鋒利可以和修士的飛劍堪比,念頭都碰不得。

豪彘的攻擊則是萬箭齊發,男人一番搏殺後,全身被豪彘的倒刺弄得傷痕累累,鮮血淋漓,但依然無法傷到這頭豪彘。

“你們有什麼辦法可以告訴他。”孫武對學子們淡淡的說了一句。

所有人絞儘腦汁,思考對付豪彘法子。

這頭豪彘因為是遠古時期的,神通怪異,全身不但刀槍不入反而一動能發出吹毛斷法的刀氣,這刀氣連元神都能絞滅,憑肉身根本冇有辦法抗衡。

齊麟也在場中靜靜看著,其他人眉頭緊鎖,他有點泰然。

“夫君,你有什麼辦法嗎?”常羲問他。

“想到一個,攻其腹處。”齊麟最先想到是這個,豪豬的弱點是全身皮膚裹著鎧甲,但腹部一定是柔軟的,是唯一可以攻破的地方,隻是豪彘的腹部一直貼著地麵,幾乎很難注意到這點。

“道友,攻腹部如何。”齊麟正想著,有人也和他想到了一塊。

說話的正是何守缺,老者經驗豐富,摸著鬍鬚微微一笑。

男人看著豪彘緊貼地麵的腹處,心中瞭然,他運轉法力,雙手插地,他修煉正好是返虛五行中土行,法力厚重如山嶽,手插地麵,立刻沉重的壓力在地底翻滾正好擊中了豪彘的腹處。

“妙。”齊麟讚了一聲,從地底攻擊腹部這個辦法倒是巧妙。

轟隆一聲,大地破開山峰如筍直刺蒼穹。

可是誰都冇有想到,這頭豪彘竟然熟視無睹匐在山峰上,居然不受任何影響,男人大喝一聲,施展了神通‘震山咒’,隆隆轟鳴,演武場塵土飛揚,兩座巨山拔地而起左右碾壓豪彘。以土行深厚的法力,一旦被碾壓幾乎很難擺脫掉。

兩座巨山將豪彘碾入了岩體中,男人臉上一喜。

忽然,情況突變。

山峰碎裂,豪彘身上的萬箭毛髮破出。

“豪彘以土行修煉,不懼這種神通。”孫武平靜的提示。

男人狼狽的接招,豪彘往前發起猛撲。

“腹部冇用,那隻能眼睛了啊。”齊麟轉念一想。

“攻眼。”何守缺笑容慢慢消失,叫了一聲。

男人聽了他的話,可是哪裡能攻擊到豪彘的眼睛,在他眼前,萬箭齊發,密密麻麻,根本不可能靠近。“導師,我不行。”他被箭刺中數發,痛得大叫。

齊麟張著嘴,這頭豪彘這麼厲害,這下他也冇有辦法了。

孫武一步來到他的麵前,手中一揮,將豪彘擊退,女人麵對豪氣的萬箭麵不改色說:“如今洪荒,無論神名還是修道之人都太過依賴法寶,冇有法寶,麵對一頭豪彘都束手無策。”

“我教你們《孫武兵法》,你們且看仔細了。”

女人靜如處子,手中持劍。

麵對豪彘的襲擊,她身影一錯,似鴻雁掠水而過,劍尖戳去豪彘眼睛弱點,豪彘故技重施,身上的倒刺全部射出,密集如雨護住,讓敵人無法再近一步。

孫武明顯不敵,往後退了數步,這一退讓諸位學子都有點失望,堂堂兵家兵聖,諸子,其境界可相當神名亙古居然會退怯。

她這一退讓豪彘塵世追擊,豪彘的鼻子很尖銳,似凸起的長矛就朝她一挑。

孫武退後,掃開劍雨,手腕一蕩,一道劍氣噴去了豪彘的後肢,豪彘避開,可是女人陡然發難,繚亂劍途一變就在豪彘的眼皮底下爆開,這一劍出其不意。

在孫武前的漫天劍雨被她掃出一個大窟窿,豪彘的弱點頓時就暴露在眼前。

下一息,女人劍勢從容,行雲流水穿過阻礙刺去雙眼。

眾人忍不住為她的攻其不備拍案叫絕,就在以為孫武要得手的時候,可是豪彘把頭一偏,眼瞳周圍射出無數毛刺。

“這都可以!”何守缺啞然。

豪彘早知眼睛是弱點已經修煉出防禦的神通,在敵人欺近雙瞳以為得逞時候,正好中了它的陷阱,眼瞳周圍的倒刺細如毛髮,一旦射入毛孔就能閉塞修士的毛孔血液,封住體內的真氣法力,是一種極為可怕的手段,往往因為修士專心以為攻其雙眼根本冇有辦法避開。

學子們心中一緊,齊麟則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來。

原來如此。

毛刺射向孫武,忽然,豪彘發現不太對勁,它的下身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隻見孫武這一招攻其雙眼竟然也是虛招,她腳下一踩,在豪彘專心對付她的時候,身下的空隙就露了出來,女人這一踩下,力量如地震響徹周圍,襲去的劍光早有預備的順勢一卷,把射來的毛刺全部絞光,腳下一震,豪彘被強大的力量震飛。

柔軟的腹部刹那間暴露出來。

孫武順勢抹去,劍光劃出一條驚豔的痕跡從豪彘的腹部掠過,豪彘有刀槍不入的軀體,但它腹處卻是唯一的柔軟,根本擋不住孫武的一劍,立刻重傷倒在地上,接著化為幾道虹光消散。

女人持劍而立,英姿威武,天神下凡。

全場鴉雀無聲,都驚呆了。

這一連串的聲東擊西,避實就虛,行雲流水,驚為天人。

“好厲害,不愧是兵家聖賢。”齊麟抽了口冷氣,孫武這一手攻擊實在太漂亮了。

“夫君,她的戰鬥方式好厲害呢。”

齊麟點頭,這兵家果然冇來錯,自己以後還能傳授驚豔給齊琪。

“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孫武的聲音像冰一樣冰冷,“以後演武我會依次傳授,你們自行去領悟使用。”

“現在誰上來。”孫武說,演武場再次幻化出豪彘。

見識到剛纔孫子高超的戰鬥技巧,眾人再次有了信心,隻是要想完全融入戰鬥經驗裡卻還是需要一點時間,包括何守缺在內的天階學子都最多對付豪彘取得上風,還是難以攻破防禦。

孫武理所當然表示認可,她的孫武兵法每一篇都需要一個月甚至更多時間咀嚼融會貫通,這些學子能學出雛形已經不錯了。

“孫子導師,在下想試一下。”

兵家課程即將結束,孫武正要離去,齊麟起身。

“嗯?你也想對付豪彘?”

孫武平靜的問。

“是的。”

“新生第一天就想對付豪彘,太自不量力了吧。”

“你才黃階學位,可彆想著一步登天!”

一些高學位的修士冷嘲熱諷,他們有的在兵家修煉幾十年了,要想把孫武所教的戰鬥意識融入神通中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辦到。

在過去兵家課程上,極少有人能在第一天上課就能完成第一堂課。

“你來吧。”孫武一視同仁,在她眼中所有的學子冇有高低都一樣。

眾人都等著看個笑話。

一息後,當齊麟驚豔的身影掠過豪彘時,豪彘轟然倒下,全場瞠目結舌。

“可惜還不夠完美。”齊麟回憶著剛纔的出招動作,還遠冇有做到孫武那樣行雲流水,不過憑著兩儀印他還是很霸道的掀翻豪彘。

“你雖然用了兩儀,但也算你過關了。”

孫武聲音依舊似寒冰冇有任何驚喜的變化。

齊麟的君子玉感受到了孫武的念頭,立刻就多了100學分。

“多謝師長。”這樣就差900分能升玄階學位。

“師長,學生有一事想問?”齊麟頓了頓。

“什麼事?”

“師長還有什麼課程修煉需要完成嗎?”

“你想升階?”

“是。”

孫武那如冰雕的麵容終於露出了一絲輕微的表情,女人的眼睛略帶讚賞。

“嗯。”

孫武微微一笑,氣息滾滾,數頭遠古異獸豪彘憑空出現。

“你練得還不夠完美,再將它融入貫通吧……”

……

內宮,太公峰

“司馬法——斬風式!!”

一名女子一聲大喝,手中雙劍橫掃過去,殺氣騰騰,捲過山頂,她的這一招剛猛無比竟是還帶著法家言行法隨的精髓。

“不錯,不錯,不愧是‘王權主宰’田穰苴,兵家和法家能如此完美。”

被她攻擊的身影在烈風中兀自落下,輕飄似鴻羽一般。

楊戩微微一笑,麵帶讚賞,二郎神腳尖點地,懸空著身子,手中從虛空拔出三尖兩刃槍。

“本座已經領會了兵家,現在看本座的。”

楊戩身影消失。

她的身影頓時出現在‘王權主宰’田穰苴的麵前,竟是化出數個,每一個身影都如兵家化身,田穰苴招架不住,幾招過後敗下陣來。

“截教天才,在下領教了。”田穰苴不甘心的認輸。

圍觀的內宮學子麵色凝重,神情肅然。

田穰苴是眾兵家中最傑出的一個,能將兵家《陰符經》和法家《鑄刑書》結合修煉到巔峰,可是卻依然敗給了楊戩。這讓田穰苴有些挫敗,她在學宮修煉五十年,今天是一夕落敗於新生,雖然這個新生是神名可還是讓田穰苴很不甘。

“你不必不甘,本座來之前曾練過《六韜》和子牙師姐交流過,你自然勝不了本座。”楊戩平靜的回答。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