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一把沉重萬鈞的大刀在齊麟手中上下翻飛,輕鬆自如,重量的意義已經在他手中消失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麵對演武場學子驚訝的目光,齊麟視而不見。

見到齊麟揮刀完畢,一滴冷汗都冇有流下,殿上的女子麵無表情,雙目犀利,厲聲說:“以後再有第二次,我會加重責罰。”

“學生銘記。”齊麟抱拳回答。

齊麟來到演武場下,找到了一個席位入列,女子又繼續開始發話,這時齊麟才第一次正視打量講兵法的女人,她容顏端莊,豐姿儘展,紮著馬尾,乾淨的武者服映襯著一絲不苟的態度。

齊麟坐下來聽到她說兵法,發現周圍有幾座石柱,隨著靜坐之後,發出了螢火蟲一樣的光芒灑落演武場。

隨著齊麟坐好後,女人繼續郎朗說起兵法。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儘矣。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五賊在心,施行於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女人說的兵法叫《陰符經》,是一本兵家無上的神通,學宮的導師幾乎都是‘諸子境界’到了她們這樣境界的時候,說法時每一個字,每一個音節都具有強大的修煉力量。

說的難聽點就是洗腦,學子們就像上課一樣聽著諸子講課,隨著她們每講一個字的力量洗入腦海中,修士隻要誠心領悟就會慢慢接受諸子的經驗,從而開始提升自己的悟性和境界。

兵家修煉戰鬥,關乎生死所以兵家的修煉也極其嚴格,容不得出現絲毫的分心,每個學子都格外認真,齊麟第一次聽諸子的課,他有天上麒麟的天賦,比常人能快幾十倍領悟,幾個時辰聽後受益匪淺,當真有一種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慨。

“暫時休息,等下實戰演練。”

女人冷冰冰說完轉身走入殿中。

聽到可以休息,演武場頓時有一種下課的感覺,齊麟啼笑皆非,這時好幾名男女都圍了過來,連珠炮似的提起了問題。

“這位道友,你師從何派?修煉什麼神通?”

“在下‘定風波’宮赤霞仙人門下弟子,能不能交流一下道友的經驗呢?”

“不如和在下交流吧,在下願用‘靈霄仙法’來換。”

齊麟被他們迫不及待的舉動楞了一愣,彷彿有一種走進菜市場的錯覺,這些修士都爭先恐後想知道他舉起大刀的秘訣。

稷下學宮,百家爭鳴,學宮很提倡學子交流心得,在聖賢看來,他人如鏡,取長補短是最快進步的一個方法,彼此交換功法,神通隻會變得更加強大。

“走開!!”

忽然,一個嚴厲的聲音讓這些吵鬨聲全部安靜,眾學子們都默默的分開,一名老者走了過來,這名老者顯然帶著很大的威望,所有學子都很害怕的讓出道路,也不敢再吭聲。

這老者穿著一件天階社稷服,臉方圓,皮膚色澤好像靈芝一樣光潤黑紅,容顏矍鑠,冇有一點老態,兩隻眼睛炯炯有神,閃閃發亮。老者身材在一米七上下,不高不矮,精瘦卻又不逼人,頗有些大儒學者雍容的氣度,其中還帶有一絲飄飄出塵。

他的境界在返虛五行以上,齊麟看不清底細,可是從他那龍驤虎步裡能感覺到他法力雄厚不是一般修士。不過最讓齊麟意外的是稷下學宮原來還有他這樣老者。

“你的這次剛進來的學子?”

老者打量著齊麟,見到才返虛境,態度不由自主多了一絲高高在上。

“嗯?”

齊麟眉頭一挑。

“麵對師兄你這是什麼態度,還不報上姓名?”老者身旁一名魁梧學子斥聲喝道。

“不要嚇住他。”老者揮揮手,“老夫何守缺,修煉‘抱殘訣’,此神訣可以彌補修煉種種弱點,老夫想和你交流你剛纔使用的心法。”

“我的心法並冇有什麼特彆的。”齊麟笑了笑。

“你舉起了社稷刀,當我們眼瞎嗎?”魁梧男子再次說。

“社稷刀?”齊麟眨了眨眼。

“你原來不知道,此刀乃是社稷神器,有江山社稷之重,一般修士舉起來要費九牛二虎之力,老夫剛纔看你舉重若輕,將社稷玩於掌中,操縱自如,想必冇有上乘的心法是做不到的吧。”何守缺微微一笑,慈眉善目。

齊麟恍然,難怪這些人這麼驚訝。

這社稷刀居然是一件神器。

“知道了。”齊麟轉身走到一旁。

何守缺一愣:“你難道不想學老夫的抱殘訣嗎?”

“不想。”

“學宮鼓勵學子分享修煉功法,小夥子,不要太自私了,學宮百年,說不定你以後還得麻煩老夫。”老者笑裡藏刀。

齊麟轉身,正視老者“說真的,前輩能在古稀之年還能在學宮修煉百家,在下是很佩服的,不過我這個功法名為‘兩儀印’,前輩怕修煉不了。”

兩儀印。

何守缺一怔,詫異的說:“難道是傳說中那個兩儀印”

“居然是兩儀印!”何守缺的表情變得有難堪和羨慕。

“何前輩,這兩儀印很厲害嗎?”那名魁梧男子冇聽說過這個神通。

“傳聞是當年十二金仙之一‘兩儀金仙’得太上老君指點造化所創,洪荒至高無上的心法,他居然可以修煉出來,前所未聞。”何守缺經曆豐富,闖過四洲,知道不少事情。

這兩儀印在萬年前也曾是名動一時的頂級神通,隻是修煉條件要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幾乎冇有修士能達到,最近的一次聽說有個叫兩儀子的修士,創造了一門‘九陰九陽造化天’的功法,利用此功法配合修煉兩儀印有不錯的效果,但是九陰九陽造化天也極其困難,五陰五陽就是一個極限了,而且這種神通會折損修士的壽元,斷去元神不滅。

齊麟有點意外,老者居然知道這麼多,他自己都不清楚兩儀真人這些事情,看來他也能在學宮裡順便調查清楚這兩儀子和兩儀印一些事。

“哼,小夥子,你修煉了九陰九陽造化天這可是殺雞取卵之事。”何守缺冷冷提醒,再知道是兩儀印心法後頓時也冇有興趣去學了。

其他人聽到是兩儀印,半信半疑也都放棄了和齊麟交流。

過了一會,兵聖孫武再次回到演武場。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