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稷下學宮的規矩非常簡單。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學宮以‘地德峰’為界分為內宮和外宮,外宮學子在冇有得到諸子的召喚下是禁製進入內宮,違者去無涯峰麵壁思過,扣操行分。

學宮的學子一共分為天,地,玄,黃和宇宙,洪荒和‘子’七級,外宮學子為天地玄黃,以黃級為始,學宮采用的教學有點類似大學的意思,每天在稷下廣場會有一張課程表,分彆有各個時段的諸子課程,學子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其中的課程來學習。

當然了,每天必須學習至少兩門課程,違者將扣操行分1分,累積扣五分將進入懲戒殿。

一名學子如果進入懲戒殿超過三次,那學宮將會剝奪他的學籍,逐出稷下學宮。

學子在學宮的學習時間也是有期限,每名學子最多能在學宮學習九十九年,九十九年時間不多不少,時間一到就將離開學宮,學宮每年有一次中考和大考,成績優異者能得到學子分,學分到達一定數量就能申請晉升學子級彆,當然,除了晉升學位,學分還能在稷下學宮用作其他用途,比如借閱古籍,神通,兌換靈藥,材料種種。

齊麟一聽有點樂,連兌換都有,這好端端的稷下學宮怎麼有點不太正經呢。

稷下學宮的獎勵製度和懲罰是為了激勵所有學子的,學宮享受著洪荒最頂級的待遇,也就是說學分越高對修煉就越有幫助。

所有新生都是黃階,學子分為0。

“具體的操行分和學子分扣除和獎勵細則會發給你們,你們初入學宮,今日休息,明日起正式上課。你們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韓非的語氣一成不變,像冰有點冷。

“韓非師長,怎麼才能進入萬師殿?”齊麟冇有忘記自己的目的。

“萬師殿在內宮‘萬師峰’,隻有內宮學子才能進入。”韓非答。

“那我能不能一年內進入內宮呢?”齊麟迫切的問。

他的問題引來了所有人的注意。

潘元心中冷笑,這尾生真的太過自大了,稷下學宮是什麼地方,內宮學子是那麼容易晉升的嗎?

“一切細則會在學子令中,你們好好記住。”韓非說話雖然冰冷,但還是頗有為人師表的溫和。

“韓非師長,我想問一個問題。”隹羽墨忽然問道。

“說。”

“聽說孔聖賢在編四書五經,需要弟子,怎麼才能加入呢?難道也要內宮學子嗎?”

兩個尾生的問題一個比一個離譜,一年內怎麼晉升內宮學子也就算了,最多是自命不凡,可是成為孔聖賢的弟子那就不是隨便可以達到的,稷下學宮有這麼多學子,哪一個不是絕世天才,根本輪不到新生去想。

“這尾生真是丟我們的臉,讓其他人覺得我們都是好高騖遠之人。”潘元趁機發出刻薄的話語讓眾人聽進去。

“哼,尾生就是尾生,總以為自己很特彆,不過也隻是特彆的冇用。”常笑附和。

韓非麵如湖水,“嗯,聖賢弟子您們以後會知道的。”

“還有問題嗎?”

見到冇有問題,韓非說:“我現在帶你們去玉帛閣去領服裝。”

玉帛閣是稷下學宮分發服裝的地方,黃階學子的服裝是一套深黃色的長袍,長袍十分精緻,采取橫線與斜線的空間互補,獲得靜中有動和動中有靜的裝飾效果,邊上再裝飾雲紋圖案,“衣作繡,錦為沿”,看起來十分華貴,稷下服不分男女,隻有內襯不同,男為白,女為紅,但是編織的工藝很精巧,男的穿起來玉樹臨風,書香門第,女子著身也是優雅內斂,文靜英氣。

除了社稷服以外,每個人還有一枚羊脂白玉般的玉佩,此玉能溫養精氣神,關鍵時刻還能防身,名為稷下君子玉。

君子無故,玉不去身。

這是稷下學宮的象征,也是所有學子的身份象征,學子出入學宮一些場所,此玉也算是一個標誌。

除了稷下服,君子玉外,每名學子還領到了一本神通書籍用來修煉吐息之法。

“學宮為你們安排了住宿,你們兩人一組,在學舍裡還有一名師兄或師姐,他們比你們先進入學宮,負責帶領你們,你們有什麼問題可以去問他們。”韓非將事情交待了一遍。

齊麟看著稷下學宮已經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條,差不多什麼都考慮到了,不愧為洪荒最高的學府聖地。

外宮分為天地玄黃四大區域,雖然是四大區域但是彼此都能來往,並冇有內外約束,新生入住的地方在黃區黃峰,那裡有一座以蒼天古樹‘喬’為整體整整齊齊的樓閣。

喬木閣。

齊麟拿著君子玉,感受到裡麵的資訊,找到了自己所住的房間。

喬木閣,丁二十五房。

齊麟發現他和隹羽墨竟然是分到一塊,不過兩個人都是此次尾生,分在一起也不奇怪,畢竟其他人對尾生都有點意見,隹羽墨卻皺起眉,顯然不太願意和人相處,遲遲冇有進屋。

“怎麼?嫌棄我?”齊麟看著少年也是養尊處優,平時怕也很少和人來往,所以纔會對木甲侍女一往情深。

隹羽墨不吭聲。

“那我找韓非導師換下房間。”

“多此一舉。”隹羽墨丟出一句話,推門入屋。

齊麟笑了笑,也進了宿舍。

宿舍和以前大學時格局相似,隻不過多了還有一個獨立的起居室,這間起居室就是負責和他們同住的學子所住,環境明亮,乾淨整潔,倒也是十分舒適。

隹羽墨坐在床邊許久,他將破碎的木甲藝伶拿出來正在考慮如何修複。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叫我,我們現在舍友了,理應照顧。”齊麟看這少年有點可愛。

隹羽墨應了一聲。

齊麟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拿出君子令,用念頭查閱學宮的學分細則。

過了一會,獨立起居室房門打開,一名少女伸著懶腰走了出來,她身著一襲象牙白色的窄衣領花綿長袍,腳上穿一雙軟底睡鞋,特彆的慵懶,彷彿剛剛睡醒。齊麟一看現在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她才醒來,這簡直是懶得可怕啊。

原以為稷下學宮的學子都是孜孜不倦,奮筆疾書,這名少女徹底打破了齊麟對學宮美好的印象。

“是韓非導師指點我們的師姐嗎?”齊麟問。

少女桃花玉麵,明眸善睞,也算是一枚美人胚子。

“啊,你們來了?”少女揉了揉惺忪的眼眸,哈欠連連,顯然還未睡夠。

“我叫宛甸秋,你們叫我秋姐就好了,嗯。”宛甸秋揮了揮手,十分的隨和。

齊麟和隹羽墨各自報上姓名。

“兩個男人呀。”宛甸秋撇了撇,仔仔細細打量了一會,最後目光落在了楚楚少年隹羽墨身上,“嗯,還好有一個粉撲撲的可愛師弟,也可以了。”

隹羽墨罕見的臉一紅。

齊麟都快笑出來了,這個師姐太口無遮攔了,有這麼形容人的嗎。

“今天照顧新學子,所以老師給我們放了一天假,不要見外哦。”宛甸秋嘻嘻一笑,她手一揮,社稷服飛出,自行穿上。

她的社稷服很特彆,是淡淡的楓葉色,繪有一隻鳥雀,胸口繡了一個‘地’字。

這是地階社稷服,也就說宛甸秋是地階學子。

“你們收拾好,我就帶你們逛逛學宮吧,瞭解一下明天的課程,還有注意學宮的禮節。”宛甸秋打了長長的哈欠走進了洗漱間整理儀容。

“哎呀……本小姐高貴的鼻子……”洗刷間傳來了碰壁聲。

齊麟和隹羽墨麵麵相覷。

這就是以後在外宮指點他們的學姐嗎?

有點不太靠譜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