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施主如果想去天銘山,清淨香最好在卯時點燃時效果最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清淨寺方丈忍不住對齊麟的喜愛不由好心提醒一句。

齊麟謝過一聲。

帝釋天看了一眼寺廟,若有所思,一同拂袖而去。

“這男子有我教慧根,若能入我西方,定能弘揚我佛聖法宏願啊。”方丈一聲感歎。

周圍的弟子們雙手合十,深以為然。

……

“主持說卯時點香,不如我們先在這休息一晚,明早卯時再上山。”齊麟邊走邊道。

帝釋天的姿態很奇怪,女人腳尖點地,離地懸空,如若飛仙,不沾塵埃。

“你不懼本座?”帝釋天平靜的問。“你是何人?”

“我乃一介散修,對西方教有些瞭解,我佛說眾生平等,我為什麼要懼你?”齊麟反問。

帝釋天眯起眼眸,她乃無上神名,神威如嶽貫三十三重天,返虛境界再她麵前是絕不可能像齊麟這樣淡定自若。

“眾生平等這種話你也會信嗎?”帝釋天不屑的說。

洪荒世界可以有很多信以為真的鬼話,但是眾生平等絕非之一,從孕育神名的那一刻開始,人和神就有高地之分。

就算西方教自己都不敢說和三教平等。

齊麟很奇怪她語氣的反感:“姑娘既然不信西方教,為何還要打算去采蓮花?”

“本座有說過去采嗎?”帝釋天嘴角掠過一絲譏諷。

兩人在山下過夜,齊麟對帝釋天還是挺好奇的,可是女人看上去並不好交流隻能作罷。晚上,齊麟又趁著月光修煉五色司命神訣。

淡青色的氣息在五臟流轉溫潤百脈,五色司命神訣自靈夢傳授以來,齊麟已經練出了青色,青色神光屬五行之木,木行能生髮法力,對變化遁法神通極有益處;在青光練出後,他就開始修煉五色司命神訣第二道黃光,每一次修煉五色司命神訣五臟六腑,四肢百骸都彷彿要融化,豆大的冷汗從額頭如雨下。

齊麟忍受這劇痛,運轉黑白混元訣來緩解痛苦,調息司命之力。

數個時辰後,他才慢慢停止。

“這樣修煉下去太慢了,要蛻變九十萬次才行。”齊麟皺起眉,第一道青光隻需要在體內運轉九萬次周天,第二道則要九十萬次周天,第三道九百萬,要將五色司命神訣全部修煉就需要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次,就算一晚最快九百個周天,那也要一百多萬天。

難怪說修煉無歲月,隻是要長生,靈夢的這個神通太誇張了。

不行,這樣下去,就算到下個紀元都練不出來,要找些靈藥寶物來加快速度,齊麟暗暗思忖。

帝釋天眼睛半闔,凝視齊麟也不說話。

晨曦朝露。

齊麟和帝釋天再次上山,前行了一段時間就看見了濃濃的白霧飄來蕩去。此時已經是卯時,帝釋天等著齊麟點燃清淨香,齊麟拿出香,一隻手忽然抓住帝釋天的手腕。

“嗯?”帝釋天眼神蘊含比白霧更濃的殺氣,還從未冇有男人敢碰她的身體。

再她殺心起來時,齊麟不緊不慢解釋道:“你如果想和我上山,我們的手就不要分開,不然我不能擔保點燃香後,這迷霧會不會把我們兩個分開。”

帝釋天一想有些道理,但還是對齊麟敢理所當然握住自己手腕很是不快。

這個男人真的對自己毫無畏懼之心。

“你覺得我侵犯了你的神威嗎?”齊麟笑了笑。

帝釋天冷冷看著,你知道就好。

“我隻是想幫你,你在清淨寺冇有動手,應該也是忌憚什麼吧。”齊麟早就看透,“如果我們不能一起,你恐怕也冇有辦法。”

“你不但膽子很大……還很愚蠢。”帝釋天冷哼。

“願聞其詳。”

“能讓本座忌憚的力量,你幫助本座上山不也是得罪她嗎。你說,你這個做法是不是很愚蠢。”

“我可不這麼覺得。”齊麟聳聳肩。

“那就等著看吧。本座倒要看看山上是誰在故弄玄虛。”

齊麟將清淨香點燃,就見一縷清香隨風飄蕩,清淨香散發出幽幽的藍光,如澄清湖水猶如碧藍的天空,一縷香菸飄進了迷霧中,如同一條小徑。

齊麟一手持香,一手抓住帝釋天手腕,進入了白霧。

煙在霧中被渲染髮出淡藍色的光芒,兩人跟隨清淨香引路,一路上也是暢通無阻。隨著清淨香慢慢燃儘,白霧卻是冇有一點減弱的跡象,指引的香-煙漸漸微弱,“這要走多久?”齊麟皺起眉,感覺這條路無窮無儘,不過既然有清淨香引路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差錯。他隻能耐著性子,繼續往前走。

“心對心無取,隨心心無掛,念觀念無舍,隨念念不迷……”

忽然,耳旁傳來了輕輕的唱聲,聲音柔美又莊重。

這嗓音不是帝釋天的。

齊麟一愣,驀地回頭,就見抓著手腕的女子已經不是帝釋天,變成了另外一個女孩,這女孩約莫十七八歲的年齡,麵容很平淡,算不上美貌,她笑吟吟的看著齊麟。

“你是誰?”

齊麟心中一突,放開了手,戒備的問道,眼角掃了下週圍,已經看不到帝釋天的身影。

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齊麟發現自己居然冇有一點感覺。

“你要采無垢蓮花,就要聽吾一言。”

女孩笑眯眯的告誡。

“你說。”

齊麟凝重,雖然女孩看上去人畜無害,可是能神不知鬼不覺將帝釋天替換,傻子纔信她的實力會和外表一樣平淡。

“我說。”

女孩嘴角綻放出無邪的笑容,朝著齊麟麵龐抓來。

就在這一抓之下,她的身影化作一道清淨藍煙竄入了齊麟的耳鼻眼口中,齊麟猛地一退,立刻感覺到全身皮膚如臘一般在開始消融,可以看見體內的五臟六腑也如冰水化解。

從未有過的痛楚占領了全身每一個細胞,讓齊麟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生不如死。

巨大的痛苦讓齊麟忍不住叫出聲。

藍煙就像是細菌,病毒立刻感染了全身,肌肉如蠟層層融化,齊麟運轉五色司命神訣,一道青光護住體內臟器,讓消融的身體器官組織又癒合。

“哦,真有意思。”

藍煙在空中幻化成一縷女孩的麵容,她瞧著齊麟使出的神通組成一個意味深長的邪笑,藍煙繼續鑽入齊麟的胸腔,身體臟器融化的更快。

齊麟拚命守住自己的意誌,冥冥中聽到女孩的唱聲繼續。“無得亦無生,煩惱即菩提,諸幻性圓滿,無來亦無去……”

器官剝離,露出了跳動的心臟。

心臟發出翠光抵抗著藍煙的侵襲。

“麒麟之心?”

神秘的聲音帶著意外的驚喜。

微弱的麒麟之心配合五色司命青光重新煥發生機,齊麟低聲一叱,拿出化血神刀,對著藍煙女子砍去。

血色刀光凜凜切開煙霧,可是藍煙少女無視這件至天法寶,身形隨意變化,在破碎後又凝聚。

“人的痛苦源自於你的感受……亦無感受亦無痛苦……”

少女說著,藍煙一繞。

化血神刀綻出一抹鮮血淋淋的驚豔,可是所有的刀芒在她的麵前都形同虛設。

“你是誰。”

齊麟咬牙切齒,使出兩儀印。

“我是你的痛苦。”

身體再度溶解。

“當你接受了我便不再痛苦。”

就像是偈語猶如機鋒,可是身體融化的疼痛讓人根本無法去思考,痛感抓住了齊麟身上每一寸,每一寸像是紮滿了針。

恍然間,齊麟額頭出現齊天大聖的神符,一種奇異的力量瀰漫全身。

齊麟彷彿看見了一座山。

山上有一名女孩,她的身影充滿了千年的孤獨,她望著寬廣的天和地,眼中充滿了令人心疼的寂寞,然後她就這麼看著看著,蜷縮著身子化為了一尊石頭。

“齊琪?”

齊麟恍恍惚惚看著齊琪在眼前,也不知是孤獨感染了他還是那份落寞超越了痛苦。

突然之間。

齊麟覺得自己好像寧靜了。

麒麟之心停止了跳動,不再散發翠光庇護,手中的化血神刀收斂了血腥的氣息也慢慢隱匿。

齊麟閉上眼,任由藍煙感染了全身組織和器官。

身體在一點點消失,藍色煙霧吞噬了他所有臟器,直至最後一顆心臟,女孩的餘音綿綿地迴響在這個世界“生死性真如,無生亦無滅,一心顯三藏,三藏性寂然,故曰涅槃寂靜……”

……

“施主……施主。”

許久許久,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著,齊麟慢慢睜開眼,一張花容月貌在眼前。

“施主,你醒了。”

少女微微一笑。

齊麟覺得自己睡了一覺,再看看自己身體,哪裡還有被融化的跡象,之前所發生的一切猶如一場夢。

夢嗎?

不可能,那感覺太真實了,不可能是夢也不會是幻覺,齊麟擰眉。

“帝釋天,你剛纔有冇有出現過異常?”齊麟問。

帝釋天麵容高冷,不願回答這個問題,可是從她疲憊的眉宇中已經明顯有了答案,果然,這道迷霧還有什麼玄機。

“兩位施主,能穿過塵世的迷茫看來和西方教有緣呢。”

女子淡淡一笑。

“我們現在在哪?”齊麟問。

女子伸手指了指上方。

山頂有一棵菩提樹,樹下有一個池塘,一泓碧水波光盪漾,一株潔白的蓮花安靜的矗立著。

正是無垢蓮花。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