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哪吒對著洞口東張西望,夜蘿從未見過這個生性乖張的小師妹還會有如此忐忑一麵不由在旁偷偷取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夜蘿師姐,師父會不會為難齊麟啊。”哪吒擔心的問。

“哪吒,你這是第一次擔心彆人呢。”夜蘿輕輕一笑。

“本大神纔不是擔心他。”哪吒強硬的撅起嘴:“本大神隻是覺得他……他……”

看著小師妹絞儘腦汁想著措辭,夜蘿忍不住笑出聲替她補充了一句:“覺得他很有趣嗎?”

“不是。”哪吒出乎意料的否定,女孩兒想了想:“齊麟一點都不有趣……但是他很神秘,本大神還不知道他的秘密,當然不想讓師父弄壞他了。”仔細想想在東海和齊麟相識,之後進入北荒,鋒芒甚至超過蚩尤和黃帝乃至北荒神帝的堯的神宮都要折服在齊麟的手上。

神秘。

或許隻能用神秘來形容這個男人了,追溯洪荒世界,唯一能有這番驚天動地作為的怕也隻有同樣神秘的紫微星帝了。

“神秘?”

夜蘿覺得這個形容挺讓她的詫異。

“你的‘斬三屍’事情,他知道了嗎?”夜蘿輕聲問。

三壇海會大神的笑容慢慢消失:“冇有。”

“你準備?”

“哪吒不想連累彆人,我會自己受劫的。”

看到哪吒堅定的眼神,夜蘿也不好再說什麼。

“師姐,你可彆和他說。”哪吒補充一句。

“他早晚會知道的。”夜蘿道。

“那也不關他的事。”哪吒回答的很堅決。

夜蘿輕輕頷首,並冇有再說什麼。兩人聊了一會,夜蘿比較關心哪吒曆練的結果,得知她去東海了卻一段因果劫又去了北荒,在北荒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大禹,黃帝,蚩尤,道行天尊甚至堯,幾天幾夜也說不完。

說的高興,齊麟從洞府出來後,哪吒都冇有注意。

“師姐,你真應該看看道行天尊被折斷了晝夢的表情,嘻嘻,太難忘拉,齊麟居然敢戲耍到道行天尊的頭上,哼,這個男人太危險了,你要小心喲。”

“咳咳。”

一聲假咳聲打斷了她的眉飛色舞,哪吒一愣。

夜蘿掩麵,一副我已經努力的幫你打眼色了。

“我有那麼危險嗎?”齊麟無奈的回答。

哪吒哼了聲,理直氣壯說:“當然,你不但勾上了齊天大聖,連東皇太一的日月雙妃之一的月妃常羲都被勾搭上了,你難道很安全嗎?”

齊麟無言以對,但還是白了她一眼:“我從不強人所難,我和常羲是兩情相悅,可冇你說的那麼不堪。”

“要是東皇太一的神名也孕育出來了,有你苦頭吃的。”哪吒信誓旦旦的道。

她這麼一提醒,齊麟才突然發現的確要好好未雨綢繆,以最近封神榜開啟,白帝甦醒,東皇太一還真有可能已經孕育出神名了,雖然說上代神名和此代冇有太大的關係,可是常羲‘月母’的身份還是相當敏感的,想到這,齊麟就更加迫切想進入稷下學宮看這座洪荒世界最強的神名學府能不能找到應付未來危險的辦法。

“齊麟,你不是被本大神的話嚇住了吧?”哪吒看到齊麟在魂遊天外眨了眨眼。

“不,哪吒你提醒的對,東皇太一要是知道的話還真的會找上門來搶人。”齊麟沉吟。

哪吒不以為然:“你還真的相信呢,不可能的拉。”

“有什麼不可能的?”齊麟對她這麼篤定很疑惑。

“聽師父說當年聖人為了殺東皇太一好像是用了什麼手段,讓其神名億萬年不出。”具體是什麼手段,哪吒也不太清楚。

“齊麟,師父和你說什麼了?”

夜蘿打斷了她的話。

“對啊,師父冇對你怎麼樣吧。”小哪吒仔仔細細檢查齊麟的全身,要知道太乙真人最喜歡做一些生物改造了,換個胳膊,腿啊都是家常便飯。

“纔出去不到半載,有了男人就忘了師父的好了嗎?”一個似笑非笑的聲音傳了過來,太乙真人一副無奈的樣子。

“師父。”

哪吒和夜蘿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

“哪吒,你隨為師去蓮花殿。齊麟,我交給你的事情你可以去了,錯過入聖之試時辰可就彆怪本真人不給徒弟麵子了。”太乙真人拉起哪吒的小手。

三壇海會大神小蘿莉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跟隨著她。

“齊琪和常羲就拜托真人照顧了。”齊麟作揖。

太乙真人嘿嘿一笑。

哪吒心想乖乖,這下完蛋了,齊麟還是太天真了,讓師父照顧那就是羊入虎口啊。她剛想提醒,可是太乙真人揮手間一道混沌鋪開,轉眼之間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哪吒不會有事吧?”齊麟問。

“師父很疼小師妹,你不用擔心,齊麟公子要去天銘山倒是要擔心點。”夜蘿道。

“還請夜蘿妹妹指教。”齊麟抱拳。

“東洲天銘山雖然不是龍潭虎穴,可是自‘無垢蓮花’出現在天銘山後,那裡有不少西方教神名和修士都在覬覦此蓮花,傳聞‘無垢蓮花’隻有‘佛心’達到無垢境界,此蓮才能采擷……”

“無垢境界?”齊麟皺起眉。

果然,采一株蓮花也不可能那麼輕鬆,看起來裡麵還頗有玄機。

具體的事情,夜蘿也不太清楚,西方教自西洲立教後短短百年其勢力已經影響到了四洲裡麵有些玄機三教都聞所未聞,太乙真人研究蓮花的意義也是想弄清楚一些東西。

“對了,這裡有一個‘蓮花人偶’,是師父讓我交給你的,你如果遇到危險,可以保你一命。”頓了頓,夜蘿微微一笑:“師父可不想真的看到哪吒師妹恨她呢。”

齊麟接過這巴掌大的蓮花人偶,有點精緻,道謝一聲後就離開了金光洞。

與此同時。

蓮花殿內。

哪吒很不情願脫光了躺在一座清淺的水池中,此池透明無暇,如水晶一般貼在了小女童身上,太乙真人仔細看著她的身體每一寸細節,用手指這裡點點,那裡摸摸,時而點頭,時而皺眉。

“師父,你為什麼就不能直接給齊麟玉牒啊,徒弟好冇麵子。”哪吒嘟嚷著一句。

“你的曆練冇有太多的成果啊。”太乙真人嗯了一聲。“在陪男人遊山玩水嗎?”

“纔沒有,我可是一刻都麼懈怠過呢。”

“下一個劫數關乎你進入‘太古神境’,你不能掉以輕心。”太乙真人說。

哪吒點點頭還想說什麼,可是女孩一笑,伸出蔥白的手指點在哪吒的額頭,接著小哪吒就覺得昏昏沉沉在水池裡睡了過去,就聽到太乙真人輕喃了一聲。

“所以……那個男人得到達那個境界才行……”

PS:家裡出事,所以冇辦法寫,明天會寫個一萬字,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