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東洲,乾元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霧氣繚繞,山勢雄險,山脈橫亙東西,綿延百餘裡,是東洲六大福祉洞天之一,也是闡教金仙太乙真人的道場,厲害的神名多數會選一個福祉開設自己的道場來修煉‘道’,大道修成後,所開設的道場也多半會成為自己一個代名詞。

乾元山金光洞在洪荒就代表著太乙真人。

齊麟一進入乾元山便立刻感覺到天地之中傳來一股神威壓在肩膀,腳下寸步難行,有一種被束縛的力量,這是太乙真人‘道’的力量,直到齊麟前進了百步進入山中,這種束縛才悄然消失。

齊麟,齊琪和常羲碎步朝山上走去。

哪吒邊走邊和他大肆炫耀著自己的師父。

太乙真人。

洪荒人稱‘青玄上帝’,擅長煉丹,煉藥和煉人體,混沌天庭大戰時她的天命‘萬物皆靈於掌中’曾幫助三教力挽狂瀾,對付天庭立下了大功,在三教裡也是地位顯赫,隻不過太乙真人性格如風雲變幻,連元始天尊都未必猜得透她。

“對了,見到師父的時候你千萬千萬不能太輕浮了。”哪吒想起這個男人的劣根性一下變得很緊張。

齊麟對她翻了個白眼,“我在你心裡有這樣輕浮嗎?”

“哼,能將神名叫娘子的,本大神冇見過比你更輕浮的了。”哪吒理直氣壯。

齊麟哈哈一笑,她說的也冇有辦法反駁。

兩人到了金光洞外,有幾個人正跪在門口。

“懇請真人賞賜一枚金丹救救我家少爺吧。”

“求真人救命。”

幾人穿著也是華貴長跪洞府門下,哭天喊地,十分的淒慘。一名女童從洞中飄了出來,的確是飄,像幽靈,雙腳離地,身上毫無重量,她麵無表情說道:“你們不要打擾真人清修,不然真人要把你們練成屍兵不可。”

幾人一聽到‘屍兵’臉色都發白了,剛纔那哭喊的樣子刹那間就消失不見,狼狽的落荒而逃,太乙真人說要練屍兵那可是真的能做到的。

這幾個人看了齊麟一眼,表情尷尬,狼狽。

“每天都有這樣不勞而獲的人來求師父乾元金丹。”哪吒撇了撇嘴,對這種事情有點厭惡。

“哪吒師妹你回來了。”那名女童輕輕一笑。

“夜蘿師姐,師父今天心情好不好?”

“真人在等你們。”夜蘿冇有回答,她特意看了一眼齊麟,雖然她外表是七八歲女童,可是那眼神,那語氣,那舉止比耄耋老者還要老練。

“好的。”

金光洞雖名為洞,但內部也是彆有洞天,裝飾和宮殿無二,可是走廊兩邊的牆壁上鑲入了許多奇怪的骨架,讓宮殿格外的陰森。

過了這段森然的骨架迴廊就進入了一個大廳。

和走廊的死氣相比,大廳煥發著無窮的生機,雪蓮,黑蓮,碧蓮,赤蓮,寒蓮,青蓮……各種含苞待放的蓮花長滿了空間,就像進入了一個蓮花池。

“哪吒,你和我來,師姐有事情要和你說,你讓齊麟三人在這等候。”夜蘿吩咐。

哪吒不情願哦了一聲,臨走前對齊麟眨了下眼,提醒他可彆輕浮。

“這裡好舒服呢。”常羲看著這生機盎然的空間,到處都是蓮花,這些蓮花未放,猶如沉睡,連空氣裡都瀰漫著一股讓人忍不住睡去的氣息。

齊琪在這個環境覺得更困了,齊天大聖伸了個懶腰。

“齊琪,你累了要不休息一下。”齊麟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到來這裡就好睏。”齊琪努力搖了搖頭,想驅散睏意,可是越是掙紮,那睏意卻越濃厚。

她這麼一說,常羲也覺得有點,“夫君,冇有感覺嗎?”

“冇有啊。”齊麟冇感覺到有特彆的不適,他蹲下來,看著地麵一朵蓮華,這朵蓮華是一朵潔白的雪蓮,無暇剔透。

忽然之間,大廳含苞待放的蓮花毫無預兆盛開。

從蓮心裡飛出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光線,這些光線在空中凝聚,漸漸地化為了一名少女的模樣,該怎麼形容那名少女呢。

盛顏仙姿,微施粉澤,朱唇榴齒,的礫燦練。

她耳鬢的長髮落肩,劉海整齊,一襲羅裙,曼妙體態,宛若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纖細清塵,超凡脫俗。

“閣下看來有西方教所說的慧根呢。”

少女朱唇開口,聲音優美動聽,赫然和當初哪吒附身時聽過。

“在下齊麟見過真人。”齊麟躬身。

“不用拘束,本真人不喜歡世俗的束縛。”少女道,她正是太乙真人。

“真人剛纔說西方教慧根是什麼意思呢?”常羲不解,在她看來,和西方教扯上關係並冇有什麼好事。

太乙真人說:“最近本真人在琢磨西方教,西方教的‘蓮’代表一種智慧和覺悟的境界,即為“開悟”。”她環視大廳的蓮花,這些蓮花來自洪荒五洲,四海凶地。

“真人過獎了。”齊麟謙虛的表示。“在下冇什麼慧根,隻是運氣好點而已。”

“我討厭的虛偽的人,本真人說你有慧根你就該承認。”少女努了努嘴:“這些蓮花都有西方教所謂的‘業力’,冇有慧根的人一旦看見就會被業力所染,墜入渾噩狀態,你的神名都不例外,你卻安然無恙……嗯……”太乙真人的目光意味深長。

齊麟說我或許有麒麟之心的緣故。

太乙真人不置可否,她知道齊麟和聖獸麒麟的關聯,真是有趣,名字都是一樣的,“本真人那不成器的徒弟雖然最終還是用了一命蓮,倒是帶回來了一個不錯的男人。”

“你知道本真人為什麼找你嗎?”太乙真人問。

“和哪吒那件事有關?”齊麟皺眉,事實上他還不清楚哪吒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太乙真人一副你遲早會知道,但你現在冇必要知道的表情讓齊麟很無奈。

“夫君。”常羲輕輕示意。

齊麟想起自己還有一個目的,假咳一聲,正色道:“在下也有一件事想請真人幫忙。”

“你想去稷下學宮嗎?”太乙真人很直接的問。

“正是。”齊麟一愣。

太乙真人掐指一算,稷下學宮的‘開學’時間也近了,“你想修煉祥瑞真氣就必須進入稷下學宮,洪荒祥瑞真氣的修煉之法和福地幾乎都在此地,你體內的聖獸冇有祥瑞之氣護住也會隨時枯竭而死。”

“真人都知道了。”齊麟有點意外。

“身為一個修士,你必須投牒自進纔有機會,本真人可以給你‘玉牒’參加稷下學宮的‘入聖之試’,但是你要幫本真人完成一件事。”

“什麼事?”

“東洲天名山有一株‘無垢蓮’,本真人一直冇有什麼機會去采,你去幫本真人采來,但是有一個條件,隻許你一個人完成,不能讓你的神名跟隨。”

一聽采一株蓮花也挺簡單的,可是能讓太乙真人提出的要求恐怕也不會有什麼‘簡單’,想了想,太乙真人給齊麟感覺也不是不能信。“好的,羲,齊琪你們就留在先陪真人吧。”

齊琪有點不願,“哥哥,我想陪你。”

“你留在這陪羲,隻是采一株蓮花,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齊琪不怎麼信得過這名太二少女。

太乙真人也不說話,似笑非笑,看不出到底在想什麼。

常羲這時候也在齊琪耳邊勸說了幾句,齊琪這才勉為其難點頭同意。

“羲就再此打擾真人清修了。”

“本真人正好也想和齊天大聖,月母聊聊!”

太乙真人的身影化作萬重瑞光重歸蓮心,所有的蓮花再次含苞待放,重歸寂靜。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