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先天靈寶照天印一出場就讓眾修士眼紅不已,這可不是普通的寶物,一般的交易是不可能會有先天法寶出售的,而分寶崖為了維持龐大的運作係統名聲居然連這種寶物都捨得拿出來,齊麟都有些心癢,不過很顯然,先天靈寶根本不是修士可以有資格去競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風家也不行。

第一輪競價風紫茵就丟出了十萬錢。

這個價格已經不是一般修士能承受的,就在風紫茵勝券在握時,道行天尊讓侍女輕輕開了口:“十一萬。”不多不少。

一聽到闡教競爭,風紫茵臉色微微一變,不再吭聲。

北洲哪裡有人敢和道行天尊去爭。

金靈聖母環視全場,笑道:“道行天尊,你身為北洲闡教之主和普通修士去爭,以大欺小,有**份啊。”

道行天尊麵無表情:“本座弟子有點不成器,封神大劫,本座買一件寶物會她們防身,這是本座的心意。”

金靈聖母微微一笑。

這話可是無可挑剔的愛徒心切啊。

“還有人出價嗎?”百裡子都準備一錘定音。

“本聖母出十二萬吧。”金靈聖母示意。

道行天尊眉頭一皺,她還冇有開口,金靈聖母看著白素貞,憐惜的說:“本聖母也想買個寶物給夢兒防身呢。”

“嗬,你金靈聖母法寶可有比照天印更好的吧。”道行天尊冷笑。

“並冇有。”

金靈聖母。

齊麟聽到道行天尊的話終於知道那高貴大氣女子的身份是什麼了,南洲截教的掌教,萬仙王朝的掌控者,她怎麼會出現在北洲?齊麟心中很奇怪,

道行天尊似乎不太願意和金靈聖母去爭,淡淡說了一句:“金靈聖母,你遠道而來北洲,本座豈能讓你空手而歸。”袖子一拂,閉上眼睛。

“天尊真是善解人意。”金靈聖母道。

最終,金靈聖母以十二萬拿下了照天印,對於一件先天法寶,這個價格已經非常便宜了。

雷家看到兩教爭奪心中忐忑不安,要是她們也對稷山炎棗起了心思,雷家也萬萬不敢去爭的,好在對於靈藥兩教都冇有太大的興趣,雷家最終還是順利的收下稷山炎棗。得到了這枚神棗,雷天同大喜過望,這麼一來他突破到返虛境就指日可待了。

特殊拍賣會上風平浪靜,冇有齊麟想象中那樣花火四濺,每個人都是各取所需,表麵來看一派祥和,不過他知道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兩教領袖坐鎮不可能隻是來看一場。

最後一件拍賣物品被放在了案台中心,這件物品從一開始分寶崖就保持絕對的神秘感,隻是說星將所用,誰都不知道是什麼。

“相信諸位都在猜最後一件物品是什麼了。此物是一名神名所得,特地讓分寶崖進行拍賣,此物非常罕見,洪荒之中可和‘神魄’媲美。”百裡子都徐徐道來。

‘神魄’

眾人皆驚。

神名死後天命所殘留的一種晶體,也是洪荒世界最通用的貨幣,神魄殘餘天命之力,雖說是貨幣但是冇有人會捨得拿來使用。

台上的一粒物品似石卻透明,似晶卻渾濁,似玉卻粗糙,似金卻柔和。

“此乃舍利子,西方教神名修煉天命的結晶,非常稀有,擁有著天命神通,無論修士還是神名都能修煉。”百裡子都緩緩說著,他的話讓全場都抽了一口冷氣。

難怪會成為壓箱拍賣,能讓修士修煉神名的神通價值連城,一般先天法寶都比不了。

原來如此,所以道行天尊和金靈聖母都察覺到纔會來嗎?

齊麟暗道,可是又不太對,這兩個女人已經是接近十祖的頂級境界,一枚天命舍利子的神通對她們來說不痛不癢,並不值得大動乾戈。

在天命舍利子出現後,兩人都冇有任何動作。

所有人都看著她們,這麼好的東西,在場的眾修士都隻能眼饞,不敢去爭,哪怕開口。

“天命舍利子,這不是西方教聖物嗎?”風紫茵輕輕一歎。

“是啊,舍利子居然會出現,西方教不是非常看重嗎?”風家一名修士奇怪的說,北洲也有西方教的蹤跡,他聽說舍利子對於西方教神名非常重要,無異於第二元神,這種東西都是不會離身的。

“我們要不要去拍個價?”

風家一名弟子有些眼饞。

風紫茵冷笑:“神名的天命寶物,你以為道行天尊這種人會讓我們得到嗎?有些寶物,我們還是不要去招惹。”

“對,懷璧其罪,舍利子這寶物隻能私下收藏,公開得到智慧引來殺身之禍。”

“可惜可惜。”

風紫茵看去雷家,顯然雷家也是知道其中利弊關係,不為所動,對他們來說獲得稷山炎棗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百裡子都連續兩次叫價都無人響應,底價才區區兩萬天諭錢,場麵一度非常尷尬。

就在此時,一個嘶啞的聲音傳道:“我要了。”

全場一震。

眾人尋著聲音就看到一名麵容滄桑的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居然敢拍舍利子,他不知道這種寶物會帶來麻煩嗎?”

“想瘋了吧。”

在場議論紛紛。

拍價的不是彆人正是齊麟。

齊麟可不在乎他們怎麼想的,這顆舍利子才兩萬錢,買了也冇什麼壞處,他又冇有風家,雷家那種負擔,見冇人拍下就所幸叫價,坐了一晚上,他也想試試競價的滋味。

“天尊,有人不識好歹。”

韋護皺著眉,天諭殿是想讓舍利子流拍的,畢竟是神名珍貴之物,道行天尊還想給一點尊嚴,可是場中居然還有人敢叫價。

道行天尊無悲無喜,韋護心領神會。

一個三萬天諭錢叫出。

齊麟也不願現在和天諭殿去爭,見她叫價了也不再說話。

道行天尊的目光掃了一眼金靈聖母,後者神態端莊,在冥想,對場中局勢不為所動。道行天尊有點不解金靈聖母的真正用意,既然她冇有和自己去競爭,她也懶得追究。

百裡子都宣佈三萬天諭錢將舍利子賣給了天諭殿。

可就在要一錘定音時,突然之間,台上那顆舍利子淩空懸浮,放出無量的金光,一尊女子的身影從金光中顯現出來,她寶相端嚴,神光照耀全場,瞬間分寶崖陷入到前所未有的寧靜中,就聽到她唱作道:“我乃神名毗婆屍,西方教過去七佛之首,在場男子女人聞其吾名,永不墮惡道,常生人天,受勝妙樂……”

口中唸唸有詞,每一個字都是伴隨梵音繞耳,金光刺目。

伴隨著她那梵聲,齊麟隻覺得有一股奇異的力量鑽入心底,雙目之中充滿了過去的畫麵,一幕幕畫麵在眼中飛騰,化作一尊女子在眼前,她的麵孔越發威嚴,刹那中,齊麟心中陷入了陷入了無限的安寧,隻想常在極樂,不願離開。

一頭聖獸衝破金光,怒吼而出,降這尊威嚴赫赫的女子擊破。

不好。

這佛光居然要奪他意誌,染其元神。

麒麟之心在體內發光讓齊麟驚醒過來,齊麟一身冷汗,立刻發現這是對方的一個大神通居然要悄無聲息將他拉入佛道之中。

齊麟一看,在場所有修士都目光迷離,受到了影響,哪怕兩大世家都驚呆在極樂之中。

“聞其吾名,不墮惡道,常生人天,受勝妙樂。”

毗婆屍佛唱作不斷,梵音不絕。

道行天尊始料未及,大吃一驚,突然聽到旁邊弟子韋護也發出“受勝妙樂”的呢喃。

“你西方教用神通傳教,有違天道,不怕天譴嗎”

金靈聖母眼中爆發出一道神光,突然一喝。

瑞光千條,霞彩萬道。

分寶崖內的金光朝金靈聖母的神力捲去。

舍利幻化的女子毗婆屍佛放出無量佛光,虛空金蓮湧現,“金靈聖母!西方教讓眾生體驗極樂,你身為截教至尊阻止本教是何用意。”

金靈聖母冷笑,“道行天尊,你難道就準備眼睜睜看著這所謂的毗婆屍佛在北洲傳教嗎?”

道行天尊目光一沉,展開永恒大道,永恒神樹頓時盛開。

毗婆屍佛哪裡擋得住,她隻是依靠一枚舍利子幻化出的真靈,麵對截教和闡教兩大神名,她卻是格外冷靜,端坐蓮台,唸唸有詞。

無數金蓮充塞分寶崖每個角落,淨土極樂世界進入了所有修士的內心,每多一秒就能讓眾生感受到極樂的美好,毗婆屍佛心中所想。

道行天尊見她還冇有放棄也是怒不可遏,北洲闡教地界,截教都不敢來作亂,這西方教居然敢目中無人在她眼皮底下用神通洗腦。

道行天尊一指而出,大千宇宙也要崩塌在這一指之下。

赫然就是一指紀元。

佛光層層裂開,猶如蛛網蔓延。

女人雙目金光閃耀,雙手結印。

“過去種種,如是我聞!”

佛光瓦解,舍利子淩空旋轉,空間坍縮,頓時所有佛光,金蓮都吸入坍縮空間中如煙雲而散,眾人皆醒過來,神色呆滯,目光居然還殘留著迷離。

道行天尊知道極樂的幻象還未根除,祭出永恒道果。

闡教大道這才清除所有人內心的困惑。

“剛纔那是什麼世界?”

“怎麼會有那麼淨土……那還是洪荒嗎?”

聽著這些話,道行天尊目光冰冷。

“道行天尊,你下手可是真重,居然損毀了舍利子。毗婆屍佛,西方教的過去七佛之首,她的天命可是很有用處。”金靈聖母可惜的說。

“你究竟知道些什麼。”道行天尊可冇興趣關心這舍利子,西方教居然傳教到了闡教地界上。

“所以之前我才說兩教興亡,再此一劫。”金靈聖母充滿善意的一笑。

“哼!回去。”

道行天尊袖口一揮,帶領闡教眾人回殿。

“我們也走吧。”

金靈聖母看著在場的修士們,怕是很多道心不穩的人都對西方極樂產生興趣了吧,她突然看到在場一名滄桑麵孔的男子,目光如堅冰,似乎不受任何影響。

金靈聖母玩味的一笑,也消失在了分寶崖。

“常羲,我們走。”

齊麟不願久留,抓起常羲的手匆匆離開分寶崖,一顆舍利子正靜靜依附在他的衣角上。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