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走到常羲麵前,自然而然拉起她的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常羲露出甜蜜的表情,白素貞白\/夢都看傻眼了。

“夫君??”白素貞很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我可不是你的夫君,姑娘認錯人了吧。”齊麟打趣回答。

白素貞狠狠瞪了一眼,看著常羲那如水溫柔和齊麟老化丹的滄桑麵孔,大有一種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感慨。“哎,看來本小姐是多管閒事了,應該讓你夫君出馬的。”

“還是要謝謝妹妹解圍呢。”常羲感謝道。

“不客氣,那本小姐先走了呀。”白素貞瞧了齊麟一眼,暗暗搖頭,接著就朝管理層走去。

“怎麼回事?”

齊麟發現周圍人的目光都有點妒忌。

“冇有什麼。”常羲輕輕一笑,“隻是一位熱心腸的妹妹幫我解圍。”

“以娘子你的美貌吸引好事之徒我倒不奇怪,不過他們居然不怕你是神名什麼來頭啊。”洪荒世界,越是美麗越是出色的女性越可能是神,所以一般修士都會有自知自明的。

“也許對方喝醉了呢。”常羲眨了下眼。

齊麟哈哈一笑,常羲真的太溫柔了,自己都這麼說了她還是不願意透露什麼訊息。

“夫君的事情辦妥了嗎?”常羲換了一個話題,不想剛纔那點小小的風波影響兩人心情。

“百裡子都已經答應用九顆月淚石換東洲通行令……恐怕要麻煩娘子了。”齊麟不好意思的說。

常羲握著他的手,體貼道:“這是羲的本分呢。”

“我們來分寶崖逛逛,看看有什麼好看的裝飾,我得幫你買一個。”齊麟拉起她的手在樓層裡轉起來,常羲看著這名男子,捂嘴偷笑。

……

“丘南封淵的赤澤湖百仞桑樹的滄桑枝快要凋敝,也是難得,聖母有空的話一起去南洲看看呢?”

道行天尊和金靈聖母並肩在天諭殿外的宮道,結束了一番宮中談話後,兩女都隨意聊起了一些話題免得彼此尷尬。

道行天尊所說的封淵是北洲奇景之一,花海如錦,淵穀中有三棵巨大的‘滄桑’樹,此樹據說每一年樹身凋零一片樹葉和一根樹枝,並且永不生長,很為隨著紀年而動,所以名曰滄桑。封神紀元就是十萬年,滄桑樹多是凋敝無枝了,據說滄桑樹凋零最後的最後一根滄桑樹枝是一件先天材料,可以用來煉製先天法寶。

“哦,那正好。”

這時,一名白衣綢緞的女子走了過來。

“白素貞參見道行天尊,參見金靈聖母。”

“嗯,這位是?”道行天尊疑惑,她明顯從這個女孩身上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不像是三教神名,有點類似上古妖族。

“這是我最近新收的第一名弟子白素貞,她是上古妖族的。”金靈聖母也冇有隱瞞。

上古妖族!

道行天尊皺起眉,上古妖族曾是混沌天庭麾下最大的分支勢力,因為妖族作亂才弄得洪荒血雨腥風,三教伐天庭,對於上古妖族她也冇什麼好感,不過當今神國之主女媧娘娘曾是上古妖族之主,表麵的客氣還是要維持的。

“弟子剛纔去了分寶崖,分寶崖會有一件照天印拍賣。”

“那治鴻蒙五行之火的寶物有嗎?”金靈聖母問。

白素貞搖搖頭,有點喪氣。

“南洲大旱有這麼嚴重嗎?居然讓聖母親自來分寶崖詢問?”道行天尊驚奇的問,據她所知,南洲應該也是有一棟分寶崖的。

“可惜這鴻蒙火行之災一時半會是冇有辦法了。”金靈聖母道。

“甲辰日分寶崖的特殊拍賣倒是有趣,不如一起看看吧,也許會有什麼發現。”

“聽說北洲分寶崖曾賣過一件太乙妖卷,天尊大人,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白素貞好奇的問。

“太乙妖卷是混沌天庭三卷神書之一,上古妖族的聖典,分寶崖怎麼可能會不識貨,這個分寶崖很會做些奇怪的宣傳,他們似乎稱呼為什麼輿論,故意用一些捕風捉影的事來加大拍賣的力度,不可信。”韋護代師父回答。

“真是可惜,我還想知道這太乙妖卷究竟寫些什麼。”

……

“太乙妖卷?”

齊麟正在神通層的一家名為‘甘泉’的店鋪,正在翻閱店鋪的一些典籍。

神通層多是交易一些修煉秘籍,仙典,功法關於‘神通武技’的寶物,前麵幾層,齊麟都已經看了,並冇有找到心儀的物品,那些所謂珠光寶氣奢華的首飾無論怎麼看都配不上常羲。

來神通層,齊麟想起了一些關於齊天大聖大鬨天庭的秘聞,想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書架上的修煉功法很多,什麼《天魔策》,《升龍道》,《白骨譜》,《八方玄典》名字一個個取的誇張,可是翻看內容一看,齊麟就無語了。

都是一些五六階的神通功法,對於返虛境來說根本上不了檯麵。

也許是看到齊麟對這些神通不太感興趣,再找一些簡陋的上古遺冊時,老闆特地向他推銷起了太乙妖卷的傳說。

“嘿嘿,不要看這些上古遺冊都很簡陋,說不定就有和當年太乙妖卷的神書呢。”老闆唾沫橫飛。“道友不買下不可惜了。”

“真的有這樣的事情?能從普通書店裡買到太乙妖卷?”齊麟嗤之以鼻,又不是小說,怎麼可能有這種天方夜譚的美事,太乙妖卷他從齊琪的契約倒也是知道一些。

混沌天庭的三大奇書《人皇錄》,《五帝劍典》和《太乙妖卷》是當時洪荒最頂級的先天修煉神通,除了五帝劍典的殘片還在女媧宮,其他兩卷已經失去了蹤跡。

老闆嘿嘿一笑:“雖然可能誇大,但是分寶崖可真的有人以小博大買到過不被人認識的寶貝呢。”

齊麟不以為然,隨意看著書冊,突然想起常羲繼承的是當年日月雙妃中的‘月母’,不知道她對當年的事情還有冇有記憶,如果也能繼承一點的話,一些上古無名書冊裡還真能找到彆人不識貨的寶貝。他將這個想法傳音給了常羲,月母心領神會。

不過這甘泉書齋的所謂上古遺冊都是編造的騙一些想做白日夢的修士不可能有真正的上古遺冊。雖然都是後人編造的,但裡麵內容還是和混沌天庭有關係,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齊麟所從事的考古就是喜歡從冰山一角裡發現龐大的曆史故事,所以即便是一筆帶過的記錄,齊麟根據幾本上古遺冊上下內容對照還是能看出一些,有了這個想法後,齊麟在書齋裡轉了一圈結合常羲的意見,買了幾本相對靠譜的遺冊。

綠衣捧硯催題卷,紅袖添香伴讀書

入夜。

天諭城一家客棧。

屋外月以深沉,星光如水流灑在城中,寂靜又美好,這樣的環境正適合月下讀書,紅袖添香。

齊麟靜靜看著手中的遺冊,一名身材窈窕,雲鬢花環,眉黛如洗溫柔女子輕輕走到他的身邊,旁邊有一個香爐,常羲以食指與拇指輕輕撚一粒如梧桐子的小小香丸,點入香爐,頓時屋內散發出一股寧靜的香氣,叫人更加的心神安凝。

這‘靈慧香’的香丸從分寶崖商鋪買的,不貴,但是閒情讀書卻很有幫助,能讓人平複浮躁的情緒,專心投入進去。

許久後,齊麟把手中給書一合,微微一歎。

“夫君,又發現什麼嗎?”常羲輕聲的問。

“當今的神國之主女媧娘娘是當年混沌天庭的三皇之一?”齊麟不敢相信。

常羲點頭,這是世人皆知的事,齊麟卻不知道有點奇怪。

太一雙妃,三皇五帝,十二魔侯。

“五帝的境界在十祖伯仲之間,三皇相當於現在的聖人呢,所以五聖十祖裡雖然冇有女媧娘娘,但是論實力可不在三清之下。”

“書上當年上古妖族禍害洪荒五洲,女媧娘娘不忍蒼生受難,用‘造化土’救蒼生,叛離了混沌天庭加入三教討伐,最後在成功消滅了東皇太一後,三教就奉女媧娘娘為神國之主,人教之尊。”

“是啊。”常羲聽說的也是這些。

“不過女媧娘娘不是上古妖族之首?”齊麟不太明白。

“也許正因為這個所以娘娘纔會更加看不過去妖族所為吧。”

齊麟總覺得這故事有點太簡單了。

混沌天庭,三教伐天,封神劫難……裡麵恐怕還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線索,即使是野史秘聞也被渺小的境界限製了想象力。

“三皇中除了地皇女媧,天皇伏羲和人皇神農好像都冇有任何記載。”齊麟找了半天都冇看到關於三皇中另外兩皇伏羲和神農隻字片語的描述。

“夫君如果真的想知道還得去稷下學宮的萬師殿呢。”常羲笑著說。

齊麟點頭,當年波瀾壯闊的曆史之卷遠超世人想象,需要真的瞭解還是必須去萬師殿才行。

“夫君,夜深了,歇著吧。”常羲關上窗戶,遮住了月光,一臉的羞澀。

“好,老婆一起睡吧。”齊麟眨了眨眼,握起她的手,洪荒最美麗的月光就在他的掌心。

常羲輕輕一笑,指著床上。

一個女童很不雅的四腳朝天睡在床上,一張兩人大床,她占在中心,哪有兩人同睡的空間。

齊麟眉頭抽搐,挽起衣袖。

是時候展現男人的雄風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