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諭城,坊市。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齊麟,常羲走在熱鬨的街上,這裡一整條大街都是各種攤位商鋪,各種新奇的物品琳琅滿目,這些店鋪有私人的,也有宗派,世家的背景,他們除了將一些多餘寶物拿來出售交換外還專門負責收購一些天材地寶,在天諭城,也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齊麟是第一次見到大城坊市,果然是熱鬨非凡,讓他有一種進入集市的錯覺。

不過這些店鋪不可能有通行令牌出售,像通行令牌這樣寶物,任何世家,修士得到都是珍藏身邊,極少會來交換,除非迫不得已,齊麟知道想要買的話隻有去那種對先天法寶都不屑的超級店鋪纔可以。

作為北洲的中心城市,天諭城也有這樣的商店叫‘分寶崖’,經營聚寶閣的背景無從得知,但據說三教都有關係在其中,勢力極大。

齊麟並冇有著急去分寶崖,難得有時間,看能不能再這些商鋪裡找到什麼想要的,自己的五色司命神訣已經練出‘青色’,可是再練第二色遇到了瓶頸,齊麟想看看有什麼法寶或藥物能夠輔助突破,洪荒有很多能夠幫助修煉的法寶,大名鼎鼎的有翠光兩儀燈這些。

逛了一陣,齊麟並冇有看到有什麼眼前一亮的寶物。

齊麟在一家店鋪前駐足,櫃子裡排列著一些稀奇古怪的材料,有些打造的還很精美,話說來到洪荒這麼久還冇有給齊琪和常羲送點什麼禮物,有些太寒酸了,齊麟準備買兩件逞心如意的。

正在挑選時候,一名紅黑衣緊身服的少女匆匆忙走進旁邊的店鋪。

“這把匕首上個月不是才一萬天諭幣嗎?”

隨即,店裡傳出少女的詫異聲。

齊麟吸引力注意力,就見那名身材非常婀娜有致的女孩正在和店主討價還價,看上去她非常的生氣。“你這不是守信用。”

“上個月是上個月,你不知道價錢每天都有浮動嗎?今天漲,明天退,今天退,明天漲都是有可能的。”店主慢悠悠的回答。

“可是我這一萬天諭幣湊了很久才湊齊的。”女孩氣憤的說:“你不能這樣,我們上次說好一萬賣給我的。”

“你要不要?十萬天諭幣,你拿走。”店主一副你愛買不買的樣子。

“十萬,你這是搶劫。”女孩氣的剁椒。

店主不屑的說:“本店的東西價格公道,童叟無欺,這把匕首最近一個月問的人很多,昨天還有人出了九萬天諭幣呢。”

“不可能!這種匕首怎麼可能有人出九萬,他們五千都不可能買。”女孩信誓旦旦。

店主譏笑道:“那你為什麼要出一萬呢?”

少女語塞。

“要你這樣吧,你做我的小妾,彆說這把匕首了,店裡東西隨意你挑選。”店主嘿嘿一笑。

“滾!!”

店鋪爭吵聲有點大,吸引了很多人注意。

正在和齊麟聊天的店鋪主人搖搖頭說:“這個童扒皮又開始扒皮了呢。”

“怎麼回事?”齊麟問他。

“那女孩不知道為什麼看上了一把老舊的匕首,這匕首之前也就1000天諭幣,這童扒皮看出這女孩迫切想要,幾次抬價了,都抬價到十萬了,擺明就是看準女孩一定要買嘛。”店主說:“這女孩也是涉世不深啊,把自己需求暴露那麼明顯被抓住,這下還不是任他漫天要價。”

齊麟和常羲對望一眼,後者心領神會,手腕一翻,太陰神力聚集在掌心彙聚成一顆拇指大小,猶如水滴的寶石。

兩人走進店鋪。

女孩還試圖和童扒皮講道理。“這件匕首彆人是不會要的,她隻是對我有特彆的意義。”

童扒皮一副關我什麼事。

“拿十萬,這匕首立刻給你。”

“我湊不出來。”

“那等你湊出吧,但是我可不保證彆人會不會買走,嘿嘿。”

齊麟看了一眼櫃檯的匕首,造型有些精緻,刀刃彎曲的弧度很細緻,但是看上去和普通匕首冇有區彆,這把匕首齊麟感受不到任何神力和法力的波動

“老闆。”

齊麟冷冷丟出一句。

“不要就走開,不要妨礙我做生意。”童老闆不耐煩丟下一句,見到齊麟身旁的美眷,眼前一亮,以他多年的眼力,能有常羲這樣美女在旁的多半是大富大貴之人。

“客人,你想要什麼,儘管看,本店的物品雖然比不上分寶崖,但是也有很多珍稀之物呢,比如這‘黑花青鸞紋蓋罐’可是當年放在混沌天庭裡的飾品。”童老闆指著一件黑色蓋罐介紹道。

聽到混沌天庭幾個字,齊麟多看了一眼,不過一眼就看出這個蓋罐是個贗品。

蓋罐雖然精美,可是處處做舊的痕跡實在太不用心了。

“我不是來買東西的,我有一件物品想要賣給你。”齊麟冷邦邦的語氣頗有一種威嚴。

“我得先看看。”

“可以先給你看看,看你有冇有膽子敢接。”

“哈哈,這天諭城我童某子就不缺膽魄。”

齊麟示意。

常羲張開掌心,露出了那滴如露水的寶石,此石一出,頓時眾人驚豔。

“月淚石?”

月淚石又名月光之淚,傳說是每晚至陰時太陰月光滴出的光芒凝聚生長的一顆寶石,此石非石,而是由月光精華凝聚,如同一滴淚水,極易破碎。

月光之淚對神名有著極大的幫助,能痊癒傷勢,補充神力,還能增加境界,比修士丹藥要珍稀多了。一滴月光之淚就足以在拍賣行拍出一個高價,這樣的物品,像童扒皮的店鋪是想都不敢想的。

“你怎麼會有月光之淚?”童老闆驚訝的問。他哪裡知道這顆月光之淚其實也算是贗品,常羲自從得到晝夢精華後修為大漲如已經進入到了上古神境,身為月光,製造出月光之淚易如反掌,隻不過常羲所製造的月光淚並不像真的月月淚石那樣能維持太久,幾個時辰後就會如露水消散。

“你不需要知道,你敢不敢收?”齊麟冷冷問道。

童老闆有點遲疑,月光之淚太珍貴了,可是有一個很大的缺點就是極易破碎,比露水還易碎,要是毀在他的掌中那可就賠不起了。

看到他在遲疑,齊麟一聲冷笑轉身要走。

童老闆急忙喊道:“道友,等等。”

“嗯?”

這顆月光之淚太稀罕了,童扒皮不願意就這麼錯過,“你準備賣多少?”

“換這件黑花青鸞紋蓋罐還有這幾樣。”齊麟指著蓋罐道,這店裡也冇有什麼好東西,叫太貴了,以對方小心警惕的性格會拒絕,這件黑花青鸞紋是個贗品,在他眼裡不值錢,這個老闆應該會上鉤。

果然,聽到要換蓋罐,童老闆心中一喜。

黑花青鸞紋蓋罐是一件贗品,論價值一分不值,專門用來騙一些喜歡收藏上古時期物品少爺的,看到齊麟也看上了這件贗品,童老闆再不答應就是傻瓜了,反正又不值錢,不換白不換。

“好。”

童老闆一口承諾,其他看出門道的人暗暗對齊麟投出鄙夷之色。

童老闆小心接過月光之淚,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看著眼前寶物,果然非同一般的寶石,月淚在掌心,一股溫潤,柔和的氣息流入經脈,即使不是神名,太陰月光之力也能讓叫修士受益終生。童老闆的手都在顫抖,心中愈發激動。

齊麟冷笑,他可冇打算真的換。

就在童老闆手劇烈動的一瞬間,常羲眼神閃過一道光彩,月光之淚頓時破碎,化作無數的氣泡消散於空氣。

“啊!!!”童老闆麵如死灰。

眾人抽了口氣,暗暗惋惜。

“這……”童老闆萬念俱灰,眼睜睜看著月光之淚在掌心消散。

“你太激動了。”齊麟皺眉,語氣略微嚴厲,神威展露。

童老闆懊惱不已,他已經很小心了,冇有想到月光之淚還是輕易的碎了,傳說隻有剛柔並濟的手法才能掌控月光石,看來有些道理。

“哎,算了,能見到月淚,也算是值得了。”童老闆喪氣的說:“這罐子你拿去吧。”

“這匕首我也要了。”齊麟指著匕首道。

“這……”童老闆一看齊麟的目光盯著那緊身衣女孩,大概猜到這老傢夥怕也是想用匕首漫天要價呢。

聽到齊麟要這把匕首,女孩也是麵無血色。

“拿去吧。”童老闆無奈,取出匕首交給他。

齊麟將匕首掂量了一下,外表確實普通,但是從匕首裡感受到一股沉寂的力量,這股力量居然有‘陰’的氣息,他修煉兩儀已經精通,匕首在手的時候就感覺到匕首裡有著陰陽中陰之力,這陰力非常微弱,如果不是修煉兩儀印根本察覺不到。

看來這把匕首也並不是很普通。

齊麟拿了匕首,蓋罐等物品轉身離去。

童老闆眾人望著背影覺得深不可測。

“這男人好大的手筆啊,月淚石破碎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你傻嗎。彆人是明擺為了罐子來的,碎不碎無所謂。”

“童扒皮,常年打雁這次可是讓雁給啄了。”

“啄個皮,老子能摸到月淚石就賺了,反正罐子不值錢,隻是可惜那把匕首。”

“那匕首什麼來曆啊,我看那個女人很執著呢。”

“這把匕首是我收的,我哪裡知道,我研究過了,也不是什麼法寶。”

“哈哈,你居然拿一把普通匕首去漫天要價,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你這個胖子少冠冕堂皇,玉石街店鋪販賣的東西什麼時候有良心的標簽了?”

……

齊麟來到小巷,停住了腳步。

“你要跟隨我到什麼時候?”

女孩從角落裡閃出,目光忐忑不安的盯著他看。

“這把匕首對你很重要嗎?”齊麟問她。

“很重要,我隻有一萬天諭幣,你能不能賣給我,”女孩緊張的問。

齊麟想了想,就把匕首扔給她。“拿去吧。”

“啊。”

女孩始料未及,冇有想到會這麼輕鬆得到夢寐以求的匕首。

“你想要我乾什麼。”她戒備的問道。“我隻能給你錢。”

齊麟失笑,“你那一萬天諭幣也湊的不容易,我不要你的錢……羲。”

常羲會意,伸手一翻,多出了幾顆月光之淚。

女孩大驚失色,絕世珍罕的月光之淚居然對方隨隨便便就拿出幾顆。

“世間險惡,以後啊,還是不要太過暴露自己的需求,要學會隱藏。”齊麟就像一個長輩好心開解道。“這幾顆月光淚送你吧,你儘快用了,為了這一萬天諭幣你也受儘了苦。”

常羲走過去把月光淚送給她。

女孩突然想哭,她努力隱藏住自己的情緒,可還是紅了眼眶。

“我叫水寒,我會報答你的。”

“我不用你的報答,隻是我娘子心地善良,看你也不容易,以後自己小心點。”齊麟也是我見猶憐,對他來說這也隻是舉手之勞的事情。

水寒望著手中的匕首久久冇有再說話,接著,她的身影如水中倒映慢慢隱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