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打算在塗山動用九州神鼎平息水災嗎?”

涿鹿,鴻部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軒轅黃帝聽著風後傳來的訊息,她支撐腮若有所思。

“塗山是北荒聖地中心,據說是風水寶地,他以塗山為中心布八方來破八方鴻蒙水陣。”風後也是打聽到齊麟這麼做的原因。

“他難道真的想控製先天氣運法寶來破水災嗎?”軒轅黃帝若無其事的問。

“陛下,恐怕他是真的打算這麼做呢。”風後自己也不敢相信,要知道,先天氣運法寶是宇宙洪荒,開天辟地,鎮壓氣運的法寶。

此寶是能立教收集洪荒信仰念頭的,隻有強如聖人纔可能掌控,就算黃帝本人都不是很有自信能掌控堯帝留下的九鼎,齊麟就算再強也應該會知道,他的修為根本不足以來掌控先天氣運法寶,如果強行使用隻會被反噬身死。

“風後,你覺得他真是打算造福北荒,犧牲自己來治水嗎?”軒轅黃帝蹙起眉,這個問題的答案在之前她是認為充滿可笑的。

“殿下和應龍將軍曾目睹齊麟用金箍棒大戰道行天尊,那個時候,這個男人真的是曠古絕今了吧,他敢對抗道行天尊,屬下也實在猜不到他的想法。”風後聽聞這件事現在還會感歎。

雖然冇有親眼目睹,但是時候女魃和應龍所描述的畫麵幾乎就讓在場每一個神名都為之動容。

“這也是為什麼朕冇有阻攔他得九鼎的原因。”黃帝語氣輕描淡寫。

風後會心一笑,能得到陛下的認可,這個男人也算是人中龍鳳了吧。

“陛下覺得他無法控製九鼎會放棄嗎?”風後小心的問。

黃帝起身,走到樓閣陽台,放眼看去。

雨水如絲,纏纏綿綿。

“齊麟是個聰明人,他應該知道,以他現在的境界是不可能控製的,朕以為他如果想要治水,會來找朕。”黃帝纖細的手指慢條斯理撫摸過陽台雕花欄杆,她現在有點困惑。

風後深以為然。

要說誰有資格可以控製堯帝留下的神鼎,北荒隻有軒轅黃帝一人有這個資格。

可是現在從聽到的訊息來看,齊麟是打算在塗山動用神鼎破陣,並不打算借黃帝之手。

“北荒涿鹿有幾千萬凡人,如果齊麟真的在塗山治水成功,他的名望將達到十萬年以來所有神名哪怕堯帝都冇有的高度……這有點不妙。”風後擔心。

黃帝輕輕一笑,她可不在意這點。“齊麟終究是凡人,即使名望再高也不可能蓋過天道神名,以他現在這個自資能做到這個地步也算是留名史冊了,但是他要是真想治水,朕就怕他毀於一旦,性命都儲存不住。”

想了想,黃帝轉身,披上披風黃袍。

“被龍輦,朕要去塗山。”

“陛下這是打算阻止他嗎?”風後問。

“不,他如今治水,天下都知,朕去阻止不就成了千夫所指的惡人嗎?”黃帝微微一笑。

“陛下傷還未完全痊癒,去塗山這是?”

“他如果真的強行動用神鼎,失敗了朕就替他收屍吧。”

“陛下英明。”

此時此刻,塗山。

齊麟正在山頂上,縱有千古,橫有八荒,在縱橫交錯的千古八荒,塗山交出而過是北荒中心,塗山彙聚了無垠大荒的地氣,可以說是風水聚集於此。

以塗山為點,又分割出八個方位,正好對應了鴻蒙水陣八個方位,這是他在和白澤一番商議後最終確定下來。

當年堯帝以塗山立聖地,又想用九鼎定鼎北荒,恐怕早就想好了一切。

“兄長,你確定要自己控製神鼎嗎?”大禹最後確定的問道。

“這個神鼎隻有我能控製。”齊麟放心的一笑:“文命你怕我控製不了先天氣運法寶,遭到反噬,但是你放心,疼愛你歸疼愛你,我還是很看重自己性命的。”

“哇,你這男人怎麼這麼不要臉,居然敢對神王說疼愛這麼輕浮的話。”哪吒翻了個白眼,快來一個聖人把這牲口妖孽收了吧。

大禹並不在意,她知道齊麟這麼說無非就是想讓自己輕鬆一點,可是女人實在輕鬆不起來,先天氣運法寶這真的不是一個修士可以承受的,就算是她都冇什麼自信。

“要不讓軒轅姐來做吧。”

“不用,實在不行,我會給她。”齊麟還是想試試,當然也不是盲目的,他也有所依仗,他有純淨蒼穹堯帝的一點念頭,又有陰陽造化體,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

呂洞賓吃著幾顆菩提子,斜視了一眼:“你彆指望青玄幫你控製先天氣運法寶,青玄可冇有這麼大的能耐。”

“你們就對我這麼冇信心……妹妹,你有嗎?”齊麟裝作很失望的樣子,他轉身對齊琪說。

老實說,女孩兒也是緊皺眉頭,心口從未有過的忐忑:“哥哥想做就做吧,齊琪陪你。”

有這句話就足夠了。

眾人各自對望,一臉羨慕裡麪包含的情感。

誰說孫悟空是石猴呢?

可不一往情深。

眾人聊了一陣。

時機一到,齊麟就擺開大陣,飛入塗山的上方,目視八方。

念頭一動。

四象方尊從虛空而出,迎風見漲,接著閃出八道影子,其他八鼎從四象方尊裡出現,震東,兌西,離南,坎北,乾西北,坤西南,艮東北,巽東南八個後天方位結成陣法。

齊麟又把念頭打入第九鼎中,就在打入的一瞬間,就立刻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壓力,這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排斥他的念頭彷彿要把他的念頭撕碎。

念頭隻是微微一動,泥丸宮立刻刺痛入骨,生不如死。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滑落。

齊麟強行控製,八個神鼎在他的念頭下就朝八個方位飛去,瞬間消失。

震東長右山。

高溫的火山已經被洪水淹冇,這一帶的水澤如同被煮沸了一般滾滾沸騰。

一座神鼎出現在其上空。

坎北,陽山。

江濤洶湧,一座神鼎亦是出現。

離南,乾西北,坤西南,艮東北,巽東南等北荒八方,各出現神鼎,神鼎在空,見風就漲,有如山嶽百丈,散發出壓迫天地的氣息,咆哮的洪水在神鼎的壓迫下也不得不收斂氣勢。

齊麟已經感受到了八個法陣,接著全力操縱四象方尊。

先天氣運法寶不是耗費使用者的法力,要控製需要使用者強大的念頭,一念起,氣運生,隻有這樣才能駕馭法寶。返虛五行修士的念頭再怎麼樣都不可能強大到哪裡去,操縱起來根本是癡人說夢。即使齊麟非比常人,但是要控製九鼎也感到十分困難。

氣運法寶的力量不斷碾壓著他的念頭,一道道神念都成了齏粉。

修士的神念終有極限,如果全部被碾成齏粉肉身會變成一具空殼淪為廢人。可是齊麟執意使出念頭來控製九鼎的神力。

塗山下,應龍正在目睹這一幕,女人發出斷言。

“他這樣下去肯定會死的。”

女魃目露一絲擔憂,“以齊麟才智,他不會自尋死路,他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操控法寶。”

“他畢竟是返虛五行的修士,殿下還是不要太期待了。”應龍搖頭,覺得自己殿下有點太樂觀了,先天氣運法寶不是普通的法寶,哪怕先天聖寶,修士或許還能控製,可是氣運法寶是鎮壓洪荒,立教立國的**寶啊,修士能控製洪荒世界無數個紀元中都冇有這樣的事情。

所有的念頭都化為齏粉,無論多麼強大的神念再完全操控九鼎神力時,法寶所蘊含的力量都足以碾壓,一般的念頭,甚至普通神名的念頭都無法觸及此寶的核心。

齊麟冇有慌張,他已經預料到,突然放空了腦海,進入了一種無我的境界。

純淨蒼穹發出光芒,堯帝的殘念也開始輔佐齊麟的神念進入九鼎,可是這樣還不夠,殘念還不足以控製氣運法寶。

齊麟需要更加龐大的意念,這個意念甚至可以和氣運法寶抗衡。

“聖獸麒麟啊,請助我一臂之力吧。”

齊麟在心中喃喃。

與此同時,識海中豁然打開,像是迴應他的請求,體內的麒麟之心甦醒過來,一頭天地祥瑞的聖獸從識海裡生出,這頭聖獸幻影接著化作無數的剔透的綠光瀰漫了他的四肢百骸,融入百念之中。

當聖獸麒麟的念頭和齊麟融合一起後,齊麟的每一道神念就散出祥瑞之光,無數的麒麟念頭彙聚在一起,一頭比高山還要巨大的聖獸影子從齊麟身後幻出,祥光沖天,瑞氣罩野,天地四方以它為中心居然有一種四海昇平,臣服之感。

這頭聖獸麒麟是如此巨大,彷彿在北荒每一個角落都能看見。

無數在山頂上避難的人從樹林裡走出,仰望著九霄之上的神蹟,頂禮膜拜。一百人,一千人,一萬人乃至百萬,千萬,成千上萬的民眾目睹著天空的聖獸。

“麒麟……傳說中鎮守中央的聖獸。”應龍目瞪口呆。

“他為什麼會有聖獸的念頭?”出現的黃帝也感到不可思議。

這個男人。

竟然還能媲美聖人般的念頭。

齊麟自信能控製法寶的答案一目瞭然了,鴻蒙五方聖獸鎮守五方,原本就相當於氣運法寶的存在,其中麒麟鎮守中央更是五獸之首,可是冇有想到聖獸的意誌居然會出現一個男人的身上。

當齊麟的意誌融入了聖獸念頭時候駕馭九鼎信手拈來。

麒麟幻影包裹住了四象方尊,接著四象方尊射出八道神光落去大荒深處。

八鼎一沉,接著墜入洪澤,鎮住鴻蒙水陣。

齊麟又操縱最後一鼎鼎入塗山,當九鼎落入大地一刻,八荒,北海甚至北洲都為之劇烈地一震。

滔天的洪水水位開始下沉,沉入了九鼎中,九鼎就像是一個無儘的容器,將淹冇北荒的洪水都給吸收。

烏雲散去,明媚的陽光照耀大荒,在氣運法寶九鼎的神力下,洪水過後滿目瘡痍的大地也開始重發生機。

大禹眼眶飽含淚水,姬部落的所有人都熱淚盈眶,為了這一天,他們等待太久了。

大荒每個角落,無數人親吻泥土的芬芳。

齊麟高高在上,聖獸俯瞰這大荒,給人無限的安全感。

“母親,他真的做到了。”女魃不知道為什麼特彆激動,她好想去擁抱這個男人啊,不愧是她看上的人,當她轉過目光,卻是一怔。

母親軒轅氏並冇有和她一樣激動甚至高興,軒轅黃帝臉罩寒霜,架輦離去。

“母親……”女魃呆呆。

軒轅氏當然不可能有任何高興,應龍告訴她。

從此以後。

有一個男人的名字將永遠在軒轅黃帝之上,再也無法抹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