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雷澤中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有一池,池中之水電芒翻騰,滾燙如沸水,此池名曰‘靁池’,此靁池中有一朵花,形似荷花,矗立在池水中,水中電芒不時流過很精,在靁池外高台築起,道行天尊坐在蒲團上,審視四方。

就見天諭殿一百零八弟子們正在靁池周圍列陣開來。

“稟報天尊,靁池已經佈下了鬥數星陣。”韋護走到高台前來稟告。

道行天尊閉目養神,“三家五宗呢。”

“三家五宗的人已經到了,正在外麵等待天尊的指示。”

“讓他們進來。”

“遵命。”

很快,一群修士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來到了高台下,這些人穿著特色服裝,精氣神內斂,五行之力都是爐火純青,差不多都是返虛境的修為。

“嗯?風家呢?”

道行天尊發現這些人中唯獨少了北洲最大的世家——風家。

“聽說那風凰兒不是也要來嗎?”韋護質問。

“回稟天尊,我們也不知道,但是風家是我們之前進入雷澤的。”一名世家弟子小心的回答。

韋護望去天尊。

“這風凰兒天賦過人,說不定這風家想獨吞孫悟空的天命。”黃龍真人在旁嘻嘻一笑。

這倒是說得過去,鳳凰仙劍風凰兒傳聞鳳凰血脈,又有名師指點,她的修為雖然才返虛境可是神通廣大,連韋護都有些怕她,道行天尊的想法是不想任何人來打擾自己采擷晝夢,至於行蹤目的也懶得去想。“你們自己去吧,找到孫悟空稟告本座,本座有賞。”

“遵命。”

眾人退下。

“快放我出去!!不然本大神就要告訴師父你虐待哪吒了。”小哪吒在一旁叫道,她還被道行天尊的符印所封,想擺脫都擺脫不掉。

道行天尊到了她的麵前:“哪吒,你難得來北洲一趟,師尊這是讓你見識一下晝夢,可是為你好。”

“哼,你明明就怕我偷你晝夢,你不放我出去我就回去告訴師父,你故意為難我,讓師父難看。”哪吒發起脾氣來可不講道理。

道行天尊眉頭微微一皺。

黃龍真人說道:“姐姐就放她出來吧,以姐姐的境界,哪吒哪裡能對晝夢有威脅。”

“哪吒,你告訴本座,你出現在此的真正目的。”道行天尊問。

“還要哪吒說幾遍啊,本大神是來曆練的啊,聽說雷澤有奇象,當然來看看了,誰知道會碰到小氣的師尊。”哪吒不高興。

“哪吒,你豈敢這麼說天尊。”韋護不悅。

道行天尊阻止韋護,微微一笑,思考哪吒話裡的真實性。

“快點放本神出去!!”哪吒嚷嚷道。

“好吧,本座放你出來,但是本座事先和你說清楚了,此晝夢本座等候百年,哪吒,你不要輕舉妄動,否則本座也不會留情。”道行天尊道。

“知道拉。”哪吒撇了撇嘴。

道行天尊將符咒解開。

哪吒飛到天上,腳踩風火輪,一身的輕鬆。

“還不感謝天尊網開一麵。”韋護道。

“去,你抓哪吒還讓哪吒謝你,洪荒哪有這樣的好事。”哪吒又不傻,“哪吒去雷澤看看了。”

“雷澤有太古異獸‘夔’,哪吒,你倒是可以去殺它曆練自己。”道行天尊一笑。

“本大神就去找找。”哪吒駕馭風火輪就遁去天邊。

“天尊,這哪吒可以相信嗎?”韋護問。

“就算不能信,她應該也不敢在覬覦晝夢。”道行天尊已經給了下馬威,她翻手間就能將哪吒困住就是告訴她自己的手段。

“天尊,她會不會和猴子有關係?”

道行天尊失笑,三壇海會大神怎麼會和齊天大聖有關係,怎麼想都冇有理由雙方會攪和在一塊。“姐姐,那夔,姐姐就不打算抓來玩玩?”黃龍真人嘻嘻一笑。

“妹妹若有興趣自己去抓吧,本座還要等晝夢。”道行天尊看了看,距離日月異像已經冇有幾天,是該好好準備了。

那太古異獸‘夔’當初也是雷神候坐騎並不好對付。

黃龍真人哦了一聲,眼珠子溜溜一轉,充滿了狡慧的光芒。

……

雷澤的中心有一個巨大的湖泊,湖水澄淨,齊麟來到的時候就已經看見天諭殿在中心嚴陣以待,擺下大陣恭候。

“這不好辦了。”

先軫看到晝夢居然在湖水中心正好和齊麟需要煉製九鼎的位置重合。

日月同出,晝夢盛開。

“還有其他的辦法嗎?”先軫問。

“冇有,煉製最後九鼎是雷澤之水和先天一炁,這個湖泊是雷澤中心,雷罡最精華的地方,日月同出的時候生成的先天一炁,當初堯帝已經將神鼎浸入雷澤四十多天,隻差最後一道先天一炁的工序,所以神鼎也必須在同一個地方。”齊麟很遺憾的表示冇有其他的選擇。

“但是這種局麵怎麼做?”

道行天尊已經在靁池擺下了大陣,晝夢在湖中,齊麟如果想要煉製第九鼎的話就務必要將在湖中,等到日月同出那天,將先天一炁煉入,可是日月同出的時候晝夢也正好花開,道行天尊就是在等這個時機,根本不可能給他有煉製神鼎的機會。

如果得知齊麟有先天法寶第九鼎,說不定道行天尊自己會搶過來,她想做成天諭殿鎮教之寶也不是不可能。

齊麟也知道這點

“所以我們要想個法子煉製神鼎不會有人發現。”齊麟說。

“這不可能做到。”先軫斷然。

日月同出生出的異像本來就會吸引一批人慕名前來,如今靁池更有異花晝夢,道行天尊更是寸步不離,讓天諭殿弟子在靁池擺下大陣守護,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簡直是癡人說夢。

“哥,哪吒回來了。”齊琪指著前方。

小哪吒腳踏風火輪在天空轉著。

齊麟對她揮了揮手示意,女童也不急落下先在天空轉了一圈看又有人跟蹤自己,“這個哪吒看似幼小但並不簡單呢。”先軫低低的說了一句。

齊麟不置可否。

“先去問一下哪吒天諭殿那邊是怎麼安排的,我要想個辦法破掉大陣好煉化神鼎。”

先軫不太相信齊麟可以做到,也不表示。

哪吒回來之後就朝齊麟一頓抱怨。

齊麟摸了摸她的頭:“知道你辛苦了,天諭殿那邊怎麼樣。”

“那個什麼陣挺厲害的呢。”哪吒描述一遍。

“天地鬥數星陣,這是天諭殿最強的陣法之一,看來道行天尊為了晝夢真是不遺餘力啊。”

“啊?煉製神鼎要在那個湖裡啊。”哪吒聽到這個訊息苦著臉:“這不可能辦到啊,她將那個湖保護的死死的,不可能有機會啊。”

“她對晝夢很重視呢。”

齊麟若有所思。

“晝夢,晝夢……”

“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

齊麟說。

“殿下還真的有主意嗎?”先軫有點驚訝,她不認為這種局麵齊麟還會有可趁之機。

“嗯,以我們肯定不行,還需要幫手。”齊麟想了想。

“幫手,現在還能找誰幫忙?”

“當然是找泄露我們訊息的人了。”

齊麟嘿嘿一笑。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