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黃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山下幾裡處已經建起了圓丘祭壇,此壇名為‘社稷壇’,上麵裝飾著青,紅,黃,白,黑五色土,洪荒之中,五色又有五方和五行的意思,有一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山頂上也築壇,廣五丈,高九尺,四麵出陛,名曰洪荒壇。

又在山角築八角方壇,號降禪壇。

和凡間的封禪大典不同,凡間封禪頗為繁瑣,首先在第二年在山下的封祭壇祭壇,次日登岱頂,封玉策於登封壇,第三天到社首山降禪壇祭地神,之後封神結束後在朝覲壇接受群臣朝賀,下詔立‘登封’,‘降禪’和‘朝覲’三碑,

之後再是一係列命名便結束了。

但是軒轅氏的封禪非常簡單,不需要祭天,因為神就是天,也不需要祭地,因為地隻配踩在腳下。軒轅氏登頂黃山,隻做一件事來宣告自己黃帝之名,這便是再昭告後‘日月所出’的時間後登上洪荒壇,掌控五行土,俯瞰北荒四方。如果日月而出,卻冇有做到這幾樣,儀式就算失敗了。

軒轅氏率文武百官,扈從儀仗朝黃山而去。

封禪車連綿數十裡隨行的還有在昭告後宣佈投靠鴻部的其他部落首領,神名。

封禪車上,軒轅氏帶著軒冕華服,器宇軒昂,女王之威,不怒而現。

女魃,風後,力牧各在左右,正襟危坐。

“女兒,今天可不是你發愁的時候。”軒轅氏若無其事的說。

女魃自知不對,道:“還請母親恕罪,魃在擔心蚩尤會來搗亂。”儀式之中,如果蚩尤那搗亂的話,以她實力說不定可以阻止。

軒轅氏已經知道堯帝神宮發生的一切,最後蚩尤親自出馬奪走了八方神鼎。

蚩尤擁有著鑄造兵器的強大天賦,她現在有了堯帝先天級的神鼎,對鴻部落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信號。“朕已經得知,蚩尤是準備煉化神鼎,鑄造先天法寶,短短幾天,她是不可能練成的,不用擔心。”軒轅氏笑了笑,先天級彆法寶當年堯帝都冇有成功,蚩尤就算超過堯帝的實力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天搞定。

“女兒多慮了。”女魃眉開眼笑。

此次封禪可惜還是冇有白澤,如果有了這個通天地,明鬼神的神再此,名動三界五陸七海十二域不再話下。

“齊麟自從回來後就陷入了昏迷狀態,最近都冇有醒,姬部落少了他,我們完全可以拿下白澤。”女魃說。

“不必了,土德之瑞,朕豈要做強奪之人。”軒轅黃帝想起齊麟所說的黃帝土德之功心中還是頗為受用,就算強搶了白澤為神也不好看,而且她也不想和大禹現在翻臉。

封禪儀式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著。

大約在距離天亮的半個時辰前,封禪車到了黃山腳下。

就見高梯以築,搭入雲海。

社稷壇五色之土升出五色祥雲,繚繞在黃山周圍。

群臣將領恭敬跪迎。

東皇太一,你看到了嗎?

冇有你,朕也能封帝。

堯,你看到了嗎?

朕親自封帝不需要誰的認可。

望著山頂,軒轅氏恍惚想起了舊時光,終於她要在今天實現了自己的願望,憑著自己的手,不需要假借她人。

軒轅氏下了封禪車,群臣隨後。

她一步一步走上台階。

大氣,雍容,高貴。

女王之姿,無人可比。

……

在黃山的百裡外一座山上,大水正在山中翻滾,吞噬萬獸生靈,一道水柱如龍托起了一名女子。

女子體態婀娜,髮絲如流水透明瞭一半,衣裙比水透徹,比湖水清澈。

她正是共工。

“封禪大典,真是有意思,不枉本神等待這麼久呢。”‘鴻蒙水神’共工舔了舔嘴唇,自從得知了軒轅氏要辦封禪大典封黃帝時,共工就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想法。

她原本想以水災淹了塗山,轉念一想,又不夠宏大。

這個軒轅氏她是知道的,混沌天庭時也是小有名氣,曾是五帝的候選者,隻是因為實力差了一點,可又心高氣傲便和天庭斷絕了關係。

後來天庭覆滅後,軒轅氏就重新聚集北荒神名,巫族成立鴻部落。

現在儼然是北荒部族之首。

“很好,本神先拿你以儆效尤。”見時辰差不多了,共工念頭一動,身下的水龍便如馬車洪水濤濤朝黃山而去。

……

軒轅氏登上洪荒壇,立黃山之巔,北荒四方映入眼簾。

她朝空中一抓,將五色瑞氣的紅土抓在掌心,隻要將五色土放入洪荒壇裡,再等日月而出,這個儀式就算完成了。

當放完了第一把紅土後,忽然群山萬人都發出了喧嘩。

軒轅氏皺眉,封禪大典是很嚴肅的儀式,不得喧嘩,百裡之內,便是鳥獸都要噤若寒蟬,在這儀式上任何喧嘩都是死罪。可是喧嘩聲越來越大,他們明顯被某種事情所震驚而無法控製自己。

“母親。”

女魃艱澀的吐出一句話。

軒轅氏放下第二把黑土,目視遠方。

她也不由一驚。

就見遠方平原,一條高百丈的瀑布朝著黃山襲來,那瀑布化作一條巨獸,有著千軍萬馬的氣勢,可是平原冇有河流,但是水嘯彷彿憑空而生。但是更加讓人吃驚的是水嘯上站著一名女子。

一名像是水而生的女子。

腳下的水流如她的馬車被駕馭著。

要不是礙於封禪,萬人早就嚇散了。

“諸位不要慌張,封禪大典,必然有人來考驗陛下的神威。”力牧大喝一聲,語似驚雷迴盪,震懾住眾人的驚慌。

風後,力牧等群臣看著軒轅氏。

女人心領神會,微微一笑:“那朕就去會會吧。”

她可不想有人破壞黃山大典,飛到黃山外等候。

眾人移駕而去。

片刻後,共工就到了黃山外圍附近,那水龍馬車更加的宏大,隆隆咆哮震顫大地。

“你是軒轅氏,聽說你要封禪黃帝,我特地來道賀的。”共工站在水龍上,說是道賀,神態卻是不屑一顧。

“道賀的話交給朕的侍官,你隨隊便是。”軒轅氏笑。

“不可,本神的這份賀禮必須親自交與你手。”共工一笑。

“哦?”

軒轅氏眉頭一挑,聽出了一點弦外之音。

共工也不廢話,隨手一招,地底發出巨響,好似有什麼要破土而出,眾人都站不穩。

“好強大的力量。”女魃駭然。

百裡之地劇烈搖晃,一聲沖天巨響,大地破開,幾十條高百丈的水龍從地底憑空升起,這水龍都是以神力利用地下水凝聚,比山還要巍峨壯大。

幾十條水龍就朝軒轅氏凶猛的撲去,放眼望去,天地都被這洪水阻塞。

就聽共工說。

“本神乃鴻蒙水神共工,請記住本神。這份賀禮就是你軒轅氏的人頭。”

黃帝拔出軒轅劍,劍代表著人間之力,天下聖皇都凝聚劍中,劍光一掃,所過之處,就劍天地四方都要臣服,十多條水龍被一道黃色劍光掃過,再怎麼氣勢龐大也是應聲化作了一盆傾盆大雨。

“共工?不知道是哪裡蹦出來的無名小卒有點目無尊長,妄自尊大了。”黃帝輕蔑的評價。

共工哈哈一笑。

她伸手一招,破碎大雨在空中再度凝聚,化作一條飛騰的蛟龍,蛟龍有百丈,全身都是水行所化,和普通的神通,修士使用的化水蛟龍都有水質,看似氣勢很大,但雷聲很小,而共工用水行之力所造,水蛟宛若實質,讓人人頓時十分渺小。

水蛟發出一聲咆哮,張開大口對著黃帝吞去。

黃帝揮起軒轅劍,縱身進了水蛟裡麵,一道道劍光橫空出世,點亮了整個北荒,不消一會,這條水蛟就是四分五裂,可是對於共工來說這不過是前奏罷了。

她手指又一點,破碎的水蛟龍又頃刻凝聚,這一次化作了一頭朱雀。

朱雀煽起翅膀,無數水球如同隕石從天而落,將平原砸的全部都是水坑,即使隔了好幾十裡,遠在觀禮的眾人都被砸的全身發疼,不由自主的退後。

黃帝依然揮起軒轅劍,擊破所有水球。

軒轅氏境界儼然提到了上古神境以上,軒轅劍一劍斬出,一道劍光從地上天,如龍昇天,破開水行朱雀的阻礙,將其分解。

共工微微一笑。

依然如出一轍,破碎的傾盆大雨又在下一個氣息中化作一頭猛虎,猛虎所踏之處,平原都變為沼澤。

水虎朝著軒轅黃帝抓去,一條條水劍拔地而起,如林一般嘩嘩生長。

“破!!”

黃帝掠過,天地之威儘收劍中,又將水虎一劍殺死。

下一秒,一頭盤著巨蛇的靈龜從地麵升起,無數水潮又是覆蓋而來。

“玄武?四象?”

黃帝一怔。

“本帝的‘水行四象’比起真的四象都不遜色,你居然可以殺了,嗯,擔當起神帝。”共工一笑。

軒轅黃帝哈哈一笑,目光忽然一沉。

她是北荒女王豈容一個不知道哪裡出現的神名戲弄自己。

此時。

觀禮人群中。

眾人也被平原上發生的戰鬥驚呆了。

白虎,青龍,朱雀,玄武。

這個名為共工的神名竟然能衍化四象出來,衍化四象也不算特彆驚豔,達到歸真四象境的修士也能做到其中一二,但是共工的衍化完全不同,她所製造的四象神力堪比真正的四方聖獸,隨意一頭就足以踏平一方,隻不過軒轅黃帝境界早就超越四象之上,已經達到駕馭聖獸級彆,所以一劍擊殺,也冇壓力。

“母親危險了。”女魃暗暗擔心。

就在這時就見到軒轅黃帝的軒轅劍放出十方金光,威嚴遍及北荒人間每個角落,深淵之處。

“哦?”

共工黛眉一挑。

金光退去後,軒轅黃帝的軒冕黃袍已然金光燦爛,黃龍飛繞。

“那本神也用荒階陪你玩玩。”

共工雙手起舞,就見水花燦爛,所有人都看見,來自整個北荒江河湖海的水流都朝她彙聚而去,無數的水珠像珍珠一樣安靜的凝固在空中,隨著共工驅動神念而發光。

每一滴水珠發出炫彩的光芒,億萬顆水滴形成了一副震撼的畫麵。

共工在天。

軒轅氏在地。

“以水之名,行天之道。”共工一喝。

荒階——水天一色!

軒轅氏駕馭神劍,朝天一斬,軒轅劍的金光劈出,地麵的金光,凝聚人間之氣騰生為一道劍氣兀自朝天劈去,彷彿可以劈進三十三重天裡。

這金光來的如此迅速,瞬間在共工的眼瞳放大,共工露出驚色,本能的一避。

金光劃破了天穹。

在天空留下了一道深溝,露出星光,彷彿連天都劈開了。

眾人為之驚豔。

荒階:天之裂痕!!

共工愣愣看著被劈開的天痕,漫天水霧在劍光煙消雲散,全部蒸發,共工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傷口,她有太古水神之力,可是仍然被劈傷,要不是得到北荒之水,剛纔那一劍她恐怕就要死了。

共工收起了笑容,凝重的注視著軒轅氏,再也冇有任何輕浮。

她知道。

在場所有神也知道。

從今日起。

大千洪荒,黃帝降臨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