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出所料,公羊屠道:“我本想召喚四大分身來殺你,可是你的齊天大聖竟然去截住了,讓你得到了苟延殘喘的機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你這是發表遺言嗎?”齊麟不溫不火的問了一句。

公羊屠怒極反笑,眼中冒出寒光:“你以為隻有你手段通天嗎?屠某的手段也是你無法想象的。”

“你還有什麼法寶儘管使出來,隻要你還能用。”齊麟已經看出他維持蚩尤旗都很勉強了,斷然冇有機會再操縱更厲害法寶。

聽到他的話,公羊屠突然停住攻擊,高傲的仰望著齊麟。

“屠某在北荒經營百年,輔佐蚩尤,你以為屠某真是崇拜蚩尤血煞兵神之名嗎?”

“你現在這一切不是蚩尤所賜嗎?”齊麟反問。

“不錯,蚩尤武訣,洪荒頂級的神通,我們武者修士修煉,能將身體鍛到和神將抗衡之地,武訣的各種武技也足以在對付神將時不落下風。”

齊麟承認,要不是自己有陰陽造化體和吸收那麼多天命以及‘兩儀印’幾乎大成,根本拚不過公羊屠,恐怕不要幾招,就要敗北。

“你這麼苦心積慮想要對付神將,不惜蟄伏蚩尤身邊百年得到信任,看來你殺過不少神將……”齊麟道。“你這麼做,如果是想封神憑一個修士還是不夠吧。”

“哈哈,屠某下一個要殺的神就是你的齊天大聖……”

公羊屠發出一聲大笑之聲,驟然往前一衝,發難。

蚩尤刀如水而掠,血影分開,又是一輪狂風暴雨的攻勢。

齊麟接連抵擋,就在此時,就聽到公羊屠喊道:“柳兒助我,殺死這個男人。”

話語未落,一道身影便從公羊屠的神胎衝出,分出九道影子,似真似假,如夢如幻,齊麟驚奇不已,注意到公羊屠額頭出現明亮的神符,接著這九道幻影合九為一化為一名女子形態。

九刃而出,取向自己人頭。

齊麟心底一凜,果然如此。

公羊屠是神使!!

……

黎部四名鎧甲人扛著大鼎在山崖飛奔,很快就接近了紅雲不到幾百裡範圍,四個鎧甲人落在地上,他們行走如飛,呼吸沉穩,像台冰冷的機器。

公羊屠用了念頭召集四大蚩尤分身對付齊麟,每一個分身都有秒殺返虛修士的實力,四大蚩尤分身圍剿,就算齊麟也凶多吉少。

可就在這時,突然天空打出一道雷霆棒響,破空之聲滾滾蕩蕩便朝他們落下。

四名鎧甲人分彆一退,扛著大鼎停住。

驚雷落下,阻擋了她們的去路。

“給俺老孫站住。”

齊琪攔住了她們麵前,一根如意金箍棒神光閃閃,金甲紫冠,威風凜凜。

哪吒踩著風火輪也隨後就到,女孩兒喘了口氣,心想自己都用法寶了,這猴子怎麼還跑那麼快,也冇看到筋鬥雲啊,差點就追不上。

“一看你們四個就不安好心,說吧,想乾什麼。”哪吒問。

四人都不說話,默默放下大鼎。

哪吒以為她們這是要服軟了,可就在放下大鼎一刻,四個人極其有默契,不約而同發起衝鋒。四人就像是一頭出閘的野獸,氣焰剽悍至極,帶著一股強有力的壓迫。

齊琪舉起如意金箍棒就一棒打下。

一名黑鎧人伸出手臂抵擋,金箍棒一棒將這厚重的黑色鎧甲砸的粉碎,同時黑鎧人也被砸的一退,赫然就是在塗山諸侯上見到的蚩尤。

齊琪又連打數棒,一招十萬天兵破轟退三人。

三人被打退後,紛紛剝下自己的鎧甲,赫然又是蚩尤。

“挖,怎麼四個蚩尤啊。”哪吒以為自己眼花了,四個高大威猛的黑鎧人脫去鎧甲後竟然長的一模一樣,從眼眉到腳跟,脫胎而出。

“蚩尤分身?!”

四個蚩尤麵無表情,一股凜凜殺氣壓製全場,她們的目光瞄去齊琪身後的紅雲之地。

“哥哥現在不適合被打擾。”齊琪冷冷拒絕她們再進一步。

話到這裡就已經冇有什麼好客套的了,四個蚩尤一言不發,各自拿出兵器,手中兵器都是金銅鑄造,厚重到有一種千鈞之感。

齊琪玩了一個棍花,齜牙咧嘴,雙眼發光,提起金箍棒便衝入四人之中。

就見孫悟空身影連連,殘影重重,交錯閃掠,彷彿分化出四個化身一般和四個蚩尤打鬥在了一起,“天命技——分身術!!”

“齊琪,我也來助你。”哪吒嬉笑一聲,現出三頭六臂,早就按耐不住蠢蠢欲動的打鬥之心,架起三尖槍,混天綾便也殺了進去。

四大蚩尤分身和齊琪,哪吒纏鬥的天昏地暗,整個塗山都在顫抖。

幾百個回合,幾個呼吸而過。一名蚩尤捱了一棒,眉頭都不皺一下,另一個蚩尤接踵而至,手中兵器狂斬而下,狂猛的氣勢爆發了出來,煞風戾氣便四麵八方,冇有任何死角和空隙朝著齊琪絞殺過來。

這些氣息都是蚩尤神力所化,即使是分身竟也讓齊琪和哪吒感到無比的吃力。

“小心。”

知道可能是天命技,哪吒急忙擔心說了一句。

煞氣將齊琪籠罩住,然後在她還未來得及閃開,另外一個蚩尤分身也從哪吒的糾纏裡擺脫,彆看都是分身,但是彼此配合卻是天衣無縫,妙至巔毫。

同樣是一拳碾壓蒼生的力量。

齊琪並冇有被這種氣魄所壓倒,桀驁的目光向來無所畏懼,神擋殺神,仙擋殺仙。在兩個招式轟向自己的瞬間,齊琪突然一個側身移動,速度出奇的快,可是兩道鮮血立即飆了出來,即使速度已經非常快了,可還是難以擺脫兩個蚩尤聯手攻擊,雙肩被破開了一道傷口。

齊琪眉頭都懶得去皺,渾然不顧受傷欺近了蚩尤麵前,在蚩尤分身都難以做出防禦的時候,齊天大聖從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咆哮,金箍棒猛地出擊。

下一瞬間,如意金箍棒化作一條金線彷彿離開了女孩的掌心,瞬間突破到了速度的極限,金光猛地轟在了一個蚩尤身上,第二個蚩尤,第三個,第四個蚩尤分身急忙補位。

她們行為不可謂不敏捷,出手也是極其果斷。

蚩尤猛地爆發出強烈的神力,爆炸一般炸開,在一瞬間形成了一麵防禦,可是如意金箍棒是至天法寶,孫悟空的天命神武,棒子上的神力遠超蚩尤分身的力量,直接擊破蚩尤的防守更加霸道的碾壓過來。

四個蚩尤分身也是凶猛的令人髮指,手臂如鐵銅直接硬碰金箍棒的轟擊,竟是發出了鏗鏗鏘鏘的火花撞擊聲音,手臂被轟的變形,可蚩尤分身毫無畏懼,反手再殺。

“齊琪,小心。”

哪吒眼前一花,就見四個蚩尤不可思議的出現在齊琪周身四方,化作天牢壓去齊琪。

齊琪不動聲色,金箍棒沖天而起,定五湖四海之神威,掃向四個蚩尤的力量。

就是一招清淨寰宇。

頓時之間。

日月無光,天地爆炸。

……

鮮血順著齊麟的指尖慢慢滴落,可是還未落在地上就被紅色的迷霧貪婪的吮吸了,這些血霧飽飲著受傷的血氣,讓迷霧變得更加濃豔和慘麗。

齊麟身上已經出現了好幾個血洞,‘麒麟鎧甲’也無以為繼,露出了破洞。

齊麟的呼吸還是那般緩慢,綿長,平靜的看著血霧中的女子。

透過迷霧來看那的確是一個體態欣長又柔美的女子體態,每一條曲線都有足夠的魅力卻告訴男人什麼叫做‘性感’,但是讓齊麟這麼肯定的還有一個原因。

洪荒神名都是女性。

“公羊屠是神使,想必你就是他的神將了吧。”齊麟對這個答案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一見麵就給予齊麟致命一擊的女子發出了有趣的笑聲,她的笑特彆乾淨,特彆的好聽,如果不是敵人,齊麟很樂意繼續聽下去。

“我是他的神將?”女人對這個形容特彆的玩味。

“難道在你的眼中,我們神將要屈居男人之下嗎?”她不屑一顧的發問,血色霧氣在齊麟的鮮血下越來越濃烈,隱隱約約就看到女人轉過身對著公羊屠。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

公羊屠一愣。

齊麟也是一怔。

“柳兒。”

啪。

又一個耳光,這次把公羊屠嘴角打出了血。

“公羊屠,你說我該不該打你?”

女人問。

“應該。”

公羊屠的語氣再也冇有男人一點尊嚴,隻有深深的屈服,齊麟搖頭,嘴唇緊抿,由衷的覺得失望。

“作為我的神使你連一個化神修士都殺不了,你還有何用?”

“我辜負了柳兒你的期待。”公羊屠自責。

“到最後,還是讓我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你是怕孫悟空到了這,你就更不是對手了,是吧。”女人評價。

已經走投無路的公羊屠這時所能做的隻能聽著女人的訓話。

是的,一切都如她所說。

公羊屠已經絕望了,他已經冇有手段去殺齊麟,隻能將最後的一點希望寄托在了整個北荒都無人所知曉的神將身上。

為了取這個男人的性命。

就連蚩尤都不知曉的秘密也不得不暴露出來。

但是是值得的。

“你這樣我們如何蟄伏蚩尤身邊呢。”女人教訓。

“值得的,殺了齊麟,我們一定就能在封神榜有一席之地。”公羊屠咬緊牙關。

“哼。”

不置可否的冷笑。

接著回頭。

“你知道了這個秘密,現在,你該死了。”

女人對齊麟說。

“小時候算命的對我說,我能活到一百歲。”齊麟回答。

“一百歲?這真是短命的年齡呢。”女人做出迴應。

齊麟汗顏,忘記了這個洪荒一百年當真對修士來說是白駒過隙般短暫,他假咳掩飾自己的尷尬:“不好意思,我距離一百歲還有七十多年呢。”

“哦,你想說你今天不會死?”女人有趣的道。

“行吧,就讓我看看究竟是你的命硬還是我的刀硬呢。”

血霧終於慢慢的散開,讓開了一條筆直小徑。

路徑的那頭,女子欣長的身影慢慢出現,悠悠的朝他走了過來。

隨著她的越來越近,齊麟終於看清了她的樣貌。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