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心道什麼事都交給我了,你們倒是輕鬆,不過這一次他可真冇有辦法。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圓廳的佈局看起來很正常,八個大鼎都有禁製保護,要說的機關的話,禁製就是最好的機關,任你如何了得,你不破禁製都是空談。

但是齊麟現在還冇想明白,如果堯帝真是為了給後來的堯繼承,那她要如何取鼎呢?

除非後來者的境界達到了太古以上的神境,不然的話要破八鼎禁製還是十分困難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隻是上古神境該怎麼做?

齊麟徘徊在圓廳,眾人都一臉驚奇。

圓廳的壓力已經很大了,可是他熟視無睹,閒庭信步一樣。看到齊麟陷入了苦惱,女魃,公羊屠無奈隻能再度去煉化禁製,用自己的手段來破。

八個神鼎排列的整整齊齊,齊麟尋思許久,最後又來到了堯帝神像前,靜靜的凝視著這尊美麗的神像。

堯帝神態安詳,莊園,雙眸充滿悲天憫人,她一隻手心立著一個方盒,另一隻手向前伸出,彷彿是邀請,有一種與她共同治理天下的豪邁,不得不承認堯不愧為流傳千古的神帝,一尊雕像的故事就已經足夠讓人流連忘返,回味無窮。

“你到底會留給後世的人什麼線索呢?”

齊麟駐足凝思。

慢慢地,看著這神像越發的久,堯帝好似活了過來,那隻伸出的柔荑變得越來越虛幻,難道說?齊麟情不自禁伸出手朝著她的手握去,黃金塑像的手感充滿了千年的寒冷,隻是一觸碰就讓人打了個哆嗦,好似靈魂都要被抽離出來了。

“兩儀陰陽,兩儀寒暑,兩儀水火。”

齊麟忍住這股寒意,用出兩儀印。

水火,寒暑,陰陽,從低至高,齊麟轉換著塑像手中的冰冷,慢慢地,隨著他的握緊這隻手開始變得有些溫度,冷意漸退。

風後看到齊麟居然有點褻瀆堯帝神像,心中不悅,想要喝止,女魃阻止了他。

“殿下,這麒麟有點無法無天,堯帝神像豈容一個男人如此褻瀆。”風後心中有點敵意,她對堯帝一直懷有敬畏,即使來到塗山更多是想保護堯帝的秘密部落外人之手,看到齊麟居然和堯帝神像握手,恨不得把這個男人大卸八塊了。

女魃也覺得奇怪,在他印象裡,齊麟應該不是這麼輕浮的人。“也許他想到了什麼玄機,讓他去吧,而且,止靜,你真的覺得自己能殺他嗎?”

女魃戲謔的反問。

風後一怔,表情沉默了下來。

“齊麟居然有化血神刀難怪可以殺夫諸,他還有齊天大聖孫悟空,哪吒相助,他的妻子羲恐怕也是一個深不可測的神名……這種實力,你我聯手都未可能有勝算。”女魃細細數來,心中也是吃驚不已,難怪齊麟敢置身塗山,他現在依仗的實力足以在北荒部族裡成為一方霸主。

且說齊麟和堯帝握手,隨著時間變成,手心的溫暖也傳遞在了神像手上,連同神像的手都開始有了熱量,神像彷彿活了過來,那雙眼眸發出了光彩。

齊麟一怔,彷彿看到堯帝神像的表情在動。

毫無預兆,天地失去了光景,齊琪,哪吒,女魃,公羊屠等人全部消失不見,宮殿,神鼎也都消散,隻留下了一片識海空間。

念頭?

齊麟馬上就知道自己進入了神像的念頭裡麵,這一下,齊麟心中算是明白了,原來堯帝在神像中凝聚了一道殘念來控製整個神宮的佈陣法寶。

果然,這尊神像纔是關鍵。

就見眼前虛空,那尊神像油然而起,身上金色的金衣層層脫落,露出雪白紅潤的肌膚和窈窕纖細的體態,傾城的容顏,一名絕色到驚豔千古的女子出現在了眼前。

那女子帶著天地神威,眉宇中有神冠鑲嵌了一顆寶石。

正是當年的‘堯’

齊麟目瞪口呆。

堯帝殘念睜開雙眼,當看到來人是個男子後,便問道:“汝不是‘堯’,汝是何人。”她語氣很輕,依然是悲憫之色,但言語中充滿了蕭殺。

“在下齊麟,北荒發生水患,淹及八荒千古,在下特地求堯帝神鼎鎮壓水陣,解救萬民。”齊麟恭敬的回答。

可是堯帝殘念毫無理會,“汝不是新堯,就不應該出現在這。”

堯帝一念。

識海空間瞬間化為一道巨大旋渦,旋渦拉扯著齊麟要把他吸入進去。這道靈魂旋渦能將念頭絞碎,修士本人的元神就灰飛煙滅淪為活死人了。

齊麟施展全身法力,雙手結兩儀生死抵擋住靈魂旋渦。

堯帝手指一點。

虛空凝為一口無形神劍就朝他劈了過去。

齊麟拿出隕鐵神棍,將其一擋,再次說道:“陛下息怒,北荒水災隻有神鼎可治,陛下難道不顧億萬子民於水火之中嗎?”

堯帝也不回答,慈祥而神威無儘。

於是,十多個靈魂旋渦旋轉出現,從四麵八方籠罩而來,一時之間,齊麟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幾十匹馬拉住了手腳,竟然完全使不出力來。

不好。

齊麟臉色一變,就算是萬年殘念,堯帝的力量還是遠超他的想象。

……

神宮圓廳。

眾人還在思考破解神鼎的禁製辦法,公羊屠在神鼎座下左看右看,想找出一點頭緒。八方神鼎擺陣,那必然有什麼東西來控製作為陣眼,這樣的會神鼎才能開啟維持。

公羊屠不想齊麟再出風頭,他要是可以找出來就能揚眉吐氣了。

公羊屠還冇有找到蛛絲馬跡,倒是齊麟那邊出現了問題。

“哥,你怎麼了?”齊琪拉了拉齊麟的手臂。

眾人都看了過去,就發現齊麟懸在半空和神像握手,突然像是凝固住了,整個人變得僵硬,從頭到腳也像是變成了一尊雕像一樣,甚至一點氣息都冇有。

齊琪有點著急,她甚至已經感覺不到和齊麟的契約存在,女孩兒用力想把哥哥和神像拉開,但是兩人緊握彷彿渾然一體,任憑齊天大聖如何驅使神力都無濟於事。

常羲,哪吒也來相助,可同樣的冇有任何效果。

“這是怎麼回事?”女魃走來驚奇的問道。

“他不該冒犯堯帝的。”風後冷冷說道。

聽到她的話,齊琪眼中冒出戾火,想一棒打死她,風後心驚肉跳退了幾步。

“齊麟這是元神出竅了嗎?”女魃問。

公羊屠仔仔細細看著神像,突然明白了,“原來如此。”

“公羊公子如此什麼了??”女魃問。

“這尊神像就是控製神鼎的陣眼。”公羊屠示意。

八方神鼎排列都以堯帝神像為中心,仔細看的話,地麵鋪展的磚石圖騰都有規律的朝其蔓延,鏈接在一起。

“他大概是被神像的禁製所困。”公羊屠有點幸災樂禍,能控製八方神鼎的陣眼,這神像肯定有強大的玄機在裡麵,這下正好,齊麟自己以身試寶便宜了他們。

女魃也懂了。

“這麼說,如果我們破掉神像就能破解禁製了?”

“冇錯,隻要把神像拔起,陣自破。”公羊屠露出得意之色,這一次他可是搶在齊麟的前麵發生了破解機關的奧妙了。

“可惜你的神使不知這點,和神像握手卻是被神像的禁製又困了。”公羊屠對齊琪道。

齊琪一聽到他的話,立刻拿起金箍棒就朝神像砸去。

如意金箍棒金光大作,震震神威如雷霆咆哮,一擊之下,震耳欲聾,整個圓廳都發生了地震,顫抖。風後還想阻止,但是話被金箍棒的神威硬生生給砸進了喉嚨,差點震出血來。

這一棒下去,就連常羲,哪吒都被震退踉蹌。

眾人赫然,荒階神力。

“齊琪,冷靜一點,小心傷了夫君。”常羲急忙提醒。

齊琪這纔想起齊麟還和神像連接,止住了神力。

可是荒階神力的一棒,神像竟然也是紋絲不動,一個防禦結界也升起來。

果然就像公羊屠所說那樣,這個神像也有結界,隻要破了結界把神像連根拔起,那陣法就破了。

“止靜,我們趕快破掉神像。”女魃也是立刻下令,女孩兒手指一點,萬度高溫將神像周圍都給燒的通紅,慢慢融化結界。

風後不忍破壞堯帝神像,但這時候根本容不得她來阻止了。

所有人都瘋了一樣使出各種神通對著神像攻擊而去,常羲也是拚命保護齊麟免受波及。

破了神像就能得神鼎。

這個念頭深深紮入眾人腦海生根發芽。

麵對眾人神通狂轟濫炸,神像也是搖搖欲墜,堯帝神像的眼眸越來越暗淡。

風後止靜雙膝跪在遠處,將頭俯首於地麵謝罪。

孔雀靈夢正在圓廳一座橫欄上梳理羽毛,趁著眾人攻擊神像的禁製,靈夢尾翼一搖,一片白色翎羽飛了過去刺入了齊麟的泥丸宮,接著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見。

識海中。

齊麟被堯帝的七八個靈魂旋渦壓得透不過氣,這個堯帝殘念也不理會他的訴求,不過想來也是,這道念頭是為了保護神宮和以後繼承者孕育的‘堯’對話的,如果是孕育的‘堯’會得到念頭承認,但是現在來的是一個不速之客,堯帝殘念唯一要做的就是徹底消滅對手。

齊麟的兩儀造化體和四陰四陽之力在重重靈魂旋渦下也快堅持不住,他的念頭一片片被旋渦給攪去,撕碎,痛苦不堪。

“汝灰飛煙滅吧。”

堯無情的看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