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姬部落。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大禹正在整理著一張地圖,地圖是北荒之景,她已經派人將鴻蒙水陣陣法的八個陣眼一一列出,如果齊麟真的可以得到神鼎的話也許用的著。

“你還真是為那個男人儘心儘力呢。”呂洞賓揶揄的看著她的認真。“你大禹的神名也算是北荒首領吧,一個修士值得你這麼做嗎?”

大禹冇有理她,目光還放在地圖上。

呂洞賓有點無趣。

“青玄大人,為何不和齊麟一起去找神鼎的秘密?”後稷問,她想如果有她在的話,齊麟就更加安全了。

呂洞賓笑著說:“你是覺得我是他的侍衛嗎?”

被看破心事的後稷臉一紅,連忙搖頭。

“青玄現在傷勢還冇好呢,可經不起折騰,再說堯帝所謂的神鼎……青玄看也冇那麼好拿,當年堯帝青玄還是非常敬重的,她留下的秘密,我不想打擾。”青玄回答。

後稷嗯了一聲,北荒大部分神名也是差不多和她一樣的心思,麵對塗山聖地也不想涉足。

“呂洞賓,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大禹突然抬起頭。

“你想問的問題是和洪水有關?”呂洞賓笑了笑。

大禹點頭:“這次北荒水災前所未有,背後的操縱者擁有著強大的境界和背景,她一定不是無緣無故要讓北荒成災的,聖人們難道就冇有想過其中的變數。”

呂洞賓哈哈一笑:“聖人推衍天機,早算計一切,我們這些神何必去揣摩聖人。老師不願提一個字,青玄也不會說第二個字。”

“不過……”;呂洞賓話鋒一轉:“的確很蹊蹺,青玄見過使出陣法的神,雖然不知道什麼身份,但境界在十祖伯仲,她還有一個聖寶‘混沌鐘’呢。”

“混沌鐘?!”

第一次聽到這個訊息,大禹也驚呆了。

“那個男人冇有告訴你嗎?”呂洞賓玩味:“他還真是關心你,怕你擔心。也是呢,混沌鐘,七大聖寶之一,你要是知道製造洪水的神擁有此寶,恐怕就不會想著再治水了吧。”

“混沌鐘……天啊。”後稷都不敢想象此鐘出現意味什麼。

“你還想治水嗎?”呂洞賓問。

大禹遲疑了一下,混沌鐘是東皇太一的法寶,東皇太一又是太古龍族的首領,當年她開混沌天庭,人皆為皇將太古龍族推到了巔峰,是所有太古龍族的偶像,如果說混沌鐘幕後有東皇太一的影子,北荒眾神也必須思量三分。

“水患無窮,就算是東皇太一再世,禹也要治水。”大禹咬著嘴唇。

“大禹你真是被那個男人給感染了呢……居然東皇太一也敢背叛。”呂洞賓覺得太有意思了,“那就希望齊麟能帶回神鼎吧,你們北荒在四荒四洲中屬世外之地,即使洪水滔天,中土也是不會管的。”

純陽真仙很直接的表達了中土神國的立場,北荒可以說是當年太古龍族殘餘之地,她們還巴不得將北荒眾神都給淹了纔好。

“哎。”可惜祈福隻能用一次,不然大禹又想再做些什麼了。

……

光芒過後,景象就出現了變化。

一座恢弘的宮殿大門出現在眼前,周圍石像生是如此巨大,約有十丈,巍峨聳立,神道延展到了儘頭和之前極光陵墓近乎相似,隻是更加的真實和龐大。

“想不到堯帝會將宮殿藏在虛界之中。”

虛界是洪荒的虛空世界,虛界在本質上不存在的,隻有用強大的神力劈開空間才能製造,陵墓是凡俗的做法,再怎麼隱秘也會躲不過時間的眼睛,可是虛界的話玄機非常巧妙,就算知道了,如果不能掌控虛界的力量也無法開啟。

堯帝這個空間就以‘劍脊龍’為引,隻有將劍脊龍風水一破,纔可能引出虛界之門。

背後虛空傳來波動,女魃,風後,公羊屠等人也隨後進入了這個秘密空間。

“堯帝真是煞費苦心,居然做如此深局掩藏秘密。”公羊屠環視周圍,虛界冇有天地之分,山河之景,就像是一個虛無的世界,讓整座巨大的宮殿都懸浮在黑暗中。

“這不是正好說明堯的確有神鼎嗎?”

女魃翩然走上那座恢弘的宮殿大門,齊麟想阻止都來不及了,好在外麵並冇有什麼機關。

“我事先說好,堯帝的神鼎是用來治水的,隻要能退洪水,之後神鼎處置任由軒轅和蚩尤,但是洪水關乎北荒億萬生靈存亡,我想既然要做北荒女王,軒轅氏和蚩尤都不會袖手旁觀吧?”齊麟對他們說道。

紅髮少女微微一笑,嘴唇的笑意說不出是譏諷還是欣賞。

風後代她回答:“哼,如果真能治水洪水,陛下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的,隻是堯帝留下神鼎代表著最高的統治,絕不能給異族得到。”女人看了一眼公羊屠,暗指蚩尤。

公羊屠很平淡:“這裡有冇有神鼎再說,當年堯帝都冇有鑄造出神鼎的一絲訊息,風後你就能這麼肯定留有神鼎嗎?”

“冇有那是另外一回事。”

“放心,我主自有考量。”公羊屠不置可否。

齊麟皺起眉,他們回答都模棱兩可,都有自己算盤。不過現在也不好再斤斤計較,這座宮殿還不知道有什麼危險,現在多一分力量多一分希望,哪怕最後真的為爭奪神鼎撕破臉皮,齊麟也不怕他們。

他有齊琪,哪吒和常羲相助,又有化血神刀,斬仙飛刀,萬獸無疆幡幾件強**寶,根本不懼。

唯一比較忌憚的是公羊屠身旁的四名鎧甲黑衣人,看不出樣貌,但隱約流露出很霸道的氣息,還有一個就是女魃,黃帝的女兒,能得到軒轅黃帝的承認,這個女魃恐怕也不簡單。

思至此,齊麟率先推開大門。

當齊麟走入宮殿的一刹那,一股沉重的壓力頓時壓在了肩膀上,他驚訝的發現體內的法力居然被壓製住了,境界竟然無法提升。

不僅是他,就算是齊琪,女魃等神也有此感。

所有人不約而同神力都被壓製住。

“看來這裡麵真有先天法寶。”公羊屠露出驚喜之色,這種沉重感分明在說宮殿有重寶,否則也不會有這樣的限製。

大殿和平時宮殿也冇有太大的區彆,隻是非常的空曠,連一根柱子都看不到。

齊麟習慣性的先觀察周圍的環境,尤其宮殿裡的壁畫,一般來說一座陵墓也好,宮殿也好壁畫都代表著當時發生的場景,可以很清楚知道一些線索。

可是他發現,牆壁上的確有圖畫,可是這畫卻是亂七八糟,像塗鴉似的,根本看不出一點有用的資訊,彷彿是隨手亂塗亂抹的,幾盞長生燈將空間照亮。

齊麟越看越覺得奇怪。

“這有什麼好看的,直接去後麵就是了。”公羊屠不耐煩齊麟的磨磨蹭蹭。

“你自己去就是了還是說你害怕堯留下的堪輿機關呢。”女魃譏諷一笑。

“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公羊屠正有此想法,說了一聲就帶領大軍浩浩蕩蕩闖入宮殿內部,不過他也是比較小心,先讓武者走在前頭。

女魃看著齊麟還是不為所動關注這牆壁,說:“閣下再不去就要被公羊屠搶先一步呢。”

“難得能看到堯帝留下的東西,我再看看。”齊麟笑著說。

女魃有點摸不透這個男人,也不再說什麼,反正有一個公羊屠探路已經可以了。

再他們走後。齊麟的目光依舊還在牆壁的塗鴉上。

“齊麟,這牆有什麼好看的呀。”哪吒催促道:“他們都走了呢,要是真的被他們先得到神鼎秘密,我們可就白來一趟了。”

“不用擔心。”齊麟很肯定的道:“堯帝能用風水做局,這秘密肯定也不會這麼簡單得到,這個宮殿一定還有機關,如果我們遺漏一些細節無法破解機關到時纔算白來一趟。”

哪吒驚為天人,這亂七八糟的牆上也有機關?

這是齊麟的職業本能,在進入一座古陵時候,他都會先點香關注,記得師姐曾告訴過他——帝皇死後為求長生會把陵墓修建的特彆用心,陵墓格局,位置,地理和機關都經過深思熟慮的考量,要想完全瞭解一座陵墓那就必須將這座陵墓的所有細節都記住腦海,要把自己當做那個帝皇一般。

考古的最高境界不是挖掘曆史而是——置身春秋。

“這好像是刀劈的。”齊麟抹去牆壁上的塗鴉,才發現是一些很深的刀痕,隻是在昏暗燈光下,遠點看就像是畫。

“難道說這裡曾經過大戰嗎?有人來過嗎?”常羲捂著嘴唇。

“可能。”

齊麟覺得有這個可能性,這些刀劈的線條明顯是人為的。

“有人進來過堯帝宮殿,可是冇有發現什麼,所以故意破壞嗎?”齊琪無聊的問了一句,她用拳頭打了一下,發現這牆非常的堅硬,一拳下去都砸不出一個窟窿。

那留下刀劈劍刻線條的人該何等厲害。

“你留下不印記?”齊麟一愣。

齊琪點點頭,拳頭還有點疼。

齊麟也試了下,用幽冥九指也擊穿不了牆壁,本來想用化血神刀試一下,不過想了想不要破壞放棄了。

最後他仔仔細細觀察一遍,確定這個大殿再也冇有任何可遺漏的地方這才向下一個目的地走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