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薑水。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黃帝回到大營,幾名女子就恭敬的迎了出來。

“軒轅陛下。”

“傳令下去,退兵千裡之外,暫時和蚩尤休戰。”

“休戰?陛下,現在黎部正被我們壓製,蚩尤據說要練戰神分身也無暇出戰,正是打敗他們的機會。”揹負弓箭,擁有一箭破萬法的神名力牧嚴肅提醒。

軒轅氏就將塗山大會的事情述說了一遍,“無論此事真假,這次北荒水災的確有些蹊蹺,既然有上古妖族,我們先去殺了上古妖族,蚩尤那邊堤防就好。”

“陛下,真的相信那個男人的言論嗎?”風後問。

“朕相信大禹,至於那個男人……”軒轅氏眼簾低垂,似有深意。“等到此事過後,朕對他也很感興趣呢。”

“這事就這麼定奪,嗯……你們守好大營,朕親自去殺了大妖,免得耽擱時機。”

聽到軒轅氏這麼說,風後,力牧等屬下也不再說什麼,她們也很清楚軒轅黃帝的性格,一旦她有所決定,哪怕聖人來了都很難改變她的心思。

與此同時,在涿鹿‘黎’部中。

蚩尤也利索地傳達了退兵千裡的命令,公羊屠卻是另有想法:“我主,軒轅氏為人剛愎自用,她既然答應了大禹肯定不會失言,我們何不趁機進千裡之地,奪涿鹿腹地呢?”

“以我主屠龍之技,趁軒轅氏殺妖時直搗薑部落輕而易舉。”

蚩尤冷冷瞪了他一眼,眼瞳無情,冰冷。“本主是言而無信的人嗎?”

“我主,軒轅氏仗著身份崇高,勾結北荒諸多大巫神名,勢力龐大,要是能趁機打傷了薑部落的士氣,對奪下涿鹿就太有利了。”公羊屠想的非常周遠,對北荒水災不屑一顧,在他眼中一個水災不成氣候。

“她軒轅氏言而有信,本主就不能言而有信嗎?”蚩尤非常不悅,“本主和軒轅氏爭奪涿鹿就一定要贏得堂堂正正,徹底打敗她。”

“我主英明,公羊愚昧了。”公羊屠急忙認錯。

蚩尤冷笑:“頂天立地纔是男人,你該好好學學那個齊麟。”

“我主教訓的是。”公羊屠話鋒一轉:“我主不好奇嗎?他居然敢殺上古妖族,恐怕他的神將不一般呢。”

“哼,本主早晚也要讓他臣服。”女人霸道的回答。

……

雨師妾得知齊麟要去殺夫諸時可是嚇了一跳:“公子,你居然要單獨去殺夫諸嗎?”

“夫諸可是堯帝的神獸啊。”

“就算是神獸如果引起水患那也是凶獸。”齊麟冇有什麼猶豫,他現在最不放心的就是其她人聯合誅妖,八個地方,八個上古妖族都要不能有任何差池。

“北荒事大,蚩尤,軒轅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應該不會大意。”大禹還是比較相信軒轅氏。

“那好,我準備一下就出發吧,現在時間上也不能有大意了。”齊麟道。

大禹點頭,真誠的感謝:“夫諸就拜托兄長了。”

“好,文命妹妹,你也小心。”

……

‘中次三經萯山之首,曰敖岸之山,其陽多王雩琈之玉,其陰多赭、黃金。神熏池居之。是常出美玉。北望河林,其狀如蒨如舉。有獸焉,其狀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諸,見則其邑大水’

三十天後。

敖岸山。

齊麟和齊琪駕馭遁天梭趕到了北荒邊際,敖岸山山脈壯大,水患淹冇了一半,可是裸露出來的部分依然能看到鬱鬱蔥蔥的樹林,山中美玉無數,倒映水中,宛若無數的星辰,閃耀七彩光芒,十分好看。

“這水這麼絢麗。”齊麟第一次看到如此美若寶石的河麵,不由發出一聲驚歎。

白白展翅落入水中,梳理自己羽毛,對這河水看起來也相當喜歡。

“哥,那個夫諸在哪?”齊琪問。

齊麟看了下方位,如果以白澤的說法‘兌西夫諸’,應該還是挺好找的。

齊麟一路搜尋夫諸的身影,來到敖岸山第一天並冇有收貨,很快入夜。到了夜晚的敖岸山更是豐富多彩,一片極光從水中盪漾映亮了天空,齊麟和齊琪就先找了一個乾燥的空地休息打坐。

齊麟盤腿入定,一枚嬰兒幻象從頭頂浮現,嬰兒腳踏六星,最後一星也在微微閃耀。元嬰七星練元嬰頭、手、肩、肘、胯、膝、足七個部分,七個部分如天空北鬥七星得名,開陽重寶,故置輔翼,易鬥中曰北鬥:第一曰司命,第二曰司祿,第三曰祿存,第四曰延壽,第五曰益算,第六曰度厄,第七曰上生。

七星圓滿後元嬰就已經超脫凡胎進入元神之境。

修士一旦步入元神的化神六道境界,纔算真正的入了神道之中敢於和神名爭奪天命了。

作為神使,齊麟的修煉非常迅速,兩儀造化體吸日月精華,他又有常羲月母天命,入夜後,沐浴月光,事半功倍,遠比大部分修士要快很多。

幾個時辰,齊麟忽然聽到了一聲動靜。

齊琪還安然睡在身邊,齊麟仔細一聽,聽到了稍許水聲,他小心起身,朝著水聲方向慢慢走去,尋著水聲的方向,就見在一個五彩水潭中有一名女子正在沐浴,那女子身材纖細柔美,冰肌玉骨,她背對著齊麟,五彩長髮如綢緞一樣。

齊麟一愣,冇有想到會碰到有女人在山裡洗澡,急忙轉過目光。

女人卻像是知道了齊麟來了,輕輕地說:“來了就不要走了,幫妾身擦個頭髮吧。”

齊麟始料未及她會這麼說,可是女人的聲音彷彿有魔力一樣,讓他情不自禁朝下了水。

“你不怕我?”齊麟問。

女人輕輕一笑,側過麵龐,她的側臉美如畫,有一種極其不真實的虛幻感。齊麟突然發現似曾相識,似乎是曾在夢中指點的女子。

“你究竟是誰?”齊麟靠近了她的身邊。

女人冇有回答,將臉轉向正前方。

齊麟雙手穿過她的髮絲,女人的頭髮非常順滑,每一根髮絲通透如寶石,她的髮絲在青絲中帶著赤,白,綠等其他色彩,很是絢麗。雖然素不相識,可是她給齊麟一種很親近的感覺,手法也不由變得溫柔。

“你的手法很熟練嗎。”女人說,她能感受到齊麟的手指在髮絲中穿過,每一根髮絲就像是寶物一樣被他嗬護著,讓她很舒服。

“你不知道當一個女人讓男人洗頭髮是很愛的表現嗎?你難道愛上我了?”齊麟以前幫師姐洗過頭髮,也算是駕輕就熟了,他冇有回答而是旁敲側擊反問了一句。

她咯咯一笑,語氣充滿了調戲。“你猜猜看。”

齊麟會心一笑。

“這次能見到白澤還要感謝你的指點,不如明天我就將你介紹給齊琪吧。”

“如果說妾身後悔了呢?”

“嗯?”

“這次治水,妾身如果想讓你收手,立刻離開北荒,你會答應嗎?”她問,語氣很真誠。

齊麟依舊溫柔的擦洗著她的髮絲:“因為這次水災非同一般,上古妖族隻是表麵,裡麵還有更厲害的人在操控嗎?”

“不枉妾身欣賞於你。”女人讚賞道。

“你可以明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齊麟問。

“妾身說不清楚,但上古妖族聯手出現,絕非尋常,你是神使,和北荒無關,不必趟這次渾水,弄臟自己。”

“多謝姑娘關心,北荒水災,禍殃蒼生,就算我冇有答應大禹,也不會袖手旁觀的。”齊麟還做不到這麼冷酷。

女人似乎料到,也不說話。

將她那美麗長髮洗了一遍,長髮一盤,露出了雪背,她的後背有一個神鳥的紋身,這個神鳥展翅的紋神一直延伸到了前胸,極為驚豔。

“在下齊麟還不知道姑娘叫什麼名字?”齊麟剋製了內心想撫摸她肌膚的衝動。

“你最好不要知道妾身之名纔好。”

“如果我想知道呢?”

“妾身也不會告訴你。”

齊麟語塞。

“你有一隻孔雀,你將她取名為白白?”她突然轉移了話題。

“對,潔白能容天地之色。”

“喔。但是妾身還是覺得你應該給她換一個名字。”她道。

“姑娘覺得應該叫什麼名字?”

“因為那孔雀關係,妾身纔會入夢於你,不如叫她靈夢吧。”

“靈夢?”齊麟想了想,倒的確是非常此情此景。“好,回頭我就給她改名了。”

過了一會,女人突然笑著說:“你想幫妾身擦拭身體嗎?”

“可以啊,隻要你不嫌棄我的手粗糙。”齊麟大方的表示同意。

“哥,你在乾嘛啊。”

就在這時,齊琪從林子裡走了出來,伸展了一個懶腰。

“齊琪,給你介紹一下……”齊麟正要介紹,回過頭一看,突然發現,那女子已經不見蹤跡。“這麼快……”齊麟都冇回過神。

“什麼?”齊琪不明。

“你剛纔看到一個女人了嗎?”齊麟問。

“隻有哥哥你啊。”齊琪眨了眨眼,仔細掃過這座山頭,冇有見任何人。

難道又是做夢?

齊麟苦笑。

“齊琪也要洗澡。”齊琪跳進水裡,將衣服一脫,熟練的遊到齊麟身邊。

“嗯,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