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齊琪,大禹,先軫等人快馬加鞭趕往了塗山,數天後就進入了涿鹿的地界。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和北荒大荒莽山的地貌完全不同,涿鹿多平原沃地,就是群山都是披著美麗的蒼翠外衣,綠意盎然,如果說北荒的群山是野獸,那涿鹿的山就是含羞的少女。

塗山是涿鹿最大的一座山峰之一,傳聞當年北方天帝堯帝曾在塗山會宴群雄,讓天女伴舞,以日月做食,用不可思議的柔和手段輕易收服了北荒的各大太古勢力名震洪荒,要知道當年五帝征戰混沌五洲,大部分都是血腥手段和殘酷的壓迫,哪怕與堯其名的舜也是之後才相提並論的。

在這以後,塗山就成為了北荒部族國家首領會宴之地,每當有要事商量都會在塗山開諸侯大會來做北荒決議,因為這個原因,當年混沌天庭覆滅,北荒異常團結,從而讓北荒的太古龍族遺族儲存最多。

齊麟等人落入塗山,就見林中奇花異草,爭奇鬥豔,色彩絢麗,沐浴在朦朧迷離的霧靄中的孓遺植物,濃綠陰森,神秘莫測,林地上積滿厚厚的苔蘚,散落著鳥獸的翎毛,充滿著太古氣息的森林風貌,使人產生一種浩渺幽遠的世外天地之感。

萬頃莽莽蒼蒼的原始森林,隨著季節的變化,呈現出種種奇麗風貌。

也難怪軒轅和蚩尤要爭奪涿鹿,這種環境比其他大荒好太多了。

“得涿鹿者得北荒。封神榜啟前,涿鹿是北荒各部族聖地,無人敢侵犯,可是自從水災出現,軒轅氏和蚩尤以避難之名在涿鹿征戰,現在這個聖地也是不太安寧。”先軫感歎一聲。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封神之際,任何神名都想渡過劫數,不能再碌碌無為了。而一統北荒這等功績誘惑太大了。”大禹輕輕的說,語氣充滿了惋惜之意。

“軒轅氏和蚩尤乃是北荒大巫最強的兩個神名,末將隻是擔心她們兩敗俱傷會讓北洲天諭殿有機可乘。”先軫憂慮的道。

大禹深以為然,可是她很清楚軒轅氏和蚩尤的性格。“她們自封北荒女王,對北荒誌在必得,誰的意見都不會聽的。”

“哎。”

齊麟聽到大禹和先軫的對話,對軒轅氏和蚩尤不由更加好奇了。

兩人進入塗山頂峰,那裡有一個巨大的平台,平台上還殘留著堯帝時期開諸侯大會的殘垣斷壁,這些古老斑駁的建築依稀能看到當年混沌天庭的風光。

諸侯大會的座椅有點類似禮堂,顯得很放鬆,但是在頂上有一個精心修建的高台,高台上有一個石頭椅子,在齊麟到來前,已經有幾十個北荒部族已經到了塗山。這些部族有如衍父這樣的大巫神名,也有境界高超的大巫男修。

這些部族首領正聚集在一起和其中一名女子商議什麼。

等到姬部族進入頂峰時,所有首領都停止了交談,投去了異樣的目光。大禹在北荒治水的決心非常有名,得到了各部族首領的誇讚和協助,在北荒論名氣也是非常高的。

各部族首領紛紛朝禹王示意,但是齊麟注意到他們更多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

齊麟走進人群,來到位置上,就見一名女子正坐在席上喝酒,那女子著及地的廣袖闊袍,玉帶生風,烏黑的秀髮襯著雪膚白衣,雙眉之中帶著點自負,麵對其他部族首領的恭維巴結有一種高高在上。

不知為何,這個女人雖然是如此的頤指氣使,十分傲慢,但她身上凝聚著一種彷彿大地厚重的瑞德靈氣,一言一行,一顰一笑都叫人難以生出反感,相反這種帝王言行都是理所當然。

“大禹,這次急忙召開諸侯大會意欲何為?”女人見到大禹而來,朱唇輕啟,聲若晨鐘,清脆悠悠。

“軒轅姐姐。”姒文命對她微微一笑。

軒轅在整個北荒實力最強,地位崇高,傳說她經曆過三教封神的時期,曾和太古龍族飲酒言歡,所有大巫神名都得叫一聲長姐。

“你既然叫朕一聲姐姐,那還不和朕聯手對付那個蚩尤賤人。”軒轅嘴唇掠過一絲淡淡的笑容。

“姐姐不是不知,水災淹及北荒禍害億萬子民,北洲諸國天諭殿勢力對北荒虎視眈眈,內憂外患,實在不是內鬥的時候啊。”大禹輕輕的說。

軒轅和蚩尤在涿鹿大戰好幾百個回合,軒轅這邊有倉頡、大鴻、風後、力牧、常先,應龍等諸多上古神境的強大神名屬下,可是蚩尤修煉了一種‘九黎屠龍術’,能分出諸多分身,這些分身得太古龍族之血,各個和蚩尤般強大,其他部族都不想得罪。

“哼,朕看北荒之水就是讓我們得其涿鹿來平水患。”軒轅說:“北荒分裂太久了,便是天道也看不下去,隻有一統涿鹿才能平息。”

“姐姐此言差矣,文命已經調查清楚水患原因,這次請諸位召開諸侯大會就是關於平息水災,否則北荒後果不堪設想,便是軒轅姐姐都想不到。”大禹說。

“哦?”

軒轅勾起了好奇,黛眉挑了挑。

“這位男子就是姬部落的客人嗎?”軒轅的目光又轉移到齊麟身上。

其實大禹一出現,齊麟就被注意到了,要知道,洪荒世界神名為尊,能得神名賞識的鳳毛麟角,大禹身為北荒三大部族之一的首領王,能得她的認可就更是一件震驚的大事了。

“在下齊麟。這位是我的妹妹齊琪。”黃帝作為華夏始祖,雖然隻是繼承的神名,身為考古人員的齊麟心中對軒轅還是不由有敬重之意。

“這名字倒是大氣。”軒轅輕描淡寫的點頭。

身為一個元嬰修士可以麵對她的神威而臨危不亂令人刮目相看。

“這位是文命兄長,此次北荒治水結識,這次北荒水禍的原由多虧兄長才能查清。”大禹介紹的語氣特彆的溫柔令幾個部族首領很是詫異。

“哦,這麼說傳說是真的?你堂堂姬水之王居然會認男人為兄?”軒轅露出不屑。

“是啊,大禹,你這麼做可就太丟大巫神名的臉麵了。”

“怎麼能認一個元嬰修士為兄,真是胡鬨。”

“大禹,你是不是治水治糊塗了。”

其她人議論紛紛,對此事發表不滿。

“齊麟兄長救過文命一命,他又願意幫北荒治水,稱作哥哥理當如此。”大禹對著齊麟微微一笑。

“嗯?這個元嬰修士救了你?”

眾人更加吃驚,根本不敢相信大禹會被救,可是他們又很清楚,大禹為人耿直,根本不會為了一個男人說謊。能救大禹的元嬰修士……眾人的目光就自然落在了齊麟身邊的女孩齊琪身上。

那隻有封神使者的神名纔有資格。

在場的人心照不宣,北荒以實力為尊,既然能救大禹性命,彆說元嬰修士了,就算是真正的嬰兒都能得到推崇,他們對齊麟的態度也好了起來。黃帝就問起齊麟怎麼得知治水的訊息,大禹說等到蚩尤來了諸侯大會上再說不遲。

齊麟和這些北荒部族首領聊了一圈,大概瞭解了一下。

眾人說著話,突然一股沉重的氣息壓製在了全場,所有人的聲音遽然而止,就見一群男女走上了塗山。為首的女子古銅色的皮膚,身材纖細挺拔,淩亂的漆黑長髮紮著很多辮子,穿著帶著圖紋的開敞長裙,厚厚的毛皮長靴就像是熊腿似的。

她的目光給齊麟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空洞,虛無,藐視一切。

“蚩尤嗎?”

“黎部落的首領真是給麵子啊,讓我們等你好久。”軒轅氏一根凝脂如玉的手指輕輕抵在下巴上,眼神居高臨下,頓了頓,她一聲冷笑。“等了這麼久還是一個戰神分身。”

“我主最近有事在身,無法前來,還望諸王諒解,這個分身也是代表我主意誌和實力。”蚩尤身邊的男人微微一笑,態度和謙。

北荒的男人大多虎背熊腰,這個男人身上卻有一種溫潤如玉的秀雅,一襲清塵白衣,手拿摺扇,帶發冠,走路帶風,很明顯不是北荒的血統。

“你公羊屠也是蚩尤身邊的紅人,你既然來了也好,塗山諸侯大會,蚩尤這邪道巫族也不該玷汙堯帝之地。”軒轅氏可不客氣。

“軒轅氏,你不要逞口舌之威,下次涿鹿大戰,本主會要你求饒的。”‘蚩尤’喝道。

“那最好,朕也厭煩了和你糾纏。”軒轅黃帝斜視了一眼。

“軒轅姐姐,蚩尤妹妹,還請先化乾戈為玉帛。”大禹前來製止兩人的殺氣,要不是塗山是北荒聖地,恐怕這兩個女王又得打的天昏地暗不可。

“哼,大禹,聽說你最近認了一個男修為兄,怎麼,和本主的寵物比起來不知道怎麼樣。”蚩尤坐上了自己的席位,黎部族的幾名武者也坐下,齊麟注意到都是古銅皮膚,看起來頗有力量。

她一開口就讓全場都不由笑了。

“寵物?”齊麟皺眉。

“是公羊先生。”先軫小聲提醒。

蚩尤生性極為霸道,雷厲風行就吞併羊水部族,斬殺不服的反抗者,她所說的寵物就是公羊屠,這個男人自出現在黎部落就幫她出謀劃策,呼風喚雨,彌補了蚩尤野蠻霸道所缺失的一麵——智慧。

“正是在下。”公羊屠像個公子作禮,也看不出尷尬之色。“我主之寵,天下之物,見笑了。”

齊麟哦了一聲,微微一笑心道這個男人有點深不可測。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