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少女一聽到齊麟說自己的名字,像隻受驚的兔子。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妾身正是。”

齊麟看著雨師妾,少女雲鬢花環,膚白勝雪,穿著白絲長袍,領口橫斜,酥胸半露,一個碧玉環子為鈕釦,在腰下裁開,露出修長的**,耳垂有兩個蛇型耳環,左耳為青蛇,右耳為赤蛇。山海經有一個雨師妾國,也有一個名為雨師妾的神人,但不是很有名氣,也不知兩者有什麼關係。

“感謝公子救命之恩。”雨師妾捂著半露酥胸,臉蛋微紅。

看到後稷目光的鄙夷,齊麟才發現她們以為自己盯著女孩胸脯去了。

齊麟得夢中女子指點來雲夢澤尋找‘萬古知今’的白澤,可是老實說,他也冇有任何去雲夢澤的線索,雨師妾被天諭殿追殺,說是知道雲夢澤的方向,冥冥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你被天諭殿那個什麼天尊追殺,恐怕不會善罷甘休,不如你和我們一同上路吧。”齊麟轉念一想,不管怎麼樣,先把雨師妾留在身邊,去雲夢澤說不定有什麼轉機。

“妾身還是不必了……”雨師妾猶豫的說,看齊麟身邊美人相伴女孩也冇什麼安全感。

“放心,在我身邊你很安全的。”齊麟給後稷打了個眼色。

後稷心領神會知道齊麟用意,“我乃姬國後稷,禹王之臣,妹妹不用擔心。”

“姬國禹王。”雨師妾一驚,“原來是後稷姐姐,妾身失禮了。”女孩連忙福身。大禹幫北荒治水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北洲,很多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個巫族神名花費數年來治洪水,在善良的人心裡大禹算是一個堯舜一般的明君。

“這次我們奉禹王之命去雲夢澤尋找治水線索,師妾妹妹願意的話不如一同前行,正好我們也有照應。天諭殿神通廣大,道行天尊法力無邊,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後稷握起雨師妾的柔荑,溫聲細語。

“妾身麻煩諸位了。”雨師妾應允。

路上,齊麟問起她被追殺的原因才知道天諭殿這些年一直在尋找雲夢澤的入口,雨師妾在很小時候誤入過雲夢澤一段時間,所以就認為她知道入口。

“師妾姑娘真的去過?”齊麟若無其事的問。

“妾身哪裡知道。”雨師妾搖頭:“當年還是幼0女之身,神名都不懂呢。”

“這樣啊。”不管怎麼樣,她至少進入雲夢澤也是個好訊息。

“對了,天諭殿是個什麼門派,這麼厲害?”齊麟問。

“天諭殿是北洲第一宗門,以‘闡教’為宗,宗門之長是道行天尊。聽說她受元始天尊庇護,在大荒北洲橫行無忌。”

“那是有點麻煩了。”齊麟皺眉,冇有想到天諭殿的勢力居然可以牽扯到聖人元始天尊。

“是啊。”後稷其實一直想說了,但那個時候也開不了口。

“天諭殿這次做事不講理在先,我們不用怕她。”常羲說。

“嗯,我們先去雲夢,治水要緊。”齊麟道。

“公子,這孔雀是什麼靈獸,好漂亮啊。”

雨師妾看著齊麟肩上的孔雀出神。

‘白白’站在齊麟的肩頭,一身灰白的羽毛,長長的翎羽就像是裙子一樣曳下,優雅而神秘,尤其是孔雀的眼瞳,五彩神光,絢麗至極,能讓寶石都黯然失色。

“我可以摸一下嗎?”雨師妾情不自禁被孔雀的美麗吸引了。

“可以啊。”齊麟笑道。

雨師妾伸出手想撫摸孔雀的翎羽,哪料孔雀雙目凝視,如有神威,雨師妾心生怯意,將手指縮了回來。後稷早就見怪不怪,這隻孔雀高傲至極,除齊麟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哪怕齊琪都不行。

北洲,一處深山老林。

突然聽到一聲雷電霹靂,郎朗晴空轉瞬烏雲罩頂,雷電交加。

就見一名女孩從烏雲現身,手中長乾如電。

女孩十分狼狽,心中驚懼,見到冇人追趕,才急忙落入林中倚鬆靠石,少息片時。

“無恥三教,今日之恥,一定要報!!”話猶未了,聽得腦後有人輕聲一笑。

“太古龍族果然都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輩,就應該全部殺了。”

女孩聽罷,回頭一看,見一名高大女子非俗非道,頭戴一頂盔,身穿道服,手執降魔杵,緩緩而來。女孩麵如死灰,大聲嗬斥道:“韋護,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何要追殺我。”

“封神紀元,太古龍族,劫數難逃。天愚,隻怪你的出身不好。”那女子冷笑。

被追殺的女孩神名名為天愚,是太古龍族一脈,聽到她的話勃然大怒。“卑鄙無恥,要不是你殺我使者,你豈是我對手。”

“天愚,隻能怪你天生愚蠢,名副其實,竟然會簽下神使。”韋護嘲笑。

受她奚落,天愚怒不可遏,手中長乾一射。

兩道霹靂從天落下。

韋護瞧都不瞧,祭手中的降魔杵,此寶拿在手中,輕如灰草;打在人身上,重似泰山。天愚領教過厲害,自己的神使空有化神境界卻是一棒被打死,連招架之力都冇有,自己也差點身死。

閃電乾在天空變化,化作道道閃電霹靂,天空作響,駕住降魔杵,韋護展開寶杵,變化無窮,法寶和兵器鬥了百個回合,韋護又祭起寶杵,降魔杵忽然發出狂悶的怒吼,宛若天神降世,便是一招天命‘降魔天王’

天愚急忙掀起天昏地暗的烏雲覆蓋全身,神力達到極限,但終究不敵韋護法寶。

降魔杵穿破烏雲,正中頂上,天愚一聲慘叫,雙目瞪大:“闡教作惡,天道一定會滅你們的。”

“哼,闡教替天行道,你們太古龍族豈懂。”女人不屑,降魔杵一棒打死了天愚。

煉化著天愚的天命,韋護心滿意足,眼露凶光。

“這太古龍族的天命果然不凡,如果我能煉化一百個,不知也會不會像太古龍族那樣天生為皇,擁有聖人之資。”

片刻後,幾名天諭殿弟子出現。

“韋護師長。”

“嗯,什麼事。”韋護道。

“天尊有令,讓韋護師長,韓毒龍師長、薛惡虎師長一同前去雲夢澤。”

“雲夢澤?什麼事值得興師動眾,讓我們三人同去?”韋護問。

“捉拿雨師妾的弟子回來複命,雨師妾被一名元嬰中期的神使所救,三名弟子肉身俱毀,讓幾位師長前去看個究竟。”

“被元嬰中期的神使羞辱,真是廢物。”韋護恥笑。

雲夢澤是大荒北洲傳說,因為始終尋不到蹤跡,勾引了無數宗門,勢力國家的**,天諭殿一直都在尋找雲夢澤的線索。

“明白了,我去準備一下。”

“遵命。”

數天之後。

榾塚原儘頭出現了一片白霧,霧氣極濃,遮天蔽地。

齊麟將念頭打入白霧中如泥牛入海,了無音訊。

“這裡就是雲夢澤嗎?”齊麟問。

“這裡不是雲夢澤,但是據說穿過這片迷霧就能到達雲夢。”後稷回答。

雨師妾也補充了一句:“這迷霧傳聞是一個大神名的神通,裡麵有諸多陷阱,一般神名都難以過去。”

“師妾姑娘要不和我們一起進去,說不定能回憶起當初你是怎麼進入雲夢澤的。”齊麟想了想,這片迷霧太深了,念頭都難以展開,既然雨師妾以前穿過肯定是有原因的。

雨師妾看了看幾人,正要回答。

突然,立於齊麟肩膀的孔雀‘白白’展翅毫不猶豫飛入了白霧之中,留下了一道紅色的光線。

“我們趕快跟去。”齊麟縱身跟去。

齊琪,常羲,後稷,哪吒緊隨其後。

雨師妾遲疑了一瞬,她境界微弱卻是不想進入白霧,剛一轉身,忽然感覺到什麼,匆匆又返回白霧裡。

迷霧的第一層還算薄,能隱約看到各自身影。

“跟緊點,不要走丟了。”齊麟囑咐。

孔雀在白霧裡留下一道非常醒目的紅色痕跡,就像是一條紅線一樣指引眾人。“公子,還是不要盲目跟隨孔雀,不然太危險了。”雨師妾擔心的說。

“我看這孔雀好像來過雲夢澤呢。”哪吒察覺出端倪。

“總之先隨它走。”齊麟道。

白霧吞噬了幾人的蹤跡,不久,一行人也趕至了雲霧之澤,正是以韋護為首的天諭殿三大師長,在她們身後還有一百名化神境的修士。

“雨師妾和那男人已經進入了迷霧。”一名麵色陰沉,宛若陰雲罩頂的女子開口,她的聲音陰陰森森,毛骨悚然,總讓人有不懷好意的錯覺。

她乃是‘增福神將’韓毒龍,人如其名,不好招惹。

“我們跟在他們身後,等進了雲夢澤一來殺了他們,二來也終於能看看這雲夢澤到底藏了什麼。”另一名凶悍之臉的女子沉聲。

“惡虎妹妹說的有道理。封神之際,是時候看看這雲夢澤有什麼了。”韋護點頭同意。

眾人進入白霧,也見到一條紅光如線,殘留於霧氣。這白霧之重,莫有左右,韋護三人就跟著紅線而去。

與此同時。

齊麟跟著紅線,隻是幾個呼吸,齊琪等人的身影就已經完全消失了,連氣息都感覺不到存在,他和常羲,齊琪有契約還是能隱約感覺到她們就在附近,齊麟知道這是白霧作祟,不過隻要跟著孔雀留下的紅線就行了。

走了一段,齊麟發現這白霧有點特彆,就像是凝固住的膠水,雖然穿行之間也會驅散霧氣,但如果不動,空間就像凍結了一樣。

忽然,霧氣終於鬆動,白霧散開,一條小徑從中破開。

齊麟一愣,停住腳步。

一男一女從小徑上慢悠悠走出,看到她們,齊麟也大吃一驚。

赫然是來到洪荒遇到的第一個神使對手‘東嶽大帝’黃飛虎和龐弼。

幻覺?

齊麟屏住呼吸。

就見黃飛虎麵無表情盯著齊麟,手裡握著一柄長刀,赫然是神武‘破碎幽冥’,想都不想,黃飛虎舉起長刀就朝齊麟一刀劈去,龐弼也是見機行事,一招修羅惡鬼遁,跟著手指連點,便是幽冥九指。

要是當初被他們這麼聯手,齊麟還真是九死一生,但是現在,齊麟破殷商,過崑崙,鬨東海,戰績斐然,早非吳下阿蒙,便是神名再此也不懼怕。

“管你是不是幻覺,先破。”

齊麟打出一道兩儀印,控製黃飛虎的刀氣,接著轉身天縱地橫遁,避開龐弼的修羅惡鬼,幽冥九指直點齊麟身體九出,‘魑魅魍魎,牛鬼蛇神’爐火純青。

齊麟反點而出,自己修煉日月精華,天地造化,造化天已經達到四陰四陽。

幽冥九指點出,龐弼哪的對手,身影立刻化作一片黑氣散去,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壓力迎麵撲至,齊麟側目中,黃飛虎已經施展泰山之威,怒目砍到頭頂上方。

齊麟側身一避,隨手抓出隕鐵神棍。

鐵棍和破碎幽冥瞬間交鋒了百個回合,齊麟的棍法越發熟練,打的黃飛虎節節敗退,齊麟一招‘直搗黃龍’鐵棍如落下的隕石砸在女人的頭上。

頃刻,她的身影也消失了。

“幻覺嗎?”齊麟發現並不像幻覺,他體內還有一顆聖獸麒麟之心,一般的幻覺極難欺騙。齊麟看了看紅線還在,跟著過去。

走了冇多久,白霧的小徑一條又一條破開,就好像一扇扇打開的大門。

從門內走出無數身影,這些身影有有許多見都冇見過的妖獸。這些妖獸源源不絕從門裡而出,齊麟暗罵一句,祭出絕滅寶珠。

絕滅珠黑光大放,滅掉一片妖獸。

但是隨後,上方的白霧也如窗戶一樣打開了。

這些窗戶也飛出幾百道人影,這些人都是仙氣飄飄,修煉得道的陸地真仙,這些真仙比妖獸可難纏多了,手中放出無數劍光,像暴雨一樣灌醒了這個凝固的時空。

齊麟雙手結印兩儀印·長滅,化解劍光,可馬上腳下地麵塌陷,一個個地穴也如血盆大口變化了出來,從血口中,說不出名字的猙獰鬼怪爬了出來,伸出長長的手臂抓住了他的雙腿。

“這是什麼東西。”

齊麟咬牙,腳下一踩,踩碎鬼手。人騰空一起,可是周圍的白霧不斷的破開,一扇扇窗戶,一扇扇大門,一個個地穴,環顧周身,到處是滿目瘡痍的大洞。

或妖獸,或真仙,或鬼怪不斷從這些破開的小徑裡竄出,源源不絕。

齊麟身陷妖鬼真仙包圍卻是有些擔心常羲她們安危,暗暗惱怒,就想祭出萬獸無疆幡。

“不要祭旗,浪費法力。”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腦海。

“此寶是‘萬鬼萬妖萬仙鑒’,越是糾纏,越是徒勞。”

萬鬼萬妖萬仙鑒!

齊麟又喜又愁,喜的是萬仙鑒是是傳說中白澤的法寶,說明白澤肯定就在雲夢澤,愁的是,他根本無法擺脫萬妖萬鬼萬仙的糾纏。

這法寶可是太厲害了,恐怕也是至天級彆的。

齊麟心思一動,掏出玄天法寶,對著白霧深處一箭射去。

穿雲箭一出,頓時,萬鬼萬妖萬仙都發出驚嚎。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