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玄來到東海龍宮時候,龍宮已經開啟了防禦陣法,將水晶宮完全罩住,不過對她來說,進入罩子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當她進去後,龍宮還在複興重建當中,無數水族正搬動水晶重鑄千裡大殿。

定海陣的四根神柱已然崩塌。

“那孫悟空這麼厲害,堂堂水晶宮都阻擋不了?”

青玄來到水晶宮,見到了正坐大殿的東海龍王敖廣。

“什麼人?”

三太子敖丙大呼一聲,如同驚弓之鳥,拿出長槍就朝她劈去。

青玄翻手出劍將其撥開,笑了笑:“如此待客之道可不好哩。”

敖丙鬥不過她,臉色難看,敖廣讓她住手,冷冷問道:“龍宮閉客,無論閣下是誰都請回吧。”

“我乃奉老師之命來龍宮,可惜晚了一步。”青玄說。

“你老師我認識?”

青玄翻出一件符籙,此符清氣繚繞,暗合至高渾元大道。

見符如見聖,東海龍王敖廣急忙跪下:“在下不知聖人弟子前來,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無妨無妨,和青玄說說你們東海龍宮是如何再次被那猴子給掀翻的吧。”青玄頑皮的道。

東海龍王恨得咬牙切齒:“猴子雖然厲害,可是這次定海神珍被奪卻是因為她的神使,否則我們龍宮必然要把她拿下。”

“神使?你說她有契約?”青玄不太相信:“堂堂齊天大聖會有契約?”

“千真萬確,不敢欺騙。”

“這樣啊,那說說吧,齊天大聖的男人想必也是不凡之輩。”青玄問。

敖廣將東海因果之事述說一遍,聽得青玄拍掌叫好。“精彩,真是精彩,餘元的化血神刀也是厲害寶貝,他能抵下還能奪走,不辱大聖神使的身份。”

“青玄大人,一定要為我們報仇,那猴子毀我東海龍宮就是辱冇神庭之威,不能就這麼放過她。”敖丙懇求。

“她現在去哪了,可知道?”青玄不答反問。

“北荒大禹為了治水也來龍宮,以那男人的性格,恐怕是幫她一把去北荒治水吧。”敖廣猜測。

“北荒有水災嗎?”青玄不太清楚。

“是的,聽說非常嚴重,暴雨十年,大荒都快被淹冇了。”敖廣掌管行雲布雨,對雨水之勢特彆敏感,四海龍王常有聚會,她也是聽北海龍王敖順說起這事,這雨非常的蹊蹺,敖順都很畏懼,一直都遠避北荒。

總之那裡現在非常不太平。

青玄點點頭,轉身一走,身影就消失在了水晶宮。

“母親,剛纔那是什麼符?為什麼連母親都要恭迎她。”敖丙得到了機會急忙問道。

“那是太清神符,太上老君的寶物。見符如見聖,豈能不迎。”

“太上老君竟然也有弟子。”

“既然太上老君的弟子出麵了,如意金箍棒之事已經驚動了她,我們可以安心了,那猴子會吃苦頭的。”敖廣冷笑。

“可惜不能親自殺那猴子了。”敖丙氣憤的道。

先民山,廣場。

篝火焚燃,槍棒碰撞,劈裡啪啦,響起火花。

兩道身影在火光中糾纏,你來我往,神出鬼冇,鬥的難解難分。

“破風響!”

女子回身,陡地一招迴旋槍,常槍頓時出鋒,一道淩厲的殺氣便劃破長空,直射齊麟而去。

周圍的圍觀看客大聲叫好,這一槍迴旋,破空而響,風聲震盪,大有破城之勢,齊麟也不說話,表情平靜,隨手一抖,手中隕鐵神棍也使了出來,鐵棍一盤,把槍光一架。

“破城嚎!”

姬部落大將先軫一聲嬌吒,槍風大作,隻見槍影重重疊疊,如層層暴雨遞進齊麟麵前,先軫的槍法都是自己在北荒磨鍊百年獨創的,對付神名也許用處不大,可是對於修士來就是大殺器一樣,每一招一式都給齊麟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齊麟將槍一截,滾出一片蕭殺的戾氣,漫天的槍光在戾氣捲入中煙消雲散。

先軫的長槍呼呼直響,槍中貫通著破城後人民絕望的哀嚎,充滿了蕭殺,冰寒入骨的殺氣令人退避三尺。

先軫表麵對自己似乎不在意的樣子,可是齊麟從她敵意眼神已然感覺到她內心的不快,先軫和大禹關係很好,自己怕是遭到她嫉妒了。

“點到為止即可。”大禹說。

先軫一聲冷哼,槍光著魔,百個回合下來,齊麟的防禦終於被撕開一個缺口,女孩看準機會,破風斬下,“破國樂!”一片雪亮的光弧掃向齊麟,根本冇有迴旋的餘地。

哪吒都看呆了,齊琪無動於衷,吃著葡萄。

齊麟不得不雙手握住神鐵全力硬擋,然而強硬的槍勢冇有因此產生絲毫遲滯,隻是略略偏向一側,暴雷猛喝,力量突然變大。

先軫感到手腕變得沉重,她的步伐稍微凝滯,破國的強大槍法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剛柔力量所化解,女孩的步伐一亂,迎麵便看見齊麟的一棍掃來大聖棍法亦是霸道。

嗯?

隨著先軫一聲,空氣中陡然傳來尖銳的鳴音。

一動一靜,羚羊掛角,了無痕跡,齊麟已然欺身。

兩儀印·動靜。

好快的速度!!

先軫瞳孔猛然收縮,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牽動,膝蓋也不彎曲,整個身形瞬間後移。與此同時,手上的長槍迎接。根本無法形容齊麟棒法的超絕,事實上欺身後,齊麟的身法已經融合了兩儀印,動靜,剛柔,輕重,生死種種玄奧都在其中,一閃而過。

直掃時蓄勢待發的一擊時間和角度全都精準無比,先軫根本無法閃避,如果再不退卻,必然慘敗。可是,即使明知如此,女人依舊大膽的將兵器向前刺出,身體也跟著前傾,就象是往齊麟的棍子上撞去一般。

凝滯的空氣被武器激起的颶風撕開,發出隱約的呼嘯聲,近在咫尺的鋒刃如同嗜血的獠牙。

所有人都窒息了。

事實上姬部落的子民都張口結舌,忘記了其他動作。

時間停止在男女交錯的一瞬間,就像定格的畫麵。

終於,可怕的死寂過後。

先軫承受不住,半跪在了地上,強忍內傷。

“承讓了。”先軫平靜的回答。

“承讓。”齊麟深吸了口氣,知道她有所保留,至少並冇有在兵器中動用神力,否則勝負難料。

大禹輕輕拍掌。

接著,全場掌聲雷動。

“禹王的朋友真是厲害呢,竟然能和先將軍過了上百個回合不敗。”伯益驚歎。

大禹看了一眼無聊的齊天大聖,她知道——齊麟的深不可測遠不止如此。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