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女子紅色盤發,白色裹胸,紅色輕紗長裙,露出雪白長腿,細長腰帶束住腰身,絲絛飄火焰,麻鞋若水晶,廣袖輕盈,裙褶翩然。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眸子魅而修長,邪而嬌媚。

手中長刀精緻華麗,鑲嵌鳥紋,血氣縈繞,詭異非凡,她以一名元嬰頂級修士為媒,從血中而現,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東海龍王卻是認出了這把寶刀的名字。

化血神刀!

水府神餘元一件至天法寶煉成的至天法寶。

齊麟突然想起汜水島曾聽說過的一些傳聞,這麼說的話,那個所謂的血光沖天,恐怕就是餘元再此修煉的異像了。

“餘無,你!!”擒龍真人駭然盯著這位好友。

老者麵容冷酷,目光充滿輕蔑之色。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餘無在得到擒龍真人聯手的邀請後就去了汜水島,事實上冇有人知道,餘家能在龍王鎮做大,背後有一神將支援,這個神名正是水府神餘元。

不過讓東海龍王恐懼的不是水府神餘元,她的境界最多也是上古和自己相仿,如果在水晶宮中,敖廣根本冇有任何懼怕,但是令東海龍王恐懼的是餘元修煉出來的至天法寶‘化血神刀。

修煉的化血神刀在洪荒都有名氣,此刀是一件媲美先天的寶物,神刀帶有劇毒被刀鋒一沾就會化血而死,隻有龍虎陰陽丹等極少丹藥能解救,更重要的是哪怕神名的金剛不壞之身也抵擋不住,上古神境的神名大多有金剛不壞的天賦,可是化血神刀完全剋製,可以說在交手中就已經先落於下風了。

“老祖,這些人已經兩敗俱傷,就請老祖吞噬她們天命。”餘無恭敬的說。

紅裙女子滿意的點點頭,“乾得不錯,待會本祖會分你一點好處,讓你進入化神之境。”

“多謝老祖賞賜。”餘無大喜。

“想不到本王千算萬算,已經設好了定海陣,還是冇有算到你餘元居然用‘化血成神’**現身。”敖廣不甘心的咬著牙齒。

事實上,她已經計算到怕有人從中作梗,所以才請君入甕後開啟定海陣,可是哪裡料到餘元居然用化血神刀來現身。

餘元冷冷掃過全場,修長,冰冷的眸子透著嗜血的寒意。

龍宮的水溫立刻掉到了極致。

餘元一眼瞟到擒龍鎖的擒龍真人,二話不說,一刀斬去。“閣下饒命,我願侍奉左右。”擒龍真人驚恐的求饒,卻不敢含糊祭出法寶和神通。

化血神刀落下一道血風,張開的擒龍鎖被化血神刀的刀光絞開,這件至天法寶,元嬰修士又怎麼可能擋住,就算是神名有了刀痕都會受傷甚至死亡,擒龍真人感受到彼此巨大差距,也隻能徒勞掙紮,不消片刻,就被化血神刀給絞殺成一團血光,精肉,魂魄乃至元嬰都融入刀中。

餘元下一刀又朝東海龍王斬殺過來。

“餘元,我乃中央神庭所封此地,你若殺本王,中央神庭是不放過你的。”東海龍王祭出東海水晶劍。

餘元勾起輕蔑的一笑,要是以前,她的確也奈何不了東海龍王,可是這一切早就被她算到。“聽說你要設計殺齊天大聖,餘已經算好你們兩敗俱傷,中央神庭又怎麼樣,封神榜再啟,神名天命就各憑本事。我殺了你們這些神名,就算是太古境神名來了,餘也不怕。”

頓了頓,餘元冷漠的說:“將你們天命煉於化血神刀,想必化血神刀離先天法寶不遠了。”

女人手起刀落,化血神刀的刀光落去四麵八方。

每一道血痕貫穿了空間。

冇有通天定海陣,餘元根本不懼東海龍王。

東海龍王手臂被刀割傷,露出一道細微傷口,隨即而來是巨大無比的痛楚,化血神刀有劇毒,能破金剛不壞,東海龍王敖廣表情痛不欲生,一點細微的傷口迅速化膿,變大,血越流越多,如同泉湧。

百名水族前來護駕,餘元隻是把刀一拋,就將其全部化於血水。

覆海大聖蛟魔王再度祭出覆海鱗,可就算是覆海鱗也難以抵擋化血神刀的厲害。

東海龍王一見不妙,就想撤出定海陣,可是餘元祭出一團血風,滾滾血色颶風在水晶宮周圍形成了一個牢籠,這血光戾氣和當初齊麟在汜水島所見一樣。

刀光揮舞,發出粗大血芒,這血芒如蛟,比蛟更加猙獰,撕裂了東海。

覆海大聖蛟魔王飛孌的覆海鱗鍛造的鎧甲滋滋裂開,就算這件天命法寶在化血神刀下也是相形見絀。蛟魔王豈能甘心她的獵物被人所奪,使出全部神力,龐大的黑光在她周身旋轉,化作一條條覆海的大蛟奔騰怒吼,這些大蛟的氣勢翻江倒海,是名副其實覆海之力。

飛孌也是想用億萬天命一搏。

就算殺不了這個水府神餘元,但是殺了齊天大聖等人那也算有所收貨。

貪婪,註定是悲哀下場的開始,假若這個時候,覆海大聖用最後神力逃跑,在東海海底,憑覆海之力擅有一線生機,可是當她決定孤注一擲所有的野心時,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覆海大聖,你找死!”

餘元輕蔑的冷笑,已然看清楚了覆海大聖億萬天命的神通,“荒階都不是也敢在餘麵前賣弄。”

“萬蛟滅神!”

覆海大聖蛟魔王鋼鞭擊出,無數的大蛟嘶吼著,奔騰著衝去,比刀更厲,比劍更鋒。

東海水晶宮都要被翻轉過來一般。

“化血神刀——天地一念,人神共憤!”

餘元一刀而出。

赫然是荒級神力,化血神刀一瞬間散開,萬蛟奔騰還未將水晶宮翻天覆地就被血淋淋的刀光瞬息斬落的灰飛煙滅,餘下的刀芒砍在了蛟魔王的身上,全身的鎧甲發出巨大淒涼的龍吟,哢嚓碎裂,覆海鱗被擊破了。

“姐姐,不要殺我,那‘月母’常羲和齊天大聖孫悟空都是我勾引過來的,還望姐姐留我性命輔助姐姐大業。”覆海大聖飛孌的覆海鱗在化血神刀被殺的遍體鱗傷,身上法寶已經融化,消失了神力。

飛孌抵擋不住餘元,惶恐的想禍水東引,希望借得生機。

可是對餘元來說,每殺一個人或一個神名,她的化血神刀就會變得更強一分,是妖是教,是龍是巫都不過是她刀下的祭品罷了。

不消廢話,化血神刀就殺了蛟魔王,女人的天命立刻就被化血神刀貪婪的吸收。

餘元揮刀一劈。

刀光滾滾,形若猙獰血盆大口。

齊琪一棒打去刀光,棒風在半途捲住血光,可是餘元力量實在太強了,這把化血神刀就算是上古神境的神將都非常忌憚,一碰則死,一觸則亡,隕鐵神棍的神力一息中就被打散。

忽然,一道逐日箭射中了刀光。

將罩去齊琪的化血神刀給擊退了回去。

餘元接住回來的寶刀,刀鋒上有高溫殘留,熱的發燙。

“齊琪,你趕快去把定海神針煉化了,我來幫你拖住她。”齊麟來到齊琪身旁,拉開撼天弓,神力已經達到了極致。

常羲也是拚著最後的一點神力來維持齊麟的力量。

否則以這樣連續消耗天命技和使用至天,玄天法寶,任何一個元嬰修士都不可能承受住。

“不要!哥哥,你不是她的對手。”齊琪斷然拒絕,齜牙咧嘴,目光凶戾盯著餘元。

“琪妹,不要任性,正因為這樣才需要你去煉化定海神針,隻有你才能救齊麟哥。”常羲氣若遊絲,身上的月光已經越來越黯然。

齊琪還在遲疑,餘元揮刀再來,不給任何喘息。

“穿雲箭!!”

齊麟奮力一箭,厲聲喝道。

“快點去!!”

齊琪一震,第一次看到哥哥如此嚴厲表情,不再猶豫,“哥哥,接住。”齊琪把隕鐵神棍給了齊麟,這根隕鐵神棍雖然不是天命神武,但這麼長時間一直在齊天大聖手中,有了她的一絲氣息,不比普通的法寶。

普通的兵器幾乎不能碰化血神刀,隕鐵神棍還能抵擋幾分。

女孩兒腳下一踩虛空,飛到定海神柱前。

萬獸無疆幡還在定海神柱前施展神力,洪荒異獸,鴻蒙之力已經差不多將龍影禁製全部消除,可即使如此,要想用天命煉化這根擎天神柱卻不是一時半刻可以做到的。

“如意金箍棒,俺老孫來了。”

齊琪一指點去神柱。

神符猛地燃燒,像是熊熊烈火的天命立刻灌輸在擎天神柱上。

齊琪使用天命,齊麟也立刻感覺到因為契約關係,他的力量也在衰弱。

餘元冷淡看著齊琪想煉化自己神武:“齊天大聖……一個沽名釣譽的猴子也敢齊天……這如意金箍棒,就儘管煉出來吧,等她煉化出來,正好給餘一用。”

“如意金箍棒也是至天法寶,和化血神刀比起來不知道如何。”餘元挑釁的揚起嘴角。

齊麟也不反駁,緊盯著她。

事實上,這個女人話越多對他爭取時間越有利。

“你一定在想拖延時間,對吧?”餘元看穿了齊麟的想法,譏諷道:“看來你不知道,餘殺你,隻要一點刀痕你就將和那些修士一樣神形俱滅。”

“儘管試試。”齊麟深吸口氣。

“蛟魔王就是你的下場……那就死吧。”

化血神刀落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