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飛昇出現,正在舉行儀式的眾人都看呆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見到自己的‘白龍鯉’被人突然插手搶走,樊夫人震驚之餘看到對方連元嬰都冇有的樣子,立刻惱羞成怒,

“卑鄙小人,居然搶我樊家之物。”

大庭廣眾,眾目睽睽,祭龍王之禮,若是傳出去被人搶了白龍鯉,樊家顏麵無存,是以樊夫人絕對不能就這麼忍氣吞聲,要是真的是那種破碎虛空的頂級修士也就罷了,偏偏不過是狐假虎威的金丹修士,她想都不想,揚手就祭起法寶。

龍嬴壺放出一道水蛟,一團百丈高大的青色流水從壺中一瀉,急速的旋轉,光華閃動,震天爆響,一道道強大的水龍朝著齊麟轟了過去,龍嬴盤也朝齊麟的下方而去,神光一煮,要定住二人免得逃跑。

就在樊夫人祭出法寶的同時,全場的樊家弟子們也同時聯手,齊齊大吼一聲,法力貫通。

刷刷刷,刷刷刷。

數百枚飛劍飛出,交織在一起,在齊麟周圍麵前形成了一個方圓有百丈的陣法,兩條蛟龍在陣法中流動旋轉。這‘龍絞陣’是一個陣勢,乃是樊家弟子采集東海神水煉製的飛劍,共同演練運用,純熟無比,專做殺敵之用。

齊麟初來寶地也不想引起太大的關注,可是也冇有想到飛昇丹這麼厲害,破開虛空的陣勢大的驚人。

看到元嬰後期法力襲了過來,齊麟也知道不可以硬抗。

神情不動聲色,旁邊的女孩齊琪卻是忍不住出手了,自從齊麟進入金丹後期,將金丹八卦修煉圓滿,齊琪的神力也是暴漲,達到了中古神境的瓶頸。

神名和修士不同,先天孕育就有著絕對優勢,元嬰法力再強,再一定程度也很難對付齊天大聖。

齊琪拿出隕鐵神棍,咬牙冷笑,揮起鐵棍,橫掃了出來。

戾氣滾滾,鋪天蓋地就好像是泰山崩塌,日月下墜,天昏地暗的聲勢,另整個躍龍崖都劇烈的抖動起來。強大的神力陡一出現就震住了全場。

“神將!!”

“上古神將?”

全場千人都被齊天大聖的一棍神力給震得東倒西歪。

樊家的龍絞陣也被撕開,陣法瞬息就破了。齊琪這一掃如神一般,傲然眾生,樊夫人臉色蒼白,匆忙一收。齊麟不想太過耀眼,一聲我們走,使出天縱地橫遁虛空一走,漫步一樣,幾息中就進入了群島深處,不見蹤跡。

等到齊琪走後,戾氣才消,日光顯露。

眾人都在回顧剛纔發生的事情感覺到不可思議。

“那是什麼神?好厲害。”

“一棍就掃去樊家大陣。”

“應該是神使吧?冇看到有一個金丹修士嗎?”

“什麼?金丹修士能和神名有封神契約?”

樊夫人已經嘴唇發白,瞳孔睜大。

“夫人,你冇事吧。”樊家長老急急忙忙前來檢視。

“剛纔那棍子,那戾氣……是那猴子終於來了嗎?”樊夫人還在震撼中。

……

“想不到一來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龍王鎮郊外,一條官道,齊麟和齊琪化了個平民的妝在走著,齊麟本來還想悄無聲息去奪如意金箍棒的,誰知事與願違,竟然是眾目睽睽讓齊琪大發了神威。

“沒關係,反正那龍王應該會知道俺老孫來了。”齊琪不以為意。

常羲這時從神胎裡現身,“不過齊琪妹妹還是要小心點呢,東海是洪荒四海之首,聽說這裡有很多神名出入的。”

“嗯。”

“常羲,你不再神胎裡好好修養嗎?鴻蒙太陰真氣應該還冇有完全煉化吧?”齊麟關心的問。神胎是神將和使者簽下契約的一個孕育空間,在這個空間裡,神將能充分得到修養,吸收神使的力量來修煉,恢複,也就是說,神使就像是一件鼎爐,神名用來修煉。

常羲貴為月母,太陰至尊,可是母月仙瑤的力量也還是比較難以煉化,因為在外麵修煉太陰真氣動靜太大了,隻要有點境界的人恐怕都能察覺出來,所以常羲就一直在神胎裡修煉。

“齊麟哥不用擔心,常已經煉差不多了,再在神胎對齊麟哥也不太好呢。”常羲體貼的道。

神名再神胎裡依靠蠶食修士的力量來快速助漲境界,但是同樣對修士本人會帶來損害。

“不用客氣,大哥我身子硬朗的很,可以一夜來十次都沒關係。”齊麟一笑。

常羲臉微轟,嬌嗔了一眼。

齊麟和常羲,齊琪三人進入了這個龐大的龍王鎮,龍王鎮整體構造仿造水晶宮,一條長龍盤踞城牆,這條長龍最後在城市的中心形成了龍飛天的壯觀景象。

無數修士在城市裡進進出出,遁光,劍光,眼花繚亂。

這東海果然是洪荒福地,齊麟就這麼一看,發現進入龍王鎮的修士都最少凝結金丹,元嬰初期的修士更是多如繁星。

樊家祭禮,白龍鯉被神名搶走的訊息在齊麟冇有進城前就已經傳遍了整個龍王群島,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無論是修士還是普通的凡人都在議論這件事情。

破碎虛空,飛昇三界原本就極其少見,這次突然出現在東海龍宮附近自然引起了熱切的討論。

齊麟在茶攤上喝著茶,幾名修士討論的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聽說了冇?樊夫人祭龍王日,竟然有破碎虛空的修士來破壞啊。”

“是不是餘家搞的鬼?”

“不像,據說那個破碎虛空的修士似乎才金丹境呢。”

“不可能,金丹境如何破碎虛空?”

“大概他的神將很強,樊家的龍絞陣聯手被她一棒給破了。”

“又是神名啊,這東海龍宮越來越熱鬨了,是不是為了龍宮定海神針來的?”

“恐怕是。前有哪吒鬨海,讓東海龍王顏麵儘失,後有覆海大聖蛟魔王令其為難,海中群島十八洞天九大元嬰頂級修士也在蠢蠢欲動,如今又來了一個可以一棒就破了樊家大陣的神使……嘿嘿,這次龍王日有趣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我們就看著好戲,說不定能得到一些甜頭呢。”

“嗯嗯……冇錯。”

齊麟聽著那幾個修士的談論,不由皺眉,哪吒,覆海大聖,九大元嬰看起來對東海龍宮都有些窺視啊。不過這樣也好,東海東宮是掌管東海,也算是中土神國的一方勢力,多一個變數就少一分危險。

齊麟心思電轉,決定還是先去問個明白。

就在這時,遠方吹起了號角聲。

就聽到有修士高喊起來。

“哪吒又來鬨海了,快去看!”

呼,人如潮水,瞬間便朝城東門而去。

“我們也去看看。”齊麟想都不想。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