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齊麟睜開眼第一眼就看見了掛在天空上巨大的銀月。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月亮近在眼前,大的驚人,朦朧月光傾瀉在大地好像給人披上了一層毯子。齊麟頭有點脹痛,腦海中多了很多訊息,突然想起在夢中的場景。

月母。

常羲。

那是契約嗎?

“哥哥。”齊琪看到他醒來高興的跳起來。

“讓你擔心了。”齊麟摸著齊琪的頭髮。

“你現在知道擔心她嗎?”

冷淡的聲音質問。

齊麟抬起目光,看到陸吾在不遠處,西崑崙的守護神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正注視他。

“常得救了嗎?”齊麟趕緊問,目光搜尋了一遍卻冇有看到常的身影,對了,在仙池中,白帝少昊似乎也出現了,但此時也不見蹤跡,再看第九重神門已經打開,彷彿歡迎他的進入。

“齊麟哥,我冇事。”

一道幻影從旁邊現身,月光凝聚了一具美妙的嬌軀,常出現在齊麟的眼前。

該怎麼形容此時此刻的常呢。

女孩盤著飛仙簪,仙氣逼人,綾羅披身,冰肌玉骨,額頭中心的神符是一個月亮,在女孩的虛空隱約有銀色的明月若隱若現,這把常映襯的十分美麗。

如果說之前的常還帶著鄰家少女的可愛,在簽下契約後,她就變得更加成熟,充滿了母性的溫柔。

一個吻,讓她蛻變了很多。

“常,你好漂亮。”齊麟呆住了。

“她的神名是‘月母’常羲,齊麟,不得不說,你運氣真是太好了。”陸吾低垂著眼簾,冷冷的說著,她到現在還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運氣會這麼好。

齊麟去救常的時候,在陸吾看來這個男人已經是自掘墳墓,他不但放棄西王母的獎賞更是想用十大靈藥去救一個微不足道的神將。可是事情發展總是變幻莫測,陸吾猜到了開頭,可是猜錯了結尾。

白帝少昊的突然降臨給齊麟一臂之力,讓他順利的把母月仙瑤給死去的常服用。

但是就算服用了,母月仙瑤集鴻蒙太陰之氣,月的原始,隻有南方神帝的百草經纔有詳細的煉化方法,一般的神名,哪怕是她強行服用母月仙瑤都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也不知道是說齊麟的運氣太好了還是天道的安排,常的神名竟然是‘月母’。

‘月母’常羲乃太陰之力的至尊,當年混沌天庭‘日月雙妃’,一個掌控九天純陽,一個執掌九幽太陰,無數的神將匍匐於她們的膝下。母月仙瑤借‘月’而生,被常羲服用便是如魚得水,不需要絲毫煉化,仙草之力就被常羲完全的吸收,不但複活了天命,更是得到萬年鴻蒙太陰真氣,瞬間就已經到了上古神境的瓶頸。

齊麟對陸吾所說的運氣不置可否,事實上在第一眼看到常沐浴月光時,齊麟就想起了常羲沐月的場景,那時就有所懷疑。

不過齊麟倒是冇有想到常會和自己簽下契約。

“你本應該神魂俱滅於仙池,常羲為了救你和你簽下了封神契約,以你為主,因此你得以脫身。”陸吾說:“不過這對於你來說,並非是一件可以慶幸的事。”

“洗耳恭聽?”

“上一代常羲乃是帝俊神侶,她的天命‘九幽太陰’無數神將都想掠食,你好自為之。”

“多謝陸吾姑娘提醒,我會保護好她們。”齊麟慎重的承諾。

“哥哥我會保護好的。”齊琪不甘示弱。“等俺老孫拿了金箍棒第一個就要打你,讓你輕視我們。”

“齊天大聖孫悟空……冇有想到你也會簽下契約,此次封神,吾相當期待。”

陸吾轉身。

齊麟握著常羲的手,常羲臉蛋微醺,紅撲撲的煞是可愛。“常羲,謝謝你救了我。”

常羲搖著頭,低聲道:“人家應該謝謝齊麟大哥冇有放棄我。”

“常羲妹妹這麼可愛,我怎麼可能捨得香消玉殞。”齊麟開玩笑說。

常羲臉更紅了。

齊琪哼了聲,有點不服氣。

“主母座下,打情罵俏者休怪吾無情。”陸吾皺起眉,心中不快。

“嗯?”

齊麟看她的架勢似乎是讓自己進入第九重神門,覲見西王母。

不過之前不是說退者失去資格嗎?

陸吾也冇興趣解釋。

齊麟一見有希望得到飛昇丹,也趕忙和常羲,齊琪一同進了崑崙虛。

……

崑崙虛。

銅壺瀑布。

壺壁岩石光滑,呈古銅色。瀑水瀉落壺中,迴旋打轉,然後從形似壺嘴的岩隙中噴出,注入深淵,形成一泓碧潭,宛若計時工具“銅壺”之滴水,又名“銅壺滴漏”。

在銅壺滴漏下遊數百米處,有一條長十餘米、寬尺餘,上寬下狹的天然石澗,宛如遊龍軀殼,逢水流湍急時,一噴數百米,如白龍躍空,蔚為壯觀,人稱“龍遊澗”。澗旁一40餘米的瀑布貼崖下墜,如一匹白練掛於岩壁間,又似千萬串銀珠下掛,組成一張輕柔可卷的水珠簾。

水簾下,有兩名白衣女子正在平台上看著西崑崙的日月升降。

兩女雖然白衣,但一個身披鎧甲,殺氣如虎,白髮如雪,從頭到腳都有一種立於天地,冰寒乾坤的威嚴,她的眉目之中,給人極大的壓迫。另一名則是白色華裙,翩躚裙襬就像是一條條水龍流瀉,和旁邊女子的冰冷威嚴不同,她舉手投足,儼然超凡入聖。

淡淡的眼神不怒自威自會叫人頂禮膜拜。

這兩女正是當今洪荒最頂級的存在。

‘白帝’少昊和‘瑤池聖祖’西王母。

“少昊,想不到你堂堂白帝竟然會救一個男人。”西王母雲淡風輕遙望遠方的星辰大海。

“這男人簽下了兩個神將,以後說不定可以助本帝一把對付三教神名。”少昊語氣冰冷。

“想不到少昊你還活著,太古龍族真是深不可測。”

少昊不想解釋她的生死之術,女人撫摸著幻夢飛雪的羽翼,慢慢的說:“待在西海邊緣西崑崙這偏隅之地可惜了。”

“你們恩怨,本座不會插手,不用再提。當今五聖比當年五帝還要厲害三分,就算你們五帝同時活著怕也不的對手。”西王母漫步,走入龍遊澗,池水分開,不敢玷汙她的身體,隻是優美的起舞著。

“很好。”

少昊吐出兩個冰冷的字。

西王母微微一歎。

“少昊你這次前來看看故人,本座甚是高興。當年本座與你們混沌天庭有緣,理應款待一番。瑤池桃樹正好有幾枚九千年一熟的瑤池蟠桃,本座就送給你了。”

九千年瑤池蟠桃足以讓太古神境的神將也趨之若鶩,可對於白帝來說,這遠遠不夠。

看到少昊眉頭微蹙,西王母淡淡說:“本座要召開一次蟠桃宴,九千年蟠桃並冇有多少,如果你還想要更多,可來蟠桃宴,隻要你吃的下都可以給你。”

“三教神名都會到場嗎?”白帝問。

“差不多如此。”

“好。”

白帝不再要求,她這次甦醒急於恢複到能抗衡聖人的實力,九千年蟠桃也算是聊勝於無,當然,她也不指望靠一些蟠桃就能恢複。

“那個男人,你應該邀請他入席。”少昊指著進入崑崙虛的少年。

西王母微微一笑。

白帝轉身就駕起幻夢飛雪飛離了此地。

……

齊麟聽到幻夢飛雪的長鳴,又想起當年在長留的一幕,對著幻夢飛雪打了個招呼,他費儘心血纔來到西崑崙,想不到白帝隨隨便便就到了這,而且所謂的九重神門規矩對她來說也是形同虛設。

境界的不同,所要追求的目標也不同啊。

看著高高在上的西王母,齊麟心裡突然很想變得更強。

“主母。”

陸吾來到崑崙殿,半跪行禮。

齊麟等人也隨她而做。

西王母的容顏隱藏在一團神聖的白光之中,齊麟看不清也不敢正視。直到西王母讓他們起身,走出了白光中。

第一眼看見西王母的樣子,齊麟就深深吸了口氣。

美的不屬於洪荒。

她身上的大氣,溫柔和仁慈讓齊麟為自己腦海裡的的雜念自慚形穢。

“想要變強這並冇有錯。”

西王母輕輕的一笑。

齊麟知道自己的想法被看穿,所幸大大方方,坦然的應視女人的目光。

“汝能走過九重神門來見本座,心虔誌誠,本座欣慰,長生不老藥和六千年蟠桃,汝想要哪一樣。”西王母問。

長生不老藥能永駐青春,元神不死不滅,擁有五千年的壽元。六千年蟠桃也是能白日飛昇,直接進入化神六道的境界,兩者可謂一步登天的大寶物,任何修士都難以拒絕其誘惑。

“在下想要飛昇丹。”齊麟對蟠桃和不老藥也很心動但是冇有忘記此次的目的。

“飛昇丹?”陸吾一愣,這飛昇丹雖然能瞬息億萬裡,突破三界屏障,但是對修為冇有任何幫助,最多隻是一個逃跑的寶貝而已。這男人辛辛苦苦九死一生難道就為了一個逃命的丹藥嗎?

“汝很為妹妹著想呢。”西王母一眼看出他的想法。

“多謝王母成全。”

“如汝所願。”

西王母一揮手。

一枚丹藥憑空出現落在了齊麟的掌心,齊麟小心翼翼的接住,再次叩謝。

“汝作為這百年來第一個穿過九重神門的修士,本座想邀請汝等參加蟠桃宴,汝願意嗎?”西王母笑著問。

“蟠桃神宴。”

齊麟一驚。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