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九重神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翠漆玉牆,雕欄玉砌,開明獸位於正門,比起前麵八重神門,此開明獸體型更是龐大,雕刻的栩栩如生,鱗甲羽翼,寸毫必現。

門上有一個卦象,正是齊麟所預料的‘乾坤卦’。

第九重神門極其的宏偉,高有百丈,如巍峨巨山,城牆延伸進了白霧的深處,好似萬裡長城,眾人在此門前有一種螻蟻一般渺小感。

此門之後就是崑崙虛,西王母的聖宮。

那是凡人乃至普通神名都無法窺其的威嚴之地。

“奇怪,怎麼冇有門聲。”玄虛子發出疑問。

齊麟仔細一聽,發現此地非常安靜,前八重神門每一道城牆都會轉動,到一個時辰就會停止,十二個時辰會有十二扇大門,其中一扇就是真正的入口。可是第九重神門卻不是這樣,城門巋然不動,就像一個巨人靜靜的屹立,聽不到半點機關齒輪的聲響。

眾人以為聽錯了,仔仔細細尋找了一遍也冇有發現任何線索。

齊麟這下也茫然了,這難道又是一個新的玄機?

“齊麟道友,看來又得麻煩你了。”玄虛子陰沉的一笑。

齊麟不予理會,在神門前遊走。這裡應該就和‘乾坤卦’有關是絕對冇有錯的,隻是開門看來和時辰無關了,或許另有什麼玄機?齊麟在腦海裡把乾坤卦的卦象都梳理了一遍,乾卦的潛龍勿用,坤卦的履霜堅冰……他試圖從中找到和周圍環境有關的蛛絲馬跡。

玄虛子,甘蠻這些天已經習慣齊麟破解,悠閒的在旁打坐,一副事不關己。

師旋和後羿說著悄悄話,兩個女子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也是遊離在圈子外。

“齊麟。”

師旋溫柔的聲音打斷了這古怪的氣氛。

玄虛子,甘蠻的目光都瞟向了她。女孩走到了齊麟身前,“後羿姐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如果找不到辦法的話,她就要自己行事了。”

“後羿姐難道有線索嗎?”齊麟好奇的問。

“也不算線索……隻是一點傳聞……不到萬不得已,後羿姐也不想那麼做呢。”師旋笑笑。

“嗯?”

齊麟眉頭一挑,這話中有話啊。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齊麟依然毫無頭緒,乾坤卦對應天地,齊麟試過‘君子終日乾乾’,‘或躍在淵’,‘飛龍在天’,‘亢龍,有悔’有關的,但都冇有動靜。

這一天大早,西崑崙日月升降,太陽的光輝灑在了第九重神門,開明獸如同被鍍金,閃耀著金子般的光澤。齊麟依然靜坐神門,思緒飛快的旋轉。

“難道說還是和龍有關?”齊麟突然想到坤卦上六的‘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心中隱約有些不安的預感。

就在這個時候,毫無預兆,突然灼熱的殺氣就像火焰一樣在周圍燃燒,一股恐怖的殺意直貫著齊麟的心臟而來,齊麟隻感到筋骨熔化,竟生不出半點反抗之心。

一道身影瞬間攔在了他的麵前。

弓響。

利箭貫穿了常的胸口,女孩全身僵硬,雙目睜大,瞳光瞬間渙散陷入死灰。

“常!!”齊麟大驚失色,一手抱住她倒下的嬌軀,青囊書飛了出來,射出青光照在常的身上,可是這件法寶無論如何施展法力,常身上的生命氣息依舊在緩緩的流逝,毫無挽救的可能……因為殺她的一箭是天命。

“大哥……人家好冷……”常喃喃,語氣漸弱,失去了氣息。

“真夠愚蠢的。”

後羿微微蹙眉,對常擋在齊麟的麵前稍感意外,旋即又露出冷漠。

“後羿!!”

齊麟瞪著射箭的女人,恨意的怒火比她的箭還要猛烈。

“後羿前輩,這是為什麼……”玄虛子,甘蠻還未反應過來。後羿的天命‘逐日箭’可怕無比,再殺了常後就已經開枝散葉的殺去了其他兩人。

她的箭就像是落下的太陽。元嬰修士的法力在箭下變成了螢蟲之光。

甘蠻一身孔武有力的魁梧身材也擋不住神名的一箭,逐日箭如一團火焰瞬間將他的身體燒成了灰燼。玄虛子憑著元嬰法力先是擋住一箭,又祭出青天印。

可是師旋也出手了,女孩手腕一翻,一抹赤紅劍光對著玄虛子一繞。

這赤紅劍光亦如後羿的逐日箭般,長虹貫日,玄虛子不比甘蠻,全力施展神通,周身的虛空陡然扭曲,一招‘玄空障’使出,堪堪擋下了師旋的這一箭,可是逐日箭的餘威仍叫這元嬰修士吃了個大苦頭。

師旋和後羿出手可謂電光石火,幾乎在眾人鬆懈時果斷使出殺出,等待終於停止時,甘蠻身死,常離死不遠,齊麟和玄虛子都受了傷。

“後羿前輩,你這是做什麼!”玄虛子驚慌失措的問道,一招遁法逃到了安全的範圍。

他不敢相信平時還算和藹的兩女還冇有進入九重神門就瞬間翻臉了。

“我已經給你三天的機會,你錯過了就要付出代價。”後羿冇有理會玄虛子,女人看著齊麟,這個神秘的少年比玄虛子更加危險,她原本想措手不及的殺了他,可惜常竟然會擋下她的一箭,這讓她始料未及。

“為什麼要殺常!!”齊麟咬著牙齒,一字一字的問。

“自常和我一起後,她的天命便是我的。”後羿不屑的一笑。

天命?

“常是神名……”齊麟眼中一沉。

“雖然我不知道她是什麼神名,但她的天命卻是讓我心動……”後羿閉著眼,享受著呼吸常那瀕死的天命。

“這麼說……師旋,你就是後羿的神使了?”齊麟努力使自己平靜。

師旋鋝了鋝青絲,和之前的溫柔判若兩人,她冷漠的說:“我和後羿姐早就簽下封神契約,我們性命一體,為了這次封神榜纔會特地來西崑崙拜見王母。”

“現在還冇有見到王母,你就要殺我們,這是為何!!!?我們得到王母的獎賞,你不也有好處嗎?”玄虛子不能理解她突然發難。

“這是和去第九重神門有關嗎?”

齊麟隱約已經猜到。

後羿慢條斯理的說:“萬年前,你們應該聽說過大羿拜訪王母的傳說吧。當年羿和嫦娥拜訪王母得其飛昇丹,長生不老藥和蟠桃,羿射十日,震驚洪荒,嫦娥飛仙入太陰,從此以後‘覲見王母’的傳說在洪荒世界流傳開來……可是世人隻知道羿得到了好處,卻不知其中發生了什麼。”

“我乃後羿倒是知道一些秘聞,當年太古龍族的‘太陽箭神’羿攜手神侶‘廣寒月仙’嫦娥拜見王母,可是在出西崑崙後,嫦娥卻冇有和她一同出來,世人都以為嫦娥服用飛昇丹去了太陰之星,事實上卻不是如此。”

“你想說羿殺了嫦娥嗎?”齊麟一愣。

“不錯。”後羿對齊麟的悟性很是讚賞:“我乃有窮國君主,有窮過奉羿為信仰,本君知曉一些。第九重神門要開很簡單……隻需一人。”

“一人?”

“西王母聖顏神威豈是普通神名所能窺見,唯天賜一人才能覲見。我說的冇錯吧……陸吾。”

後羿手指敲打著自己的神武日薄西山,手指的節奏緩慢而柔和,就像在彈琴。

也許是勝券在握,也是欣賞齊麟的為人,又或許因為其他,後羿望著齊麟的目光充滿了溫柔。

在她的話語一落,陸吾便自虛空現身。

少女麵無表情:“乾坤之門,唯一人所啟。主母獎賞也自是隻有一人。”

“原來……從一開始……你就冇有想過我們活著。”常的身軀在他懷裡已經冰冷也讓齊麟的心完全的冷卻。

“我給你過機會,可惜,你冇有找到機會。”後羿深深吐了口氣:“這些日所見,你這男子也是天上麒麟兒,若是冇有契約,本君主倒很樂意讓你作為本君主的神使,一同殺上封神榜。”

“後羿姐,我做的不夠好嗎?”師旋聽到她這樣的話有點難看。

後羿對她冷冷說道:“師旋,和他比起來,平庸已經是對你最大的讚美了。”古箭君主的話簡直刻薄,原本還有點溫柔的師旋看著齊麟立刻充滿了仇恨。

“你這樣的神將,就算送給我我也冇有興趣。”齊麟抱緊了冰冷的常。

後羿笑了笑,“我就當你這是臨死前的骨氣吧。”

“啊,王母的獎賞給你好了,本座不要了。”玄虛子見勢不妙,施展玄光虛空遁法轉身就想逃出九重神門。

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後羿談著弓弦的手指陡然一變,日薄西山在一息中已經拉出了滿月,然後一個呼吸中,毫無保留的逐日箭射了出來。

青天印朝著逐日箭迎去。

可是在後羿的眼中,元嬰修士不過是土雞瓦狗,她這一箭蘊含了千萬天命的力量,箭如長虹逐日而去,青天印照耀四方青光也難以壓製逐日箭。

逐日箭就像是一道流星將青天印貫穿,餘下的箭威絲毫不減。

玄虛子的玄空障擋不住後羿的一箭,肉身立刻化為灰燼,一聲嬰兒啼叫,玄虛子的元嬰從泥丸宮飛了出來,元嬰體型不過巴掌大小,稚嫩可愛,但是玄虛子還未來得及使用神通,後羿的逐日箭在射穿他的肉身後,箭上的光芒就像是太陽的火焰頃刻就席捲了一切。

剛剛纔化出元嬰的玄虛子慘叫一聲立刻就被火焰燒成了灰燼。

轉眼之間,九重神門外就隻剩下了齊麟一人。

其餘三名同伴瞬間被後羿射殺。

“真是愚蠢呢,後羿姐的逐日箭不但速度奇快,一旦射中,根本逃不出箭光呢。”師旋嘲笑的眼神看著齊麟,彷彿在挑釁他逃跑。

“自從殺了黃飛虎後,我倒是很久冇有和封神使者一戰了。”齊麟輕輕地放下常,吐了一口白氣。

“雖然你想死的光明磊落,可惜在我的逐日箭下,一切都將化為灰燼……”手指一扣,後羿對齊麟的驕傲捲起不屑的弧度。

弦響。

箭出。

百萬天命。

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