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崑崙虛

西王母靜靜收斂起眼眉,嘴角掛著若有若無得笑意。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主母,那女孩兒好大的戾氣,居然可以這麼輕易殺死朱厭。”吾立於身後,看著空氣中一個浮光掠影的畫麵。

就算她見過厲害的神將,可是齊琪所展露出超凡的氣息還是讓她動容。

“那件兵器還不是她的神武。如果她得到了那件兵器恐怕將更加讓你意外。”西王母輕輕的說。

“這,不是神武嗎?”少女一愣。

女孩又問:“主母,這少年到底何方神聖我,為什麼朱厭的'見則大兵'都對他冇有用。”見則大兵是朱厭一個極其強力的神通,它的四目能觀東西南北,任何有念頭的生靈被它看見就會對周圍一切生靈陷入極度憎恨的狀態從而大亂 ,自相殘殺。而朱厭則從這種大亂中吸取力量。

朱厭得西崑崙精華,它的見則大兵元嬰境的神念是不可能抵擋的。

“難道說那個少年的神將的天命能抵禦朱厭的神通嗎?”也隻要這樣才能解釋了。

“他有百獸之長的聖獸護佑,天上麒麟,朱厭的神通自然不能迷惑它的心智。”西王母說。

“天上麒麟兒。”

“竟然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吾很意外。

“天上麒麟,人中龍鳳。前途不可限量。”

“主母,是準備覲見他嗎?”

“若是真過了九重神門,本座倒想見見。”西王母說。

“吾,你去看看。”

“吾遵命。”

少女失去了蹤跡。

西王母若有所思。

……

兩天後,果然再冇見朱厭再來,後羿一行人也是加快腳程,冇有朱厭的乾擾,九重神門果然越來越接近。

隨著雪嶺雲杉越來越多,場景也更加壯觀。

眼見終於走到九重神門,眾人都有些激動。

常卻有點憂心忡忡,一路上也對靈草都不太感興趣。師旋知道她在擔心齊麟的安危,勸阻了幾句。

玄虛子不以為然,冷嘲熱諷說那金丹修士能幫我們引開朱厭也算是死得其所了,身為金丹境界能過弱水葬在玉虛峰這樣靈脈也是一種福氣。

常咬了咬嘴唇歎了口氣。

“那在下真是承蒙厚愛了。”忽然,一個冷峻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眾人一驚,抬頭一看就在山丘之上,神門之前有一男子,淵渟嶽峙,氣度不凡揹負雙手。

不是齊麟還能有誰。

“齊麟大哥。”常興奮的跑上去。

玄虛子,甘蠻震驚,師旋和後羿也是麵麵相覷,都很意外。

“你居然冇死?”玄虛子不敢想象。

“承蒙各位厚愛,還活著。”齊麟笑笑。

玄虛子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你是不是在戲弄我們,你一個金丹修士怎麼可能逃過一劫。”

“齊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後羿也微微不快,想要一個解釋。

“我被朱厭追殺,正好碰到其他修士,朱厭被他們所纏,我就是趁機逃走了。”齊麟找了一個藉口。

“還有其他人?”甘蠻說。

“來拜見王母的人這麼多,總有幾個能過弱水。”齊麟理所當然。

“你的運氣有這麼好?”玄虛子不敢相信。

“不然憑在下力量怎麼能逃走。”

玄虛子也的確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就算是神將後羿都對朱厭一籌莫展,金丹修士除非有先天法寶否則不可能逃過,不過就算是金丹修士也冇有資格使用先天法寶。

“那你又是怎麼提前到這的?”師旋好奇的問。

齊麟自然不會說自己有崑崙圖這樣的寶物,就隨便找了一個誤打誤撞的藉口,他們也找不出破綻。

“後羿前輩,在下之前所提的要求可是作數?”齊麟誠懇的問道。

後羿回答:“既然我們已經來到九重神門,自然作數。”

“多謝前輩成全。”

接下來眾人注意力又放在了這九重神門上。

崑崙之虛,方八百裡,高萬仞。上有木禾,長五尋,大五圍。麵有九井,以玉為欄。麵有九門,亦是恢宏。

九重神門是一個巨大的殿門,有刻神鳥圖案,呼之慾出。天地靈鳥在門內飛翔,看似靜謐。

神門如嶽,白玉金石。

門上有一巨獸的雕像一以抓住大門,俯瞰的樣子匍匐。大口張開,稟茲金精;虎身人麵,表此桀形,瞪眎崑山,威懾百靈。

“好壯觀。”

眾人隻見其門就已經深深被震撼到了。

大門緊閉,人力無法推開,哪怕甘蠻力大無窮也動不了分毫。玄虛子想施展騰空之術躍過神門,可是他的遁法無論度呢的多高,那神門圍欄彷彿無窮無儘和他一樣,似絲毫冇有可乘之機。

“這怎麼過去?”眾人大驚。

後羿等人目光下意識看去齊麟,不知不覺都把這名修為最弱的少年當做了意見領袖。

雖然不高興,但玄虛子得承認這個少年他也看不透,當真是深不可測。“若我們不能進神門,那你的條件也就作廢。”

齊麟仔細端詳這個威嚴巨大的神門,目光尤其在神門那座神獸雕塑上看了又看。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開明獸了吧,九重神門,開明鎮之。此獸是崑崙之靈,便是上古神境的修士都不能駕馭。”師旋癡迷的望著這頭雕塑。

開明獸在西崑崙很有名,洪荒世界卻從來冇有見過。

“既然開明獸是鎮門之獸,一定有玄機。”玄虛子覺得這裡麵藏了什麼機關。

可是無論怎麼看都冇有任何異樣。“你們不要再想了,如果真是開明獸,我們恐怕也對付不了吧。”齊麟說。

“那你說怎麼辦?我們該怎麼過這九重神門,現在第一重就已經過不去了。”玄虛子不快。

齊麟盤腿坐下。

“等!”

“什麼?”

齊麟說:“就這麼等它開了就是。既然是門,總會打開。否則這門就是困,想必西王母不會做這樣的事。”

既然是門 便會開。

眾人一聽到他的解釋倍感驚豔。其實這不過風水基礎罷了。

他們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了,隻能學著齊麟盤腿,虔誠打坐。在此期間,也不說話,也不吃東西,連呼吸都要冇了。

為了能來西崑崙,眾人花費幾十年,也有耐心再等門開。

就這樣在漫長的等待中,也不知道過了多少天,終於,那扇封閉的大門珊珊打開。

眾人睜開眼,就見光芒中,一名少女盈盈走出。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