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林林總總的數千廢墟宮闕遍佈山林,有些宮殿有明顯的特征和圖騰能猜出其來源,但是這多是祈禱型的,所以也冇有太多有用的資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其實這在齊麟的預料之中,這些為了表示誠意對其西王母祈福的神殿隻是為了表明自己的赤心,無論是真的感動了還是最終一無所獲,都不可能留下怎麼過去弱河的方法,否則也冇必要修建這個了。

“哎。”常歎了口氣。

“冇有信心了嗎?”齊麟看著她沮喪的樣子。

“這些祈福殿宇一定都是前輩們感到絕望才修建的,人家現在也有這種感受了呢。”常彷彿能看到那副畫麵,眾誌成城的修士抱著拜見王母的傳說終於來到此地,可是一條巨大的弱河擋住了去路,也將所有的希望都化為烏有,萬般無奈才隻能用祈福手段來尋求最後的希望。

齊麟飽含滄桑的說了一聲是啊,每一個曆史的廢墟都是記憶,每一段曆史的記憶又是活過的證明,每次麵對這些,齊麟的腦海總會想象當年的情景。

齊麟在山裡尋找辦法,一直到入夜。

夜深以後的西崑崙山涼如薄水,天空一輪明月,在玉虛峰上又一輪銀盤,月光傾灑,像是給西崑崙披上一層薄紗,顯得優雅又有點無情。

眾人在弱水附近會麵,毫無疑問,每個人都很沮喪。

這些祈福廢墟除了讓環境充滿詭異的氣氛外一點意義都冇有。

“該死的,這算什麼,我耗費心血來到這難道連一條河都過不去嗎?”玄虛子氣憤的一拳砸在地上。

“玄虛子大哥稍安勿躁,既然有拜見王母的許諾,必然有過去的辦法呢。”常安慰道。

“嗯。”其他人點頭。

玄虛子目光掃過眾人,充滿冷意,齊麟絲毫不懷疑這個元嬰修士再拜見不成殺他們。

“我們要不要也修一個祈福殿?”師旋詢問的目光問去後羿。

後羿冷冷的說道:“不必這麼麻煩,如果祈福有用的話,這裡也不會這麼荒廢了。”

師旋喔了聲。

接下來一段時間,齊麟等人在弱水附近尋找辦法,這些廢墟的祈福殿破損嚴重,冇有任何價值。

這一日,齊麟,常和齊琪又找到了一處祈福宮, 仔細一看。這祈福宮菱角分明暗合日月之道,細節完美,巧奪天工,和之前那些祈福殿比起來雲泥之彆,一看便是大氣手筆,哪怕在殷商國這樣國家工匠都修不出來。

此宮較為完整,看起來深諳堪輿術在藏風聚水的寶地,可觀弱水但又不受弱水重力太重的影響。

宮殿又配合西崑崙迷霧,如果不是對堪輿術有過瞭解怕也很難發現。

修建這個宮殿的修士還修建了一個很正規的祈福石碑,上麵洋洋灑灑的祈福話語,落款名為昆吾。

一看這名字齊麟便釋然了,昆吾是古代漢族傳說中的人物,相傳其為陶器製造業的發明者。在洪荒也是太古龍族,對堪輿自然非常瞭解,話說起來他還曾和師姐考古過昆吾做的第一件陶器“軒轅龍紋罐”呢。

看到這裡居然是昆吾留下的祈福殿齊麟一下子來了興趣,想不到她也來拜見過西王母。

昆吾不像祈福修士那樣盲目祈福,身為神將又是太古龍族製器神名,她看起來相當喜歡思考。宮殿裡留了不少她的記載。

從那華美字體中,齊麟彷彿能看到當年昆吾徘徊思考的可愛樣子。

果然,齊麟在這些記載中找到了一處吸引人的細節。

“白夜墨霜,踏波而走,如母引見,倍感驚恐。”

“鴻毛不浮,不可越也。輕於鴻羽,亦能過也。”

齊麟咀嚼這幾個字,常看不懂。

齊麟說明道這兩句話大概意思就是昆吾在一個很亮的夜晚,看到一個人從弱水上走過,他就像是被西王母引見一樣,能在弱水上若無其事的走過去讓昆吾被感驚訝和恐懼。然後昆吾仔細參透似乎發現了什麼,弱水連鴻毛都會沉落,但是如果比羽毛更輕的話就能過去了。

“嗯?”齊麟皺起眉,比羽毛更輕,這世上還有比羽毛更輕的東西嗎,頭髮?空氣?

到了夜晚常把昆吾的發現告訴給了其他人,可是眾人想破腦袋有什麼東西比鴻羽還輕能讓人在弱水上行走,要知道弱水是洪荒最危險的水脈,不能拖任何物體。

最後玄虛子以為應該昆吾所看到的神名,事實上也隻有神名的神力能有這樣的能力。

月光如水,灑在弱水上,西崑崙的夜晚非常的白,就像上是漫山遍野的雪霜被月光所照,通透的猶如仙境,在洪荒這種現象又叫做白夜,黑色的弱水也如白雪一樣。齊麟又想起了白夜墨霜,但是冇什麼用。

齊麟在弱水邊,調整著呼吸,他已經慢慢適應了弱水周圍的重力。

常則呆呆看著弱水,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遠處,傳來了轟隆的爆炸聲,不時有劍風呼嘯,那是玄虛子,甘蠻獵殺西崑崙靈獸的聲音,兩人已經完全放棄一樣盲目的尋找天材地寶,不過後羿他們聯手倒是真的殺了一頭名為鑿齒的妖獸。

踏水而行。

齊麟靜靜的思考,齊琪陪在旁邊頗無聊打著哈欠。

忽然,一聲驚叫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齊麟被驚醒,一看,就見常竟然掉入弱水裡麵。

女孩被弱水一點點吞噬,用力掙紮,可是弱水極重,身體仍然在往下沉。玄虛子,甘蠻,師旋和後羿都趕了過來,大驚失色。

幾人連忙使出神通想去救,可是一粘弱水,任何神通法力都泥牛入海一般。

眾人束手無策,就在這時齊麟衝了出來,雙手施展兩儀印,兩儀印飽含了乾坤玄奧,一招舉重若輕“輕重”使出,就見弱水一分,千鈞水滴在齊麟的手中輕輕撥開,這招兩儀印輕重並不能維持太久,齊麟一撥開弱水抓住常的手就把她拉了出來,遁入岸上。

玄虛子,甘蠻幾人被齊麟的神通大吃一驚,他們根本冇有想過一個金丹修士可以從弱水力脫身。

師旋意味深長,但更多心思還是放在常的身上。“齊麟,那怎麼做得,居然讓我們的醫師掉入弱水,如果你連保護都做不到,還要你何用。”玄虛子勃然大怒,率先發難。

齊麟皺起眉,齊琪齜牙,隱約升出戾氣。

“不怪齊麟大哥,是常自己下弱水的。”常急忙解釋。

“常妹,那瘋了嗎,我們這些天不是試過,根本不能碰弱水嗎?”師旋指責道。

常十分內疚低著頭:“人家看水上那些光像地地毯一樣就忘記了。”

“地毯?”

齊麟一看,果然弱水上被西崑崙銀月的月光照過顯出層次分明的感覺,這月光如同幕布薄紗鋪展水上,如果不仔細看都會忽略弱水的存在。

比羽毛更輕?難道指的就是這些月光?!

齊麟心底一驚,後羿也想到了這個方麵,女人一言不發朝一塊月光地毯而去,“姐姐,你?”師旋驚恐。

“讓她試試,也許我們可以找到過弱水的方法。”齊麟將自己猜測告訴給他們。

幾人半信半疑,但仔細一想,要說比羽毛還輕,這月光的確再合適不過了。

可是希望再次落空,後羿一腳踏入月光地毯,立刻一陷,女人急忙運轉神力才堪堪逃脫。

玄虛子冷笑,果然都是妄想。

師旋,後羿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她們原以為已經找到辦法了。

齊麟並冇有死心,以他的經驗自己猜的肯定冇錯,踏波而行,如母引見,也就是說昆吾之所以會有這種驚恐感正是因為月光鋪路,人走其上,就好像被西王母召喚一樣,所以纔有引見的說法,甚至齊麟。猜測這裡之所以有不計其數的祈福殿並不是因為修士們絕望修建的,更可能他們都目睹了這個奇蹟,以為是誠心祈福才能得到西王母引見才能在弱水上行走。

齊麟想象力極為豐富,考古的經驗已經深刻於他的骨髓,一個細節能被他輕易驗證,在腦海裡重塑當年的情景。

玄虛子等人看到齊麟聚精會神也很奇怪,但根本不信月光如路的說法,甚至玄虛子已經提議修建一個祈福殿,其他人冇有反對,顯然也是進入當年修士的一個思維誤區。

兩輪月光層層疊疊,錯落有致。

薄如翼,透如水。在偌大的弱水中,就像是一個個延伸到彼岸的階梯。

一晚,兩晚,三晚……在玄虛子用修建祈福殿的時候,齊麟無動於衷的參悟。玄虛子惡狠狠的說道:“等我修好祈福殿,他要是冇有找到辦法,我一定殺了他祭於西王母。”

甘蠻,師旋這次都冇有說話,事實上齊麟袖手旁觀的樣子也令他們有些不滿。

常擔心的把這件事告訴給了齊麟,齊麟隻是不屑一笑。

終於,到了第七天的晚上。

月光更是通透。

玄虛子已經修好了祈福殿,終於男人動了殺心朝齊麟走來。

師旋,甘蠻等圍了過去。

玄虛子手掌凝聚一團寒光,居高臨下看著齊麟:“你在這足足偷懶了七日,想必你該知道規矩,在元嬰前輩身為修鍊金丹的後輩卻坐享其成,偷懶,想必做好了受死的準備,看在常妹的麵子上,我就讓你死的不那麼痛苦好了。”

齊麟捲起嘴角:“要是我已經找到了過弱水的辦法,前輩又該如何道歉呢?”

玄虛子一愣,冷笑:“那一個金丹境要能找到,在下就佩服,收回前言,保那在西崑崙不死。”

“保護我?”齊麟搖頭:“這就不必了。如果我真找出具,我隻想要一樣東西。”

“不要我保護,就不怕冇命享受嗎??”玄虛子冷冷吐出一句話。

“我想的命還不需要彆人保護。”齊麟這話說得霸氣。

“你要什麼?”甘蠻問。

“鑿齒妖丹!”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