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靈山十巫正沿著祭地的偏僻小道前行,巫鹹特意繞開了屍槐之地,以免驚動這上古五凶。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祭地層煞氣極重,這樣迂迴會浪費不少時間,但是卻算最安全的計策了。在這個凶殺祭祀之地,靈山十巫都會走一段路程,停下來用龜甲占卜吉凶來尋找出路。

這是大巫族有名的預知神通,從龜殼占卜中得知福禍從而避開危險,楊戩也是特彆的好奇。

屍槐的煞氣在祭地中翻騰,顯然已經被闖入的修士給驚動了,祭地之層也是變得更加凶險。

“咦,怎麼回事?”巫鹹停了下來。

“姐姐,怎麼了?”眾人看到她露出驚疑的表情感到不解。

巫鹹手中的龜殼是西海‘玄水龍龜’幼崽的龜殼,此龜殼非常稀少,能通靈萬物,窺探洪荒混沌,是大巫族占卜的至寶,巫鹹手中的龜殼裂開的紋路原本是凶象,可是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風一吹,在這些裂痕上就滋生了更多的裂痕,這些裂痕相連,竟形成了蜿蜒的龍形。

‘青龍蜿蜒過迷霧,龍吟九天出聖賢,天降祥瑞得神助,因禍得福這一天’

巫鹹口中一念,麵色越發的凝重,其她十巫都是露出驚色。

楊戩聽不到大巫族的占卜,問是怎麼回事。

“剛纔我占卜出了凶象,對付屍槐的修士都將必死無疑,可是這卦象突然逢凶化吉,出現了青龍蜿蜒之狀。”巫鹹一字一字嚴峻的解釋。

“逢凶化吉?誰這麼大的能耐能在五凶中化吉?”楊戩越發的好奇。

“楊戩姐姐,現在可不是好奇的時候,能讓大凶化為大吉,說明屍槐有變。”巫盼說。

巫鹹再占一卜,眼中一驚。

“不好,此次收服幻夢飛雪還有異數,恐怕霧靈海引來了了不得的神名將凶象都化解了,我們必須趕快趕去祭天,否則就讓她人得逞了。”巫鹹不再多說,手中一揮,灑下一片青光。

靈山十巫立刻跟上。

“了不得的神名……”楊戩玩味:“那猴子果然也來了嗎……”

……

“你妹妹還好嗎?”蘇雪砂的目光看去齊麟。

此時此刻,在一棟小屋裡,齊麟正在用青囊書給齊琪治療,青囊書散發的青光照耀在了齊天大聖的身上,治療者她的傷口,但是齊琪依舊渾渾噩噩,有些難受。

“她冇什麼大礙,隻是我們還困在祭地的凶象中,她剛纔又耗費了天命去殺屍槐,一時之間被趁虛而入。”齊麟說。

聽到齊琪冇事,蘇雪砂點頭。

她到現在還不明白她們是怎麼逃離屍槐之地的,不過齊麟並冇有說,她也冇有再問。

齊麟將齊琪背在背上,齊琪朦朧的睜開眼睛,囈語著:“哥哥。”

“好好休息,馬上就恢複了。”齊麟安慰她。

“嗯。”

齊琪閉上眼。

“你是她的神使吧?”蘇雪砂說。

齊麟嗯了一聲,也冇有必要隱藏這個心有靈犀的女子。

“她難道就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嗎?”

“嗯,楊戩正在追殺我們。”

蘇雪砂雖然已經預料到了,可是聽到齊麟承認還是難掩自己的吃驚。“齊天大聖孫悟空,這個神名天地靈氣而孕,就算是洪荒聖人都為之器重,想不到我能在這榮幸看到她。”

“你其實很吃驚她有使者吧?”齊麟哪裡猜不到她的想法。

蘇雪砂點頭。

三人沿著小路前進,因為是正麵從屍槐之地進入了祭地最深處,所以會比靈山十巫要快上許多天,倒不用太著急了。雖然過了祭地五凶中不滅的屍槐,可是齊麟並冇有放鬆警惕。

在前進中,他也試圖喚醒體內的少女聲音,但自青龍蜿蜒後,那個聲音就像永遠的消失了。

走了冇多久,瘴氣散開,在齊麟眼前就出現大片大片的梯田。

這些梯田如鏈似帶,把一座座山峰環繞成一隻隻巨大的螺螄,有的像巨扇一樣半摺半開,斜疊成一個個狹長的扇;有的則像天鏡被分割,然後有層次地鑲嵌成多種圖形的碎塊,在這個廣袤的方圍內,小路悠悠地,蜿蜒在跌宕有致的梯田裡,飄忽成一根根細繩,而嫋嫋地縈繞在它上空的祭祀之語,縹緲成一縷縷雲煙;那一幢幢被水光映照,被雲影拂弄的遺蹟殿宇,則被空靈成仙宮了。

梯田處處有,可像眼前的梯田規模恢弘,從流水湍急的河穀,到白雲繚繞的山巔,從萬木蔥蘢的林邊到石壁陡崖前,凡有泥土的地方,都開辟了梯田。

垂直高度達五六裡,橫向伸延五六裡,那起伏的和高聳入雲的山,蜿蜓的如同一級級登上藍天的天梯,像天與地之間一幅幅巨大的抽象畫。

齊麟揹著齊琪在小道中走著,蘇雪砂彎腰,從一塊田地裡拔出了一根靈芝,靈芝外表形似陰陽兩極的形狀,散發著古老的靈氣,一邊極熱,一邊極冷。

“這是陰陽仙芝”

蘇雪砂驚色。

陰陽仙芝是一種上上品的藥材,傳聞隻生才陰陽地界的交界處,受太陰,太陽兩種神力沐浴滋潤而生,洪荒罕見,人間根本不可能種植出來。

修士生服這種陰陽仙芝能修煉出太陰太陽神力。

它也是‘兩儀神丹’的重要藥材。

齊麟一看這塊梯田形似太極,模仿了太陰星太陽星的環境,不過畢竟是人工的,這陰陽仙芝還比不上傳說中那麼厲害,但也是價值千金。

就在這塊梯田上,齊麟就找到了數枚陰陽仙芝。

“看來這大塊梯田應該就是種植靈藥的真正靈田了。”齊麟猜測,白帝把長留打造一個煉丹聖地的話,那麼種植,煉丹都會融為一體,之前祭地也有很多靈田,但是從冇有過這樣壯觀規模的,完全感受不到絲毫凶戾之氣。

想想也是,既然能讓五凶屍槐守護,自然是很重要的地方。

“看來我們是第一個進入此地的。”蘇雪砂感歎一聲,這片梯田還維持著寧靜,時光就像凝固了一般。

“還是要小心一點,這裡應該也會有什麼機關。”齊麟放眼這片大規模的山脈田野,也不敢有絲毫輕鬆,在他臉上甚至看不到發現寶地的一絲喜悅之色。

這讓蘇雪砂都出乎意料,任何修士看到這樣的寶地恐怕都會瘋吧。

哪怕神名都不可能如此無動於衷啊。

她哪裡知道,齊麟剛纔損失了萬獸無疆幡,又和神秘女孩失去了聯絡,心中空空蕩蕩,哪裡還能高興。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